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 唐小白緊張的看着小蘿莉,說道:“你可別搞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啊,這裏可不是現代,弄不好,會出人命的。”

“切,瞅你那膽小的樣兒。”小蘿莉再次鄙視唐小白一臉,輕咳一聲,緩緩說道:“我說的可都是美事兒,還推三阻四的,真是不知道感恩。”

“那到底是什麼呢?”唐小白還是一副不信的樣子,這小蘿莉如此腹黑,誰知道又會怎麼折磨自己,果然 ,緊接着,小蘿莉就說出了讓唐小白想要撞牆的話來。

“很簡單,去摸一下外面那個白娘子的胸就行,記住是在她清醒的時候,睡着了不算。”

無語的眯縫着眼睛,唐小白覺得自己快要吐血了,白娘子可是有着千年的修爲啊,雖然自己一招擋住法海靈鈴,那也只是因爲自己不是妖,所以對法海靈鈴的法術免疫,要是對上白娘子,恐怕連塞牙縫都不夠。

更何況是直接襲胸了,白娘子不把自己剁了,就夠好了,說不定,會一口吃了自己呢。

“行了,行了,我也不說什麼了,先出去了,這麼晚了,事情明天再說吧。”唐小白垂頭喪氣的離開了天羽,小蘿莉嗤笑了一聲,就喜歡看這種戲份了。

一晚上過去,唐小白早早的醒來,轉身看到一邊熟睡中的許仙,唐小白靜下心來,默默的看着她,真是越看越美。

許仙啊許仙,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呢,真是搞不懂,明明是一個女人,非要扮男人,而且還結了婚,其中究竟有什麼原因。

伸出手,輕輕觸碰了一下許仙的臉蛋,入手順滑,軟嘟嘟,簡直Q萌Q萌的。

翻身起牀,從許仙上方,越過去,靜悄悄的走出了房間,看了看天空的魚肚白,唐小白飛身而起,這裏靈氣如此充足,這幾天竟沒有好好利用,實在可惜。

這個時辰,正是修煉的最好時機,其實主要還是爲了,襲胸白娘子的事情做準備,畢竟自己強一點,也能保證生存機率不是。

要說修煉,唐小白還是很懶得,不把他逼到絕境,要想讓他安下心來修煉,實在難如登天。

日上三竿之時,唐小白悠悠返回,見家裏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應該是都到保安堂去了,他也就勢轉身,向着醫館的方向走去。

小心翼翼的站在醫館門口,向裏張望了一下,見已經有病人在了,實在不好把白娘子單獨叫出來,還是等下個機會吧。

“表兄,你來的正好,早上不見你,還以爲你已經先來了呢,果然是我想多了,你快去幫這位病人去抓藥 。”許仙坐在椅子上,正爲一名病人把着脈,見到探頭探腦的唐小白,立刻向他喊道。

見到被發現了,唐小白只能尷尬的走進來,接過藥單子,去一邊抓藥去了,小青這時走過來,小聲的對他說道:“今天晚上,鎮上會有花燈會,我們到時一起去玩吧。”

“哦。”唐小白愣愣的答應了一聲,繼續抓藥,可是緊接着,他就突然一喜,哎呀,這可是個好機會啊,到時人多眼雜,偷襲白娘子豈不是更方便,哇嘎嘎!

夜晚說到就到,許仙將醫館的門鎖好,向唐小白三人說道:“我們走吧。”

