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喬君根本沒有客氣,也不知道什麼是客氣,在眾人怪異與複雜的眼神中,來到象徵著無數權利和地位的王座前,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後直接翹起了二郎腿。

「大王!該上朝了!」曹公公彎著腰小聲提醒道。

「那就上朝吧!」喬君雖然沒有做過大王,但他看過電視,電視里那些大王做什麼,說什麼,跟現實生活當中,相差無幾。

而他做這個大王,都是時空圓盤特意安排的,因此為了做好這個大王,他都仔細的回憶了一遍,小時候看過的那些宮廷電視劇。

他也猜到了一些,時空圓盤說的那場浩劫應該就在北月王朝。

本來他以為宇文家謀朝篡位就是他即將面臨的浩劫,可是時空圓盤卻暗中傳音給他,真正的浩劫是他坐穩了大王,才能降臨。因此他不清楚,這浩劫是不是在北月王朝降臨。 「上朝!!!」

曹公公得到喬君的認可后,用尖細的嗓音高聲大喝道。

「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曹公公話音剛落,數千文武大臣頓時齊齊匍匐在地上,口中大聲暴喝。

「諸位大請起吧!」喬君眯著眼睛淡淡的說道。

「謝主隆恩!」所有大臣口中暴喝同時站了起來。

「諸位大臣,今天是朕登基之日,你們有什麼儘管啟奏!」喬君淡淡的道。

「大王,微臣有事啟奏!」宇文慶突然上前,平靜的說道。

「說吧!你有什麼事?」喬君眯著眼睛說道。

「大王,按照北月王朝以往的王室履歷,大王只有手持玉璽才能御駕親政。現在,微臣懇請大王拿出傳國玉璽,讓諸位大臣,親眼目睹一下。以示大王名正言順。」老奸巨猾的宇文慶臉色平靜的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站在宇文慶身後一名穿著紫色官服的男子立即附和道:「大王,宇文大人說的對。

按照北月王朝履歷,沒有傳國玉璽,就不能當我們的大王。北月王朝的子民是不會同意一個沒有傳國玉璽的大王。

同樣的,我北月王朝數千萬將士更是不會接受沒有傳國玉璽的大王任何旨意。」

說話之人,便是四大家族當中皇甫家的一名文官,官職一品,擔任吏部尚書一職。

他叫皇甫義,專門負責整個管官吏任免、考核、升降等事。

而宇文慶是軍機大臣,可以說在這北月王朝,掌控的權利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喬君微微眯眼,「如果朕沒有傳國玉璽,今天是不是當不了北月大王了?」

皇甫義回答道:「傳國玉璽乃是大王的信物,如果大王沒有玉璽,那今天您就不能再登基了,先王的旨意,微臣們不敢違抗。」

喬君看著皇甫義,心裡冷笑,此人雖然句句在理,可是沒了傳國玉璽,他真就當不了這個大王?恐怕早就有人暗中在指使他吧?

「一朝天子一朝臣!朕就不信沒有傳國玉璽,朕登不了基?」喬君冷冷的說著,站了起來,背負起雙手向文武大臣中間走去。

「現在朕給你們一次機會!願意輔佐朕,成就霸業的,可以站到前面,如果不願意的,可以原地不動。」喬君緩緩走在人群當中,眸光掃視著這一千多文武大臣。

可是他等了快一分鐘了,整個朝堂里除了鴉雀無聲在外,就是沒有一個大臣願意站出來的。

「好吧!既然這是你們的選擇,那朕也無話可說。機會朕已經給你們了。可是你們不珍惜,那就別怪朕心狠手辣了。」

喬君的話音剛落,他的身體當中一道道結界屏障突然洶湧而出,很快將這一千多文武大臣鋪天蓋地的籠罩過去。

宇文慶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被一道道無形的結界籠罩住了,讓他臉色大變的是,他的修為竟然被陣法的力量束縛住了。

