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嗷!

噬天狼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緊接著,龍飛昊的隊伍中,幾乎每個人的眼睛都要凸出來了!

噬天狼的叫聲有一個特點,就是不管多少只噬天狼在行動,它們的叫聲永遠是統一的,因為,它們僅僅需要與噬天狼王傳遞信息,而噬天狼群之中,互相則無需傳遞信息。而正是因為噬天狼的這個特點,也讓眾人無法根據它們的聲音判斷它們具體的數量。

所以,當一百多隻噬天狼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眾人皆是驚訝無比!

噬天狼乃是師級的妖獸,達到靈級的也只有那麼幾隻,但是不要忘記,龍飛昊的隊伍一共只有十人,而面對百隻噬天狼,就意味著,每一個人需要面對十隻以上的噬天狼,而且,噬天狼還有可能是靈級的!

若是龍飛昊知道這一切皆是龍飛宇所為,不知道會不會暴怒而起……你設置點難的不要緊,但是你不能設置得那麼難啊……

緊接著,龍飛昊等人便陷入了苦戰之中,七名魂靈均是在噬天狼群中尋找達到靈級的噬天狼,緊接著便先對靈級的噬天狼下手。然後再轉而對付師級的噬天狼!

嗷!

噬天狼不斷的慘叫著!


而龍飛昊的隊伍亦是有人開始受了傷!

龍飛昊大喝道:「每個人,給我殺!殺到殺不動,也要殺!不要讓噬天狼的利爪,落到你隊友的身上!否則我饒不了他!」

霸道,龍飛昊的霸道彰顯無遺!

嗷!

當龍飛昊手中的烈火虎魄劍殺死最後一隻噬天狼的時候,眾人皆已經膽戰心驚,渾身無力,只有龍飛昊那九歲的身體,依舊堅挺著!

紫色空間,滿是紫色!

而百隻噬天狼,亦是屍體滿地。

最令眾人吃驚的,倒不是這點,當龍飛昊隊伍的眾人正想收取噬天狼的妖獸晶核的時候,卻發現百隻噬天狼中,只有七隻具有妖獸晶核,而其他噬天狼,則是什麼都沒有!

龍飛昊知道這片空間的神奇,只是淡淡道:「生死搏殺,未必就有戰力品,兩者相爭,未必便是勝者得利,我們休整一下,便開始繼續前行吧。」

休整后,龍飛昊再次趕路之時,卻是終於有了喜人的發現。

其中一個隊員對著龍飛昊道:「隊長,你看那邊,居然生長著師級靈草!」

那個隊員也是夠眼尖了,羅天成一路上漏檢的師級靈草,他依舊能夠找到。

龍飛昊的隊伍眾人皆是面露喜色,他們從來就沒有想過師級的靈草居然能如此隨意的生長,這可是師級的靈草啊!

若是知道這些乃是龍飛宇等人撿漏的,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一口血吐出來。

而在龍飛昊前面行走的龍業,龍康,則是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們兩個隊的實力加起來,還沒有龍飛昊的隊伍實力那麼高,畢竟,龍弛為了保護龍飛昊,在龍飛昊的隊伍中安排了整整六名靈級高手!

而此刻,龍業龍康均是渾身帶傷,龍業的隊伍中,已經因為與妖獸的戰鬥折損了兩人,而龍康隊伍中,亦是已經有一人死亡,兩人受了重傷,可以說眾人已經對紫色空間的危險程度心驚膽戰。

而他們現在,距離鴻蒙尊者神殿,還有四里地的距離。

龍業滿臉陰沉,道:「想不到這片紫色空間,居然如此的危險,相比七弟就算是比我們的隊伍厲害一點,也比不上我們兩支隊伍的合力,但是我們兩支隊伍僅僅是走到這裡,已然是有如此巨大的傷亡!」

龍康接著道:「沒錯,如果按照如此推斷的話,七弟可能前進的距離還沒有我們遠,現在說不定此刻已經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在默默修鍊了。」

