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嘉悅又好氣,又好笑,又心痛,她笑着說:“我的好子豪,你成天一個人想些什麼呢?你怎麼不跟我商量呢?我告訴你,我已經想好了,我們結婚不要你花一分錢,我就嫁到琴瑟園去。”

子豪笑着說:“嘉悅,你可別這樣說,讓你爸媽知道了,他們一生氣,我就徹底沒有機會娶你了,你等我想想辦法。”

嘉悅大聲的說:“子豪,我跟你說了,我們是相親相愛的,這就行了,我們家不要你一分錢,不要你辦婚禮,婚禮我們家辦,怎麼樣?”

子豪聽她這樣說,害怕她生氣,就答應了,說是儘快結婚。嘉悅回家後,中午吃飯的時候,她笑着說:“大家注意了,子豪準備娶我了,他手上只有三四百塊錢,他不知道你們要多少彩禮,他顧慮給了彩禮,婚禮就沒有錢了,他正着急呢。”


嘉欣媽媽說:“那他也沒有上我們家求婚呀?按我們家的情況,彩禮不能少於八百萬吧?我們嘉悅長得漂亮,又賢淑。”

嘉悅說:“明說吧,爸媽儘管結婚是子豪提出來的,這也是我最大的心願,我比他還急呢!你們可不能從中作梗。我已經給子豪說了,我們家一分彩禮都不要,結婚不讓他花一分錢。”

嘉悅爸媽和嘉欣夫婦都笑了,他們對子豪都很滿意,故意逗嘉悅,嘉悅可就急眼了,她堅決的說:“我給你們說一下,是尊重你們,其實,我們什麼都不缺,領了結婚證,我就搬過去,就是怕爸爸媽媽傷心。”

嘉悅爸爸笑着說:“你媽逗你玩呢!我們家是不缺錢的,不僅不要子豪的彩禮,我們還要給你陪嫁呢!姑娘,你就說你想要啥?”

嘉悅笑着說:“只要爸媽支持我嫁給子豪,我什麼都不要,我就要子豪。”

孫琳說:“嘉悅我支持你,我就羨慕你,到時候我送你出嫁,我當送親。”

嘉悅媽媽說:“對,到時候,你哥嫂一家送你出嫁,我們全家都支持你嫁給子豪,寶貝,你想要些什麼陪嫁?”

嘉悅懂事的說:“爸爸媽媽已經給了我很多了,我不想再要什麼。”

嘉悅爸爸說:“我陪嫁給你蘭博基尼一輛,錢若干。”

嘉悅就笑了,“爸爸,錢爲什麼是若干呢?”

她媽媽說:我們給你們一個整數,結婚當天的所有禮錢,你跟子豪現場收取,收多少是多少,都歸你們,所以,現金是若干。”

嘉欣當時就說:“媽媽,我們當時結婚的禮錢呢?”她媽笑着說:“給孫琳拿着呢!你每天吃現成的喝現成的,你要錢幹啥?”孫琳調皮的一笑,嘉欣瞪了她一眼。

嘉悅高興的說:“謝謝爸爸媽媽,我一會兒就給子豪打電話,不行,我現在就告訴給他,以免可憐的子豪受熬煎。”她就拿出手機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子豪,子豪非常高興,嘉悅高興的說:“傻瓜,你明天趕緊請人來我家提親呀!你父母請不到認識我爸媽的媒人?笨蛋!語舒不認識我父母呀?你可以請她,還可以請國鬆媽媽呀!怎麼會不認識我父母?”那邊傳來子豪不好意思的笑聲。嘉悅心安的掛了電話,高興地吃飯。

子豪接了嘉悅的電話就非常激動,趕忙給語舒打電話,他將情況說給語舒,語舒聽說他終於要與嘉悅結婚,心裏面酸酸的,緊接着子豪就求她代表他父母去嘉悅家提親,語舒當時就笑了,子豪問她笑什麼,語舒問他,誰給他出的主意。子豪說:“我父母根本找不到跟嘉悅父母熟悉,又能說得上話的人,嘉悅讓我請你。”

語舒笑着說:“子豪,我們肯定都瘋了,哪有一個女人幫自己喜歡的男生提親?不過,你確實也請不到別人,只有我勉爲其難的給你幫這個忙唄!不過,我們私下裏有個約定,今後我家裏和思語有事,你要隨叫隨到,不能推脫。”

子豪說:“這個你不用叮囑,別人不知道,我自己還不知道思語是我的兒子?”

