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啊啊啊……

黃麻子淒厲的慘叫了起來,疼的滿地打滾。

那模樣瞅着,簡直就像是剛剛給人捅了一刀一般,而絕不是被人給捅了一指頭。

“老大!”


看到這一幕,捲毛花胳膊等人是嚇的兩腿發顫。

只是想到一旦回警局,自己等人走私等等數罪併罰,沒個十年八年的根本別想出來,於是一羣人只能尖叫着拔出匕首棍棒等硬着頭皮往上衝……

然後,就被魏明用指頭一個接一個的捅翻在地。

“這麼快?你等等,我馬上就來!”

接到魏明的電話,聽到魏明說已經幫自己抓住了黃麻子等人,興奮不已的江琪若是立即起身穿衣趕往碼頭。

“你自己看看是不是他們!”魏明指指船艙道。

“不用看,肯定是他們!”

一看到停在碼頭的大飛,江琪若就立即確定了黃麻子等人,絕對就是自己想抓的人。

畢竟這陣子,她可是無數次眼瞅着這艘船在自己眼前晃悠死活都追不上,最終只能眼睜睜的瞅着它逃掉……

“進這幫傢伙給我帶回去,連夜審訊!”

對同來的魯勁等人招呼一聲,江琪若這纔看向了魏明道:“你沒事吧?”

“雖然危險,但爲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瞅着江琪若那在夜色之下,更顯誘惑的身影,魏明道。

“少給我說的那麼動聽!”

江琪若道:“要不是因爲叔叔被他們打了,你會幫我抓他們?”

“琪若,你這麼說話可就沒意思了啊,好歹我也是冒着生命的危險!”

魏明鬱悶道:“就算不感動的立即以身相許,起碼也得說上幾句暖心窩子的話吧?”

“那你想聽什麼暖心窩子的話?”江琪若好笑道。

魏明正要接茬的調戲幾句,卻聽進船艙帶人的魯勁尖叫出聲道:“督查,不好了,幾名嫌犯現在都已經昏迷了!”

“什麼?”

嚇了一大跳的江琪若忙上前查看,回頭沒好氣的衝着魏明叫到:“全都是肋骨斷裂,體內嚴重出血——你到底怎麼他們了?”

“我就一人捅了一指頭,你信嗎?”魏明心說。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嬉皮笑臉的!”

江琪若鬱悶道:“你以爲你那手指頭是什麼,鐵棍麼?就他們這傷,怕是用鐵棍砸都砸不到這麼嚴重!”

“督查,都這會兒了,你就別怪明仔了!”

魯勁等人圓場道:“還是趕緊想辦法送醫院吧,不然真出了人命,那可就麻煩大了……”

“我真是被你給氣死了!”

江琪若雖然鬱悶的直跺腳,卻也只能讓人安排先送醫院再說。


好在黃麻子等人雖然傷的不輕,卻也都是些皮肉傷,並未傷到臟器,因而經過緊急搶救之後,傷情終於還是穩定了下來。

“嚇死我了!”

聽到黃麻子等人都已經醒了,魏明長舒了口氣,畢竟他也知道要真搞出了人命,那可就不僅僅是自己麻煩這麼簡單……

十之八九,都得牽連江琪若。

“你還知道怕啊?知道怕下手的時候怎麼不知道輕點兒?”

江琪若道:“現在可好了,人是抓住了,但人是啥也不招,就嚷嚷着說要告你,告你對他們動用私刑!”

“我這可是見義勇爲,你總不至於任由他們告我吧?”魏明鬱悶道。

“這事你就別管了,我會搞定的!”

江琪若悻悻的白眼,然後纔有些抱歉的道:“雖說這事差點搞出**煩,但終歸都是你想幫我,昨晚我卻那麼對你發脾氣,我向你道歉!”

“現在知道錯了?早幹嘛去了!”

魏明模仿着江琪若的語氣冷哼聲聲道:“光道歉就想讓我原諒你啊?怎麼也得親一下表示誠意吧!”


甜妻嫁到:緋聞老公,幫幫忙 又來了!”

江琪若無語的搖頭,讓魏明趕緊走,自己這邊還得幫忙處理審訊之類的事。

“那你忙着,回頭我再找你!”

點頭之後,魏明便趕緊去往碼頭,心說今天讓魏貴方送海鮮過來,可別出現什麼茬子纔好……

畢竟雖然知道他會開船,但終究腦袋不靈光。

萬一有個磕碰之類,海鮮啊機船是小,傷着什麼人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你也是,就貴方哥那腦子,你咋能讓他開船過來呢?”胖胡也有些擔心的埋怨。

“我這也不是想讓他鍛鍊鍛鍊麼?”

