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哼!”

……

……

……

寶物庫內,韓宇等人一進去就被寶物庫中的寶物給晃花了眼,韓宇忍不住伸手拿起了離自己最近的一件寶物。而羅琳三女的表現則更是不堪。人常說女人和巨龍的愛好是一樣的。這句話真是一點都不假,看着羅琳三女一邊欣賞着各色寶石,然後手一滑,寶石掉進口袋,隨後繼續拿起另一塊寶石,再次手一滑……樂此不彼呀……

“嗯咳……我們還是先考慮一下怎麼解決那個惡靈女王吧,要不然你們誰也別想活着離開這裏。”黑光虎輕咳一聲提醒衆人道。

被提醒的韓宇等人回過神來,一見彼此的樣子,不由暗暗臉紅,紛紛走到黑光虎的身邊,靜靜的看着黑光虎等待黑光虎給他們一個建議。黑光虎見衆人已經回過神來,也不想計較他們剛纔的失態。畢竟是成堆成堆的財寶,擱任何人的面前都會讓人失態。

“那個惡靈女王我估計現在已經成魔,獲得了非常大的力量。不過這並不表示她就是無敵的了。我們依然有機會可以戰勝她。而戰勝她的關鍵,就是韓夢馨。”

“我?”被點名的韓夢馨有些驚訝的指了指自己問道。

黑光虎點了點頭,肯定的說道:“沒錯,就是你。我之前說過,力量有正亦有邪,你的能量屬性屬於正,而那個成魔的惡靈女王則是屬於邪,你的力量可以剋制惡靈女王的力量,但也有可能是惡靈女王的力量剋制你的力量。畢竟凡事都是具有兩面性的,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加大你的力量。”

“可是,這麼短的時間,要怎麼增加?”韓夢馨看着黑光虎問道。

“我們現在身處寶山,又怎麼會找不到幾件可以讓你力量暫時得到增幅的寶物呢。”黑光虎笑着對韓夢馨。說完黑光虎扭頭對韓宇說道:“扶我起來,我平時閒着沒事的時候就會來這裏研究這裏的寶物,我來給韓夢馨找幾件可以用到的寶物。”

韓宇依言和寧平一起將黑光虎給擡了起來,按照黑光虎的提點,衆人開始在寶物庫裏尋找自己可以用到的寶物。

與此同時,已經將石門拆成了碎片的惡靈女王得意的大笑道:“哦呵呵呵……凡是膽敢跟我作對的,我都不會讓他有好下場!”

“哼!”

地上一塊巴掌大的石門碎片又一次發出了哼聲。聽到這一聲哼,惡靈女王的額頭冒出了青筋,兇狠的一腳將那塊石門碎片壓成了粉末。

……

看了看四周圍,惡靈女王走到了詛咒法陣的跟前,看了看詛咒法陣中央的詛咒水晶,右手輕輕一指,那枚詛咒水晶隨即騰空而起,飛到了惡靈女王的手中。惡靈女王拿着詛咒水晶把玩了一陣,放進嘴裏一邊咀嚼一邊說道:“味道不錯,挺可口的。”邊吃邊環顧左右,發現了這裏的傳送陣。

一見傳送陣,惡靈女王頓時眼睛一亮,將手裏還沒吃完的詛咒水晶扔進嘴裏,胡亂嚼了幾下之後嚥下,走到了傳送陣中。只是站在傳送陣裏,惡靈女王有些失望。這個破傳送陣,竟然是壞的,真是浪費自己的感情。不過也有可能是那個黑光虎在逃走的時候故意破壞了這個傳送陣。一想到這裏,惡靈女王的心情頓時變好了許多。能夠讓以前隨意打個哈欠就幹掉自己的老相識逃命,這種感覺讓惡靈女王感到了興奮。

不過興奮歸興奮,這傳送陣壞了,也就意味着自己被困在了這個鬼地方。想要離開這裏,還必須把傳送陣給修好纔好。想到這裏,惡靈女王邁步向寶物庫走去,相信那裏有可以修復傳送陣的材料。

沒走多久,惡靈女王突然笑了,看着出現在她面前的韓宇等人笑了。

“你們這些小偷,竟然敢偷盜皇室財寶,作爲女王,我宣佈你們死刑!”惡靈女王大聲衝韓宇等人喊道。

韓宇等人此刻渾身上下掛了不少的零件,因爲有黑光虎這個嚮導,寶物庫中的不少寶貝都落到了韓宇等人的手裏。就拿韓宇來說,他現在身上所帶的那些寶物就可以讓韓宇釋放出的火焰威力提高一倍不止。而寧平則是拿着一把激光劍,看上去就像絕地武士似地,虎視眈眈的看着惡靈女王。當然最誇張的就數韓夢馨了。因爲韓夢馨是對付惡靈女王的主力,所以黑光虎特別關照,那些可以增幅力量的寶物飾品掛滿了韓夢馨的身前身後,遠遠看去就跟穿了一副盔甲似地。