龍業忽然有些氣憤,微怒的將他紫色華衣的袖口猛地一拂,道:「特么的,那我們的傷亡如此慘重,就特么的收穫了十株師級的靈草嗎?」

說著,龍業將十株師級靈草拿出,狠狠的甩在了地上,滿目怒色……

若是不夜幽靈隊眾人看到這幕,恐怕要笑得直不起腰吧……

向東前行的龍威,龍辰,龍星的情況亦是與龍業相同。正當他們休息的時候,卻隱隱約約聽到了一聲怒吼。

「特么的,…那…如此慘……十株……靈草……」

三人面面相覷,龍辰道:「你們……有沒有聽到一個聲音……」

龍威聲音粗獷道:「這個聲音乃是大哥的!」

龍辰皺了皺眉毛,道:「大哥他們不是向著西邊走了嗎,我們明明就是向東行走,怎麼可能是大哥的聲音?」

龍威道:「那我們過去看看!」

龍辰龍星皆是點了點頭。

紫色的叢林中,妖獸嚎叫。

一刻鐘之後。

龍威粗獷的聲音響起:「大哥,二哥,真的是你們!」

龍業與龍康皆是驚訝的回頭。

龍辰道:」這片空間有古怪。「 冬風無情折老樹,飛沙有意撲面來!

寒冬依舊!

此刻的問晴,渾身上下包裹著厚實的衣服,但是依舊感覺到寒冷。

不夜幽靈隊眾人因為修鍊的原因,這點寒冷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們,尤其是火屬性的鄭然,更是毫無感覺,當然,鄭然只能勉強改變自己周圍溫度,而且會消耗大量魂力,否則的話問晴也不會如此受苦了。


這已經是一個月之後了,深冬時節,依舊沒有絲毫轉暖的徵兆。

在紫色空間中,龍飛昊那隻隊伍被擋在冰火瀾藤,難以寸進,所以龍飛昊便開始四處尋找妖獸。除此之外,龍業龍康等人均是一動也不敢動,只是安靜的利用紫色空間的濃郁的天地靈氣修鍊著。

不夜幽靈隊經過了一個月的歷練之後,眾人的修為又上升了一個層次,以至於對現在的不夜幽靈隊來說,歷練範圍之內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威脅到不夜幽靈隊了。

龍飛宇在這一個月中,突破到了魂師三轉,其實,當龍飛宇從紫色空間出來幾天以後,龍飛宇就已經突破到魂師二轉了。

在紫色空間中對付冰火瀾藤時他吸收了諸多天地靈氣,讓他一瞬間從魂師一轉到了接近魂師二轉的地步!

最令人驚訝的是,葉赫那拉天祿,居然從魂靈五轉,突破到了魂靈六轉!

修鍊到了魂靈,要突破一轉,不知道比魂者、魂師要難多少,但是,在如此之短的時間,葉赫那拉依舊再做突破,可見葉赫那拉天祿的天賦!當然,即使他修鍊到了魂皇,也只能做龍家的一名普通長老,畢竟,他並非龍家嫡系。

而羅天成則是由魂師九轉,突破至魂靈一轉,為不夜幽靈隊再添一名魂靈!

此刻,不夜幽靈隊已經有了四名魂靈,分別是:葉赫那拉天祿、陳州、鄭然、羅天成!

至於為什麼羅天成總是在早上被龍飛宇的掃把打中,不夜幽靈隊諸人冥思苦想也想不通,也許,這是一個迷。

龍飛宇握緊了手中的掃把,說道:」兄弟們,現在試煉範圍已經沒有能夠威脅我們的存在了,我們必須轉移陣地!」

羅天成剛突破至魂靈,此刻大大咧咧的道:「唉呀,家族裡就是太小看我們的潛力了,區區這幾隻妖獸就像把我們逼到絕境!」

龍飛宇嘴角一搐,道:「誰告訴你說家族要把我們逼到絕境的?」

羅天成嘿嘿笑道:「不是說把自己逼到絕境才能最快的進步嗎?」

龍飛宇嘴角再次一搐,道:「這是我說的……」

羅天成:「嘿嘿,老大英明,老大高瞻遠矚,嘿嘿……」

正在眾人說話間,忽然一股逼人的氣勢傳了過來。

來源,正是那高聳的龍牙山!