四人一起,俊男靚女,十分惹人眼球,那出場的氣勢,讓得旁人目瞪口呆,紛紛讓路,一臉羨慕的看着唐小白和許仙,咋就這麼好命呢。

花燈會人山人海,好不熱鬧,許仙和白娘子一起去看花燈,本來唐小白想跟過去的,但是小青這個女人,上前阻攔,讓其和她一起在水上泛舟。

唐小白一臉的鬱悶,如此一來,還怎麼襲胸白娘子,又看了看藉故依偎在身旁的小青,更加鬱悶,要是目標是你,不知道會簡單多少,唉。

然而在唐小白等所有人都沒注意到的是,法海靈鈴悄然來到了這裏,她先是看了一眼船上的唐小白和小青,緊接着,向許仙和白娘子所在的位置走去。

唐小白毫無所覺,還沉浸在小青對他的糖衣炮彈中,不行,太甜了,恐怕要得糖尿病。

這時的許仙和白娘子正看着滿天的燈光,和熱鬧的會場,甜蜜的交談着,渾然不知,在她們身後,一個身影的默然注視。

此時人羣突然擁擠,竟將許仙和白娘子擠開,而法海靈鈴趁機把許仙帶離,白娘子一時間竟也沒有發現,以爲許仙走丟,還在四處尋找。

至於被法海靈鈴帶走的許仙,正看着她疑惑道:“怎麼又是你,你到底想幹嘛啊?”


“許施主,人妖殊途,望你能夠想清楚,否則受傷的不只是你自己。”法海靈鈴不斷的勸解着許仙。

“你爲什麼說我娘子是妖呢?”許仙的表情突然變得捉摸不定,平淡的向法海靈鈴說道。

“其中詳情,貧尼無法向你細說,這是雄黃酒,只要讓你娘子飲下,就可見分曉。”法海靈鈴說着,從隨身包裏掏出一罐雄黃酒,遞給許仙,並說道。

許仙拿着雄黃酒,眼神飄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總之一股詭異的氣氛,開始蔓延。

不久,許仙就突然返回,找到白娘子,兩人又一起來到唐小白和小青所在的位置,向他們喊道:“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船上的唐小白聞言,馬上輕輕推開纏着自己的小青,說道:“你姐姐叫我們回去了,快放開我。”

小青不情不願的撒開唐小白的手臂,哼哼着,和他一起,回到岸邊,與許仙兩人匯合,一起向家中走去。

行走在路上的唐小白突然眉頭一皺,轉頭向後看去,卻正好與法海靈鈴雙眼凝視,即刻收回,唐小白心中一驚,她怎麼在這兒?剛剛沒有發生什麼吧?

唐小白看了一眼許仙和白娘子二人,發現她們都很正常,應該沒事,這個法海小尼姑,還真是頑固至極啊。

唐小白並沒有察覺出不妥,四人繼續聊着天,返回家中,在她們身後的法海靈鈴,緊緊盯着唐小白的背影,眼神閃爍,也不知道,她心中所想。

…… 深夜,熟睡中的許仙突然睜開眼睛,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唐小白,見他閉着眼睛,發出微弱的鼾聲,應該是睡的很香。


她坐起身,看了一眼旁邊桌子上的雄黃酒,又看向唐小白,沉思片刻,還是再度躺下來,閉起了眼睛。

不一會兒功夫,唐小白也睜開了眼睛,不過他沒有四處張望,因爲他有靈眼,就算不轉頭,也能看到四面八方。

剛剛許仙的舉動,他都看在眼裏,他不明白平時早早就睡下的許仙,今天爲何卻一反常態的忽然半夜甦醒,她看向我的眼神,竟讓我有一絲的心悸。

許仙身上,一定藏着某種祕密,而且還是一個驚人的祕密,事情越來越複雜了,一個平常的白蛇傳,竟會變得懸疑起來,腦洞是有多大。

到了第二天,唐小白練功歸來,正好碰到許仙三人要去醫館,唐小白心中一動,向許仙說道:“妹夫啊,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表妹說,不如你和小青先去醫館吧,我們隨後就到。”

“你要和姐姐說什麼?”沒等許仙開口,小青突然插話道,還一副怪異的表情,好像他們會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而實際上,唐小白的確想做見不得人的事情。

“就是家裏的一些事情嘛,你們快走吧,我們一會兒就過去了。”唐小白不耐煩的說道,關鍵是他想不出理由,所以纔有些急切。

而這句話,讓小青以爲是妖族的事情,也是不在言語,拉着許仙一起先一步離開,只剩下唐小白和白娘子兩人,對視而立。

白娘子見唐小白只是看着她,卻不說話,不由疑惑道:“怎麼了,你不是有事情要和我說嗎?”

“呃…”唐小白張着嘴巴,卻不知如何去說,要開口不開口的樣子,讓白娘子更加迷惑,不明白唐小白到底想說什麼,有這麼難以啓齒嗎?