“你是不該存在於這個世上的生靈,還是儘早的安息吧,不要想再繼續禍害這個世界了。”韓宇手拿天使杖,指着惡靈女王說道。

這俗話說得好,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一看到韓夢馨,惡靈女王頓時就想到了剛纔被那三個女人聯手痛扁的經歷,一想起來,惡靈女王還感到有點身上隱隱作痛。現在看到這三個女人竟然還敢在自己面前出現,當即勃然大怒。

毫無徵兆的,惡靈女王所在的棺槨中飛出了三道白光。已經有了黑光虎那個教訓的韓宇等人一見連忙躲避,萬幸衆人躲避及時,三道白光都沒有捆住人。

“嘁~運氣不錯。”惡靈女王冷哼一聲說道。話音未落,棺槨這次沒有在飛出白光,而是散發出了一陣陣的黑氣,向着韓宇等人蔓延過來。韓宇一見連忙放出了火焰來抵抗那些靠近的黑氣。

紅色的火焰和黑氣糾纏在了一起,相互吞噬擠壓的對方,一時間難分上下。而之前衆人商量好的計劃也隨即展開。韓夢馨高舉天使杖,空中唸唸有詞,隨着韓夢馨的話語,天使杖開始發出耀眼的光芒,羅琳、柳輕眉、石天寶三人將韓夢馨保護在中間,防備被突然出現的情況打斷韓夢馨的唸咒。而寧平則趁着惡靈女王和韓宇較勁的時候,悄悄向着惡靈女王潛行了過去。

惡靈女王發現了韓夢馨的舉動,看到那根天使杖,惡靈女王的臉上露出了緊張的表情。只是此時她想要抽身去對付韓夢馨卻被韓宇給纏住了,只有先擺平了韓宇,才能去對付韓夢馨。只是這樣一來,肯定來不及。惡靈女王眼見事情不妙,當即也顧不得多想,整個人乾脆再次離開棺槨,任由棺槨中的黑氣和韓宇的火焰糾纏對抗,自己則飛身撲向了韓宇。可惡靈女王剛剛離開棺槨,已經潛行到了棺槨下方的寧平突然出手,高高躍起超過棺槨的高度,隨後一劍狠狠的劈在了棺槨的上面。

“不要!”惡靈女王一見寧平攻擊自己的棺槨,當即失聲尖叫道。只是爲時已晚,惡靈女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棺槨被寧平一劍給劈成了兩半,而隨着棺槨被劈開,寧平手中立了大功的激光劍也失去了光柱,只剩下一個劍柄。寧平隨手將手裏的劍柄丟掉,抽身後退。不退不行,被劈開的棺槨並沒有停止往外釋放黑氣,反而因爲被劈開了,那黑氣釋放的愈發的多了。

雖然沒有親身體會,寧平也知道那黑氣不是什麼好東西,能不沾還是不沾的好。只是寧平想要退走,卻有人想要找寧平算賬。

惡靈女王惡狠狠的瞪着寧平,咬牙切齒的叫道:“一會抓住了你,我要把你一片片切碎了吃下去。”

“切!”寧平回以一箇中指。

雖然不明白中指的含義,但惡靈女王還是本能的感到了不舒服,意識到那個中指絕對不是什麼好話。當即也不管韓夢馨還在繼續念動咒語,召喚散落在地上的那三條繩索,直奔寧平就扔了過去。

三條可以抓住黑光虎這種大能的繩子,一同綁寧平還不是就跟玩一樣。寧平沒有跑出多遠就被抓住了。惡靈女王得意的看了被捆成糉子一樣的寧平,轉身準備去解決韓夢馨,至於韓宇不用擔心,失控的棺槨會招待好他的。

眼見惡靈女王一臉猙獰的靠近,負責保護韓夢馨的羅琳三人相互看了看,一起向着惡靈女王衝了過來,希望可以拖住惡靈女王。只是惡靈女王根本就沒有把羅琳三人放在眼裏,扔出綁住寧平以後剩下的三條繩索。