此刻,不夜幽靈隊離龍牙山,還有整整三里地的距離,但是就是如此,他們依舊感覺到了那氣息的恐怖。

這氣息……莫非是魂皇?!

龍飛宇星眸一凝,道:「走,過去看看!」

羅天成有些遲疑道:「真的要過去么?那氣息實在是太強大了!」

龍飛宇劍眉一揚,道:「兄弟們,我們悄悄過去看一下,想不到龍牙山之中,居然隱藏著實力達到皇級的妖獸!這隻妖獸,不可能是家族的手腳,因為,就算是家族,連王級的妖獸都未必能弄到,不要說皇級了,皇級的妖獸,已經是及其恐怖的存在!」

葉赫那拉天祿點了點頭,道:「沒錯,那隻妖獸很可能在沉睡之中,因為現在那氣息消失了,我們不妨過去看一下。」

此刻,距離試煉結束的時間,還有不到一個月。

龍飛宇嘴角一挑,道:「兄弟們,走吧,讓我們去看一下情況。」

試煉範圍外,距離龍牙山也為三里距離的負責長老兆玉堂面色一沉。

兆玉堂的修為已經到了魂王六轉!兆玉堂的感知,自然是要比龍飛宇等人要更加的敏銳的,他清楚的感覺到,在龍牙山的山腰處,一名到達了皇級的木屬性恐怖妖獸在釋放著自身的氣勢!



單單是哪氣勢,就讓兆玉堂感覺到不妙!

要知道,龍牙山身後,便是龍家子弟試煉的叢林,而且,龍家的九位公子都在參加試煉!一旦那隻皇級的妖獸發飆,眾人便很有可能受到致命的傷害!

抑或是,死亡!

兆玉堂來不及細想,連忙取出一個信號彈,立即發射了出去,緊接著,天空中立即出現了一個大大的「龍」字。

試煉範圍四周,諸位長老看到兆玉堂發出的信號后,皆是眉頭一皺,有什麼大事居然能讓兆玉堂發出信號,這試煉範圍,可是連一隻王級妖獸都沒有,說是試煉,其實也就是讓公子們體會一下生死搏殺而已。

不過,既然兆玉堂已經發射出了信號,諸位長老自然是不敢怠慢,連忙向兆玉堂的方向匯聚過去。

寒風撲面,不夜幽靈隊此刻已經將身形的隱匿做到了極致,因為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的大意會被龍牙山上的那隻皇級妖獸發現自己的蹤跡!

在龍牙山低,眾人皆是仰視著高聳的龍牙山,不禁心中一搐,龍牙山離地兩千米,形狀似蒼龍戾齒,山上更是光禿禿的一片,毫無遮掩,這讓眾人不禁心裡打了個鼓。

不過,這一點並沒有讓龍飛宇退步。

不夜幽靈隊眾人亦是早就習慣了龍飛宇的冒險精神,按照龍飛宇的話,那便是「富貴險中求」,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不能讓龍飛宇停住腳步。危險,彷彿是龍飛宇龍飛宇的喜好。

龍飛宇眉毛一挑,道:「不夜幽靈隊,讓我們闖一闖吧,哈哈,那隻妖獸此刻必然在沉睡狀態,我們趁這個機會,說不定能撈到點好處呢?」

眾人心中皆是怦怦直跳。

這回的險,著實是有些讓人驚悚。不過,龍飛宇的話,他們從來都不會反對,龍飛宇一聲令下,不夜幽靈隊眾人影似幽靈,向龍牙山上攀爬而去。

而不夜幽靈隊眾人的重心,已經被壓到了最低,這樣行走,無疑是最吃力的,但是,卻無遺是最隱蔽的。

龍飛宇雖然熱愛冒險,但絕對不會莽撞送死!

