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喬安娜輕嘆口氣,目光繼續緊張地盯著擂台中央的木白。

壓抑的黑暗空間中,這裡好像沒有時間的流動,一切都是靜止的,它是那麼安靜,聽不到絲毫聲音。

木白在發足狂奔,可是這空間彷彿沒有盡頭,無論木白如何奔跑,他都始終無法從黑暗空間中脫離出來。

「吼吼!」

身後,忽然閃亮起無數道血紅目光。

只見成群魔獸從黑暗中奔涌而出,有魔狼、血豬、獵鷹、獵豹、劍齒虎……等種種不下百種類型的魔獸,它們張開血盆大口,或揮舞利爪,朝木白追逐而來。

「我能聽到魔獸的聲音,為什麼卻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呢?」木白回頭望去,臉色頓時一變。

不一刻。

木白就已經被上千隻魔獸死死包圍在了中央。

「看來我因該是中了落月的幻術,這些魔獸只是幻化出來的,不可能具備攻擊力。」木白停下腳步,將斬龍刀橫在身前,緩緩掃視一眼周圍的魔獸,心裡冷靜的分析道。

唰!唰!刷!

尖銳地風聲響起,只見一些魔獸凝聚出十幾道大型風刃朝木白飛射而來。

「嘭!」

木白下意識地揮起大刀,一刀就將一道射近身前的風刃砍得粉碎。

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傳入體內,木白頓被風刃的餘力震退幾步。

「這……攻擊居然是真實的!這怎麼可能!」木白臉色大變,連忙揮刀將剩餘地風刃一一砍得粉碎。

「吼吼!」

千隻魔獸齊聲怒吼,同時朝木白髮起了猛烈衝擊。

「啊!」木白低吼一聲,渾然不懼,一提大刀便朝那群魔獸衝殺而去。

「噗嗤!」

手起,刀落。

木白當先將一隻獵豹的頭顱砍下。


面對上千隻魔獸的圍攻,木白的身形難以完全施展出來,但是他的斬龍刀極為鋒利,每一刀揮出,便能砍死一頭魔獸。 殺!殺!殺!

木白殺紅了眼,逐漸失去理智,只知道瘋狂斬殺,完全忽視了時間概念。

但是,這些魔獸實在太多了,殺死一隻,另一隻魔獸又從遠方快速奔跑而來,根本殺不完。

在無休止地廝殺中,木白已經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好像已經連續三天三夜沒有停手,亦可能是七天了……甚至更長。他感覺很疲憊,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疲憊,握刀的手在不停顫抖,口中氣喘如牛,揮汗如雨,身長至少有上百道觸目驚心的傷口,那火辣辣地刺痛在告訴他的直覺,這傷口不是幻想造成,而是實實在在地傷口。一個正常人如果身中如此多道傷口,能夠活下來絕對是奇迹了,如果不是有堅強的意志在支撐他,他恐怕早已昏死在地。

