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喬晨毫無節操地計劃着,冒着雨摸到了別墅的大門口。

他仗着自己現在的天然優勢,打算將自己僞裝成一個迷失在荒郊野嶺的無辜美少女。他在心裏打好了腹稿,調整臉上的表情,擺出了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模板取自女朋友愛看的偶像劇),禮貌扣響了門。

完全沒有人搭理他。

是聲音太小了嗎?他暗暗想着,又加大力氣敲了幾下。

喬晨站在門外左等右等,還是沒有人過來搭理他。全身都溼透了的喬晨在門外凍得直打哆嗦,再加上還有風呼呼地吹過來,喬晨露在外面的胳膊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用力搓了搓手臂,冷得在門外使勁蹦躂了兩下,滿腹的影帝演技都在暴風雨面前凍成了一坨冰渣。

“有人嗎……這裏有個迷路的柔弱美少女,啊,阿嚏!”

不,不行了,太冷了……

喬晨打了好幾個噴嚏後,終於無法再等待下去,橫下心來直接用手推了推那扇厚重的大門。出他意料的是,門不僅沒有上鎖,而且打開得出奇輕鬆,就像是有人也在裏面拼命拉門一般。

門開得太過迅速,喬晨根本來不及醞釀感情,只好乾巴巴地捧讀說道,順便又給自己加了一項設定:“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是前來躲雨的柔弱女高中生,希望好心人能收留我一晚上,感激……哎?”

還在毫無感情地捧讀中的喬晨毫無防備的,和一名衝出來的可愛少女打了個照面。對面的少女神情慌亂,在看到喬晨之後吃了一驚,緊接着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喬晨:“……啊?”

這妹子誰啊? 在這幾次的穿越裏,遇到的女性都太過彪悍,喬晨都快對妹子有心理陰影了。這種程度的接觸還不足以讓他開啓換裝pk,他小心翼翼地把手往外抽了抽,有點害怕她突然狂暴化。

不過這次他還什麼都沒來得及幹,應該不會這麼倒黴吧……

然而這次卻是喬晨想得太多,對方只是拉着她往門外跑,並且慌張地說道:“不好了,快逃,這裏有吸血鬼!”

吸血鬼?

那種一向出沒於少女漫畫裏的物種?

喬晨猝不及防地被拖着走了幾步,又暴露在了雨幕中。

豆大的雨點瞬間沖刷了下來,喬晨勉強睜開眼睛,看向前方的少女的身影。他很快回過神來,穩住了身形,儘量溫和地說道:“不好意思,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現在雨下得太大了,還是等待雨停了再走比較好吧。”

“不,不行,我們要趕快逃纔可以……”抓着喬晨手的少女焦急地說道,全然不顧自己也被淋得溼透,慌張地向着別墅裏面瞟去。

喬晨皺了皺眉,直白地說道:“不管有什麼事先平靜下來吧,現在我們到外面也沒地方可去,不如先回別墅裏,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情的話我會保護你的。”

少女看起來急的快哭出來了,喬晨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這麼軟的妹子了,不禁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說得太過嚴厲。

好像沒有吧……他不確定地想着,餘光卻突然看到一道身影出現在她的身後。

“小心!”喬晨在那個身影即將觸碰到她的時候,用力將她扯了過來,同時後退了一步,打算先離那個突然出現的人遠一點。

這種出場方式……難道是她說的吸血鬼?需要敲掉獠牙的逆卷兄弟?

他謹慎地注視着那個人,思考着他的身份,卻沒想到突然有一股冰涼的氣息噴灑到自己的耳朵上。

喬晨楞了一下,緊接着就感覺到有什麼溼漉漉的東西劃過了自己的耳朵。

……

……臥槽?

什麼東西!

他被這一下搞得寒毛直豎,反射性地抽出苦無,反手往身後一戳。

遺憾的是他馬上就被捉住了手腕,喬晨用餘光向後掃了一眼,只看見一個人的臉就這麼湊在他的旁邊,黏膩得讓他背後直冒涼氣的聲音隨後在耳旁響起:

“居然逃走了,真是不乖啊h醬~不過看在又抓住了一個美味的份上,暫時放過你好了。”

他難道被變|態男猥|褻了嗎?!