魏明解釋,心說雖然這次只是特殊情況……

但總不可能一直自己來來回回的送貨,萬一魏貴方能行的話,自己這邊便也能輕鬆一些。

而且還有一方面,是魏明不想告訴胖胡的。

那就是他想通過這事,證明一下島嶼上的環境是不是真的對魏貴方的腦子是不是會帶來一定的幫助。

如果真有促進作用的話,以後在島上建立療養院的想法,就真的具備可行性了! “總算沒翻半路上……”

看到魏貴方駕船出現,胖胡懸着的心卻並未落地,而是和魏明一起緊張兮兮的指揮着魏貴方停靠。

因爲周邊沒什麼船隻,原本停靠非常簡單。

但明顯的,這對魏貴方來說卻並不容易。

“左邊打點左邊打點……”

“慢慢慢,慢一點……”

在魏明胖胡扯着嗓子叫了十幾分鍾之後,機船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停靠在了碼頭。

“貴方哥,這幾天不見,不但人瞅着精神多了,而且也好像是比以前聰明瞭啊,都會開船送貨了!”總算鬆了口氣的胖胡開玩笑道。

魏貴方聞言非常開心,表示自己也感覺自己好像變是聰明瞭點。

胖胡頓時無語,只能嗯嗯啊啊應付,明顯他心裏絕不這麼認爲。

倒是魏明很認同魏貴方的看法,覺得他是真變聰明瞭……

畢竟在他看來,以魏貴方原本的智商,能將機船安安穩穩的開過來,那就是萬幸,壓根不敢相信他還能將船停好。

而現在,雖說過程有些讓人心驚膽戰,雖說耗費了正常人數倍的時間,但他終歸還是做到了!

“以後要我沒空什麼的,這貨可就由你來送了啊!”

魏明一邊搬運海鮮一邊對魏貴方道:“這樣一來,我可就不用像現在這麼累了!”

“以後還送啊……”

魏貴方有點心虛,胖胡更是連連眼色,一臉這次沒出事那是你運氣好,你還想下次的表情……

魏明便沒好氣的瞪眼,生怕給魏貴方看見,被打擊了信心,同時鼓勵道:“萬事開頭難,這次你都能穩穩當當的送過來,以後還怕什麼?”

聽到這話,魏貴方纔大着膽子答應了下來。

“這就對了嘛!”

見魏貴方總算答應,雖然是不是島上的環境讓魏貴方在逐漸變的聰明這點還有待觀察……

但看到他因爲自己逐漸變的自信,逐漸擺脫困境,魏明依舊是倍感欣慰。

將一切準備妥當,胖胡便開車去送貨。

魏明和任菊明閒聊幾句之後,便帶魏貴方隨便吃了個早飯,然後給了魏貴方一千塊錢,讓他自己到處逛逛……

而他自己,則打算到船艙裏先睡一覺。

“現在不馬上回去啊?”

魏貴方詫異的道:“咱們島上那麼多的好東西,要沒個人看着……”

“這不有事麼!”

想到黃麻子等人,想到自己窩藏起來的那二三十萬的贓款……

萬一黃麻子等人鬆**代了江琪若問起來,自己在這邊還能推脫說忘了……

可要是自己不在的話,那就難說了!

以江琪若那眼裏揉不得沙子的脾氣,魏明只有把握不至於負什麼法律責任,至於其它如總有一天會將之徹底征服之類,怕是不要想了!

見魏明確定要下午纔回去,魏貴方雖然有些不放心,但最終還是聽從安排,表示既然這樣,那自己就先回居民點一趟,將上次沒來得及賣掉的紙皮什麼的給賣了。

魏明無語,但也由得他了。

雖然一夜沒閤眼,但可能是因爲修煉的緣故,所以魏明並不覺得太累,躺在船艙裏大半個小時也沒半點睡意,便乾脆給楊正剛打了個電話,問問玉石賣家那邊有沒有回話。

“我已經給那邊留言了,但那邊沒有回話!”

楊正剛道:“反正這事急不來的,你就等着罷,有消息我會通知你的!”

“那行吧……”

聽到賣家那邊沒有迴應的魏明是失落無比,正想再多說幾句的時候,卻又有電話進來。

眼見是徐顯龍打來的電話,知道可能是基站安裝有着落了的魏明也就不跟楊正剛多說,直接接通了徐顯龍的電話。

果然,徐顯龍打電話來的目的, 青梅小甜妻:竹馬老公,寵寵寵

在濤濤不絕的說了一通自己在這事之中是各種協調,要沒自己絕不可能這麼快等等之後,徐顯龍這才道:“我們這邊無論是輔料,人員,都已經安排的差不多了,就看小魏你那邊什麼時候能找船將材料和人運到島上,只要你方便,我們這邊隨時可以幫你把基站裝好!”

“徐總,這事可真是多虧了你啊!”

雖說並不相信徐顯龍爲了這事真出了多少力,但魏明依舊是不疊聲的感謝,表示改天自己一定特意爲他預留一斤海蔘,讓徐顯龍到了海鮮鋪報自己的名字就能拿走。

“哎呦小魏啊,咱們之間你這客氣幹啥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