一臉得意的看着被三條繩索捆得結結實實的羅琳三人,惡靈女王故意放慢腳步向韓夢馨靠近,心中更是暗自得意,“多虧了這四條捆仙索,要不然我還真……等會……怎麼是四條?”惡靈女王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不由納悶的看向了被捆住的寧平,又看了看羅琳三人。

冷汗自惡靈女王的額頭冒了出來。

一股強大的氣勢自寶物庫中傳了出來,惡靈女王意識到了不妙,當即就準備將四條捆仙索給召回來。不料還沒等惡靈女王行動,就聽寶物庫內傳來一聲斷喝:“封仙結界!”隨着這四個字出口,惡靈女王就看到自己剛纔威風不已的捆仙索立刻就變成了廢物,被羅琳等人輕易掙斷。

惡靈女王感到了恐懼,成魔以後的自信幾乎在一瞬間崩塌。她比任何人都瞭解黑光虎,知道此時已經恢復自由的黑光虎在想什麼。無他,就是要報復,而報復的對象,很不幸的就是自己。

如今棺槨已經被毀,一旦生死,那就是真真正正的生死了。惡靈女王不想死,而不想死,唯一的辦法就是逃走。至於和黑光虎決一死戰,別開玩笑了,那不跟找死沒什麼區別嗎?

主意打定,惡靈女王開始考慮從哪裏逃走比較容易。只是黑光虎又怎麼可能會讓惡靈女王逃走。就像惡靈女王瞭解黑光虎一樣,黑光虎也是十分了解惡靈女王的。就見黑光虎走出了寶物庫,擡頭看着空中的惡靈女王,緩緩的說道:“下來吧,我給你一個痛快。”

“呸!老孃還沒有活夠呢!”惡靈女王罵了一聲,轉身就跑。

黑光虎見狀微微嘆了口氣,衝剛剛準備好的韓夢馨說道:“開始吧。”

韓夢馨聞言點點頭,天使杖指向了正背對着她逃跑的惡靈女王。正在逃跑的惡靈女王感覺到了危險,連忙開始走起了之字,想要讓韓夢馨無法捕捉到自己的動作。還別說,韓夢馨還真有點無法捕捉。要說射擊,還要數菲爾德最厲害,只是現在菲爾德正在勇氣號待機,沒有跟來。

黑光虎見韓夢馨遲遲不發射,也知道她是沒有瞄準,只是黑光虎已經不想要繼續等下去了。隨即對韓夢馨說道:“做好準備,聽我指揮。”話音未落,黑光虎化作一道黑光,徑自追向了惡靈女王。

“爲什麼?你爲什麼要苦苦相逼?”惡靈女王一邊逃命一邊回頭質問黑光虎道。

“這是你應得的報應!”黑光虎冷冷的說道。在說這話的同時,黑光虎一頭撞中了惡靈女王的後背,惡靈女王慘叫一聲,在空中連續翻滾着繼續前進。而黑光虎卻不準備給惡靈女王繼續逃跑的機會,奮力一個前撲,右前爪狠狠的拍中了惡靈女王。隨即前滾的惡靈女王便轉了向,筆直的向着地面飛去。

不用黑光虎提醒,早已蓄勢待發的韓夢馨射擊了。蘊含着巨大正能量的光柱將空中的惡靈女王整個籠罩,在光柱中,惡靈女王幾乎也就是一瞬間就煙消雲散,再也看不到一絲一毫的蹤影。而隨着惡靈女王的消失,還在繼續釋放黑煙的棺槨也終於停止了釋放黑煙,跟着便被韓宇紅色的火焰吞噬,在火焰中,化成了一堆黑灰。 入寶山豈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趁着黑光虎忙着修復損壞的傳送陣,韓宇跟黑光虎打了聲招呼,帶着衆人再次來到寶物庫。對於黑光虎來說,寶物庫裏的那些寶物根本就入不了它的眼,或者說對它一點用處也沒有,再加上先前黑光虎也對韓宇等人許諾將寶物庫交由韓宇等人處理,便沒有阻止韓宇等人的舉動,繼續專心修復寶物庫。

來到寶物庫,韓宇等人各自散開,開始尋找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黃金鑽石這一類東西韓宇等人沒有在意,此時吸引韓宇等人注意的是那些價值更加高昂的奇珍異寶。在這些奇珍異寶面前,黃金鑽石也不過是一堆廢土。黃金鑽石皆有價,奇珍異寶卻無價。再加上那些奇珍異寶附帶的種種神奇作用,對韓宇等人的吸引力不可說不大。只是可惜黑光虎不在這裏,沒有辦法爲韓宇等人解說這些奇珍異寶的具體作用。韓宇等人只能憑藉自己的感覺進行挑選。