“那個,我們到屋裏去說,外面有人,看到不好。”唐小白瞅了瞅衚衕裏,不時有經過的鄰居,連忙拉着白娘子回到家裏,關上木門。

“你幹什麼?”白娘子被唐小白的舉動弄的莫名其妙,皺着眉頭,不解的問道。

而唐小白一把將白娘子抵在了木牆上,來了個古代版的壁咚,一手扶在牆面上,雙眼緊緊盯着白娘子的眼睛,兩人對視,僅隔着幾釐米的距離,看着就跟親上了一樣。


白娘子突然心跳加速,臉蛋嬌紅,緊張的看着唐小白,吐氣如蘭,輕聲說道:“表兄,你要做什麼?”

“表妹,我想…”唐小白聞着白娘子身上的香氣,不由目眩神迷,太好聞了,比若彤身上的味道還要迷人。


“你什麼都別想。”白娘子一把推開唐小白,心頭小鹿亂撞,她是已爲人婦的女子,不可以跟別的男子,行爲過於親密。

“別走!”唐小白回身拉住白娘子的玉手,往後用力一拽,白娘子驚呼一聲,轉了一圈,撲倒在唐小白懷裏,唐小白順勢伸出手,按在了白娘子胸上。

一瞬間,時間彷彿靜止,唯一在動的,就只有唐小白那作怪的左手,不時輕捏幾下,變化着各種形狀,實在太猥瑣了。

啪! 砰!

兩個聲音一前一後的響起,前一個是,白娘子一嘴巴子抽出,呼在了唐小白臉上,後一個聲音,是唐小白飛出去,撞破窗戶,摔進了房間裏。

唐小白還在房間中,掙扎着,白娘子踏進房門,臉色通紅,火氣瀰漫周身,嬌哼一聲,轉身又跑着出去了。

“哎呦我的媽呀,疼死我了!”唐小白捂着自己已經腫脹的不成樣子的俊俏左面龐,趴在地上,半晌起不來,這一巴掌,要不是自己修爲還不弱,真的就要死翹翹了。

“小蘿莉,都怪你。”唐小白艱難的翻了個身,躺在地上,大大的喘息,疼的他連話都無法說了,嘴脣剛 一動,臉就針刺般的疼。

“你說誰呢,平白讓你摸到白素貞的胸,難道不會感激我嗎。”小蘿莉的聲音,突然響起,滿是氣憤。

“你!…哎呀呀呀,好疼,好疼。”剛一張口,聲音出的太大,疼的唐小白直叫喚,眼淚都快出來了。

“活該,咋不疼死你呢。”小蘿莉鄙視的聲音繼續響起。

“要…要不是因爲你,我會這樣嗎。”調整了一下語氣,沒有這麼疼了,唐小白憤怒的抱怨道。

“誰讓你躲都不知道躲的,怪我咯?”小蘿莉更加鄙視唐小白了,簡直一白癡嘛。

“……”

對啊,還可以躲吖,唐小白懵逼的臉上,因爲紅腫的巴掌印,而更顯好笑。

唐小白坐起身,表情上不敢亂動,出言向小蘿莉問道:“那個陣眼在哪兒呢?”

小蘿莉沉思了片刻,就在唐小白想要進入天羽,看看她在不在聽的時候,聲音隨之響起:“這個陣眼,其實就是一個人,而許仙就是關鍵人物。”

“你說什麼?!陣眼是許仙?我嘞個去,那這個陣眼怎麼破啊?”一時間,臉上的疼痛,都忘了,唐小白驚呼一聲,這果然是在搞事情啊。

“我不知道啊,你自己想辦法,我唯一可以告訴你的就是,不管你在這裏多長時間,回到現實,也不過是一分鐘罷了。”小蘿莉說完最後一句話,就不出聲了,任憑唐小白叫破喉嚨。

“小蘿莉果然不靠譜。”唐小白鬱悶,運起靈力,輕撫自己的臉頰,想要讓臉蛋的紅腫消除,可是,結果卻發現,靈力只是把疼痛感消除了許多,臉蛋依然還是那麼的腫,跟個豬頭一樣,還是個不對稱的豬頭。

“臥槽,這白素貞,打我竟然還用上了法力,看樣子一天兩天的,是消不了了。”唐小白嘆了口氣,好在沒這麼疼了,先去醫館看看再說吧。

也不知道,白娘子會不會把剛纔的事情,說出去,她怎麼說也是古人,應該不會說纔對,更搞不懂的還是許仙,她是陣眼這件事情,可不好整啊。

莫不成要把她殺了,才能破除法陣嗎?