語舒聽他這樣說,心裏感到很是欣慰,然後,她也順勢說了一下想把自己交給國鬆的想法。子豪想了半天才說:“國鬆,太年輕,有些看不透,你還是慎重一些好,以後,我不能像以前那樣給你過多的關懷,但我會時刻關注你。”

說着說着,子豪哽咽起來,語舒也流出了淚水,她一直有些內疚,她與子豪的不能在一起,純屬她一手造成的,她原本要去追求自己的愛情,可是,她總覺得她越努力,離真正的愛情越來越遠。她最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第一次主動掛斷了子豪的電話。 北林失足後,很多章沒有出現了,她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養和調整,已經恢復了元氣,由於好面子,就連她哥哥結婚,她也沒有參加,北森結婚後,經濟開支更大了,他每個月將北林的日常花銷已經提高到兩千元,可是,仍然無法滿足北林消費需求,她見很多同學,做家教,或其他兼職賺錢,她也想找這樣一份兼職,可是,試了幾個地方都不滿意。

有一天,有個同學告訴北林她在宏志培訓學校當英語老師,她突然就想起了語舒,她就給語舒打電話,說了自己的願望,語舒讓她週五下午去學校,她們當面聊聊。

北林與語舒見面後,語舒問她有什麼特長,北林說自己沒有什麼強項,英語還可以。語舒就與她來了一段英語對話,語舒發現她的英語發音很不標準,與學校目前請的英語老師沒法比,可是,語舒又考慮到北森與青梅這層朋友關係,她想了想說:“北林,是這樣,我們這裏是貴族學校,對老師的要求非常高,你呢,現在還在大二,英語水平還有待於提高,你先學習着。你呢,從明天起,每個週末來這裏幫忙整理一下舞蹈班的服裝,到教務處幫幫忙。每個月給你一千八百元工資,你看好不好?”

北林開始聽語舒說她還有待提高,覺得沒希望了,後來說讓她在教務處幫忙,一個月給一千八百元錢,她感到很滿意。她高興的說:“好,謝謝語舒姐!”她就告別了語舒,回去準備明天來上班。

她剛下樓,正遇上國鬆,國鬆趕忙同她打招呼,她很文靜的向國鬆問好,國鬆覺得北林變化非常大。

國鬆上來就說自己遇上了北林,語舒笑着說:“她想來做兼職英語老師,可是,她的口語不過關,我就讓她在教務處幫幫忙,每個月給她一千八百元工資。”

國鬆笑着說:“我不關心你們具體怎麼安排,我來是與你商量給你過生日的事情。”

語舒纔想起來後天是她的生日,難得國鬆還記得,語舒溫柔的說:“你怎麼知道我過生的具體日子?”國鬆笑着說不告訴她,語舒也就不再問他。

語舒說:“大家都年輕,過個什麼生日呢?”

國鬆說:“現在的戀人之間特別看重這些日子,比如,情人節、‘雙十一’、‘520’和生日等,這都是必須記住,並且,重視的日子,一定要有儀式的!”


語舒拍拍自己的頭說:“對——對——是我跟不上你們的生活模式了,看我說我老了吧!好吧,你說說怎麼給我慶生呀?”

國鬆從後面抱住語舒,語舒仰頭靠在他的胸口上,國鬆在她漂亮的臉蛋上輕輕地吻了吻說:“有兩種設想,一種是我們一家三口,開着房車,去京西植物園野炊;另一種是約青梅和嘉悅他們一起去,大家一起去植物園野炊,反正嘉欣也有一輛房車。”

語舒笑着說:“你傾向於哪一種呢?”國鬆笑着說:“我想邀請大家一起去,熱鬧些,因爲,你喜歡熱鬧。”

語舒笑着說:“國鬆,我們現在已經是心心相印了,我也是這樣想的。”兩人統一了意見,語舒就笑着讓國鬆給大家打電話。

他首先同嘉欣打電話,嘉欣特別高興,說到時候他開房車,然後,青梅和子豪他們都同意去,國鬆趕忙給北森打電話,說了自己的設想,他不好意思的說,他不知道該買些什麼蔬菜、食品和糧食,他請北森明天上午同他一起去準備這些東西,北森爽快的答應了。

