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商雅嘟囔道。

「你說什麼?」

「沒什麼。」

一個抱枕隔空飛來,打在秦淮臉上。

秦淮懵圈了,剛才那句話是不是過分了?

以後不花嘴了。

秦淮坐在桌前,準備繼續把有限的生命投入無限的藝術。

……

「這是你昨天晚上的雕刻嗎?」

洗漱完畢的商雅叼起荷包蛋,踩著拖鞋,湊到秦淮身邊,眼睛發亮的盯著桌上擺放的小小核舟,表情崇拜。 在華青的小心烹飪下,火堆旁的三人一獸終於美美的享受了一頓飽餐。

天色此時已經不早,三人從行囊中取出帳篷,七手八腳的把帳篷支了起來。

不過千辛萬苦的把帳篷搭好后,華青和何飛就被轟了出來。

一個大帳篷就被丁蕊以男女授受不親的名義給佔為了己有。

一天下來,雖然磕磕絆絆,但是三個人之間的相處還算是愉快的。尤其是華青和何飛,兩人已經隱隱的有了一絲默契。

兩個人都是經常在山林中露宿之人,之前在帳篷里的爭搶也就是逗逗丁蕊開心,其實根本沒有什麼想去帳篷睡的想法。

第一,丁蕊是個女孩,男女有別,多有不便。

第二,團隊雖然有了默契,但是距離建立信任感,把自己的後背交給隊友還差之甚遠。

第三,山林中夜晚不穩定因素太多,在帳篷里睡覺很可能就起不來了。

相對於帳篷內來說,二人也更喜歡在樹上棲息。

兩個人都在不遠的樹上吊起了吊床,所來無事兩個人也就閑談了起來。

男人間的話題也不礙胡那麼幾種,武道心得,寶貝,女人,而華青,何飛兩個人還同時接觸到了這麼一個奇葩的小美女,這個話題很自然就展開了。

「何飛,你說這丁蕊什麼來頭?」

「估……估計是哪個大世家的千金小姐。」

「她這樣的怎麼達到的三階大圓滿,我就奇了怪了。」

「我……我也比較好奇,不過看的出來,是……是個單純的小女孩,應該沒有什麼壞心思,我……我還挺喜歡的。」何飛磕磕巴巴的和華青聊著。

「是啊,單純的讓人的都不忍責罵她。」華青也感慨道。

本來慢慢長夜就難以度過,兩個人還略感情投意合,倒也聊的有滋有味。

可就在這閑聊過程中,華青感覺似乎有種淡淡的香氣飄來,而後感覺眼皮有些重,漸漸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對面的何飛似乎已經睡著,說著一半的話就停了下來。

「不對,好像有什麼……」就在華青想要掙扎的爬起來的時候,突然感覺整個頭突然重了好多。

就在這自我掙扎之際,華青肩頭的小汪似乎不在沉睡,站起身來,眼神中寒芒一閃,爪子用力的抓了一下華青的肩頭。

華青肩上吃痛,雖然未造成多大的傷痕,可腦海中的昏沉之意似乎煙消雲散了,整個人立馬精神了起來。

「有**!」華青既然清醒了過來,就明白了此時的狀況,沒有輕舉妄動,反而趴在吊床上小心的觀察著。

此時一個纖細的黑影出現在了帳篷外,根據這背影,不難推斷這所來之人是一個女子,看她的樣子似乎打算進入帳篷之中。

就在她打算進入帳篷的時候,華青輕輕的站起身來。


可能是發出的微弱響聲驚動了這黑衣女子,她抬頭往來,卻見華青已站到樹榦之上。

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絲驚訝,但是手上卻是沒有絲毫的遲疑,一把紫色的煙霧從下而上的飄了出來。

華青雖然頭腦還有些昏沉,但也知道這黑衣女子給他們用藥迷倒,必有所圖。

這飛來的紫色煙霧華青沒有見過,但是也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趕緊使足了力氣,躍到了另一根樹榦之上。

