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喬初無意中抬起頭來,就看到對面的易司正愣神的望著她。

白色的餐桌下,女孩暗暗伸出腳來踩了他一下。

陸東林正看著他,等著他的回答呢,這個傢伙這時

候發什麼呆?


「叔叔問你話呢。」喬初看著坐在對面的人,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眼來。

看到易司微微扯動了嘴角一下,她知道,自己剛剛踩得那一下有點用力了。

可是不這樣做的話,這個傢伙又怎麼會這麼快就回過神來。

聽了女孩咬牙切齒的小聲低語后,少年不動聲色地轉過頭來,看向那位長者,果然就看到他的目光正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連忙笑著開口道:「原來喬初和您說過我的事情啊,叔叔。」


陸東林聽了,不禁說道:「你怎麼會想到進娛樂圈的,孩子?」

「你父母他們也同意這件事嗎?」

聽到面前這位長輩的話,易司並沒有感到任何的驚訝,淡淡地開了口,回答道:「家父家母對於我的事情一向不會問及太多,而他們也知道我對演藝這條道路頗感興趣,所以也就放手讓我自己去做了······」

一旁的韓思慧聽著他的話,不禁也開了口道:「你的年紀,應該只比初初大幾歲,還在念書吧?」

易司笑著看著這位面容端莊的夫人,說道:「在國外念大學,還有一年就要畢業了。」

「是嘛。」婦人輕輕應了聲。

喬初聽了,卻是覺得有些新鮮。

不過想想,自己每次和易司碰面的時候,不是和他鬥嘴,就是被他調戲了一番,根本就沒有哪一會,聽過他提及自己的事情。

怪不得,連她都忘了,他只是一個比他年長几歲的少年,他也有還未念完的書,還有未完成的學業。

只是,誰讓他留在她腦子裡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副世家公子,放蕩不羈的姿態呢。

聽著易司還在陪著叔叔他們斷斷續續地聊著天,喬初也放下了心裡的那份擔憂。

原先她還生怕易司會出言不遜,惹惱了叔叔他們,畢竟這個傢伙一直都很張狂,看著他現在這副恭敬有禮的言談舉止,喬初實在沒有想到,這廝竟然也會表現出這麼有涵養的樣子。

—題外話—6000字更新完畢,評論啦······ 暮色慢慢降了下來,道路兩旁矗立著的路燈漸次亮了起來。

「你們回去吧,伯父伯母。」

宅院門前,易司轉身看著身後這幾位送他出來的長輩,開口道。

「那你路上開車,一定要注意安全,年輕人。」陸東林看著面前的人說道。

「知道了,伯父。」少年回答道。

陸東林夫婦倆見狀,這才和少年作了別,往宅院里走去鞅。

瞥了一眼,身後不知何時跟過來的那抹鬼鬼祟祟的身影,昏黃的路燈下,少年那雙漆黑的眼眸里頓時像是折射出點點璀璨的星火來。

「怎麼,捨不得我走是嗎,小初初?」言語裡帶著一如既往地調戲。

「別這麼自戀,好嘛!」


知道自己被他發現了,喬初從一旁陰暗的里角落裡走了出來,看著他說道。

事實上,喬初只是想聽聽,趁她不在的時候,那兩位長輩會對面前的這位少年說些什麼。

「不過,你今天很很閑嗎,怎麼會跑到這裡來?」想起眼前的這個人今天突然出現在這裡,她不禁詢問道。

喬初沒有點破自己之前從張伯的口中得知的那件事——眼前的這個人,已經連續幾天出現在公館附近了。

易司微微垂下眼眸,看著眼前的人兒瞪大了眼睛,望著他詢問道。

是啊,他也沒有料到,原本只是想來看看她,想親眼看到這個女孩是否一切安好,沒想到恰好就撞見了那兩位中年夫婦,還被他們邀請進了公館里,和女孩的這一家人一起享用了一頓晚餐。