國鬆告訴語舒他要將房車開到4S店維護一下,再把油箱加滿。語舒讓他趕緊去忙,國鬆捧起語舒的臉,吻了吻,就走了。

語舒想一想還是將北林來她這裏上班的事情告訴北森,北森聽她說後,趕忙向她表示了感謝,同時說北林鍛鍊鍛鍊也好。

語舒現在覺得與國鬆相處,她越來越心安了,國鬆經過幾次磨練,成熟了許多,想起了什麼事情,他也總是同語舒商量,不再像以前那樣想一出是一出了。

第二天早上八點,北林穿着一身白色職業裝來上班了,語舒覺得她沉穩了許多,語舒將她帶到教務處交給女教務處主任,就說給她安排一定量的工作,每個星期,週六上滿班,週日上半天班。然後,她將教務主任叫到門外,小聲說:“她是我一個好朋友的妹妹,人長得漂亮,你給我幫忙照看着,不要讓那些男老師打擾她,你懂的。”教務主任說“明白”,讓她放心。

學校教務處突然來了一個天仙一樣的美女,而且,還是校長特別關照的,大家都好奇,一些年輕男教師有事沒事,都跑教務處轉一圈。

國鬆還是在週六邀請語舒去紅都酒吧兩個人享受了一下二人世界,叫了四個菜,買了蛋糕,要了一瓶法國白葡萄酒,兩個人邊聊,邊喝,把一瓶酒喝得精光。

語舒感到非常幸福,國鬆送她一對玉鐲,成色非常好,語舒非常喜歡。國鬆將語舒送到雲舒院,語舒邀請他去坐坐,國鬆不想下車,語舒拋着媚眼說:“你來,我有好話告訴你。”

國鬆就下車,挽着語舒的手臂,兩人一起回到別墅,語舒的爸爸在看電視,她媽媽已經帶着思語睡了。

語舒就讓國鬆去她臥室坐。語舒給國鬆沏了一杯茶,自己也泡了一杯茶,兩個人邊喝邊聊,國鬆就問語舒有什麼好事情,語舒紅着臉,小聲地說:“我已經同子豪溝通好了,今後他過好他的小日子,我們過好我們的生活,互不干涉。”國鬆聽後很高興。

語舒暗示讓他留下來,國鬆說:“今晚叔叔阿姨在這裏,等下次吧,我先回去了。”語舒也覺得有父母在這裏,她心中也有些影響,就讓國鬆走了。

第二天早上七點鐘,國鬆就買來了早點,他陪語舒他們吃過早點,語舒就抱着思語上了房車,思語感到特別新鮮,這裏看看,那裏摸摸。

車上冰箱放滿食物,還有兩大袋子食物放在車前面,國鬆將思語要用的東西也拿上車。

語舒想了想說:“國鬆,你說我們邀請北林一起去,不會不妥吧?”

國鬆說:“不會呀,她終究要過正常人的生活呀,你給她打電話,我們開車過去接她。”語舒就跟北林打電話讓她到學校門口等着。

北林上了房車,語舒才告訴她一起去野炊,北林覺得很好玩,她就跟思語說話玩兒。

北森也開有車,當他知道語舒將妹妹也叫上了,他很感激語舒,認爲語舒沒有歧視北林,大家都跟北林打招呼。

正是農曆六月,天氣很熱,不到九點,太陽已經很毒了,他們也到了植物園,找了一片茂密的樹林,他們就停了下來,國鬆拿出幾盒蚊香,讓嘉悅和北林將它們拆開,在樹蔭下點上,用來驅除蚊蟲。虎子和思語從來沒有來過這麼大的樹林中,都很興奮。

兩輛房車上都有廚房,北森對飯菜是有規劃的,他跟子豪進行了分工,他們分別在放房車上做飯,國鬆買了一套能摺疊餐桌,這時候也將桌凳撐開,大家有地方坐得舒舒服服。青梅看着來來回回忙碌着的國鬆,笑聲說:“沒想到你那個小鮮肉,還真不簡單呢!也很體貼,你真是有福。”

語舒笑着說:“他也把我折騰的夠嗆,也是分分合合兩三次,最近很好,最重要的一點兒,人品不錯。”

