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嗯!紫楓微抿著嘴重重的一點頭,隨即便是下意識地看了看四周到底是有沒有安裝攝像頭,顯然他是把上一世的壞習慣帶到了這一世來了。

「性福生活!我來啦…」

紫楓在心中再次的一聲大喝,意在為自己加油打氣,可他剛準備要伸出自己那色狼之手時,莎莉婭的妖媚蛇尾突然間一陣晃動了起來,發出了一陣陣沙響之聲。

這一幕的突然變故也是打斷了紫楓那接下來將要展開的性福生活。

「不好!有人來了!」蛇女莎莉婭猛地抬頭看向了一側茂密的小樹林里,她那不斷吞吐著的鮮艷紅色蛇杏也是發出了一陣陣危險的信號。

「不用怕莎莉婭!有我在我是不會讓任何人傷你一片蛇鱗的,」紫楓見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也是一步跨前擋在了莎莉婭的身前,一股男人的氣魄頓時展露無疑。

在男人面前他可以裝女人,可在女人面前,而且還是如此多嬌的美女面前,他一定會選擇做男人,一個真真正正的男人。

「呵呵…想英雄救美嘛!小子,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

一道低笑聲隱隱的傳來,緊接著紫楓與莎莉婭二人就便是看到了一道黑影自小樹林里竄出,朝著他們二人殺氣騰騰的走來,同時其嘴角之上還噙著一絲淡淡的冷笑。

「是你!」紫楓剛一看清來人的面目,就便是猛地認出了來人,雖然他算不上認識,但卻是與著對方有過一面之緣,來人正是那執侉少年身邊的陰鷙老者。

「哼!小子,要怪就怪你不長眼,跟我家少爺搶女人,你有幾條命夠玩的啊?」陰鷙老者冷哼著,隨即便是把目光停留在了莎莉婭那輕輕一握都是能握斷的小蛇腰上,身下的**部位也是緩緩地隆起。

似是有些受不了了,陰鷙老者也是快速提聚起了身體之內靈力來,緩緩地匯聚在了其雙掌之上。


一轉神形境!

看著身前那陰臀老者掌鋒之上散步出的靈力波動來看,紫楓也是第一眼就便是道出了對方的修為等級,整整是比自己高出了五轉之境,懸殊說起來大也不算大,說小也不算小,要他小命顯然是綽綽有餘了。

「拿命來!」陰鷙二話不說,一聲厲喝,掌鋒如電般朝著紫楓二人劈頭蓋臉的砸來,這要真是被劈到了,受傷是小,毀容是大倒是真的。

「莎莉婭快走!」

紫楓同樣是一聲大喝,頓時一把將莎莉婭猛地推開而去,直到了此時,紫楓都是不忘卡油,有意無意的推在了莎莉婭那誘人的山峰之上。

24c!

第一時間目測加手感判斷出了莎莉婭的小白兔尺寸后,紫楓也是決定了以後若是有機會的話,親自替莎莉婭定製一款私人的胸罩,讓得她更加的有自信做女人。

「小心!」看著那傻愣在原地的紫楓,被推出好遠不斷輕柔著自己那火辣辣峭峰的莎莉婭,也是急忙出聲的提醒道。

「哼!早就等你多時了!」

本來還傻愣在原地的紫楓,面色也是猛地一冷,急忙是側身而退,險險地躲過了陰鷙老者那劈來的數掌,隨即他也是不甘示弱的腳下一滑,瞬間轉身就便是朝著陰鷙老者下體猛地踢去,如果這要真是被踢中了,就算是不死,也必然會致殘。

「哼!小小年紀就如此的這麼歹毒,長大了還得了!」陰鷙老者見紫楓躲過了自己的一擊之後非但不退,反而是攻向自己的下體,不由的惱怒一聲冷喝,隨即他的身體之上也是瞬間被附上了一層黑色鎧甲,硬接了紫楓的這一擊重踢。