正所謂人心不足蛇吞象,韓宇等人很清楚這句話的含義,所以在進來之前,衆人就已經決定,每個人挑選的寶物不能超過兩件,這裏面任何一件奇珍異寶拿出去都可以說是價值連城。做人不能太貪,要學會剋制,要明白知足。

知足者,常樂。

因爲有了數量上的限制,韓宇等人挑選的很仔細,生怕挑錯了東西。至於沒有來的林珂等人,韓宇等人也商量給那些人沒人帶兩件回去,這個工作就交給韓宇和韓夢馨來完成了。在挑選好自己看中的東西以後,韓宇和韓夢溪開始挑選帶給林珂那些人的東西。韓宇負責菲爾德和石八方的,韓夢馨則負責林珂和喬嫣兒的。

羅琳三人已經挑選好了自己選中的寶物,正閒着無聊的觀賞着其餘沒人看中的寶物。而寧平就有點麻煩,雖說這裏的寶物衆多,但出身皇家的寧平卻對那些寶物沒怎麼上心。他想要再找一把激光劍,可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最後無奈,他選中了一對護腕,戴在了手上。

扭頭看見韓夢馨還在挑選,寧平邁步就準備過去幫忙,不料無意中踩到了地上的一把木劍。在這種堆滿了各種奇珍異寶的寶物庫中突然看到一把造型古樸的木劍,這就像是在雞窩裏看到了一隻黃鼠狼,而雞和黃鼠狼卻相處融洽一樣讓人感到怪異。

寧平彎腰伸手去撿那把木劍想要看個仔細。只是讓寧平感到奇怪的是,那柄木劍竟然死沉死沉的。拿在手裏掂了掂,寧平估計不下百斤。

“寧平,你怎麼了?”已經爲菲爾德和石八方挑好寶物的韓宇走過來問道。

“你看這把劍。”寧平將手裏的木劍扔給韓宇說道。沒有防備的韓宇隨手接過,頓時感到手上一沉,不由也驚奇的叫道:“嘿~這把木劍怪沉的啊。”

聽到韓宇的話,羅琳等人紛紛走了過來,圍着韓宇開始研究起了被寧平發現的木劍。木劍劍長一米五,算是一把長劍,渾身黝黑,看不出是由什麼材料製成,給人一種古樸厚重的感覺。

羅琳等人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名堂,只知道這把木劍不簡單。至於如何的不簡單,那就只能等出去的時候詢問黑光虎了。

韓夢馨也挑選完帶給林珂等人的禮物,衆人隨即離開了寶物庫,寧平拿着無意中發現的木劍,準備去向黑光虎請教一二。而黑光虎在看到回來的韓宇等人以後,微微一愣,沒想到韓宇等人竟然只拿了那麼點東西。在黑光虎的印象裏,人類都是貪得無厭的纔對。因爲這個認知,讓黑光虎對韓宇等人的表現愈發的滿意。對於韓宇等人的請教,也耐心的給出了答案。直到寧平拿出他發現的那把木劍。

“咦?這把木劍你從哪找來的?”黑光虎有些意外的看着寧平問道。

“唔?難道這把木劍你沒有見過?”寧平隨即問道。

黑光虎聞言答道:“嗯,沒見過,這是頭一回看見。你在哪找到的?”

“我也是無意中看到的。當時我準備去給韓夢馨幫忙,結果一腳踩到了這把木劍,我撿起來一看,發現這把木劍挺沉的,就有了一點好奇。”

“唔……這把劍我以前沒有見過,可能是沒有在意吧。這把劍的造型古樸,看了有種厚重的感覺,可以由此推斷,這把劍肯定有年頭了。至於它有什麼功能,那我還暫時看不出來。你先帶着吧,雖然我看不出這把木劍的功能,但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把劍不簡單,不是凡品。”

聽了黑光虎的話,寧平點了點頭,將木劍小心的收好。準備以後沒事的時候好好研究研究。

見寧平聽從了自己的建議,黑光虎的心情不錯,對韓宇說道:“你們回來的正好,我剛剛把傳送陣給修復完畢,你們要是沒有別的事了,我們不如馬上離開這裏吧。”

韓宇聞言點頭答道:“好啊,反正這裏的詛咒法陣也沒了,我們留在這裏已經沒有了事情,還是儘早離開這裏的好。”

