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喬安娜點了點頭道:「你說的對,現在整個皇城都亂了,看來對方已經達到了初步目的,這次攻擊一定是內部的人乾的,不然這些刺客不可能躲避過士兵的排查混入皇城。」

火狼聽言,只好忍住了出手的衝動,目光緊張的望著身子已經落在地面的木白。

「去死吧!」

木白身子快速衝到一名刺客身後,這名黑衣刺客正在和一名黃金騎士廝鬥,哪裡想到木白會突然出現在他身後。

「噗!」

木白一揮大刀,刀鋒輕易地就將這名刺客攔腰斬斷。

木白畢竟缺少這種場面的搏殺經驗,此刻動手斬殺一名刺客,內心深處還是有些緊張的。

「啊!」

爆吼一聲,木白繼續拖刀前行。

那些刺客此時也注意到了木白,當他們見到木白手中那三米長的大刀時,被嚇了一跳,哪裡敢阻攔木白的去路,紛紛給他讓開了一條去路。

「木白!」寒煙見到衝來的木白,身子一震,一臉不可思議,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噗!」

「噗!」

木白一路砍殺三名刺客。

很快,他便以來到了柳十三和寒煙身前。

「小子,怎麼又是你?」柳十三見到身前的木白,臉色一愣。

「我是來保護公主殿下的安全。」木白道。

「該死的刺客!」

突然。奧默爾暴怒的吼聲從一旁傳來。

「狂龍變——龍戰天下!」

只見奧默爾召喚出自己的金色巨龍,頓時使用出龍戰奧義,跟巨龍合為一體了。

十幾米高的身影站立在柳十三身邊,他倏然抬起龍槍,龍槍上爆閃出耀眼金光,抖射出一道巨大鬥氣,直朝對面的一棟建築射去。 「轟隆!」

地面猛烈一震,在巨大的爆響聲中,那棟建築被奧默爾的鬥氣射中以後,轟然倒塌了。潛伏在裡面的天弓師恐怕沒有一人能夠在威力如此巨大的鬥氣下存活的。

前方,那一百多名刺客很快被消滅大半,漸漸被黃金騎士和三百多名士兵包圍在了中央。

「哼!就這點兒伎倆也敢來刺殺朕,不自量力!」柳十三望了一眼身邊的奧默爾,心裡便覺安穩多了。

「只要投降,朕今天可以放過你們一命!」柳十三對前方那群刺客高聲喊道。

「誓死效忠布萊恩公爵!」

「紫羅蘭永不垂朽!」

那群刺客明知自己陷入了絕路,卻依然不肯投降,在做最後的瘋狂廝殺。

「殺啊!」

「殺!」

忽然。

一陣高昂的喊殺聲從廣場四周傳來。

一支一千人組成的迅猛狼團部隊,頓將整個廣場包圍了起來。

這些迅猛狼團的士兵,每個人都騎著一匹高有三米風系迅猛狼,這些迅猛狼普遍是三級到四級之間的魔獸,戰鬥力非常強,僅次於龍騎士部隊。

「哈哈哈!朕的增援部隊來了!」柳十三見了,臉色大喜,哪裡還有一絲驚懼。

「嗯?」

木白的眉頭卻是緊皺而起,雙手握緊刀柄,目光環視一眼周圍的那些騎著迅猛狼的士兵,怎麼看都感覺氣氛有些不太對勁。

「柳十三!你這個昏庸無能的國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一名騎著五級迅猛狼王的團長走到人群前方,手中長刀冷冷指著柳十三喝道。

「威爾斯!你竟然敢背叛我!」奧默爾見到身前這名中年團長后,頓時大怒。

而柳十三臉上的笑容也是瞬間僵硬,變得如死灰般蒼白,被皇家軍團戰鬥力僅此龍騎士的迅猛狼團包圍,能夠逃出去簡直就是奇迹了。

「奧默爾,我看真是老糊塗了吧。都這個時候了,你還這麼護著這名昏君,他根本就不配做國王,你要是識相,就乖乖放下武器投降吧。」威尓斯冷笑道。 「我也去?」劉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也去」蘇南城點點頭「這幾日春分的葯膳,要交給你。我們一共去十天左右」

「哎哎,好好」劉媽激動難掩,雖然是去伺候人,但是和主人同行去旅行,於劉媽而言,其實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這是蘇南城對她的信任,這在蘇家是無獨有偶的事情。

「葯膳,我給她送去吧!」蘇南城將手提包遞給劉媽,自己接過托盤上了樓。

葉春分埋頭作畫,聽不清來人的腳步。蘇南城注意到,葉春分作畫的時候,雙腿盤起,脊背挺得筆直。

腿上的動作是一個「伏魔痂」,腳心朝上露在外面。倒是不同於常人的坐法。

蘇南城靠近,葉春分完全沒有被打擾到。手裡的彩鉛一筆一筆描的極為認真。

「春分」蘇南城輕柔喚一聲。四周審視一圈,他還沒有細細看過葉春分的畫室。

「嗯?」葉春分停下手中動作,有些詫異,他回來的盡然這樣早。

「先把這個葯膳喝了,咱們談點事情。」蘇南城煞有介事的樣子,讓葉春分有些雲里霧裡的感覺。

「那你先說」葉春分睜大眼睛,看著蘇南城。

「好」蘇南城暖暖一笑,「想不到你還是急性子。」將葯膳的湯盅遞到葉春分手裡。

葉春分起身,蘇南城心裡一緊,原本準備身後扶葉春分的,卻發現她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虛弱。