「嘭!」

木白冷不防之下,后心被一隻巨熊獸的大掌拍中,他『哇』地一聲張口連續噴出三道鮮血,身子直直朝半空拋飛而去。

……


「噗嗤!」

同時,擂台上靜立不動的木白突然噴出一道鮮血,雙眸緊閉,臉上冷汗直流,臉色蒼白極了,渾身都在劇烈地顫抖著。

「木白哥哥!木白哥哥!快回答我啊,你這是怎麼了?」迪拉不斷焦急對木白呼喊道,可木白一絲回應都沒有,好像沒有聽到她說的話。

「他與外界的一切精神聯繫都被切斷,這幻術好可怕,連我的念力都無法突破這道幻術的屏障去聯繫那小子。」瑞安沉聲說道。


「你……你是誰?」迪拉突然聽到有個老頭的聲音傳入自己耳中,被嚇了一跳。

「嘿嘿,小丫頭別害怕,我只是一個隱藏在那小子的空間戒指中的靈魂而已。」瑞安道。

「什麼……木白哥哥的身上還帶著一個靈魂!」迪拉吃驚不小。

「現在木白中了幻術,想要幫他從中脫離出來,只有一個辦法。」瑞安道。

「還有最後三十秒,她的攻擊法咒就要完成了!到時候木白哥哥就輸定了,你快告訴我是什麼辦法?」迪拉聞言,驚喜的問道。

PS:推薦一本很好看的仙俠小說《魔亂六界蒼生:祭魔》

作者:雁過驚雲

傳送門:http://bookapp.book.qq.com/origin/workintro/710/work_2353862.shtml 「幻術雖然不具備實質性的攻擊能力,但是高級幻術所產生的幻象,會讓人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如果精神力不夠強大的人,他的意識會被幻象逐步摧毀乃至發生崩潰,最後變成一個毫無意識的植物人,就跟死亡沒什麼區別了。唯一能夠幫助他擺脫幻術的方法就是對他的身體外部進行一次深度刺激,用疼痛來刺激他的神經,或許能夠讓他脫離幻象。」瑞安道。

「那我該怎麼做?」迪拉問。

「這個很簡單,人體對痛覺感應最敏銳的部位是舌頭,只要你咬破他的舌頭就行了。」瑞安道。

「好,我知道了。」迪拉道。

只見木白的右臂上忽然閃現出一道綠光,眨眼過後,迪拉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木白身前。

「啊!又是這個女孩兒?」

「上次在和奧拉斯他們四人對戰的時候,這個女孩兒就出現過,她好像不是我們學院的學員,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木白身前呢?」

「不對,你們仔細看她的耳朵,那明明是一名精靈少女!」

觀戰的學員們見到迪拉的出現,紛紛驚呼道。

「原來這小子也有一個精靈,難怪他能夠瞬發三級魔法。」落月見到迪拉以後,心裡暗吃一驚,同時有些疑惑,不知道迪拉這個時候出來幹什麼?

迪拉仔細凝望著木白那蒼白的臉,用一隻手指輕輕撓了一下腦袋,一時有些疑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咬到木白的舌頭,一會兒后,逐漸變得焦急起來,距離落月引動魔法的時間只有不到二十秒了。

「把你的嘴貼上去不就能咬到了嗎?」瑞安實在有些看不過去了,沒好氣的對迪拉提醒道。

「嘻嘻,原來是這麼做啊,你幹嘛不早點說呀。」迪拉明白了瑞安的意思,微微閉上雙眸,嘟起小嘴,快速把自己的紅唇貼在了木白的雙唇上。


「啊!她……她在幹什麼?」

「我的天啊!難道他們是在做最後的道別嗎?」

那群學員見到迪拉此時的舉動,頓時如遭雷擊,個個瞪傻了眼。 貼上木白那雙略顯乾燥的唇,迪拉渾身忽然一震,心裡頓時有一種怪怪地感覺。

伸出小舌撬開木白的齒背,伸入木白的口內,很快便摸索到了木白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用力一吸,頓將木白的小舌吸入了自己內中。

「嗯……」迪拉忍不住嬌吟輕輕一聲,臉頰旁悄然升起紅暈。

她知道時間不多,當即下定決心,猛地咬住木白的舌尖。


瞬間,一股苦澀而又鹹鹹的血液流淌在迪拉的口腔之中,她立即和木白分開了唇,輕輕乾咳一聲,嘴裡吐出大股鮮血灑在地面上。

「木白哥哥。」迪拉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抬頭望著木白,只見木白的身子在此刻忽然微抖動了一下。