鏗!一聲金屬之聲自紫楓的腳上傳出,他只感覺到自己的腳宛猶如是踢到了石板一般,痛的他差點沒嚎叫了起來。

可還沒有待得紫楓他腳上的余痛消失,一機械式的鎧甲拳頭就便是砸在了他的胸膛之上,頓時間一股侵襲的大力傳來,將他砸出了好遠,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噗!翻身倒地后的紫楓只感覺五臟六腑一陣火燒般灼熱,一口鮮血也是順著自己的喉嚨哇的一聲吐了出來,這才隱隱好的受了一點。

「紫楓!你沒事吧?」莎莉婭第一時間游到了那倒地吐血的紫楓身前,急忙是關切地問道,眼神之中也是充滿了焦急的神色。

「莎莉婭你怎麼還不走啊!再不走大家會一起死在這裡的,走啊!」紫楓抹去了嘴角之上殘留著的血跡,對著莎莉婭怒聲說道。

不得不說此時的紫楓,已然是沒有了之前的玩世不恭,他知道有些時候是可以開玩笑的,而有些時候卻是不能開玩笑地,就好比如此時此刻。 「呵呵,還挺有情有意的啊!今天你們誰也別想走,」陰鷙老者冷笑著,一個閃身就便是攔在了莎莉婭的身前,滿臉火熱的盯視在了莎莉婭的小蠻腰上。

在暗吞了一口唾沫后,陰鷙老者隨即又便是轉目看向了一旁倒地吐血的紫楓,一抹戲虐的笑容也是越來越濃郁。

「搞了半天,原來你小子不會任何的武學與法訣啊,那你今天就算是死也是白死了,如果我要是你的話,寧願花一千晶石買幾本強大的武學或法決修鍊下,也不會去買這麼一個只能看卻不能做的蛇女回家!」

陰鷙老者說到最後,也是將手指向了一旁的蛇女,顯然他的話中之意是連洞都是找不到一個的蛇女,你買來幹嘛啊!

突然間見陰鷙老者指向了自己,莎莉婭也是下意識地後退著,同時眼神之中也是多出了一絲歉疚的神色,只是紫楓沒有注意到罷了。

「少廢話了!今天只要有我在,你就別想得逞!」紫楓大喝著,那布滿靈力的雙拳,也是再次揮舞著朝著陰鷙老者攻擊而去,做著無用的殊死抵抗。

顯然他自穿越而來,只得到了這具肉身之中達到了五轉神息境的靈力與像萱兒這樣的幾位親人外,一切所有的記憶都是沒有留給他,這也正是他只擁有五轉神息境的蠻力,而卻不懂的如何去運用它的真正原因之所在。

「哼!小子,今天我就便是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叫強大的武學法訣!」陰鷙老者冷冷的說著,雙手也是微屈程捻花指狀,同時他那乾燥的嘴唇也是在不斷地低喃嚼動著。

僅僅數息間的時間,頓時一顆碩大的骷髏頭虛影緩緩地自他的頭頂上方冉冉升起,兩道如燭火般在風中搖擺著的眼睛將那暴沖而來的紫楓給盯視著。

「嘗嘗我的死神之眼吧!」陰鷙老者朝著紫楓微微的抬手一指,頓時間骷髏頭內那風中搖擺著的火色之鬼眼也是猛的射出兩道黑色光芒,擊射在了紫楓的身體之上透體而出。

咚!紫楓還未接觸到對方的身體,就便是緩緩地徹底倒下了,生命也是在逐漸的消逝著。

「咦…看來你小子身上的寶貝還挺多的嘛!可惜你竟然不會用,簡直是暴遣天物了。」

就當陰鷙老者在解決完紫楓,正準備要將莎莉婭擄走時,倒地中的紫楓胸口處突然間有著一道亮光閃起,光亮也是越來越甚,顯然是一件不俗的寶貝在作祟。

踏步來至到了紫楓的身前,看著那睜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紫楓,陰鷙老者也是緩緩地蹲了下去,伸手入紫楓的懷裡將之發光之物給掏了出來。