喬晨表情裂了。

他完全不敢相信居然有一天會在他自己的身上發生這種事,石化了幾秒之後,他的表情迅速經過了臥槽三連擊,進化爲無法忍耐的噁心。最後種種令人暴躁的情緒匯聚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副非常猙獰的樣子。

先前逃出來的少女看起來非常害怕,想要拉着喬晨再次逃跑,但很快也被另一個人捉住了。

“哼,居然還想在本大爺的面前逃跑,看起來得需要好好調|教啊。”那人輕而易舉地捉住了少女的腰,不顧她的掙扎輕蔑地說道。

被同性以這樣富含暗示的姿態觸碰以及舔舐讓喬晨噁心得想要吐出來,在這種極端的情緒下,他深吸兩口氣,突然大聲地說道:“真是讓人難以忍受的污穢啊,你們這些惡犬!我以神的名義判定你們有罪,就讓我用斷罪之刃制裁你們的罪惡!”

“什麼啊……真是煞風景的女人,連美味都變得難吃了。這種傢伙就留給你吧。”

少女滿臉蒼白地解釋道,試圖把喬晨撇清出去:“請不要這樣,是我擅自拉着她跑出來的,跟她沒有關係……”

“哼,平胸女跑出來正好,正好在其他兄弟出來之前,能嚐嚐她的味道填飽肚子。”

背後猥|褻他的男人又說了些什麼,但喬晨已經完全不想去聽了。

這兩個傢伙旁若無人地討論着他和另外那個少女的所屬權,而少女在被抓住以後,就完全不敢動彈了。

喬晨靠着這種非常中二的臺詞勉強控制自己鎮定了下來,他深吸了一口氣,總算是清醒了一點。

這兩個傢伙根本沒有他和那個少女放在眼裏,似乎在他們眼中,自己比起同類來說,更像是端上餐盤的豬肉之類的東西吧。

不管是不是目標,都來教這種社會的敗類做人,不,做鬼吧。

他陰沉地想着,利用這樣近距離的接觸,立刻開啓了換裝pk。

在時間靜止之後,他再也無法忍耐這種狀態哪怕一秒,迅速將自己抽身而出。直到這時,他纔看到了這個變|態的正臉。

“嘖,居然長得這麼人模狗樣嗎……”他惱火地說着,好歹控制住了想要揍得他滿地找牙的衝動,先掏出設計圖,確認了一下他的身份。

“‘逆卷兄弟的獠牙’,地點是……面前!”就是他們兩個!

得到了答案,喬晨扯了扯嘴角,捂住了半張臉,以一種極其扭曲的姿勢“哼哼哼”地笑了起來。

保持這個姿勢呆了一會兒,他終於停止了令人發毛的笑聲放下手,飛快地打倒了這個令人噁心的變|態。眼見他被大喵砸翻在地上不省人事,喬晨又馬不停蹄地揍翻了對面那個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的人渣。

這兩個逆卷兄弟接連暈過去之後,喬晨纔在其中一人的腦袋旁邊蹲下來,滿臉嫌惡地伸手扒開了他的嘴巴,用苦無對準門牙兩側那顆尖尖的獠牙,毫不留情地敲了下去。

沒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會把手伸進男人的嘴巴……而且還是個超級人渣的傢伙。喬晨努力忍耐着手指沾滿了口水的感覺,有些後悔起爲什麼沒趁着pk的機會,從衣櫃裏拿出一雙手套了。

由於是第一次實行牙醫的任務的關係,喬晨在頭一個人的嘴巴里連敲了十幾下,才把他的獠牙弄了下來。這樣造成的後果是不僅僅是喬晨要的材料,就連門牙在內的其他牙齒也一併被他敲掉了。

此時,那個原本長得還算可以的禮帽變|態隨着牙齒的掉落已經完全變了一個模樣,整張嘴都癟了進去,看起來跟一個牙齒掉光的老頭沒什麼兩樣,一點也不帥氣了。

不過喬晨對他這樣悽慘的模樣完全提不起一點同情心。

他順手摘掉了他的禮帽,給他剃了個頭——雖然系統完全不收這種東西。

直到剃掉他的最後一根頭髮後,喬晨才感覺心裏那頭咆哮的野獸終於消停了一些。

算了……就先這樣吧。喬晨打量了這顆光頭兩眼,點了點頭。

他這才把禮帽重新扣到那光溜溜的腦袋上,跨了兩步來到卷褲腳的傢伙旁邊,轉而敲他的牙齒去了。

在喬晨悶頭無比殘暴地敲牙齒的時候,站在原地的小森唯呆立了一會兒,又轉過頭去看了看趴倒在地上的逆卷綾人,對發生的事情感到不可置信,喃喃地說道:“發生了什麼?這麼厲害的吸血鬼居然……被打倒了嗎?”