當然,其中最受苦的便是問晴了,修為最高的葉赫那拉天祿一手拉著問晴,一手握著幽水劍,撐著問晴的身體。

若非是眾人正在企圖接近一隻皇級的妖獸,危險重重,問晴的傲人雙峰幾乎貼地而行,絕對能讓不夜幽靈隊眾人鼻血直流,浮想聯翩。

但是,此刻,卻沒有人去關注這個,因為,他們已經越來越接近那皇級妖獸的所在地了。

龍飛宇星眸一凝,連忙將手一揮,示意眾人停下。

眾人皆是調整呼吸,距離危險如此之近,讓不夜幽靈隊眾人每一個感官都提升到了最大。

龍飛宇放慢了速度,開始緩緩接近山腰,他已經隱隱的感受到了那妖獸的氣息。也不知道為何,那妖獸會釋放出自身的氣息?

龍飛宇身體內的混沌之力,已經加速在運轉起來,敏銳的感知周圍的一切。

龍牙山的山腰處,一個隱秘的岩洞被無數怪石遮掩著,使得龍牙山看上去仍然是一片平整,若非仔細觀察,任誰也想不到這裡有一個岩洞!

怪石嶙峋中,忽然出現了十二個恍若幽靈一般的人影,人影一閃,「唰」的輕微一聲,十二個人影已經進入了岩洞內。

漆黑,這是不夜幽靈隊眾人第一個感受。

壓抑,極度的壓抑,每一個人都在控制著自身的呼吸,在這片漆黑的環境中,諸人連動也不敢動一下,因為只要一動,在這漆黑的環境中就難免會造成聲響。

龍飛宇在黑暗中,腦子急轉著。

怎麼辦,一片漆黑,現在,連轉身都做不到了。

而皇級妖獸無意中,亦是給不夜幽靈隊眾人帶來威壓。

微弱的聲響,傳入了眾人的耳朵中。

在這漆黑的岩洞中,木屬性的天地靈氣居然格外的濃郁。

這種種跡象,均是說明了,那皇級妖獸,就在岩洞中!

龍飛宇輕輕捏了捏拳頭。

此刻,龍家負責監守試煉的各個長老皆是淡定的朝著兆玉堂匯聚而去。

而兆玉堂則是焦急的等待著,白髮白須在冬日狂風中飛揚,兆玉堂不禁擔心起來。

正在此時,龍牙山的半山腰,又傳來了皇級妖獸的氣勢!

兆玉堂氣得要跳了起來,那幫老傢伙,平時發放金魂幣的時候跑得倒是溜,現在需要他們的時候居然遲遲不到。

「簡直是氣煞老夫也!」

兆玉堂大罵道,白髮白須凌亂的扑打在臉上。

而此刻,身處龍牙山山腰的不夜幽靈隊眾人更是首當其衝,皇級妖獸氣勢一出,豈是不夜幽靈隊的眾人所能夠承受得住的!

不夜幽靈隊眾人皆是感覺身體內的魂力猛的一滯,緊接著,身體承受不住,跌倒在了地上。

其中,最難受的便是問晴了,葉赫那拉天祿魂力一滯的瞬間,問晴就處於不被保護的狀態,緊接著,問晴被皇級妖獸氣勢餘威波及,「噗」的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不夜幽靈隊眾人皆是心中咯噔一跳。 黑暗中,忽然一陣青光氤氳。

不夜幽靈隊皆是借著這暗淡的光線,看清了四周的地形,皆是怪石嶙峋,而發出青色光芒的——

不夜幽靈隊連忙抬起頭來一看,不禁所有人驚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