看著手中那不斷閃爍著光亮的神秘符張,陰鷙老者也是驚愕的愣了一下,隨即便是撇了撇嘴,顯然這張符還入不了他的法眼。

而就在他剛準備要丟棄手中的符張時,卻是發現怎麼丟都是丟不掉,宛如是附之蛆骨般,頓時間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在其心底油然而生,緊接著他便是眼眶欲裂的看到那附之蛆骨的神秘符張竟是緩緩地融入了他的**之中,消失不見了。

「不!你到底是對我做了什麼?啊…」

陰鷙老者雙手抱頭一陣痛苦的狂吼著,他的身體也是開始變得愈來愈膨脹了起來,有種隱隱是要被吹爆的感覺,異常的恐怖嚇人。

這一幕的發生,莎莉婭也是被嚇得一陣不清,她將紫楓緊緊地抱起,而自己的臉卻是死死的貼在了紫楓的懷裡,不敢去看那即將爆裂的血腥一幕。

然而此時,對於莎莉婭的這如此近距離的親密舉動,紫楓已然是沒有了任何的不良想法,此時他的腦海里唯一想到的卻是那總是與著自己拌嘴的郝健,那清純可愛的妹妹萱兒,還有那慈善溫和的爺爺等人。

二世為人讓得紫楓懂得了很多、也學會了很多,可惜他馬上就要再次離開人世了…

砰!當陰鷙老者的身體,終於是達到了一個被撐破的極限,再也承受不了體內的巨大爆破之力時,一聲炸響終是在這塊蔥鬱的草坪之上響起,無數血雨自高空之中滴落而下,畫面雖美雖妖異,但依然是掩蓋不了空氣之中所瀰漫著的惡臭血腥之味。

「莎…莎莉…婭…」

超品透視

巫師世界的御主 、疑惑的話,那此時她的眼神之中有的只是真誠與信服。

「這…個給…你,它會…帶你去屬於…你自己的那個…」

在紫楓終結生命閉目的那一刻,一隻小巧的百靈鼠出現在了他的手裡,可惜他已經是握不住了。

看著那生命枯竭走到了盡頭的紫楓,莎莉婭也是用手撫摸了下紫楓那帥氣中卻又略顯稚嫩的臉龐,眼神之中也是罕見的出現了一抹抉擇。

短短的幾次見面、數小時之處,這個叫做紫楓的人類,給了她太多難以忘懷的記憶:從拍賣場那個扯脖子、擼袖子,歇斯底里叫喊競拍的少年;到那個滿嘴甜言蜜語,第一個吻了她芊芊玉手的紫楓;最後又是因自己而遭來殺身之禍且不顧生死為救自己的本色男兒。

這一幕幕的發生比她自出生以來的整個人生都是要豐富精彩的多,所以他不能死,她也不會讓他就這麼的死去。

似是終於下定了決心,莎莉婭也是猛地一點頭,隨即便是咬破了自己那修長的芊芊白皙嫩手,一滴滴彷彿是帶有著生命般的火紅色血液在其指尖上歡快的跳動著,最終滴落在了紫楓的嘴中,滋潤著他那已經是枯竭的生命,使得他能再次重生蘇醒所來。

果然,時間不長,早已經是氣息全無生命枯竭的紫楓,也是在吸收莎莉婭那滴入在他嘴中的血液后,慢慢地恢復起了生機,冰涼毫無血色的臉上也是一陣開始紅潤了起來。

緩緩睜開雙目后的紫楓,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隨即也是略顯惱怒的說道。

「莎莉婭,我說了讓你快點逃走,快點走,你就是不聽,這下好了,大家都玩完了…不過這樣也好,黃泉路上起碼也有個伴。記住了,到時候那個什麼夢婆叫你喝夢婆湯,你可千萬別喝,知道了嗎?」