黑暗空中。

仍然在與無數魔獸激烈廝殺的木白,身子猛然一震,視線瞬間變得一片空白,只感覺自己的身子好像慢慢飄起來了一樣,耳邊隱約能聽到一聲細微地柔和呼喚聲。

「迪拉……」木白那原本陷入瘋狂的意識逐漸恢復了清醒。

驀然。

木白緩緩睜開了雙眸,只見他那澄澈的藍眸中布滿血絲,異常疲憊,雖然從中了幻術在到現在只有僅僅不到二十秒的時間,但他卻感覺猶如一輩子那般漫長。

口中傳來的劇痛在不斷刺激著木白的神經,他這才發現自己的舌尖居然被咬破了,嘴角瞬間流淌下兩行血液。

「木白哥哥,你醒過來了,真是太好了!」迪拉一見木白突然睜開了雙眼,大喜的叫道。

木白微微一點頭,忽然發現周圍的水元素已經凝聚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

「不好,她要發動魔法了!」木白失聲驚呼道。

迪拉一點頭,嘴裡輕聲吟唱古老地精靈法咒,只見周圍的魔法元素瘋狂朝她身前集結,凝固的速度至少比落月快上數十倍不止。

「用炎龍!」瑞安對木白提醒道。

「以斗魂之名召喚,借用你滅世的魔力摧毀吾之死敵,在此一刻,將你我的憤怒合而為一,展現最強的神力——炎龍三轉!」

PS:第十更。還有兩章,12點更新,算是補昨天的吧。 木白快速吟唱一道法咒,只見他腳下出現了一個急速旋轉的巨大五芒星法陣。

澎湃地火紅烈焰在木白四周燃燒而起。

「吼吼——」

在木白身後,當時出現了三條身長百米地烈焰火龍,它們的身子圍繞在木白的身體周圍快速盤旋著。

在木白完成法咒的同時,落月準備多時的水系魔法亦也已經完成了。

落月高舉手中的白玉權杖,冷冷道:「順從斗魂之意,召喚!水濤連誅!」

剎那。

只見空中景象瞬變,宛如有一條銀河在流動,而這天就彷彿是被捅開一個巨大口子,一道寬達百米的急湍的水柱從中猛降下來,目標直指木白。

「去吧!」

望著空中落下的水柱,木白臉色微微一變,指引身後的一條炎龍朝落下的水柱衝擊而去。

「炎龍三轉!他居然能使用六級火系攻擊魔法!」

下方的學員見到木白身後的三條火龍,心裡吃驚不小。

「那是因為有精靈幫他凝聚火元素,那隻精靈看樣子很不一般啊。」喬安娜望著迪拉的身影,眉頭皺起道。

……

「全系魔法精靈!這怎麼可能?那隻精靈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布萊恩的房間里,薩里奧忍不住驚呼道。

「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布萊恩聽到薩里奧的聲音如此驚訝,他吃驚的問道。

「跟我的了解,精靈族的只有一種精靈才天生具備全系魔法能力,那就是傳說中的精靈女王。可是,精靈族自從上一代精靈女王離世之後,已經有數十萬年沒有新的繼承人了。」薩里奧沉聲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那名小精靈是精靈女王?」布萊恩訝然道。

「不,我現在還不能肯定,不過那小子能夠指揮利爪德魯伊戰鬥,看來他和精靈族因該是有很好的關係。」薩里奧道。

「哦?好像越來越有意思了啊,要是精靈族傳說中的精靈女王出現了的話,那麼精靈族的復興之日就指日可待了,到時候大陸上恐怕又會歷經一場風暴了。」布萊恩眸子里利光閃爍道。 「轟隆!」

半空中,炎龍衝擊向水柱,猛烈撞擊在一起,驚起一陣爆響,瀰漫出一片升騰水霧。

嘩啦啦!

水柱破碎以後,空中一時就如下起了暴雨。

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水柱落下。

木白亦是同時指揮身後的最後兩條炎龍朝空中翱翔而去。

「轟轟!」

兩道水柱受到炎龍的巨大衝擊力,頓時和炎龍一同爆裂,宛如一朵海花綻放,在半空猛烈爆炸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