• 未分類
  • 0

“哦,好的。,”小云笑了笑,雖然夜沫昕子說沒什麼,她卻能猜測出,夜沫昕子肯定和她一樣在想着張若寒,於是小云重新閉上雙眼,繼續在腦海中勾劃着張若寒如刀削般的堅毅面孔。

房間裏靜靜的,只有牆上的鐘擺聲還在不停的跳動着。夜沫昕子握着自己狂跳的胸腔,添添誘人的嘴脣,彷彿剛剛那個在恍惚間吻住她的人,真的在她的脣上留下了一絲溫暖的氣息

……..

臨出發之前,二個女孩和張若寒通了一番電話,然後懷着激動的心情來到極度奢華但又不失實用性的豐田中心。

心不在焉的參觀完紀念品售買商店,在二個女孩的催促下,一行人快步走到豐田中心二樓的賽場入口處。

剛剛走出入口處,衆人便感到一股撲面的熱浪襲來,緊接着巨大的喧華聲和比賽開始之前的緊張氣氛壓的衆人一陣心跳加速。

雖然小云和夜沫昕子在國內時曾觀看過nba季前賽,可那畢竟是在中國舉行的nba季前比賽,怎能和眼前這身處籃球王國美國的真正nba賽場所相比。

那種濃郁的讓人不住發顫的籃球氣息,以及數萬觀衆對於籃球的癡迷和狂熱,深深震憾着第一次親臨nba賽場的幸運兒們,就連仍然沒有詐放棄,一路上都在儘可能表現自己的李逍,也在這會讓人腦海空白的籃球天堂中。安靜地閉上嘴吧,本能的隨着流動的人羣,向前緩緩走去…….

張若寒靠在更衣櫃上。極其休閒的聽着音樂,一點也沒有把此次的新秀挑戰賽放在心上。因爲他的目標只有後天的全明星比賽,那纔是他想徹底燃燒自己的舞臺。

而且今天不論是比賽的隊友,還是球隊的教練,都有讓他煩感到極點的人存在,讓他有些不快。

真沒想到,還會和這些人共用一個更衣室,唉~

張若寒重重的嘆出一口氣,無奈的目光飛快掃過新秀隊的教練麥克伍德森以及新秀隊的中鋒安德魯博格特。然後輕輕的搖着頭,無聊的打量着手中的球員資料表。

當張若寒無意間看到安德魯博格特的出生日期後,他差點放聲大叫起來,因爲他看到了一件讓他怎麼也想不到的事情。

安德魯博格特,身高二米一十三,體重一百一十公斤,出生日期八四年十一月二十八號!!!

靠!

怎麼會這樣?

張若寒隨口罵道,滿臉不敢置信的瞪着安德魯博格特的出生日期,實在無法想象那個狂妄到極點的傢伙,竟然和他擁有同樣的出生日期。

雖然美國的十一月二十八號並不等於中國的十一月二十八號。可張若寒來到美國後,過生日的日期還是按照當地時間來算的。

當他慶賀生日時,對面那個滿臉誇張表情的傢伙。也在同樣的慶賀着生日。

哎。

張若寒趴在肖恩梅的腿上,無奈而痛苦的嘆起氣,一點也想不通,爲什麼自己的生日,會和那個傢伙一樣。

“張,你怎麼了?”

肖恩梅看到一臉鬱悶的張若寒,向其關心道。

“沒什麼。”

張若寒搖搖頭,發現自己的頭都要大了,還好打過新秀比賽後。就可以見到小云和沂子,有她們在。自己應該會過渡過一個開心的夜晚。

“張,你說我們今天會勝嗎?”肖恩梅向張若寒問道。

“肯定會!只要那個安德魯博格特別給我搗亂。我們肯定會獲勝。”

張若寒淡淡的說道,言語中透露着無比的自信,就算對方擁有去年的扣籃大賽冠軍喬什史密斯,張若寒也相信自己定會擊敗對方,取得自己在全明星週末上的開門紅。

“呵,好的,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肖恩梅笑着說,長久的合作讓他堅信,當張若寒說出如此自信的話語時,他就絕不會輸~

…….