喬晨手裏的工作不停,平靜地回答道:“是這樣沒錯。”

“我真的從他們手裏逃出來了……”小森唯說着,滑落到了地上,喜極而泣。她用手指擦拭掉眼角流出的淚水,另一隻手置於胸口,對着喬晨露出了一個感激的微笑。

然後她看到了正在攥着苦無瘋狂敲牙齒的喬晨,剛剛展露出的微笑又被嚇退了回去。

他的牙有點比禮帽變|態的難敲啊……喬晨面無表情地想着,一手掰開他的嘴巴,另一隻手舉着苦無使勁砸了好幾下,都沒能把他的獠牙砸掉下來。

反而是喬晨被震得手腕發酸,不得不暫時停了下來,甩了甩手活動了一下痠痛不已的手腕。

或許是喬晨這副沾滿鮮血的樣子太過可怕,小森唯遲疑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對他說道:“十分感謝你的幫助,我是小森唯。”

軟妹子。

活的。

頭一次遇到真軟妹的喬晨不禁眼神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又想了想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爲,頓時覺得有些尷尬:“沒什麼,我叫喬晨。”

“那個,能不能冒昧地問一下,你在對……綾人君做什麼?”

喬晨順着她的目光低頭看向了牙齒被砸掉了一半的卷褲腳,原來他叫逆卷綾人嗎?說起來,這該不會真的是本少女漫畫吧……

他一邊想着,一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牙齒上又砸了一記,終於將這兩個人身上的材料收集完畢:“我在教給這兩個人人生哲學。”

“人生哲學?”

“去掉污穢的牙齒和頭髮,就能當上女神的聖鬥士……”喬晨說了一半,聲音越來越小,最後掩飾般地咳嗽了兩聲,隨便糊弄了過去,“哦,就是等價交換,你懂的。”

糟糕,這個妹子看起來太正常了,喬晨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交流了……

這種時候就假裝自己在超級認真地幹正事,完全沒有說話的心思吧。

喬晨尷尬地想着,閉上了嘴不再說話,麻利地把逆卷綾人的頭髮也剃了下來。 兩個人被削下來的髮絲紛紛被雨水打得四散到了地上,喬晨把苦無重新別好,用手抹了把溼透的臉,又打了個噴嚏。

“阿嚏!”

剛剛注意力完全被這兩個人奪走了,因爲怒火太過旺盛也沒怎麼感覺到冷,現在一消停下來,喬晨只覺得衣服溼漉漉地貼在皮膚上,不僅起不到保暖的作用,還使自己更加難受了。

一直在喬晨旁邊的小森唯擔憂地靠近了些:“沒事吧?是不是感冒了……要趕快吃些藥才行。”

這時候喬晨纔想起來這個從裏面逃出來的少女也同樣被雨水淋了這麼久,他心虛地看了一眼這個妹子,發現穿着單薄的小森唯嘴脣在不自覺地打顫,頭髮也全都貼在臉頰,雙手環抱着手臂,看起來極爲狼狽。

這種天色看起來也不像馬上就能放晴的樣子,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即使從現在開始打傘也是會着涼的,還是要找個地方落腳才行。

雖然不知道里面的幾隻逆卷兄弟戰鬥力怎麼樣,不過如果是少女漫畫的話,應該不會像藍染那樣讓人無能爲力吧。

喬晨想着,對自己的大意感到抱歉,但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簡單地說了聲:“跟我來。”轉過身向別墅的方向走去。

“好的,可是,要去哪裏……”

小森唯下意識地跟上,看到喬晨筆直地往吸血鬼所在的別墅那邊走去,不禁後怕地停下了腳步,但眼見距離喬晨越來越遠,還是小心地跟了上去。

在別墅的門口,喬晨把隨身攜帶的苦無交給了小森唯,告訴她只要再有人敢對她出手就直接用苦無捅他,不需要猶豫。

“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不會。”

“但是……”

“不用擔心。”喬晨乾巴巴地安慰道,見小森唯還在遲疑,只能又多說了一句,“對女性出手的都是人渣,要被狠狠地教育一頓纔可以。”