他想掙脫束縛,簡直千方夜譚,痴人說夢。懂得陣法的他,一眼就看出這結界大陣的恐怖,別說是他了,就連虛神九層的高手來了,同樣會被束縛修為。

喬君淡淡的看著臉色陰沉可怕的宇文慶,冷冷的說道:「你這隻老狐狸,朕已經給過你兩次機會了,可是你不珍惜。看來,朕還是太仁慈了!現在朕想改注意了,你們宇文家也沒必要存在了。」

「來人!!!」喬君撇了一眼臉色狂變的宇文慶,以及渾身顫抖的文武大乘,突然暴喝起來。

隨著他的話音剛落,門口一下了湧進五名穿著金色鎧甲的士兵。

喬君看向這五大統領,淡淡的問道:「現在是你們表忠心的時候到了,朕命令你們,帶上皇都城所有御林軍,一起剿滅宇文家。如果一人漏網,提頭來見。如果你們順利完成朕交給你們的任務,每人五萬靈石!」

「敬遵大王之命!」剛親封的五大統領立刻領命出去了。

喬君之所以信任他們,那是因為王妃早就暗中告訴他了,這五個人曾經本就是御林軍的統領,後來因為得罪了皇甫義,便被罷免了。

而喬君巧不巧的又重新封了他們的官職,因此他們五人為了感激他,肯定能盡職盡責。

「大王,御林軍豈能聽他們調遣?你還是太嫩了。」宇文慶淡淡的說道,不知道為什麼,他那難看的臉色突然變得平靜了起來。

「是嗎?朕到不覺得。朕只知道你們宇文家的虛神境強者都在望生門修行,一時半會,還無法趕來,而他們五人中間,有人已經隱藏了修為,他的修為根本不是元嬰五層,而是元嬰九層。而留在你們宇文家的人,應該還沒有一個人是元嬰九層吧?」喬君玩味的說道。

宇文慶臉色一沉,「你是怎麼知道的?」

「在進入王宮的途中,有人暗中傳音給我的。」喬君道。

宇文慶再也不淡定了,咚一聲,直接跪在地上,求饒道:「大王請開恩!微臣一時糊塗啊!」

「你糊塗?恐怕不盡然吧?如果朕沒猜錯的話,他們是怕你,才不敢說話的。而朕最討厭在朕面前一手遮天的人,所以朕決定先送你們去下地獄!接著便是他們了,反正北月王朝不缺的就是人。」

喬君說著說著,渾身的殺機暴掠起來,瞬間就充斥了整個朝堂。

感受到喬君身上的強大殺意,這一千多文武大臣臉色同時大變。他們站現在終於感覺到了恐懼。這大王,原來不是說的玩的,而是要動真格了。

很快!

「大王!微臣願意輔佐大王,成就霸業!」

有人直接趴在地上,滿頭大汗的求饒道。

有一就必有二,有二必有三。

「大王,微臣也願意輔佐大王,成就霸業!」

「大王!微臣一時糊塗,聽信了宇文老賊的讒言,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請大王開恩呢。」

「大王……」

……

喬君壓了壓手,「現在後悔了?好!那朕問你們,沒有傳國玉璽,朕能當的了你們的大王?」 「大王,無傳國玉璽也罷。您是先王親自下了詔書的太子爺,大王駕崩前就已經下了傳位詔書,讓你繼承王位,一統北月王朝。」

皇甫義趕緊變態道。深怕喬君一怒之下把他皇甫家也一起給滿門抄斬了!

現在宇文家和宇文慶都自身難保了,何況是他皇甫家?

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喬君根本沒有打算對宇文家下死手。他的死命令雖然下達出去了,但他又暗中傳音給了五大統領,讓他們五人只要把宇文家那些位高權重的人抓起來,暫時秘密收監。

他的這一招都是玩給所有的文武大臣看的,目的就是讓他們感到畏懼,這樣他們才能誠服於自己。

喬君眸光冷冽無比,他聽了皇甫義的話后,淡淡的說道:「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現在,朕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選擇吧!」

聽得此話,站在宇文慶身後所有文武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低著頭向宇文慶身前走去。