張若寒跟在肖恩梅的身後,緩慢的向球場上走去,剛剛走出球員通道便聽到全場球迷的歡呼聲。

新秀挑戰賽受關注的程度是連全明星比賽的三分之一都比不上,但此刻的豐田中心裏卻擠慢了觀衆,所有觀衆都是前來觀看nba最優秀的年青球員們,是如何釋放年青人獨有激情的。

此刻,在這個球館裏,雖然沒有那些最頂級的超級巨星信,但卻擁有nba未來的明日之星,以及會讓每一個觀衆受到震憾的年青戰意!

沒有任何一名球員,在這一刻會思考比賽中是否會受傷等一些無關的瑣事,只知道盼望着比賽的開始,更渴望在上、下半場長達四十分鐘的比賽裏,踩着對方球員稚嫩的肩膀向前跳去,證明自己纔是衆多年輕球員裏的新人王,最爲閃亮的明日天皇巨星~!

….

張若寒擡頭看着人山人海的看臺,知道小云和夜沫昕子就身處其中,雖然他看不到兩個女孩,但他知道兩個女孩肯定在看着他。

小云,昕子,看看你們的若寒,將會如何演繹這場只屬於年青球員的比賽吧。

張若寒用力的握緊雙拳,坐在選手休息區的板凳上,靜候比賽的開始。

他確實因爲一心撲在後天的全明星賽上,而沒有怎麼看重今天晚上的這場新秀挑戰賽,但他更是因爲心中堅信今天晚上的這場比賽,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前進步伐,而報着必勝的信心。

快點開始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張若寒喃喃自語道。然後向品旁邊二年級球員休自己區裏的奧卡福,作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後,在奧卡福的笑罵聲中。輕輕閉上眼睛,等待需要自己爆發的一刻降臨!

…..

“是若寒哥哥。”坐在看臺中央的小云。很是激動的搖晃着夜沫昕子的手臂,指着走出球員通道的張若寒。

“恩,恩,我看到了!”

夜沫昕子點點頭,比小云還要激動的答道,然後和小云一起緊緊注視着張若寒的一舉一動,發現張若寒的每一個微笑和動作,對她來說都散發着無窮的吸引力。讓她的心都要醉了。

“小云姐,爲什麼你喊張若寒,叫若寒哥哥?”坐在小云身邊的王天,不解的問道。

“因爲張若寒比小云大啊,呵”夜沫昕子接過王天的問題,替小云解釋道。

“哦,明白了,”王天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望着兩個女孩因爲張若寒的出場,顯得非常激動的表情。開口道:“看來你們很喜歡他了?爲什麼?他不怎麼厲害啊?”

武神主宰 “不啊,他很厲害啊。”小云急道,在小云的心中。沒有比張若寒更厲害的人。

“我不太清楚,是聽我哥說的,你們問我哥吧,他很清楚。”王天指指李逍,示意自己所知道有關張若寒的事情,都是從李逍那裏得知的。

夜沫昕子非常生氣的轉過頭,瞪着李逍,冷冷的道:“爲什麼這樣說張若寒?”

一直苦於無法和夜沫昕子搭訕的李逍,見夜沫昕子竟主動和自己說話。不禁狂喜起來,本能的將夜沫昕子話語中的冰冷自動過慮掉。一邊指着球場,一邊向身邊的衆人大放厥詞的說道。

“那小子本來就不咋的。我曾經在cuba的賽場上親眼看過他打比賽,完全屬於被人捧出來的,實力平常的很,長像更是沒有明星氣質,而且及其狂妄,不就是會扣個籃嗎?有什麼了不起,看他扣籃,不如去看科比和其他nba球星扣籃了~~~~~~”