青梅小聲說:“子豪同意你們在一起了?”語舒點點頭。

青梅笑着說:“有個男人就是好,過去晚上我總是睡不好,感到不安全,現在,一覺睡到天亮,從來不擔心不安全。你也趕緊結婚。”

語舒笑着說:“我們還是緩點好,太快太急,不是好事。”

大家玩得開心,吃得又好,都感謝國鬆,國鬆不好意思的笑了。

北林上班後,一些男教師經常來教務處,受到教務主任的警告,所以,去的人就少了,可是,教務主任發現副校長關峯去的特別頻繁,有事沒事就要去教務處轉轉,還專門同北林無話找話,說是北林可以去聽聽老教師的課,有機會他會安排她去試講幾節課,這樣工資待遇就會上去的。北林總是微笑的點點頭,很少搭話。

教務主任可是不敢管人副校長,不過她趕忙把情況告訴給了語舒。語舒就找關峯談話,關峯就很坦誠的說他喜歡北林,語舒說:“男女戀愛,她原本管不着,可是,北林是朋友的妹妹,所以,就不得不過問,如果你喜歡她,我可以問問她,如果她不喜歡你,你就不能再去招惹她。”

關峯同意語舒先探探北林的口氣,然後,決定是否去追北林。語舒就將北林喊來,問她對戀愛有什麼想法,北林說:“我的情況,你是知道的,我現在不再想男女感情的事情。”看來,她不想戀愛,語舒就將情況告訴給關峯。 又是一個週六,語舒就接到孫琳的電話,要她一個人去鳳鳴園有事情,語舒就開車過去,青梅、心雨、子豪和嘉悅已經到了。嘉欣低垂着頭坐在沙發上,語舒以爲他們兩口子又吵架了。

孫琳見語舒到了,給她沏了茶,然後,坐下說:“今天請各位大哥哥大姐姐來,就是請你們勸嘉欣搬回去住,我不想面對他,原因,我不說大家也知道,他的毛病又犯了,也許別人會容忍丈夫一再出軌,我不會,當然我也不會離婚,我就是不想與他住在一棟房子裏。這房子房產證上是我一個人的名字,所以,與他沒有關係。”

大家都看向嘉欣,嘉欣說:“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那晚上喝多了,當時我也沒有意識了,早上起來,就發現出事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孫琳說:“我不想聽你說經過,只管結果,我們這一羣朋友中男子漢也好幾個,爲什麼他們就不會犯這樣的錯誤,而總是你犯錯呢?因爲,你有這方面愛好。”

語舒一聽原來還是老問題,大家都不好插嘴說什麼,中國向來勸和不勸離,所以,大家只好笑着看着孫琳。

孫琳說:“我讓他回去接受他母親的監督反思,如果確實有悔改了,你再住回來。大家覺得我這樣做過分嗎?”

沉默了一會兒後,嘉悅說:“孫琳姐已經做得很好了,如果是子豪,我直接跟他離婚!只是讓你回去反思,還賴在這裏幹啥?還嫌不夠丟人?走!我送你回去,把自己的東西收拾收拾。”嘉悅發話了,嘉欣只好上樓將自己的東西收拾了兩大箱子,搬上車開走了。孫琳就哭了,大家就安慰她。

原來,語舒生日野炊結束回家後,嘉悅給孩子洗澡和餵奶,看護孩子,嘉欣就說想出去散散心,孫琳想到他整天在家憋着也不是一回事,就答應他了,然後就給他轉了五千塊錢。嘉欣就吻了吻孫琳,又吻了吻伊姝,高高興興的開車走了。

其實,他在野炊現場,可兒已經給他發了很多遍消息,邀請他參加她的生日聚會,開始嘉欣還是拒絕的,可是,經不住可兒撒嬌,終於答應了,孫琳又一時疏忽將他放了出去,他就活了。

可兒在紅都酒吧定了個大包間,直播平臺的所有工作人員都到場了,嘉欣一去,大家“林董事長林董事長”的叫着,他就有些飄了,就表態他做東給可兒慶生,於是,大家就盡興玩樂,都陪嘉欣喝酒,嘉欣就喝多了,最後,他付不起帳,就簽單欠着,這裏的老闆本來就熟悉。

