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啪…啪…”

一時間,籃球場內鴉雀無聲,唯有籃球落地後彈起的聲音不斷響起,所有人都像是傻了一般,滿臉震驚的看着葉寒。

葉寒輕輕的落地,用王者的眼神俯視着建築系的球員。

這怎麼可能。

這TM怎麼可能?

親眼看着葉寒將球灌進籃筐裏,陳子明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

畢竟,那麼遠的距離起跳灌籃,就是職業球員也不一定能做到啊,更別是這個看上去像個小白臉的傢伙了。


“哥哥,你好棒。”林夕瑤滿臉激動,那感覺就像是剛纔灌籃的人是他一樣。

林夕瑤這一開口,無論是球場上的球員還是觀衆都紛紛的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嗷。”一時間,經管系的球迷紛紛的仰天大吼,不停的拍着手掌。

“我靠,葉寒這一下太帥了。”

“我要嫁給他,不要攔着我。”

“這下建築系的渣渣們輸定了,我們這邊有葉寒,哼。”

而建築系的觀衆都滿臉的不相信,但經管系觀衆的反應讓他們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媽的,他是開掛了吧。”

“一定是我還沒睡醒,誰給潑水來讓我清醒一下。”



“臥槽,你真潑啊。”

葉寒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笑容,緩緩的走向已方半場。

陳子明的臉色本來就很難看,但看到葉寒那不屑的笑容的時候,沒差點氣暈了過去。

“一個球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追回來就是,都打起精神來,他們只是一羣垃圾。”

憤怒之餘,陳子明握緊拳頭,大聲的怒吼,試圖通過這種方式鼓舞士氣,似乎在他看來,剛纔葉寒的灌籃只是瞎貓碰到死耗子–蒙的。

陳子明的舉動並沒有起到鼓舞士氣的效果,其他四名球員都像是打了敗仗的士兵一般,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

這不能怪他們,實在是葉寒剛纔那一下的灌籃太具震撼性了,直接瓦解了他們的相信。

即使他們建築系依然領先經管系很多,但建築系的球員已經失去了信心,所有人都知道,接下來的比分,經管系肯定能輕鬆的追上。

“陳子明,快回家洗洗睡吧。”

“沒錯,也不看看人家葉寒是什麼水平,你是什麼水平。”

“自己垃圾就算了,還說人家是垃圾,你丟不丟人啊。”

陳子明的話不但沒能鼓舞起建築系球員的士氣,反而招來了經管系學生的嘲笑。

而建築系的學生都保持着沉默,因爲他們一說話,經管系的嘲笑會更厲害。

“葉寒,再來一個。”觀衆席上,不少經管系的學生開始大叫起來。

“再來一個,乾死他們。”

“嗷….”

經管系的學生不停的大喊着,甚至有不少建築系的妹子也跟着喊了起來。


“把球傳給我。”

看到這麼多人爲葉寒歡呼,滿臉猙獰的陳子明對着自己的隊友大喊。

發球的隊員見狀,二話不說,連忙把球丟了過去。

接到隊友的球,陳子明深吸一口氣,帶着球朝着經管系的半場跑去。

“讓他過來。”

看着陳子明帶着球過了半場,葉寒滿臉不屑的說道,示意讓自己的隊友不要阻攔。

陳子明打算通過這次進攻,扳回一點顏面,聽到葉寒狂妄的話語,沒差點氣的冒煙。

“葉寒,老子讓你狂。”

陳子明像是一頭髮狂的公豬,滿臉猙獰的瞪了葉寒一眼,然後帶着球朝葉寒衝去。

顯然,他不打算遠投,而是想帶着球晃過葉寒。

半轉身,依舊是招牌動作。


面對陳子明的突破,葉寒沒有動作,而是任由陳子明帶着球從他身邊通過。

嗯?

看到這一幕,陳子明愣了愣,觀衆也是不明白,葉寒想幹嘛?

陳子明雖然有些疑惑,但依然帶着球,不做停留,直接三步上籃。

在觀衆們以爲陳子明要得分的時候,葉寒動了。

“嗖!”

葉寒雙腳用力一蹬,宛如一頭出擊的獵豹般撲向陳子明,氣勢驚人。

陳子明只覺得身後傳來一股冷風,心中一緊,但沒有太過着急,而是手一抖,將籃球拋出。

三步上籃是他的拿手好戲,一般而言,只要他成功突破後上籃,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只是–

這一次,他失算了。

“給我下去。”

“啪!”

一聲暴喝傳出,緊接着是一聲脆響。

響聲過後,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葉寒突然從陳子明的背後跳起,揮出右手,狠狠的將陳子明手中脫離的籃球拍飛了出去。

蓋帽!

拍蒼蠅!

陳子明做夢也沒有想到,葉寒會在最關鍵的時刻出現,用最殘忍,最羞辱人的方式阻止了他的進攻。

“我靠,故意讓陳子明突破的啊。”

“陳子明估計死的心都有了。”

看到葉寒霸氣的蓋帽,整個籃球場再次沸騰起來。

經管系的學生們興奮的議論着,而建築系有不少學生已經開始離場了,他們沒臉再繼續待在這裏,越看越覺得丟人。

而陳子明則站在原地,滿臉猙獰。

第一次被葉寒防守住,讓他沒有一點突破的機會。

第二次,球直接被搶走。


第三次,再次被葉寒搶走,而且還被他用了最牛X的方式灌籃。

這次,被他用最羞辱人的方式蓋帽。

心理素質再好的人,也會崩潰。

腦海裏閃現出剛纔被葉寒蓋帽的情形,耳邊響起學生們的聲音,看着葉寒那狂傲的背影,陳子明從未遭受過如此的恥辱,他試圖張開嘴巴說點什麼,可是..理智告訴他,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自取其辱。