“夠了!閉上你的臭嘴,張若寒不是你有資格去評價的!”夜沫昕子猛身站起身,向李逍吼道,一雙秀目裏滿是怒火,狠狠地盯着李逍,她絕不允許有人這樣詆譭張若寒。

李逍怔怔地看着夜沫昕子,實在沒有想到自已對張若寒的評價竟然會引起夜沫昕子如此大的憤慨,不禁閉上嘴吧望向他處,可他的神情裏還是充滿了對張若寒的不屑一顧。

不知爲什麼,自從第一眼看到在球場上閃閃發光的張若寒,李逍便打心眼的討厭張若寒,向來自命不凡的他,實在無法接受一個平凡的同齡人,一個比他也許都不如的同齡人,突然一夜成名,成爲球星的事情。

說白了,他是嫉妒張若寒所擁有的一切,而那一切,卻是他這樣自命不凡的人所沒有的。

於是當互連網上,出現第一個張黑網站時,李逍就毫不猶豫加進去。從那以後,李逍每天最快樂的事情,就是在互連網上數落着張若寒的無能和不適,更和一羣同樣妒忌張若寒的人作着相同的美夢,渴望有一天能夠將張若寒踩在腳下人,滿足他們滿是陰暗面的扭曲心靈。

也許這就是爲什麼會有姚黑,張黑等人的原因,其實不喜歡一個球員,可以不去看對方的比寒,也沒有人逼着你看,可某些自命不凡的人,對起現實中的他人,所擁有的一切產生瘋狂的嫉妒時,他就會怎麼看這人怎麼不順眼,在他的眼中,只能看到這人的不足之處,不適之處,而沒有任何的優點,更迫切的想將他們的關點,強加在其他人的頭上,到處宣揚他們的看法,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和他們一樣,愛他們所愛,恨他們所恨!

“小天,你沒有看過張若寒的比賽嗎?”夜沫昕子收回冰冷的讓李逍心寒的目光,,向王天問道。

“是的。”王天點點頭,深受李逍影響的他,從來沒有看過張若寒的比賽。

“那你一時好好看看,看看張若寒到底厲不厲害!”

夜沫昕子再次瞪了一眼李逍,然後輕撫着小云氣得有些顫抖的雙手,向球場上望去,默默地望着輕閉雙眼,全身上下都散發着絕對自信的張若寒。

“若寒,加油啊,讓所有人看看,你到底有多麼厲害!”

ps:明天接着更新,盡請收看下一章,

屬於我的天空之新人王!

新人賽只描寫一丁點,不多寫,開味菜而已! 隨着比賽開始時間的臨近,場邊最前排的vip座位上已經坐滿了衆多nba球星,諸如科比布萊恩特、阿倫艾弗森,姚銘等球星正有說有笑的閒聊着。

他們的到場無疑爲今夜這沒有什麼星光的豐田中心,帶來幾絲星芒。雖然他不會們上場,但他們的到場卻告訴所有人,他們在關心着nba的年輕球員們,更在關心着nba的未來!

…..

幾分鐘後,豐田中心籃球館場地上方的大屏幕上,打出了本次新秀挑戰賽的首發名單。

一直等待着兩隊出場球員名單的球迷和球星們,紛紛擡起頭,向場地上方的大屏幕望去,不料,出人意料的事情突然發生了,在一年級隊的首發名單裏,竟然沒有新秀隊裏唯一有資格參加全明星比賽的球員,山貓隊張若寒的名字!

怎麼會這樣?

小部份知道張若寒實力的人們,不解的自問道!

不過並沒有人回答他們,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案!

……

“這個教練蠻有眼光的,竟然知道張若寒不配首發出場。不錯,真的很不錯!”李逍非常開心的側過頭,向身旁的表弟王天說道,

雖然他的聲音不是很大,但還是清楚的傳入了僅和他隔了兩個座位的夜沫昕子耳中,夜沫昕子當即冷哼一聲,用以表示自己的不滿,然後滿臉着急的向球場上望去,實在想不明白,爲什麼新秀隊的主教練不派張若寒首發出場。

難道一個有資格在全明星比賽裏首發出場球員。竟然在新秀比賽裏連首發出場的資格都沒有嗎?