腿腳如常靈活的進了洗手間,洗了手,接過了蘇南城手裡的湯盅開始吃藥膳。

「等你喝完湯,去換身衣裳,我帶你出去買點東西,咱們後天一早的飛機往藍白小鎮。」蘇南城撥開葉春分面前的碎發,柔聲道。

「直達的飛機?」葉春分側頭問。

「我的飛機」

「真的要去?」葉春分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嗯」蘇南城點頭。「我可是有三年沒休假了!」

下午五點多鐘,錦怡大廈,島城除非富貴之中的富貴人才能來的地方。

葉春分不關心,所以知之甚少。在女孩子當中, 重生之貴女心計

有需要的時候,葉春分攥著一把錢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質量差不多,價格又合適的話,她會直接買下來。

不過逛了一層樓的專櫃,葉春分便一臉的不耐煩。蘇南城望著眼裡飄忽不定的葉春分有些無奈。

「不想逛了?」蘇南城低頭問。

「嗯」葉春分老實點點頭。

「再堅持一下吧。還有很多需要的東西都沒買到。」蘇南城勸道。 裂能風暴 還有你的行李箱,顯然是不夠的。」

葉春分低頭不語,很是不開心的樣子。

「還是說,你不想跟我去度假?」蘇南城一把將葉春分扣進懷裡。貼著她的面頰柔聲問。

「當然不是」葉春分搖搖頭。她只是不喜歡太過明亮,耀眼的東西,也不喜歡喧囂與熱鬧。


「那就走吧」蘇南城牽起葉春分的手,有些躊躇。總覺得,她身上還有什麼他未知的真相和秘密。

而那,才是解開葉春分沉鬱包袱的關鍵。 這名團長,木白曾經也在皇宮中見過,不過時間已近過去這麼久,他早就沒有映像了。

「元……元帥大人,這……這可怎辦才好,難道整個皇家軍團都背叛朕了嗎?」柳十三顫聲問道。

「皇家軍團是我精心培養出來的部隊,不可能全部背叛我。今天的陰謀看來是有人準備很久了。國王陛下,您放心吧,今天有我在這裡,沒有人能夠傷害到您。」奧默爾說道。

「上,全部殺光!」威爾斯一聲令下。

周圍上千名迅猛狼騎士頓時發起了兇猛的衝鋒。

雙方人馬激烈廝殺在一起。


那些黃金騎士和普通士兵顯然不是迅猛狼騎士的對手,這些迅猛狼騎士個個久經訓練,五名迅猛狼騎士足夠殺死一名龍騎。

整個防禦陣型一觸即潰,無數迅猛狼騎士衝擊入魔法師人群中,這些魔法師連魔法攻擊都沒來得及發出,紛紛被迅猛狼騎士一刀砍掉頭顱。

第一次見到如此血腥的瘋狂屠戳,木白的心在顫抖,僅僅只是一個轉眼,就有上百人死在迅猛狼騎士的長刀之下。

愛德華此時根本沒有時間準備大型魔法攻擊,瞬發三道高級光矛朝前射去,頓將三名迅猛狼騎士射殺。

「木白!小心啊!」

身旁的寒煙驚呼一聲。

木白聽到寒煙的聲音,猛然驚回神,只見前方有兩名迅猛狼騎士朝自己沖了過來。

「喝!」

木白爆喝一聲,用念力引動周圍的風元素聚集在身前,身子輕若羽毛般拉著寒煙從地面飛躍而起。

兩人的身子飛起的同時,那兩名迅猛狼騎士正巧沖入了兩人身下。

「去死吧!」

木白眼裡寒光一閃,手中的大刀猛地朝兩名迅猛狼騎士身後砍去。


「噗噗!」

一刀斬殺。

帶著寒煙的身子重新落入地面以後,木白已經完全陷入了迅猛狼騎士的包圍中。

「該死!」木白忍不住怒罵一句。 防晒霜、遮陽帽、紗裙、披肩、外套、墨鏡。蘇南城不遺餘力的一一置辦,葉春分始終不說話,唯有衣服的配色上,她給出了極為準確的意見。

蘇南城維持著臉上不動聲色的,對葉春分獨有的溫和。但是,她對生活視而不見的這種冷漠,讓蘇南城心裡很不舒服。

好不容易將需要的東西都買到手,葉春分長長舒了一口氣。蘇南城寵溺的摸了摸葉春分發頂。大掌,環住了葉春分的腰身。

「春分」

「嗯?」

「我希望你在我身邊的時候,不要想那些不好的事情,好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