紫楓嘰哩呱啦地說了一大通對於莎莉婭來說是莫名其妙的話,隨即也是起身爬了起來,開始打量起了這個新的世界來,畢竟以後他要長期久居在這裡了,不熟悉下環境怎麼能行。

「咦!怎麼這地還是這地?這天還是這天?難道地府搬到上面來了…」看著眼前這片略顯有些熟悉的地方,紫楓不禁是狐疑的撓了撓頭說道。

「紫楓大哥,你沒有死,我們都還還活著呢!」莎莉婭遊動著她的身子,來到了紫楓的身前,微笑著說道。

「我們沒死!不可能吧!」紫楓驚訝地說著,就便欲舉起手來就要打莎莉婭的那精緻白嫩的小臉蛋,常言道死人是沒有知覺的,不知是電視看多了還是小說看多了,他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手感。

可就在紫楓他將要打下去的瞬間,卻又是停了下來,因為動手打女人是可恥的,所以他選擇了打自己。

「啪!」

一道清脆的響聲在此時此刻紫楓的耳中,猶如是一朵綻放的雪蓮花般,是那麼的動聽美妙。


最終在經過莎莉婭的講述之後,紫楓也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原來是莎莉婭用她體內流淌著的血液救了他,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莎莉婭有著起死回生的功效,那他還用為生死而擔憂嘛!

「嘿嘿…」想到這,紫楓由心的笑了。

似是看出了紫楓的內心真實想法,莎莉婭也是略顯有些沒好氣地說道:「你別亂想了,我的血液雖能治病、救人,但也必須是要得到我的認可,否則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呵呵…莎莉婭以你我二人的這層關係,你的不就是我的嘛!咦,莎莉婭你的手還在滴血誒,不要浪費嘛…」說著,紫楓的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小瓶子,就要去卑鄙的榨取莎莉婭的血液。


「哼!你們人類沒一個是好人,不理你了!」莎莉婭見紫楓對自己做出了不尊敬的行為,不由惱怒的一甩手,撅著稚嫩的殷桃小嘴憤憤地走開了。

莎莉婭的這一突然間的舉動,不由令得紫楓微微一愣,心中暗道:不就是要你幾滴血液嘛!至於這麼小家子氣嗎?

可是他又怎麼會知道,這要是在靈蛇一族中,他紫楓的行為可謂是大逆不道,縱使是有著上百、上千條小命都是瞬間玩完的份。

在無奈地嘆了口氣后,紫楓也只好打消了這齷齪的念頭,急忙的朝著前方那正逐漸游遠了的莎莉婭追去。總之他決定了,幾滴血液還遠遠滿足不了他,最起碼也要得到莎莉亞她的這整個人。 「莎莉婭,你生氣了啊!哥這不是跟你開玩笑的嘛!我的為人你難道還不相信啊!好傷心啊!心碎了…」

剛一追上來的紫楓就開始了他的花言巧語以及賣萌耍寶了起來,畢竟他這長相擺在了這裡,不用豈不是太太他媽的浪費了。

看著那一臉萌像的紫楓,莎莉婭竟然是完全不吃這一套,依然是厥著小嘴嘟嚷道,「我想家了!我想回家,你要是能送我回家,我就相信你!」

「回家!這個…這個嘛…」紫楓顯然是有些為難了,若是送她回家了,那到時候她來個你既沒車又沒房,而且還是異地,父母不同意,我們分手吧!到時候他哭都是來不及。

畢竟上一世的他就是因為這幾個條件沒有達標,而失戀了好幾次,哭的那個傷心啊,甭提了。

同樣的錯誤他又豈能是再犯。

「怎麼?你不願意啊!我就知道…你不幫我,我自己找回家!」莎莉婭說著,便是不再理會紫楓,獨自的朝著身前的茂密樹林里游去。

「唉…」看著那執意要回家的莎莉婭,紫楓也是幽幽的一嘆,不禁是再次為自己找起了理由來,「誒!說不定,莎莉婭的父母就喜歡我這一款呢!那到時候我豈不是發了,嘿嘿…」

「等等我啊!莎莉婭,我決定帶你找回家的路了!」紫楓一邊大聲地叫嚷著,一邊朝著莎莉婭的方向再次追尋而去,顯然此時的他已經離自己剛一開始的推倒目的,越行越遠了。當夕陽西下,夜幕開始來臨,一路跋山涉水的紫楓二人,也已經是滿身的疲憊,最終在紫楓一再苦苦地哀求之下,莎莉婭終於是點了點頭允許休息一夜再繼續趕路了。

