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哪有人還在意她的話,卷子剛點齊,就都收拾東西走人了。

吳茉莉手裡還拿著借第七恬的筆,她的位置現在已經空了。

她莫名害怕,猶豫了半天,還是放到自己的筆袋裡去。

考場離自己教室近的人早就回到了班上,陳楚玉見到她,很熱情地招呼:「田恬呢?怎麼沒見她?」

吳茉莉咬了咬下唇:「昨天……她作弊被老師抓到,就沒有再回來考試了。」

「……」

剛才還熱鬧的教室突然安靜下來。

「呵呵,一班的學生居然還要作弊,真丟臉。」

是王昕昕,她收拾著書包,滿臉儘是諷刺的意味。

「不會吧……」陳楚玉和同桌對視,眼裡都是不可置信。

昨天中午還在一起聊天來著。

吳茉莉一臉不忍:「我也不敢相信,可是考數學的時候,小抄從她筆袋裡掉出來,被老師發現了。」

「什麼小抄?」

陸潤聲走進教室便察覺了有種怪異的氣氛,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了吳茉莉身上。

「班長,田恬作弊被抓了!」

王昕昕回答得很積極。

「她現在人呢?」

陸潤聲看了看,不在教室。

「昨天她就被老師抓出去了,我不知道她在哪。」

吳茉莉眨了眨眼睛,她是真不知道。

陳楚玉的同桌小聲說話:「我覺得田恬不會這樣的,誰考數學的時候帶小抄啊?」

那些公式定律在他們做題的時候已經爛背於心。

可她也不敢反駁吳茉莉,人家是一個考場的,現在田恬又不在,萬一她真的作弊了……

「我覺得田恬不是會作弊的人。」

一個聲音打破了僵局,是林思翰。

他胖胖的手臂舉起來吸引大家的注意,就跟上課回答問題一樣,可他上課從沒舉過手。

「林思翰,我知道你跟田恬是好朋友,我也不明白她怎麼會做這種事情。」

吳茉莉的語氣更加可憐,彷彿是受了很大的欺騙,現在她更不能接受林思翰的質疑。

可是一個人提出了聲音,就有人附和,她只好訕訕地說:

「那好吧,等她回來你們直接問她吧。」

這話一出,他們都能接受,便各自回家。

林思翰慢吞吞地收拾,背後冷不丁被人拍了一下:「翰弟弟!」

回頭一看,是他以前的小學同學兼好友,唐若松。

全知武神 這傢伙有嚴重偏科的毛病,數學老師把他當寶貝,其他的語文英語老師看見他都恨不得把他給摁進課本里背書背單詞。

唐若松沒能進到一班的原因也正是如此。

不過他自己還是很樂觀的,反正以後考試可以自己選科目的嘛。 就因為他比自己大了一個月,老是追著他弟弟弟弟地喊。

不過也正因為兩個人都是獨生子,認識這些年也覺得跟親兄弟沒差。

「幹嘛?」

林思翰一手拿著書包跟他走出教室。

「嘿嘿,今天我爸沒空接我,過來蹭個座位。」

唐若松的話說得坦然,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

「對了,你考試怎麼樣?」

林思翰把自己的書包背到背上,問。

「一般。」

唐若松皺了皺眉:

「考語文的時候我都睡著了。」

「……」

林思翰決定無視這傢伙。

自己往校門口去。

再回學校的時候,他隔壁的座位還沒有人。

平時田恬回來的時間比他要早,可是今天等過了早讀她才進教室。

剛走進來,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她臉上沒有之前那般紅潤,大概是這兩天沒休息好,小臉蛋有些發白。

第七恬沉默著把書包放下,見她臉色這麼差,陳楚玉都沒敢開口叫她。

不過大家更快地被教室外面的人吸引。

「是那天的帥哥。」

陳楚玉和同桌對視一眼,那帥哥就站在她們教室外面,不知道是在看什麼。

已經有女生在竊竊私語,這不就是那天遊玩的時候學姐介紹的第七策么?

居然看到他本人了!比照片上更帥。

很快更讓人驚訝的是,舒瀟居然也出現了,旁邊還有一個清秀斯文的學長。

三個人站在一班的教室外面,成為了走廊上的一道風景。

來往的教師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們幾眼,更別說那些學生。

幾乎把他們給包圍了,可還是沒一個敢上前去搭話的。

「唉,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啊,我女神身邊的人就是不一樣。」

陳楚玉忍不住感嘆。

第七恬已經走出了教室外面,大家都看到她一出來,那幾個人就跟著。

王昕昕見又是田恬吸引了這麼多的注意力,忍不住嘲諷:

「切!認識那些人又怎麼樣,還不是一樣考試作弊被人抓!」

可她自己的眼神也還是緊緊地黏在了外面的帥哥身上,那個人她也見過的。

他們幾個散發的光芒太盛,以至於都沒發現教室里有個人壓根不敢抬頭看向窗外。

吳茉莉低著頭,手指關節抓得太緊而泛白。

她安慰著自己,卻也無法掩飾臉上的蒼白。

他們在等到田恬出去之後就離開了,她拿著水杯出去,剛好碰上也是出去打水的劉暢,把他嚇了一跳:

「哇我去,你沒事吧,臉白得跟鬼一樣!」

他這一叫,大家又都看著她。

吳茉莉勉力撐出一個笑容,卻發現自己沒辦法牽動臉上僵硬的肌肉。

「我沒事。」

話輕飄飄的,不帶半分底氣。

劉暢拍拍自己胸口。

坐在位置上驚魂未定。

他前桌突然回頭笑得特別猥瑣:「劉暢,一看你就不懂女人。」

劉暢賞了他一爆栗:「就你懂。」

「哼,」前桌捂著腦袋:「現在都流行一種叫氣墊BB的東西,一塗上去就跟麵粉一樣白,我見我姐用過,就是她那樣的效果。」 劉暢一愣:「什麼AABB的,昨晚上看球賽了嗎……」

第七策跟在第七恬的身後,舒瀟和許易寧小聲說話。

他看著面前嬌小的身影,腳步一點也不輕快。

因為有舒瀟的試卷已經先呈了上去,所以林啟明對他們的到來一點都不驚訝。

這三個學生都是他曾經教過的,如今雖然還沒出校園,可他們的氣場已經隱隱有型,比起尚處於青澀中的同齡人,他們實在搶眼。

他的視線停留在一旁的第七恬身上。

比起挺拔的學長學姐,她顯得嬌小之餘,有些憂鬱。

一雙秀眉緊皺,眼裡空泛得很。

「田恬!」

「在。」聲音細弱蚊蠅。

林啟明知道她受了打擊,那兩個監考的老師他問過了,也確實承認她們是沒有看過監控錄像,就直接憑著掉出來的紙條判斷她作弊的。

她們沒想到林啟明居然對一個學生這麼上心,明明比這個學生成績好的不少……

「田恬,你有沒有作弊?」

他問。

「沒有。」

聽到這個問題,第七恬終於有了反應,這兩天她想到作弊這個詞就有淚花。

此刻她眼裡又有即將湧出的淚水。

「既然沒有,就拿出一副光明磊落的樣子來!」

林啟明的話讓她硬生生地把淚水給逼了回去。

見她整理好情緒,林啟明才開口:

「走吧。」

他已經提前聯繫了政教處,直接走到了監控室里。

每台電腦的屏幕都被分割成了十六塊,每一塊都顯示著不同的畫面。

「那我們就從第一台開始……找一下吧」

舒瀟看著一排排的電腦,從這個時候才發覺A中居然這麼大,需要用到這麼多個攝像頭。

許易寧已經從第一台開始看了。

第七恬愣著站在中間,這麼多?

他們要花多久。

舒瀟許易寧和第七策都是高三的學生了,這個緊要關頭他們的時間分秒必爭,卻要白白浪費在這裡嗎?

第七策走到她身邊,扶住她肩頭:

「甜甜,告訴我你去考場的路徑。」

第七恬愣了一下,才想起來告訴他。

從教室去考場,也就是從一樓走過一道樓梯再到另外一個教室而已。

要動什麼手腳的話從開始的教室一直查到結束的教室就可以了。

舒瀟忍不住拍了下許易寧的腦袋:

「你是水喝多了腦子糊塗吧,她考試的地方你看操場的錄像有什麼用?!」

他抓住她的手,輕輕捏了一下:「不是你說從開始找嘛。」

「……」

第七策凝神找出了那幾個地方的視頻錄像。

看到第七恬睡完覺從教室里出來,那個時候很多人上廁所,那邊是沒有攝像頭的。

沒多久,人漸漸散去,看到吳茉莉站在門口等她。

手裡就已經拿著兩個人的東西了。

上樓……再到另外一間教室……

第七策看到她拿著筆停頓了一下,很快便被後面的老師上前拿走了什麼,之後她就被叫了出去。

最後的有關的記錄是第七恬一個人在走廊了。

剛好背對著攝像頭,小小的身影孤單得很。 幾個人翻來覆去地看了好幾次,甚至他們班的人午休的錄像都看了,就是找不到一點線索。

第七策緊緊盯著屏幕。

林啟明見幾個學生神色凝重,自己看了一遍。

「這樣看的話田恬是沒有在自己的文具里動過手腳的。」

他指著屏幕里的小人,第七恬去廁所的時候手上沒有東西,出來直接跟吳茉莉一起上的樓。

吳茉莉……

大家都心裡有數,卻也無法直接指正她。

「我會跟年級溝通的,你準備一下,單獨安排一場考試吧。」

林啟明對第七恬說。

「……好」

第七恬的情緒低落。

即使重新考試也沒有辦法把作弊這個污點從她身上洗刷。

第七策突然開口:

「林老師,我已經跟負責檔案的老師說過了,以後在學校請直接稱呼她原名——第七恬。」

舒瀟和許易寧相互看了一眼,這事他們已經提前知道了,只是沒想到會讓他在學校里公開。

林啟明沒說話,似乎在消化這件事。

半晌,他看著第七策說:「好,我跟負責的科任老師說一下。」

「老師,我要請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