「何飛,丁蕊快醒醒!」

此時也顧不得大聲呼喊是否能引來周圍的野獸,妄圖叫醒被迷倒的兩位隊友,但是二人似乎並沒有蘇醒的跡象。

三兩下爬到了何飛所在的樹上,猛推了何飛一把,何飛還沒有絲毫要蘇醒的架勢,要不是樹上的高度實在太高,華青可能都會考慮直接把何飛從樹上扔下來了。

無奈,抽出了何飛的長槍,和黑影戰在了一處。

不過華青並不擅長使用長槍,所用的槍法也只是平時看葛洪所練的棍法,並不熟練。

如果說隨隨便便拿出一個武器就能用的得心應手的話,那明顯是不現實的。再加上女子各種毒霧,暗器層出不窮,倒也讓華青大感頭痛。

不過好在這女子只是筋階後期的樣子,倒是讓華青也有纏鬥下去的實力。

「你是何人?為何要傷我小隊之人。」華青開口問道。

「你少管閑事,這一顆辟穀丹就是你的。」她啞著嗓子說道。

手裡拿出來一個小玉瓶,輕輕的拔出玉瓶的木塞,一股誘人的藥箱飄散在空氣中。

「辟穀丹?」華青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之人。

要知道能練出丹藥的可都是仙人級別的人物,辟穀丹雖然不是什麼絕世靈藥,但是相傳吃一顆能使人一個月不餓,而且對身體很有好處,延年益壽。

在市面上的價格是一百兩黃金,而且絕對是有價無市。

聽到這句話倒是讓華青有著一個短暫的失神。

對方看華青失神后,黑衣女子快速的收起玉瓶,手中的劍交到左手,右手又灑出了一把灰霧,由於距離太近,華青又有些失神,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些晚了,此時不得不使用出了武技「詭移」。

一下閃到了黑衣人的身側,華青的右腳踝已經麻木,想要短時間移動似乎也已經不可能了。不得已,又使出了另一個武技「獅吼」

當初葛洪就是使用了這個技能,讓化正元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裡,也正是因為如此,葛洪才能一棍的將他砸死。

借據新娘 ,但是根據他的判斷,這本武技似乎是一個殘卷,有一些東西都沒有講述清楚,不過即便如此,也能發揮出不小的威力了。

華青不知道「獅吼決」的品級,只是知道在自己這種三階大圓滿的實力,每次使用后,嗓子當天發出聲音都比較困難,而且耳朵和頭也會很疼。

因為是葛雷私自傳授給他的,他也從來沒在村莊內使用過,而且這種音波武技如果在村莊內使用的話,也太擾民了一些……

似乎這個武技所傷害的不只是耳膜,就連神智都在瞬間內造成了影響。

但是華青和黑衣人的距離太遠,長槍不能繼續攻擊,這倒是讓華青暗叫可惜。

可是華青也沒想到的是,何飛和丁蕊缺被這一吼之聲震醒了過來,二人都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