不到一會,宇文慶身後就只剩下了五個大臣。這五個大臣分別是宇文海,宇文坤,宇文龍,宇文忠,宇文濤。

可以看出這五人都是宇文家的人,而且在朝中,擔任要職,權利都僅次於宇文慶這個九千歲。

喬君冷眼掃了一眼這五人,背負著雙手緩步走進了結界大陣當中。

他來到這五人前,平靜的問道。 嫡女有毒:冷王爆寵上癮 「你們五人都是宇文家的人吧?」

毒女戾妃 「哼!」宇文慶冷哼了一聲,雙目赤紅,用極其冰冷的語氣說道:「大王你要殺就殺,何必廢話?我宇文慶征戰沙場快五十年了,什麼世面沒見過?」

「大王歸為一國之君,既然已經下令對我宇文家趕盡殺絕,那老臣就算誠服你了,又有何用?」

「可惜啊!老臣心有不甘呢。我宇文家世世代代輔佐你們喬氏家族一統北月,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可到頭來,卻落得個滿門抄斬!讓天下人恥笑。」

喬君的臉上先閃過一抹欣賞,他最敬重的就是軍人,這種為國家不顧一切,肝腦塗地的軍人。

可是對方既然選擇了站在自己對立的一面,那他就絕不能手軟,隨即他冷冷的說道:「不錯,你們宇文家的確為北月王朝立下了無數的汗馬功勞,可是你們聯合其餘三大家族企圖謀反,這可是死罪。」

「之前,朕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可你們不珍惜,依然選擇站在朕的對立面。」

「現在你感嘆,說你們宇文家侍奉我喬氏家族世世代代為王,一統北月,你摸著你良心問問自己,你們宇文家真的是世代為忠?

如果世代為忠,你還會聯合三大家族參與謀反,把持朝政?」

「你身為軍機大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是你不以身作則,為國效力。卻明目張胆聯合起三大家族,一起謀朝篡位。

你把朕當什麼了?隨手可捏的軟柿子,還是覺得朕沒有威嚴,治不了你宇文家?」

「朕告訴你!今天朕想殺你易如反掌,別說你們宇文家的數十萬大軍來了,就連你們宇文家的所有虛神境強者一起來了,朕都可以隨時滅了他們。」

喬君一連串的話音剛落,恐怖的陣法力量開始涌動起來,那無數的星光點如同螢火蟲一樣,在喬君面前極速弱小,最後宇文慶以及他身後的五個宇文家族之人,全部被結界屏障困在了一起。

做完這一切,喬君淡淡的看著結界屏障之中的宇文慶,淡淡的說道:「忘了告訴你,朕之前的確下達了對你宇文家滿門抄斬的命令,可是朕當時就改變主意了。

朕傳音給了那五大統領,叫他們暫時把你宇文家在軍中的勢力連根拔起,然後全部收監。」

聽的此話,臉色極其陰沉的宇文慶以及那五個宇文家之人,皆是渾身一震,很快無盡的喜悅湧上心頭。

咚!

宇文慶這一刻彷彿蒼老了十幾歲一樣,他想都沒想,率先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地上,「大王,宇文慶知道錯了。 重生打造幸福人生 大王要殺要剮,宇文慶絕沒有半句怨言。」

咚!

咚!

那五個宇文家之人,緊跟著跪在了地上,態度同樣恭敬無比,同時他們的口中無比激動加心悅誠服的一起說道:「多謝大王對宇文家網開一面!臣等願意接受大王的一切處罰。」

喬君聽后,沒有多餘的廢話,大手一揮,那結界屏障帶起六人直接向朝堂的大門口飛去,很快,消失不見了蹤跡,同時喬君冷冷的聲音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從今日起,你們六人就待在陣法里。

一年之後,如果你們宇文家真心悔過了,願意真心輔佐朕一統北月,那麼朕興許還能讓你們出來。

如果你們宇文家還是死心不改,那一年之後,朕就不會這麼優柔寡斷了。」

……

「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喬君重新回到王座上,目光透著一股威嚴掃向下面那匍匐在地上的文武大臣時,所有人就好像見到了地獄大魔王一樣,冷汗連連,心裡的恐懼不言而喻。