這種事情,唐小白可做不出來,要是他是男的,還好說,隨便什麼方法,都能悄無聲息的將其弄死,可換成了美人,事情就不好辦了,真是難爲人啊。

…… 小青坐在醫館裏,忙活了一陣,剛剛端起一杯茶水,喝進口中,就見一個豬頭突然印入眼簾,直接忍不住 ,一口又噴了出來,茶水劃出一道流水線,正正好的,噴了唐小白一臉。

“你幹什麼,有病啊。”唐小白噗了一聲,吐出一口茶水,翻着白眼,淡淡的衝小青說道。

“你是小…表兄?!”小青差點又直呼唐小白的名字,她看着這個樣子的唐小白,還真有點不敢認呢。

“不然你以爲呢?”唐小白偷偷瞥了一眼周圍,沒發現白娘子,就連許仙也不在,疑惑的向小青問道:“你姐她們呢?”

“在樓上啊,不是,你的臉怎麼了,你不是說要和我姐姐說事情的嗎,剛剛我姐姐也是一臉奇怪的樣子,你又這個模樣,難道我姐打你了?”小青徹底蒙圈了,這是怎麼回事啊。

“沒…沒…沒打我。”唐小白說起話都結巴了,連連擺手,加搖頭。

“那你怎麼弄的?”小青奇怪的看着唐小白,今天都怎麼了,許仙和姐姐兩人也不太對勁,只有自己還算正常。

“呃呃,自己撞的。”唐小白隨口敷衍道,這種糗事兒,可不能說實話,否則白娘子非得把自己活吞了不可,她的性格可不是鬧着玩的,只她水漫金山,倒追男人,就可看出,她是個標準的女漢子了,雖然現在的情況不同,但也差不了多少。

“撞哪兒了?撞出一個手掌印。”小青不相信的仔細瞅了瞅唐小白臉上,還很明顯的紅掌印,自己能撞出這個樣兒,那也是挺厲害的。

“……”

“你別管這些,你姐她們在樓上幹嘛呢?”唐小白無言以對,趕緊轉移話題。

“不知道啊,我總覺得她們有點奇怪,已經上去有一會兒了。”小青撓撓頭,成功的被唐小白將話題轉開 。

“怎麼奇怪了?”唐小白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尤其是想起昨晚看到的法海靈鈴,這種感覺就更加強烈了。

這時樓上突然傳出許仙的慘叫聲,唐小白心中猛地一緊,大喊一聲不好,立刻和小青一起快速的跑至樓上,入目之處,卻是白娘子躺在地上,一條巨大的白色蛇尾,在空中搖曳。

對面癱坐着許仙,一臉驚恐的看着這一幕,而地板上,還有一個被打碎的酒罐,散發的味道,讓唐小白一瞬間,明白了劇情。

法海給許仙雄黃酒,讓他給白素貞飲下,從而讓其現出原形,不就是眼前的情形嗎!

“姐姐!你怎麼樣了,爲什麼會這樣的?”小青大驚失色,揮手卷起長袖,蓋住白素貞的蛇尾,緊張的扶住她,滿臉擔心。

“相公,你爲什麼要這麼做?”白娘子沒有回答小青的話,而是眼含淚光的看着許仙。

“你…你是蛇妖…”許仙驚恐的不斷後撤,根本不敢去看白娘子的眼睛。

小青聽到這話,不敢相信的看向許仙,憤怒的喊道:“許仙,我姐姐這麼愛你,你竟然做出這種事情!”

“你也是蛇妖!”許仙看着小青,害怕不已,跟兩個蛇妖生活了這麼久,想一想,實在太恐怖了。

“沒錯,我們都是蛇妖,現在,我立刻吃了你!”小青站起身,步步緊逼,突然上身化作一顆巨大的青蛇頭,張開蛇嘴,一口咬了上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