意見一致,韓宇等人隨着黑光虎一個接着一個的走進了傳送陣,一層一層的向上走去。第五層的白衣女子不見了蹤影,也不知道躲到哪裏去了。而第四層那個賭徒倒是見到了一面,不過那個賭徒在看到了和韓宇等人一起的黑光虎以後,立刻扭頭就跑,一轉眼就不見了蹤影。韓宇等人見狀暗自叫好,他們可不想再跟那個賭徒賭一把,有黑光虎這個擋箭牌,正是韓宇等人需要的。

第三層沒有遇到那對夫婦,倒是在第二層遇到了。當時的那對夫婦正圍着第二層的小蘿莉說着什麼,沒有注意到韓宇等人的出現。倒是那個小蘿莉,一見到韓宇等人頓時就如同見到了救星,撇開那對夫婦一溜小跑的就奔韓宇跑了過來。只是剛跑到一半,小蘿莉在看到韓宇身後的韓夢馨時,當即一拐彎,跑進了叢林。

“怎麼了這是?你們怎麼看上去不怎麼高興?”韓宇看着那對一臉沮喪的夫婦問道。

“唉~那孩子不認我們。”男子嘆了口氣對韓宇說道。

“唔……這也不怪那個孩子,她在還沒記事的時候就被樹精給偷走了,對她來說,你們是很陌生的人。你們要有耐心,相信她最終還是會接受你們的。”韓宇安慰這對夫婦道。對於這件事,韓宇不想管,而且就算想管,韓宇也沒有什麼辦法。畢竟沒有證據,難以說服那個小蘿莉相信這對夫婦就是她的父母。

“這是怎麼回事?”黑光虎出聲問道。

韓宇聞言將事情的大概和黑光虎說了一遍。黑光虎聽完笑道:“這不是什麼難事,交給我好了。”

“交給你?”韓宇有些詫異的看着黑光虎問道。

“怎麼?不相信我的能力?我可是哄孩子的高手。”

聽到黑光虎的話,韓宇立刻自動的將這話歸爲黑光虎的自吹自擂。和黑光虎接觸的時間長了一些,讓韓宇對黑光虎的懼意減輕了許多。黑光虎是那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子,只要別找事,它基本上也不會找你麻煩。熟了以後,開點無傷大雅的玩笑,它也不會跟你急。

見韓宇一臉不信的樣子,黑光虎輕哼一聲,對韓宇等人說道:“在這等我一會。”說完黑光虎一閃身躥進了叢林。不多久之後,叼着小蘿莉從叢林中走了回來。

一見小蘿莉,韓夢馨立刻笑盈盈的撲了過來,也不管小蘿莉的反抗,將小蘿莉一把抱在懷裏疼愛了起來。小蘿莉拼命的掙扎,卻難以擺脫韓夢馨的魔掌,只能無奈的衝站在一旁露出一副羨慕樣子的夫婦伸手叫道:“爸爸,媽媽,快來救我呀。”

一聽小蘿莉喊自己,夫婦的神情頓時一喜,不約而同的衝到了韓夢馨的身邊,接過小蘿莉又是一番疼愛。小蘿莉一邊掙扎一邊扭頭對黑光虎叫道:“喂,你騙我,這不是一樣嘛。”

“他們就是你的父母,他們這樣對你,是因爲他們喜歡你。”黑光虎笑眯眯的答道。

“可我不習慣這樣。”

“慢慢就是習慣的。”黑光虎慢悠悠的說道。

小蘿莉:“……”

認了親,接下來的事情自然就是商量未來的出路。這裏是古墓,總不能永遠待在這個古墓裏不出去不是。更何況小蘿莉終究會長大的,考慮到她的未來,夫婦二人接受了韓宇的建議,準備隨着韓宇等人一起離開古墓,去人類社會開始新的生活。

這有本事的人,不管去哪都能活下去,再加上有羅琳等人的照應,小蘿莉以及她父母的生活,並不會太困難。只是這樣一來,傳送的人數有點多了,超過了傳送陣的負荷,必須分成兩撥回去。爲此韓宇等人決定,讓羅琳三人帶着小蘿莉以及她的父母先走,路上也好讓羅琳和小蘿莉的父母說一說在人類社會所需要遵守的一些規矩。黑光虎以及韓宇、寧平、韓夢馨三人過一會再走就是了。