短暫的失神之後,黑衣女子馬上恢復了神智,知道自己短暫的失神意味著什麼,不由得後背發涼,但也不知道華青是出於什麼原因不趁火打劫,滅殺自己。

念念不忘,總裁乘勝追妻 ,就知道大事不好了。骨階高手可不是她能隨隨便便對付得了的。

華青這時候才發現,當時為什麼沒有直接把手中的長槍投擲出去,暗暗後悔不已,此時看何飛躍了下來,趕緊把長槍甩給了何飛。

何飛一把結果長槍,長槍在他手中轉了兩圈,似乎在證明誰才是它真正的主人,對於這把黑鐵長槍,在二者手中的威力卻是天地之差。

暗影神座 ,隨後扔在了地面之上。

一瞬間,發出了如白晝一般耀眼的光芒,讓人不得不眼前一白,短暫的失去視覺。

在恢復視覺之時,此人已離開十丈開外了。

這時,丁蕊從帳篷里也爬了出來,由於身處帳篷內,沒有被白光影響,看到了黑衣人,似乎有了一絲遲疑,不過隨後,搭上箭矢,就是一箭飛出。

「破風!」

此時剛從短時間的致盲中恢復過來的何飛,一眼就認出了丁蕊使用的,正是少有的弓箭武技,破風。

一箭追出,距離極遠,正常的水平,華青也只能保證八丈內左右。

再遠就不會考慮開弓了,因為無論是力度還是準確度,這種距離都不在自己的射程之內。

而武技破風就顯然不是這樣,一箭飛去,彷彿是有什麼給箭矢破風開路一樣,筆直的激射而出。

黑影似有所察覺,回頭一看,可箭矢卻已到近前,儘力的側身,還是射中了她那瘦弱的肩頭。但是腳下沒有絲毫的停頓,揚長而去。

何飛攙扶著一動不能動的華青,也放棄了追擊女子的念頭。但是和華青二人看到丁蕊剛才驚艷的一箭后,都對丁蕊另眼相看了起來。

起碼在兩個人心目中,這個丁蕊似乎也不止是一個花瓶。

連續的使用兩個武技,給華青的腳部和嗓子造成了過重的負荷,這樣讓華青不得不老老實實的休息一下。丁蕊使用了「破風」之後,放下長弓,兩條玉臂也無力的垂下。

這時丁蕊似乎也沒有顧忌什麼男女有別,讓何飛給華青攙扶到了帳篷之內。

三階大圓滿的武者,使用了武技之後,通常身體都無法承受這種過重的負荷。武技這種東西也只有在三階大圓滿之後,才可以勉強的摸到門檻,但是和骨階高手使用后的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語。

把華青和丁蕊送到帳篷里休養,何飛出了帳篷,為二人觀察起周圍敵情。

關注官方qq公眾號「」(id:love),最新章節搶鮮閱讀,最新資訊隨時掌握 「對啊,托你的福,找到了靈感。」

秦淮頗有些感慨。

得月色秋水意境者,得天下。

缺了它,核舟便缺少了一份靈魂,永遠都只能停在細節逼真這一層境界。

就算它再栩栩如生,逼真得像照片,像立體列印出來的。

也給不了觀賞者們廣闊無垠的想象空間;

給不了觀賞者們仰頭明月,低頭江水的身臨其境……

意境,需要在寫實的基礎上,進行千錘百鍊的藝術加工!

有些藝術加工,連閻老先生,都無法完成,只能成為遺憾。

秦淮曾經在網路上找過閻老先生的視頻。

閻老先生在巔峰時期,就打算重現王船山的核舟。


雖然閻老先生當時雕刻出了當時最接近傳說的核舟。

但還是缺少月光與秋水相融的動態意境。

這是閻老先生的瓶頸。

而秦淮,突破了閻老先生的瓶頸。

——這種來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並且奇思妙想的光影結合手段,當屬秦淮首創。

燈光下,核舟上波光粼粼,粼粼的水波,讓觀賞者彷彿窺見了倒映在水中的一輪明月,彷彿看到了小舟劃破江面,盪起的漣漪……

這一切未雕刻在核舟中,存在於核舟之外,卻又彷彿歷歷在目的的動態意象,太獨一無二了,在核雕藝術史上,從未有過,就憑這幾點,就足以讓收藏家們為之絕倒,為之瘋狂,為之瘋狂報價。

……

「我給你看更厲害的。」

秦淮故作神秘,將商雅摁在桌邊,拉緊落地窗帘。

待屋內一片昏暗后,再打開檯燈,將核舟湊到檯燈下。

燈光緩緩傾瀉在核舟表面,核舟上……

見狀,商雅的頓時張開了小嘴。

吃驚。

「這還自帶3D環繞特效的嗎?!我怎麼感覺看到了中秋的圓月,甚至還聽到了動物嚎叫的聲音?明明只是一枚核舟,但卻讓我腦補出了一副畫面!」

商雅不可置信的仰起腦袋,望著秦淮的眼睛。

「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一枚小小的核雕,卻能產生無限的想象空間。這便是所謂的——藝術的廣度。」

秦淮自豪的一巴掌拍碎這枚核雕,枉顧商雅的尖叫,拉開了落地窗帘。

客廳內光線恢復如初。

「你為什麼要毀掉?暴殄天物啊啊啊!」

商雅在秦淮胳膊上掐了又掐。

「這可是熬夜半個晚上才雕刻出來的作品。你不心疼,我都心疼。」

「這只是練習作品罷了。接下來幾天,我要雕刻一枚真正的核舟。」


「這還只是練習作品?」

看到秦淮點頭,商雅嚇得小手一抖,她突然意識到,她的男朋友厲害得有些超出了想象。

「當然。」

秦淮整理了一番衣襟,拿出系統贈送的核桃——明朝天啟年間的核桃,正好對應王船山的創作時間。

以秦淮精湛的核雕技藝加上鬼神莫測的仿造技術,再輔以那奇思妙想的光影結合手法,雕刻出來的核舟,恐怕現代科技都檢測不來這是假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