…….

看臺上部分特意到場觀看張若寒比賽的山貓隊球迷們極其滿的吵鬧起來,可惜得是,他們的微弱的吵鬧聲。並不足以引起現場兩萬多人的共鳴,很多球迷都毫不知情的吃着爆米花。等待比賽的開始

“*~,那傢伙公抱私仇!”

肖恩梅滿臉憤慨的罵道,狠狠地怒視着新秀隊的主教練麥克伍德森。

“別罵了,罵了又有什沒用,沒想到那傢伙不但沒有人品,更如此的小心眼!”

張若寒拉住想站起來,指着麥克伍德森破口大罵的肖恩梅,十分冰冷的說道。

他只不過是在以前的比賽裏。沒有把伍德森和老鷹隊放在眼裏,回擊了伍德森的鷹貓論,不料,伍德森竟然如此記仇,不讓自己首發!

不過,自己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只能忍!

成長華年 或者大不了不打了!

張若寒死死握緊右拳,冰冷至極的目光,掃視着正爲首發球員們指派場上任務的伍德森。

伍德森雖能感覺到張若賽凜冽的冰冷目光,正鎖定在自己身上,他卻裝作不知道。反正指派球員上場的生殺大權掌握在他的手裏,他想不讓誰上場,就能不讓誰上場。

張若寒你今天落在我的手裏。算你倒黴!

這就是你污辱高貴的亞特蘭大雄鷹的代價!

只要有我伍德森在,你就別想上場!

伍德森的眼中閃過一絲猙獰,大力的在戰術板上勾劃着,彷彿正在用尖利的鋼刀,一刀一刀的划着張若寒身上的血肉。!

……

“ok,時間到了,大家上場吧,好好打,你們是新秀隊裏最強的陣容。一定要打敗二年級的球員們!”

伍德森從地板上站起來,故意大聲的喊道。極度誇張的話語飛快的四下傳播,擺明是說給坐在板凳上的張若寒聽的。恨不得就此激怒張若寒,迫使張若寒主動離場。

“靠!”

肖恩梅再次怒罵一聲,他想站起來去找伍德夢的麻煩,卻被張若寒的左手死死拉住,他無奈的看了一眼張,只得悻悻的坐下:“張,我們離場吧,反正那傢伙不會給我們上場的機會。”

張若寒似乎透人肺腑的目光,從伍德森得意的表情上收回後,冷冷的道:“本來我是打算提前退場,不打這場該死的比賽,但現在我決定不走了,因爲那個瘋狗正想逼我們提前退場,如果我們現在就走了,反而會如了他的意,所以我要等,等一個能讓那條瘋狗出醜的時機!”

“什麼時機?”肖恩梅不解的問道。

“過會你就知道了!”張若寒冷冷的說道,然後重新閉上眼睛,用心思考着自己心中的某個想法,突然間整個比賽的勝負對他來說已經不怎麼重要了,他現在只想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證明他是新秀球員裏第一人的同時,讓那個亂咬人的瘋狗,成爲本場比賽最丟臉的人!

…..

“啪。”

新秀隊的中鋒安德魯博格特和二年級隊的中鋒奧卡福爭搶籃板,雖然安德魯博格特的身高略高一些,但還是沒有掙搶過爆發力極強的奧卡福。

籃球順着奧卡福的大手,向新秀隊的半場飛去。

二年級的控球后衛託尼阿倫高高躍起,一把抄住籃球,然後在落地的一剎那猛然拍出籃球,高速的向新秀隊的籃下衝去。

“去”

衝到新秀隊三分線上的託尼阿倫一聲輕喝,隨手推出籃球,籃球瞬即劃過空中,砰然砸在籃板上向後方高高彈起。

緊接着一道如炮彈一般的身影,電般衝到籃下,猛然躍起,伸出右手,挺起胸膛,一把接住處於下落之中的籃球,連人帶球向籃框滑去。

“筐當”

一聲巨響,去年的扣籃大賽寇軍喬什史密斯,像野牛一般彪悍的身體,重重地砸在籃板上,轟進了全場比賽的第一個進球,

一場實力懸殊的比賽。就此打響!