看着羅琳等人消失在傳送陣中,黑光虎以及韓宇等人剛準備進入傳送陣,就見傳送陣發出一陣亮光,隨後兩道身影出現在黑光虎以及韓宇等人的面前。

白衣女子以及第四層的賭徒,原來他們一直尾隨在黑光虎等人的後面。如果不是韓宇等人臨時改變了隊伍,恐怕還不能發現他們。

一見黑光虎等人,白衣女子和賭徒幾乎同時一愣,轉身就想逃走。韓宇見狀連忙叫道:“喂,你們如果想要離開這個地方,最好別跑。要不然就算你們離開了這座古墓,也沒有辦法離開這顆星球。順便提醒你們一句,這顆星球現在已經沒有人類存在的跡象,整顆星球這時候也已經變成了一個滿是沙子的星球,你們如果不跟着我們一起離開,留給你們的唯一選擇就是重新回到這座古墓裏。”

聽到韓宇的話,白衣女子站住了,而賭徒卻頭也不回的跑了。韓宇沒有在意賭徒跑掉。路是自己選的,到時候後悔也是他自己的事。而且韓宇不喜歡賭博,雖然以前曾經爲了替師父還清賭債而經常遊走與各個賭場,但從內心出發,韓宇甚至可以說是厭惡賭博。而對白衣女子,韓宇倒是想要照顧一二。倒不是因爲白衣女子長得漂亮,和林珂、韓夢馨、喬嫣兒這種級別的美女相處久了,韓宇可以說是已經有了免疫力,早就不是那種看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到的階段。之所以想要幫幫眼前這個白衣女子,還是覺得這個女的怪可憐的,讓她留在這裏陪那個賭徒,有點可惜了。

“……我可以跟着你們離開這裏?”白衣女子低頭問韓宇道。

“當然可以。正好羅琳需要安排幾個和你一樣也是這裏守護者的人,多你一個也不是什麼很麻煩的事情。”韓宇隨即答道。

“……謝謝。”白衣女子沉默了一會,對韓宇低聲說道。

“不用謝。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們就一起走吧。”韓宇微笑着說道。

多了一個白衣女子,還在傳送陣可以傳送的範圍之內。光芒閃過,韓宇等人消失在傳送陣內,不多會的工夫,傳送陣再次發出光芒,緊跟着之前逃走的賭徒去而復返。在看到已經沒有了黑光虎等人的蹤影以後,不由暗暗鬆了口氣。不過賭徒隨即皺起了眉頭,剛纔跑到了第三層,賭徒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第三層的守護者,這讓賭徒不由感到有點不妙。本能驅使着賭徒重新來到第二層,在沒有看到韓宇等人以後,賭徒在鬆了口氣的時候,心裏又涌現出了一絲絲的不安,總感覺自己錯過了什麼。

帶着這個疑問,賭徒來到了傳送陣的第一層,遠遠的就看到韓宇等人正在登上勇氣號,因爲體型的關係,黑光虎必須從勇氣號底部的倉庫入口那裏進入勇氣號,所以衆人都在忙碌,誰也沒有注意到已經走到了聖墓門口的賭徒。

賭徒傻眼了。看着聖墓外的一片沙漠,舉目遠望,四周圍除了沙子還是沙子,看不到一丁點的綠色,小風吹過,賭徒甚至不敢張口,唯恐會有沙子被吹進自己的嘴裏。

看到一望無垠的沙海,賭徒的心裏開始猶豫了起來,也許自己應該去找正準備離開的韓宇等人商量一下,讓自己搭一個順風車。想到這裏,賭徒往韓宇等人的所在看了一眼。這一看賭徒頓時就急了。就見勇氣號已經關閉了艙門,正在緩緩的起飛。

“喂,等等我,等等我啊。”賭徒當即再也顧不上考慮別的,一邊大叫一邊撒腿就向勇氣號跑了過去。

正在通過窗戶往外張望的小蘿莉看到了狂奔過來的賭徒,連忙通知了韓宇等人。

救?還是不救?

可以說賭徒的生死此刻就在韓宇等人的一念之間。韓宇微微嘆了口氣,對寧平等人說道:“我去把那傢伙帶上來,你們讓林珂控制勇氣號慢點起飛。”

聽到韓宇的話,寧平點了點頭。一直在觀察韓宇的那對小蘿莉的夫婦見狀露出了一絲笑意。可就在這時,正趴在窗前看地面賭徒的小蘿莉突然驚叫道:“你們快看!”