喬初望著眼前這個面容魅惑的少年,卻見他只是靜靜的望著自己。

她不明白易司這是怎麼了。

「對了,你的那位哥哥呢?」

只見少年一雙眼眸靜靜地看著她,冷不丁地問道。

喬初的心裡驀地一怔,不明白他怎麼會向她詢問起那個男人。

哥哥?易司說得也對,那個人是她的哥哥,只是她卻差點忘了。

「他在公司里,不過,你打聽這些做什麼?」

聽到女孩這般簡明利落的回答,易司不禁輕笑了起來:「只不過是有些好奇,你那位當屬人中龍鳳,在A城赫赫有名的哥哥,怎麼會有你這麼個倔強的丫頭,做他妹妹的?」

「A城裡的名媛淑女可是一直對他都很傾慕啊,估計她們還不知道,有你這麼一位難纏的小姑子吧?」

說著,少年伸手就想摸摸女孩的腦袋。

「他和我本來就沒有什麼關係!」

喬初不知怎麼,突然提高了聲音說道,更是不著痕迹地躲過眼前的人向她伸來的那隻手。

第一次從外人的口裡,聽到那個男人和自己的關係,直到此刻,她才認識到了她和顧南笙之間的天差地別。

是啊,顧南笙怎麼會有她這樣的妹妹?

她只不過是一個半路貿然闖入這座宅府里的小丫頭罷了,如果不是因為母親重新嫁人的緣故,她又有什麼資格出現在這裡,這一生里更不會碰到那個形容溫漠的男人。

「你快點回家吧,我先進去了。」喬初說完,不待易司有何反應,就已經向公館里走去。

少年高大的身影一時怔愣在原地,不知道她是怎麼了。

視線望著遠處,風中傳來她和身旁那位管家輕聲交談的聲音,易司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轉身打開車門,坐進自己那輛黑色的座駕里。

他不清楚,剛才那個女孩的突然轉變是因為什麼。

只是,腦里驀地就出現那個男人的面孔來。

難道,是因為他剛剛提到的那個顧南笙?

一旁的手機突然響起,打斷了他的思緒,少年這才回過神來。

拿過原本放在儲物盒裡的那款手機,點亮屏幕,他才發現,之前就已經有不少的電話打了進來了。

看到那幾個熟悉的名字時,易司這才想起來,自己的腦子裡遺忘了什麼。

原本定好於傍晚的那場拍攝,被他拋諸腦後了,怪不得經紀人這麼急切地給他打了數十通電話,原來是因為他無緣無故地放了整個劇組的鴿子。

「我現在就過去·······」

電話接起,易司同那頭的人說道。

估計今天一晚上,都要用來在片場拍攝了。

最後看了一眼身後這棟別墅二樓里亮起的燈火,易司這才駕著車駛離而去。

公館里。

喬初一邊哼著不成調的曲兒,一邊拿端著著傭人做的那份水果沙拉輕快地往樓上走去。

「我有一頭小毛驢,我從來都不······」

只是在女孩剛踏上二樓的時候,就看見了一雙女人的腳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順著那人黑色的窄腿褲,抬頭向上望去,喬初就看清了屬於自己母親的那張面容。

「初初。」韓思慧看著眼前女兒,輕喊了一聲。

原本一臉歡喜的女孩,在看到她出現在這裡的那一瞬里,眼裡在出現那抹錯愕后又慢慢轉變成淡漠冷靜,這一切婦人都看在眼裡。

喬初低頭,看了看自己懷裡抱著的那盤水果沙拉,問道:「怎麼啦?」

顯然,即使是和自己的母親進行這樣簡單的交談,她還不太適應。

韓思慧看著女兒對她的態度不像之前那樣排斥了,心裡輕舒了口,這才緩緩開了口:「你和剛才那個男孩,關係很好嗎?」

她不清楚,眼前的這個女孩,身邊從什麼時候開始也慢慢出現了異性的身影。

只是當她今天在看到那個少年站在門口,有說有笑的模樣,才突然發現,十多年前,那個原本睡在白色的襁褓里,被她小心翼翼抱著的嬰孩,早已出落成了這樣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正值花季的女孩,她也有屬於自己的社交活動,身邊也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異性朋友,因此,韓思慧除了在心裡責怪自己,疏忽關心她的這一方面,心裡還是會忍不住想要打聽清楚她和那個男孩的關係。

每個做父母的人,應該都有這樣擔心的心情吧。

定睛看著面前的這個女孩,韓思慧卻發現眼前這個面龐清秀嬌麗的人兒正一眨不眨地望著她。

這讓她的心裡一頓。

「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怎麼——」,喬初說著向前走近了一步,看著自己的母親,繼續問道:「叔叔讓你問的嗎?」

她不明白眼前的人,為什麼又向她詢問這個問題。

韓思慧聽了她的問話,面色明顯變得有些倉促,而在注意到女孩向她看過來的目光時,只覺得心裡兀得一蹬。

不知為何,每次在看到女孩那雙清瑩的瞳眸,無畏地直視著自己的時候,她總是會無法再開口繼續說下去。

只因為女孩這樣倔強地像是刺蝟一般,豎起利刺面對著她的時候,韓思慧就覺得像是自己的心尖被那些鋒利的利刺狠狠扎痛了一般。

「沒有,我只是想關心你。」只聽見婦人局促地說道。

關心?