其實紫楓也並不是真的疲勞,而是他想與莎莉婭多一點二人相處的時間,好培養培養感情,因為說不定他們什麼時候就要分開了。

紫楓之所以會有如此的這一擔憂,也並不是他祈人憂天,而是在今日的趕路之中,莎莉婭將她如何回家的計劃給說了一遍,原來她是想要紫楓陪他去附近的原始山林之內,尋找一些強大的蛇類魔獸,然後再由那些強大的蛇類魔獸送她回獸之荒域,否則僅憑他二人,不說能不能找到去獸之荒域的路,就說這一路的危險重重,縱使他們有著九條命都是不夠花的。

「莎莉婭,你確定到時候要是真的找到了那些強大的蛇類魔獸,它們會聽你的話嘛?到時候它們不會把我們當腹中之物給吃了吧!」

一處熾熱升騰的篝火旁,紫楓此時正一邊手持棍叉烤著幾條魚,一邊還找著各種理由話題跟莎莉婭閑聊著,意在他的偷心之舉。

純潔如一張白紙的莎莉婭,又怎麼會知道紫楓心中打的是什麼鬼主意,她不厭其煩的為其解說著,「放心吧!我們靈蛇一族雖然在妖獸界算不上是頂尖霸主般的存在,但在蛇類之中我們卻還是頂尖的存在,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哦!真搞不懂你們,這諸神大陸也還真是奇怪,你們妖獸跟人類不但長的一樣,還統一說人類語言。而魔獸則就只能當魔獸,住洞穴…」

紫楓正饒有興趣說著話的時候,突然間那被自己放出去探路的百靈鼠卻是快速的竄了過來,同時在他的手中不斷地嘰嘰叫著,將自己所探來的信息傳遞給了他的主人紫楓。

「怎麼了紫楓哥?出了什麼事了嗎?」莎莉婭看著身旁那眉頭不斷皺起的紫楓,有些擔憂的說道。

微微的整理了下百靈鼠傳遞給自己的信息之後,紫楓隨即也是將百靈鼠納入了自己的空間棒之內,這才起身正色地對著莎莉婭說道:「莎莉婭!接下來我們的二人之旅可能是就要被破壞了,據百靈鼠傳遞來的信息來看,這附近最起碼是有著十數波的人馬正朝著此座荒山的內部深入,不知道是在找尋著什麼?」

「那我們該怎麼辦?」莎莉婭在聽了紫楓的述說之後,也是一下子慌了神。

她自小就沒出過靈蛇一族的族門,對於外面的世界什麼都是不懂,她還依稀記得那些猥瑣的人類,只要是一見到她就要打她主意的貪婪、**模樣,莎莉婭就不禁在心中一陣害怕了起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紫楓這樣不貪圖她的美色與身體的。

可是莎莉婭又怎麼能想得到,紫楓只是與那些貪婪的人選擇的方式不同罷了,確切地說,他只能算是一個偷心的賊。

「不用怕莎莉婭,既然我答應了要幫你找到回家的工具,那自然是會說到做到,」紫楓說到了這裡,便是不由得停頓了一下,隨即便是將目光上下打量起了莎莉婭來,頓時一股邪火自其內心一陣騰騰騰的上涌了起來,這下可是有些為難了。

像他這麼純潔的人在看了莎莉婭那細軟可握的小蛇腰后都是邪火上涌,更別說是其他之人了,與其干放在身邊只能幹過眼癮,還不如是把她藏身起來,這樣保住小命的把握就要大的多了。

想到這,紫楓當下在不遲疑,「莎莉婭,你也知道那些男人看到了你都是會對你有所企圖,我看為保險起見你還是進入我的空間棒里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