衆人隨即向外面看去,就見勇氣號的下方,原本平坦的沙地突然向下凹陷,露出了一個大坑,而賭徒收不住腳,一頭栽進了大坑之內。

“該死的,我這就去救他。”韓宇暗罵一聲,邁步就準備出去。就在這時,掉進沙坑的賭徒突然發出了一聲尖叫,隨後手腳並用的拼命往外爬。可讓韓宇等人感到納悶的是,那個突然出現的沙坑底部此刻正在不斷的朝上噴着沙子,讓賭徒爬上去兩步,隨即有滑落三步,距離沙坑的底部越來越近。

賭徒的尖叫愈發的淒厲,就像是臨死前的哀嚎,因爲沙坑的底部是在勇氣號的正下方,待在勇氣號內的韓宇等人看不見。不過即便看不見,從賭徒的情況來看,那個沙坑的地步,一定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出現,否則賭徒不會發出這種和鬼音沒有多大區別的叫聲。

“我去看看,寧平,讓菲爾德作好戰鬥準備,羅琳你們幾個負責照顧一下他們。”韓宇指了指小蘿莉一家對羅琳、柳輕眉以及石天寶說道。

“你自己也小心點。”羅琳聞言不放心的叮囑韓宇道。

韓宇點點頭,打開艙門飛出了勇氣號。

離開了勇氣號,韓宇這才發現賭徒爲什麼要尖叫。在沙坑的地步,一個長得巨大的嘴鉗,頭部黑乎乎的東西正在對着賭徒虎視眈眈。每當這個怪物嘴巴一鼓,一堆沙子就被吹起落到賭徒的上方,緊跟着沙子向下滾落,連帶着賭徒就跟着向沙坑底部那個怪物靠近幾分。

賭徒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後悔過,如果老老實實待在聖墓裏,自己又怎麼會遇上這種倒黴事。心裏想着事情,賭徒腳下一滑,整個人就向沙坑底部滾去。

“我命休矣!”賭徒兩眼一閉準備等死。

就在賭徒閉眼等死的時候,賭徒突然感到身子被什麼人接住了,緊跟着就感覺整個人飛了起來,睜眼一看,是韓宇救了自己。

劫後餘生的感覺讓賭徒忍不住一把抱住韓宇哇哇的哭了起來…… 人在經歷大喜大悲的時候,總會情緒失控,這是可以理解的一種正常行爲。但理解歸理解,要不要接受,就要看當事人自己了。反正韓宇是受不了被一個鬍子拉碴的邋遢男人抱着哭,實在是讓人忍不住直起雞皮疙瘩。

如果不是看這傢伙實在是可憐,韓宇真有一腳把抱着自己嚎啕大哭的賭徒給踹到沙坑裏去的衝動。耐着性子安慰了賭徒幾句,不料這傢伙反而哭得更加來勁。

“別哭了!再哭就把你扔給沙坑裏那個怪物打牙祭。”韓宇怒聲威脅賭徒道。別說,這個威脅還真管用,聽到韓宇要將自己給扔進沙坑裏,賭徒頓時就收了聲,一邊抽噎一邊抱緊了韓宇,一副打死也不鬆開的樣子。

看到賭徒這副沒出息的樣子,韓宇連連苦笑,不知道自己到底救沒救錯人?就這種貨也能成爲聖墓的守護者?不會是當初牌社負責選守護者的人眼瞎了吧?

不管怎麼說,人已經救了,自然沒有再把人丟掉的必要,韓宇帶着賭徒向勇氣號飛去。不過韓宇這一走,沙坑裏的怪物不幹了。幹嘛呀?這不是破壞別人的勞動成果嗎?我逮個獵物容易嗎我?想走?門都沒有!

沙坑中的怪物見到嘴的獵物被搶走,當即就不幹了,晃動着身體準備衝出沙坑。它這一晃動,頓時就把身體給露了出來。還別說,這隻怪物還真是巨大。之前露出了部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現在整個身軀露出了一半,估計和勇氣號差不多大小。

“呼~”的一聲,一道由沙子組成的利箭直奔勇氣號的底部射去。待在勇氣號內的寧平等人幾乎同時感到勇氣號一震,不由驚訝下面那隻怪物的氣力。不過即便那個怪物再用力,想要將勇氣號像對付別的生物那樣用沙子從天下打下來,那無異於做夢。

控制着勇氣號的林珂在勇氣號遭到一次攻擊以後,立刻便將勇氣號的高度拉高,躲避沙漠裏那個怪物的襲擊。眼見自己噴出的沙子不能再打中空中的勇氣號,沙漠中的怪物扭動着身體,從沙漠中整個的鑽了出來。