小森唯看了看喬晨,似乎被他堅定的態度說服了,伸手接過苦無放在胸前,點了點頭:“恩,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完成了這場對話,喬晨悄悄鬆了口氣,總算覺得緊張感散去了一些。

喬晨這次沒打算再僞裝,直接推開了門,他第一眼就看到了有四個長得不錯的男性呆在門前的大廳裏,穿着打扮各有特色,還都很時髦。

其中的眼鏡男推了推鏡片,冷漠地看了喬晨一眼。

“綾人和禮人都在幹什麼,只不過是去抓兩個人類女人,居然花了這麼長的時間。”

“啊啊,回來了呢……我已經等不及要享用了。吶,這個人可以殺死的對吧?”眼下有兩片青黑,看上去很腎虛的少年緊隨其後開口說道。

喬晨往裏面走了幾步,把這幾個逆卷兄弟挨個打量了一遍。經過之前的三觀洗禮之後,他已經不會爲這些話語動容了,他專注地看着他們服飾細節,心裏暗自想到,看來這幾個逆卷兄弟都是要好好搭配一番才能打敗的對手。

“爲什麼只有你們兩個,綾人和禮人到哪裏去了?”眼鏡男質問道。

喬晨朝着站在門口的小森唯比了個稍等的手勢,纔回答道:“他們已經被淨化了,正在女神面前痛哭流涕着呢。”

他們看起來根本沒把喬晨的話放在心上,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瓜分食物。腎虛少年在下一秒就出現在了喬晨的身後,頭埋在他的頸窩裏,甚至還伸出了舌頭,想要舔上一口上面的水珠。

“喬晨小姐!”小森唯擔心地叫了起來。

喬晨迅速把手擱在舌頭和皮膚中間,隔開了對方的嘴巴:“這種變|態的行爲還是省省吧,小孩子學壞是要被打屁股的。”

“你竟然敢這麼對我……果然每個人,每個人都是這樣,我絕對要殺了你!”剛剛還看起來像是個鬼畜的少年馬上就像開啓了第二人格一樣,非常有病地咆哮着,不過喬晨完全沒打算理他。

他順勢將指頭往露出在外的獠牙上一磕,利用被傷害就會進行換裝pk的特質,在接觸到鋒利牙齒的瞬間開啓了pk模式。

喬晨拉開衣櫃,打開手持物那一閣,拿起了現在唯一具有殺傷力的武器。

雖然這羣吸血鬼看着都挺菜的,不過以防萬一,還是把它帶上吧。

喬晨把炮火如蘭費力地搬了出來,放在腳邊,緊接着當着吸血鬼的面毫不在意地換起了衣服。現在的他早就不會爲換裝這種事感到羞恥了,他根據腎虛正太的衣着換好了pk用的衣服,不再因爲嫌麻煩而省略掉飾品,而是把它們一股腦地全都戴滿了。

全部換好之後,喬晨看上去就像是個移動的人形飾品架,四周還在飄落着一片片的白色羽毛,臉也被面具嚴嚴實實地擋住了半邊。

在其他人看來,只不過一瞬間的工夫,逆卷奏人就被放倒在了地上,而喬晨卻完全變了一個模樣,由看上去很好吃的美少女變成了一個自帶特效的怪人。

“什麼?!”

“這個女人做了什麼!”剩下的兩個逆卷兄弟紛紛站起,卻還是不肯相信會有吸血鬼落敗在人類的手上,“喂,如果帶了什麼對付我們的武器的話,奉勸你還是儘早交出來,這樣纔不會吃到苦頭。不然的話……”

他們危險地威脅喬晨,其中一個銀髮少年猛地用拳頭砸了一下牆壁,把看起來很堅固的牆面砸出了一個深坑。喬晨無動於衷,用小指挖了挖耳朵,無視了那羣人彷彿看到□□一樣的表情。

在這種狀況下還只是單純地威脅他,看樣子這羣人智商和武力都不怎麼夠看,除了服裝搭配得很成功以外,都不是什麼厲害的傢伙。

喬晨彈了下手指,在展現了實力之後,直接說道:“你們也看到了,我確實有對付你們的方法,外面的傢伙也全都被我打倒了,並且被我從裏到外洗禮了一番。如果想給他們報仇的話儘管來,我不會手下留情的。不過我希望能讓外面的女孩子先進到裏面休息,如果達成共識,我可以告訴你們我的武器是什麼。”