陳子明像是一頭憤怒的公豬,嘴裏噴着粗氣,憤怒的瞪着葉寒,那噴火的目光恨不得將葉寒碎屍萬段。

這一刻,他忘記了葉寒上場前,他自己那副不屑的嘴臉,羞辱人的話語,現在,這一切,都被葉寒,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辱人者,必自辱! 「要!」清瑩一口就答應下來,不管最終她召喚出的靈獸夥伴是強勢若,也比自己什麼都沒有的好,而且能夠自己親自召喚出的靈獸夥伴,多少也會和自己親近一些。

清瑩走上前去,伸出左手右手指尖一閃,一道淡藍色光線從左手的手指上劃過,滴滴鮮紅血液溢出,瞬間被吸入召喚門之中。

忽然,一股強勁的吸力傳來,冷不防的幾乎要吧清瑩給吸進門內,好在清瑩的上品天器寶劍及時發威,不受清瑩控制的自動出現在清瑩身前,替她擋住了吸力。那股也是吸吮而過,緊接著便沒有了動作。

清瑩目不轉睛的緊盯召喚門內看去,等待著屬於她的靈獸夥伴出現。

不多時一股凌烈的氣勢從召喚門內湧現而出,清瑩和清靈都瞪大了眼睛,因為不光是清瑩,連清靈也發現了那股氣勢的不凡。但是只有氣勢卻不見靈獸出現,忽然『吼——』的一聲巨大虎嘯聲傳來,彷彿在示威般聲音直衝清瑩而去,但是依舊沒有出現的意思。

「這……是怎麼回事?」初次召喚靈獸,清瑩對此有著諸多的不解。

太上長老身邊的紫櫻愣了愣,有些傻眼的瞬步走到清瑩身後不遠處也好奇的看著召喚門內的一片黑暗。

「你姐姐還挺厲害的啊,竟然能引起不弱的靈獸共鳴,只不過那靈獸似乎太強,嫌棄你姐姐太弱,所以不肯服從~~~」紫櫻幽幽的和清靈解釋,這才讓附近的幾人知道詳細情況,竟然是因為清瑩所召喚的靈獸不願服從,看來,想要擁有強大的靈獸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下該怎麼辦?」清靈為姐姐擔心,但是又不知道召喚門的規則,只能站在一旁什麼都幫不上忙,現在幾人之中只有紫櫻了解召喚門的使用方式,或許能從她的口中問出點什麼來。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等唄~要是成功,那你姐姐就有不弱的靈獸夥伴了,如果失敗,就再召喚一次,但是下次或許就沒這麼好運的遇上實力強大的靈獸了。」

幾十雙眼睛齊刷刷的盯著清瑩,她能否成功只在朝暮之間。

召喚門內,每隔數秒都會響起一聲虎嘯,一聲比一聲洪亮,震得清瑩渾身發冷,她這個風水屬性的修真者手持威力巨大的冰寒劍竟然會覺得發冷,這一切都要源於召喚門內的靈獸。

清靈站在一旁,默默的為姐姐祈禱,希望她可以如願以償得到強大助力,可是這個誰都說不準結果怎樣。

忽然,一道微弱的聲音在清靈的腦海中響起,「小姐姐,是誰動用了召喚之力?!」

竟然是被困在清嶼山後山之後結界中不能逃出生天的金龍泉泉!

清靈立刻用精神力回答,「召喚之門,我的姐姐在使用召喚之門召喚靈獸夥伴,可是靈獸卻遲遲不肯順從,泉泉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幫姐姐一次?」

過了數秒,金龍泉泉的聲音才再次從清靈的腦海中響起,「小姐姐,你可以把龍力傳入召喚門一點,但是只要一點哦~~」

聽了泉泉的意見,清靈立刻動手,可是她有不能做的引人注意,之前很明顯風玄就能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有龍力存在,那是自己隱藏的很好,龍力都聚集在丹田裡,被元嬰所收斂一點都沒有外泄,可現在她要明目張胆的動用這股力量,當然要做到不引起在場眾多長老們的注意。

她小心翼翼的用精神力包裹著一團指甲蓋大小的帶著龍力的真元以掩耳不及之聲迅速的射入召喚門內,還沒來得及看反應,就聽到泉泉又在喊,「小姐姐,你可以用召喚門吧泉泉召喚出來嗎?泉泉已經被困了萬年了……」

『吼……』巨大的呼嘯聲彷彿進在耳邊,清冽之氣生生的吧站在召喚門前的清瑩給沖了出去,一隻兩米多長的灰白兩色的條紋虎從門內一躍而出,站在門外高高的抬頭,看起來霸氣十足。

白虎一雙銀灰色的虎目圓瞪,帶著宛如實質的目光射向清瑩,清瑩手中淡藍色劍光一閃,寶劍瞬間變化,竟然在主人沒有命令之下變成了一條四米多長的縮小型冰蛟,只是數千年修為的冰蛟,便是清瑩手中寶劍的劍魂真身。

冰蛟的樣貌在蛇與龍之間,身著鱗片,四隻鷹爪般的利爪,頭上有著淡藍色鬚毛,卻無龍角和龍鬚,但外表看來,還是有七分和龍相似的。

…………………………………………………… “愣在那裏幹什麼,想認輸麼?”許東來看到陳子明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不屑的說道。

陳子明搖晃了下腦袋,連忙回過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