……

由於對新秀隊主教練伍德森的不滿,奧卡福向發瘋一般強攻新秀隊的籃下,不停用背部撞擊着狂上天的安德魯博格特。

你不是要將張若寒從空中煽下來嗎?

老子就讓你煽個夠!

“給我滾一邊去!”

奧卡福再次狠狠撞了一下安德魯博格特的胸口,猛然轉過身施展出迷蹤步法。欺晃的安德魯博格特重心不停晃動瞬間,使勁一擠安德魯博格特,強行擠進籃下,撥起身形,一記雙手的大力砸框,狠狠砸在籃框上。

“砰~”

安德魯博格特被髮狂一般的奧卡福擠到了底線外,恨恨地看着掛在籃框上的奧卡福,全場近兩萬名觀衆。更目瞪口呆的看着十五比零的比分!

長相思2:訴衷情 雖然近幾年新秀隊的表現是越來越菜,但到場的觀衆們,還是沒有到會在充滿激情和刺激的新秀比賽裏看到十五比零的比分!

這實力未免也相差太懸殊了吧?

新秀隊根本找不出能夠抗起球隊取分重任的進攻點,只能在全力的進行防守。

他們剛剛組成的防守陣線,明顯不是二年級球員們的對手,如同虛設的防線一次再一次的被二年級的球員們強行撕開!

“翁~~~~~~~~”

鋒鳴聲響起,伍德森迫於無奈下要了一個暫停。

伍德森蹲在地板上,吩咐隊員們不要慌張,要穩紮穩打,阻止二年級球員的氣勢。

……

重新開球后。新秀隊隊員克里斯保羅,不負自己目前新秀數據榜上第二的排名,穩穩地從三分線外跳起。遠投三分出手,投進了新秀隊全場比賽的第一個進球。

緊接着二年級隊阿倫託尼急於表演,扣籃不進,結果被新秀隊打快攻,克里斯保羅突到前場後妙傳給馬文威廉姆斯,後者空中接力,掄臂扣籃,幫助新秀隊再得二分,

一次暫聽之後。比賽彷彿重新步入了正軌,伍德森得意的坐在場邊。眼角的餘光打量着一直閉着眼睛的張若寒,心道。還不走嗎?那就隨你吧,反正你是別想上場了!

……

十七比七,新秀隊進攻,克里斯保羅強突籃下,然後妙傳給安德魯博古特,一直苦於無法表現自己的安德魯博格特,拿球后,衝跳而起,目標直指籃框,他要用這球,來揉緩一下心中的窩火,他可是衝着本場比賽的最有價值球員而來的。

“go!”

妖女涅槃重生 安德魯博格特大喝一聲,持球右臂向前掄起,久違的痛快即將浮上心頭。

不料一支突如其來的手臂,在安德魯博格特持球的右臂搶到頭頂上,還沒有掄出最大的力量時,夾以巨大的力量,砰然砸在籃球上,強行的在空中壓倒安德魯博格手臂後,煸出了安德魯博格特手中的籃球。

“啪”籃球砸在地板上,向上高高地彈起。

安德魯博格特因爲對方的突然施力,而在空中施去了重心,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疼得眉頭緊皺在一起。

“*,別說和張若寒對抗了,就算和老子對抗,老子也能把你往死裏的打!”落在安德魯博格特身前的奧卡福彎下腰,以只有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向安德魯博格特污辱道。

“媽的,你說什麼?”

自視很高的安德魯博格特,雖然在在和奧卡福的對抗中完全處於下風中,但還是怒火中燒的向奧卡福回罵道。

“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