“居然做這種不雅的動作,真是太沒教養不知羞恥了。”不知爲什麼,眼鏡男居然開始訓斥起喬晨來,“你以爲只是憑藉武器就能和我們談條件了嗎,簡直不知天高地厚,這樣不能認清自己地位的女人,連你的血都會變得難喝的。”

都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實力了,居然還在用高高在上的口吻說話嗎……喬晨感覺有些無語,完全不知道這個人的腦子裏都在想些什麼的。

不,如果知道的話,那才壞事了吧。

還是不要跟他們講話了,直接抓緊時間全部幹掉,再帶小森唯去休息比較好。

“可惡,你這個女人太囂張了!”

伴隨着吼聲,遠處銀髮少年的身影一閃,突然在眨眼之間出現在了喬晨的面前,喬晨氣定神閒地站在原地,看着他握着拳頭向自己揮來,一動也不動。

攜帶着風勢的拳頭馬上就要觸及到喬晨,他等待着換裝pk開始,卻沒想到銀髮少年卻好像看到了什麼非常難以置信的東西一般,拳頭不自覺地挪了方向,往喬晨臉頰旁邊打了個空。

“你們……”他的表情一下子變得扭曲得可怕。

喬晨還沒來得及感到驚訝,就聽到身後不遠的地方,傳來了一聲女孩子的尖叫。

小森唯的聲音!

喬晨大吃一驚,迅速回頭看去。

發生了什麼—— 兩個滿身泥湯的光頭突然出現在別墅的門口,他們抓住了門口的小森唯,滿懷惡意地看着喬晨,整個癟進去的嘴巴動了兩下,十分憤怒地說了些什麼。

然而因爲沒有了牙齒,說話漏風的緣故,在場的所有人一個都沒有聽懂。

“是那兩個逆卷兄弟……”喬晨吃驚地說着,但很快意識到了現在的狀況,沉下了臉色。

“你們怎麼變成這副樣子了,真是令人發笑。”見到模樣悲慘的兄弟以後,眼鏡男非但沒有同情,反而冷淡地嘲諷道,“只不過是兩個女人,就讓你們落到了這種境地嗎?哼,真不想承認我們是兄弟這個事實呢。”

見此狀況,逆卷綾人顯得更加生氣了,用力地抓住了小森唯的肩膀,又張開只剩下光禿禿的牙牀的嘴巴衝喬晨吼了一句。和他站在一起的逆卷禮人表情陰森地捂着自己的嘴巴,相比起暴跳如雷的兄弟,他更在乎自己糟糕的形象,一句話都不肯說。

逆卷綾人強行拖着小森唯一路來到了廳內,渾身的泥湯滴落到了地板上,惹來其他兄弟不滿的皺眉。半路上,一個倒在地上的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神色惡劣地輕哼了一聲,邁過了逆卷奏人繼續前進。

兩個吸血鬼的目光都像能殺人一樣,一直釘在喬晨的身上,對於這種程度的注視喬晨根本不痛不癢,只是緊緊皺着眉頭,爲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而暫時停止了計劃。

逆卷綾人來到喬晨面前幾步遠的位置站定,掐着小森唯,一手指向了喬晨,用漏風的嘴巴大聲說了些什麼。

此時自然沒有人能對這種含糊不清的語言做出反應,場面頓時陷入了一片尷尬的安靜,在這種環境中,兩個聲音同時響了起來。

“不管你想要做什麼,要是不想連最後的牙齒都失去的話,就放開她。”

“請,請放開我。”

比起喬晨的話語,小森唯直白的反抗更加激怒了逆卷綾人,他猛地揪過小森唯,掐住她的下巴粗暴地擡了起來,將自己光溜溜的腦袋和癟癟的嘴巴湊了過去。

由於他現在已經一點也不帥氣了,可笑的臉孔完全不能讓少女感到臉紅心跳,他卻好像根本沒有注意到這點,仍然讓自己的臉緊緊貼了過去。

“請不要這樣……請放開我!”她歪過頭,鼓足了勇氣,放大了聲音說道。

逆卷綾人的表情變得非常糟糕,他的手指在小森唯的下巴上掐出了深深的印記,似乎想靠武力讓她再度屈服。

小森唯很快就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喉嚨間發出了幾聲輕微的嗚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