從她的口裡堂而皇之地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喬初只覺得像是聽到了一個笑話。

如果關心她的話,那麼以前的那十幾年裡,她做什麼去了?

這時候,才向她表現對她這個女兒的關心,她不覺得太遲了嗎?

還是說,眼前這個女人就連現在所做的這一切,對她的關心,對她的問候,只不過是做給她現任的那位丈夫,做給府里的那些傭人看的?

也對,想要成為這座府邸的女主人,當然不是輕易好當的,既要在外人眼裡做到從容端莊的陸家女主人樣子,也要在陸叔叔面前擺出一副賢良淑德的模樣。

所以,她只是在擔心她這個女兒,在外面結交的是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怕她會破壞這個陸家的名聲了,是嗎?

喬初抱緊手裡的那盤水果沙拉,就像是要緊緊抓住什麼東西的模樣,心裡重新鎮定了下來,她這才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人說道:「放心吧,我沒有那麼不自愛。」

「我還不至於,會做出些不入流的事情,在叔叔的面前抹黑您在他面前的形象。」

說完,她就已經淡定地走開了,也無視了身後那個女人眼裡漸漸染上的傷痛與震驚。

只是緊握的手心裡,卻在披露著女孩在說出這些話時,內心裡不可抑制地起伏與波動。

真沒有想到,你也會說出這番刻薄傷人的話來,喬初心想道。

終於,你也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那副模樣。 學校里。

兩個女孩的懷裡抱著剛從小賣部里買到的零食,就準備往回走去。

「我說蔣芸芸,再這麼吃下去的話,你要小心點,別真把自己吃成個球啊。」關海棠看著迎面走來的人,目光落在那個正忙著往嘴裡塞零食的女孩說道。

一句話頓時讓蔣芸芸差點被自己嘴裡吃著的薯片給噎著了。

抬頭就看見那個害得她吃東西都吃得不得安生的人,女孩擰著好看的眉頭望著她,直接毫不客氣地就開了口:「怎麼走哪兒,哪兒都有你?鞅」

「你管得也太寬了吧,關海棠。」

還有,這個丫頭剛才說的那句話也太毒了吧,自己這胳膊,這臉蛋,只不過是嬰兒肥好嘛旎!

嬰兒肥!!!

看著面前一臉得瑟的女孩,蔣芸芸憤憤地抓起薯又繼續吃了起來,心裡卻已經開啟了全面詛咒模式。

你全家才會胖成個球!!!

關海棠不理眼前這個丫頭落在自己身上那道怨憤的視線,一雙美目看向蔣芸芸身旁那個正吃著冰激凌的女孩,於是,她的目光正好就撞上女孩向她迎來的瞳眸。

只見喬初正一臉淡定地望著自己。

這種過於平靜淡然的眼神讓關海棠感到很不舒服。

她在心裡不禁冷笑了一聲,雙手抱胸看著那個面目清秀的女孩,開口道:「沒想到,你還能做到這麼一副沒事兒人的樣子,還真是厲害呀,喬初。」

回想起那天宮家晚宴上發生的事,她到現在都覺地意猶未盡。


尤其是當她和宮琳站在別墅樓上的陽台上,看著眾人在泳池周圍圍觀這個變成落湯雞的臭丫頭的時候,她只覺得還真是痛快。

眾目睽睽之下,衣不蔽體的滋味,應該很不好過吧?

「你就不怕,自己也有不小心踩到驢糞的那一天嗎?」喬初看著這個身姿高挑的女孩,視線卻是突然落在了某個點上,說道。

緊接著,女孩的嘴角也不經上揚了起來。

不過,她只覺得還真是滑稽。

眼前這個做了壞事的人,竟然還能這麼囂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