「諸位大臣平身吧!」差不多過了一分鐘左右,喬君這才開口。而他身邊的曹公公連看他都不敢看一眼。

「謝大王!」所有朝臣都齊齊恭敬的站起。

「諸位大臣,既然先王下了詔書,那朕就是名正言順的北月大王,因此朕的話就是聖旨。

先前朕親口承諾要大赦天下,那朕就絕不誓言。」

「傳朕口語,今日乃是朕的大喜之日,故而朕通告整個北月,大赦天下,凡事除了犯了死罪的囚徒外,其他囚犯可以出獄歸家!」

「謝大王!大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

一座純金打造的宮殿內,喬君看了一眼膽戰心驚的曹公公,疑惑的問道:「曹公公,朕有那麼可怕嗎?」

「回,回大,大王的話,您不不是可怕。只是奴才覺得大王您氣場太強了,奴才站在你身邊,心裡就恐懼。」曹公公立刻彎腰,臉色蒼白的說道。

喬君笑了笑,隨即說道:「跟朕說說,今日朝堂之上,所有朝臣的具體官職和權力範圍。」 差不多半個小時,曹公公就將北月王朝所有參與朝政的大臣名字以及官職,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聽了曹公公的詳細介紹,喬君這才明白,電視劇裡面演的跟北月王朝的官級劃分根本不是一回事。

電視劇里演的都有三省六部,可是到了北月王朝,就只有六部。分別為:吏部:負責考核、任免四品以下官員。

戶部:負責財政、國庫,戶籍。

禮部:專門管制大學院、祭祀,典禮等。

兵部:負責一切軍事要務。權利最大。

刑部:負責刑事案件的審計事務,包括北月王朝的所有冤案,錯案,懸案,等各種複雜案件。

工部:負責建築工程。包括修橋樑,公路,水路等。

而那些什麼親王,北王,南王,丞相,宰相,什麼的通通不存在,只有大王一人說了算。

喬君讓曹公公退下后,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個大王其實並不是那麼好當的,如果他今天實力不夠的話,恐怕被那幫人吃的連根骨頭都不會剩下。

同時他心裡也苦笑,這個北月王朝他一個人都不認識,現在想睡個安穩覺都不踏實。

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奏摺,喬君的頭就大了幾份,身為北月大王,這批閱奏摺肯定是避免不了。

不過這上千份奏摺,對於他來說只是打個盹的時間罷了。他的神念一掃進這奏摺當中,奏摺裡面的字就會全記在他腦海中。

差不多半個小時左右,喬君終於把堆積了十幾天的奏摺,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還別說,看了奏摺的他,對北月王朝的大小官吏,以及各州縣有了初步的認識。

「恭喜主人,順利通過第一關!」

就在這時,喬君的識海空間里,時空圓盤突然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

喬君渾身一震,旋即冷聲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主人,你順利繼承了北月王朝的大王。這是我對你的考核之一。」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總裁閒妻不好當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喬君突然咬牙鐵齒的問道。他在現代世界好好的,卻被時空圓盤硬拉著來到了這裡,還當什麼大王,這不是胡扯嗎?

「主人,我本就屬於你的。但是以你目前的能力還無法駕馭我。所以,你如果真想駕馭我,就必須通過我的考驗。」

喬君直接無語了,然後冷冷的說道:「老子根本不想當你的主人,也不想當什麼大王。我只想當一名軍人。」

「主人你想知道林傾城,林巧兒,韓刀月,冷冰冰,她們的命運嗎?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他們都會死,而且都是因為你。

而你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死在你面前,卻無能為力。

你以為你會九星神針,會星辰訣就可以救活她們?不!你什麼都做不了。因為九星神針和星辰訣全是我強加在你身上的,我可以隨時都能收回來。不然的話,你的修為怎麼可能提升那麼快?」

此時此刻,喬君越聽臉色越陰沉可怕,雙拳更是緊握,他萬萬沒有想到九星神針和星辰訣竟然是時空圓盤強加給他的,難怪他施展九星神針時,都會引來風雨雷電,還有無數的星辰靈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