大傢伙呀,外形像是甲殼蟲,小小的腦袋,肥大的身體,全身覆蓋着黑黑的甲殼,在陽光的照射下鋥明瓦亮,差點晃花勇氣號內正在觀看的衆人的眼睛。

徹底鑽出沙漠的怪物擡頭看了一眼空中的勇氣號,背後的甲殼張開,露出了藏在甲殼下的兩對羽翅,發出一陣如同飛機發動機的嗡嗡聲,騰空而起,直奔空中的勇氣號飛了過來。

已經帶着賭徒回到勇氣號的韓宇見狀連忙將賭徒交給了前來接應的寧平,隨後自己轉身又飛了出去,準備纏住飛近的怪物,不讓它有機會靠近勇氣號。只是還沒等韓宇靠近,事前接到韓宇提醒,此刻已經做好戰鬥準備的菲爾德開火了。

勇氣號的火器無情的擊穿了怪物的兩對羽翅,讓原來如同一整片琥珀一般的羽翅此刻像是一塊破布。失去了羽翅的幫助,怪物自然掉向了地面。因爲是殺地,怪物並沒有受什麼傷,只是落地的姿勢不太完美,是頭朝下的栽在了沙地上。

露在外面的蟲足一番亂動,總算是讓怪物把腦袋從沙地裏拔了出來。只是這樣一來,怪物愈發的憤怒了。就見怪物擡頭看着空中的勇氣號,身體一鼓一鼓,彷彿正在醞釀着什麼。答案很快就揭曉了,不多久之後,就見那怪物突然轉過身,頭觸地,屁股朝上,正發着光的屁股此刻就像是一門即將發射的激光炮,發出的光越來越亮……

“林珂,小心地面襲擊!”回到勇氣號的韓宇見狀急忙提醒林珂道。

其實用不着韓宇提醒,早在受到第一次攻擊開始,林珂就已經注意了沙漠中趴出來的那個怪物。現在見那個怪物像是想要襲擊,當下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咻~”

怪物屁股的光亮達到了最大值,一道光束自怪物的屁股向着勇氣號射了過來,速度奇快。即便是林珂已經打起了精神,飛快的控制着勇氣號躲避,還是被那道光線給打中了側面。勇氣號再次產生了晃動。接二連三的晃動讓勇氣號此時的另一位乘客有些不滿了。

因爲體型的關係,黑光虎一直待在勇氣號的倉庫裏,每一次的晃動,黑光虎都能清晰的感覺到。一次兩次可以理解成操作不當,但老是晃動,那就有問題了。黑光虎走出了倉庫,一邊縮小自己的身型一邊向勇氣號的上層走去。當它走到控制室的時候,黑光虎的身體已經縮小到了只有一般黑貓的大小。

“喂,誰在進攻?”黑光虎跳到韓宇的面前問道。

“……原來你能縮小。”韓宇一臉訝然的看着黑光虎說道。

黑光虎聞言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廢話。”

“你既然能縮小,剛纔幹嘛不縮小?”韓宇不解的問黑光虎道。

“因爲縮小身體是需要浪費力氣的,好好的我幹嘛要浪費力氣?”黑光虎再次翻了個白眼。由於身型縮小,黑光虎此刻一點獸中王的氣勢都沒有,它翻白眼的動作反而讓它顯得有點可愛。

“韓宇,這隻可愛的小黑貓你是從哪撿來的?”喬嫣兒忍不住輕聲問韓宇道。

“大膽,區區人類竟然敢調戲我!”黑光虎不滿的喝道。

“嘻嘻,調戲?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調戲你了?”喬嫣兒聞言笑嘻嘻的問道。一旁的韓宇一見黑光虎那張虎起來的臉,連忙上前一把抱起黑光虎就往外走,邊走邊說道:“我帶你去看看那個沙漠裏的傢伙,說不定你沒見過。那個夢馨,跟嫣兒說說有關黑光虎的事情。”

被抱出控制室的黑光虎掙脫出韓宇的懷抱,沒好氣的喝道:“難道在你眼裏我就那麼小心眼嗎?”

“嘿嘿……哪能呀,你的心胸比天闊,比海深,我帶你來這是真的想要讓你看看那個沙漠裏的怪物,那傢伙的屁股竟然可以放出射線,很神奇哦。”韓宇笑着對黑光虎說道。

黑光虎白了韓宇一眼,也不再跟韓宇計較,通過勇氣號的窗戶往下一看,就如韓宇所說的那樣,沙漠中一隻外形像是甲殼蟲的怪物此時正撅着屁股在那使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