正常情況可兒應該送嘉欣回家,可兒卻將他扶回自己的租住房,她將嘉欣扶上牀,給他洗了腳,洗了手臉,自己也洗漱乾淨,然後抱着嘉欣睡。

可兒明面上爭不過孫琳,她就來陰的,她一直沒有放棄鬥敗孫琳的夢想,所以,她儘量製造機會,只要有機可乘,她是不會放過的。

嘉欣一覺醒來,一摸身邊有個女人,他以爲是孫琳就摟緊懷裏,親吻後,就發生了關係,然後睡着了。

第二天天大亮了,嘉欣醒了,一看環境很陌生,再看身邊的女人,也不是孫琳,而是可兒,他趕忙要穿衣服起牀,可兒抱住他不放,然後就哭了,她說嘉欣強行要與她發生關係,她盡力反抗還是被嘉欣得逞了。嘉欣一聽,嚇壞了,趕忙問她怎麼辦,可兒要讓他賠償損失,不然就告他強姦。

嘉欣問她怎麼賠償她,可兒說:“問你要錢,你也拿不出來,過幾天合同快到期了,你這次跟我籤十年合同,兩年兩年的籤太麻煩。”

嘉欣想想也沒有別的辦法,就同意了,然後,她要嘉欣離婚取了自己,嘉欣說離婚不是他能說了算的,要經過孫琳和他父母同意,再說,既就是離婚了,也不一定能娶她,還是需要父母同意。可兒說她可以等,嘉欣說她最好別等了,娶她的希望非常渺茫,因爲,不是他能做主的。

最後達成的協議是,嘉欣將來要聽她的話,要隨叫隨到,嘉欣只好同意。

嘉欣一夜未歸,孫琳知道他的毛病又犯了,所以,他早上回來孫琳就不理他。中午的時候,孫琳就收到了一個U盤,她感到很驚訝,插進電腦一看,是一段視頻文件,打開一看是嘉欣摟着一個女人後背睡覺。看不清女的是誰,嘉欣的臉看得很清楚。孫琳當時氣得渾身發抖,她就喊嘉欣一起來欣賞。嘉欣一看,臉色變得灰暗,他知道昨晚上可兒已經錄了視頻,他只能任可兒擺佈了,他非常後悔。

孫琳開始很生氣,準備一氣之下,跟嘉欣離婚,後來一想,不對,這人將視頻寄給她,又沒有提任何要求,唯一的目的就是激怒她,讓她跟嘉欣離婚,顯然這是誘導她犯錯誤,孫琳經過了這些風風雨雨,她也變精明瞭,她是不能提出來離婚的,而且,她還不能出軌,她要牢牢地守住這個婚姻,她纔會獲得更大的利益。

所以,她提出來與嘉欣分居,而不是離婚。嘉欣原來最怕的是孫琳提出離婚,結果孫琳只提出分居,他有些意外,當然,他不知道孫琳是怎麼想的。

嘉欣還沒有到家,孫琳將那一小段視頻發給了嘉欣的母親,他母親一看視頻,就知道嘉欣毛病又犯了。這時候,嘉欣剛好回家了,他也懶得搬東西,直接上三樓進了自己的房間,他媽媽就跟了上來,她媽媽正想批評他。

嘉欣做了個停止的手勢說:“媽,你聽我說,我這次是被人算計了,不是我原本的想法,是秦可兒設計好的,她還錄了像,她要逼着我離婚,我堅決沒有同意。現在,你先給我七千塊錢把紅都酒吧的賬結一下,孫琳是不會給我錢結賬的。”

他媽聽他這樣說,看見兒子頹唐的樣子,又心痛了,就給他轉了七千塊錢,嘉欣就給酒店轉了過去。

他媽問他:“秦可兒真正目的你弄清楚了嗎?”

嘉欣說:“一是要我馬上跟她籤十年的合同;二是今後聽她的話,要我隨叫隨到。”

他媽問:“你同意了?”嘉欣點點頭,他媽媽一下笑了:“你到底還愛不愛孫琳?你還想不想過正常日子?你那寶貝閨女還要嗎?”

嘉欣說:“我一直喜歡孫琳,也想過正常生活,我特別愛伊姝,我不能失去她。”嘉欣低下了頭。

嘉欣媽媽說:“那好,你就在家裏面壁思過,那個妖精要是找你,你就讓她找我。”嘉欣只好點頭同意,他媽媽就去安慰孫琳。

語舒他們安慰完孫琳,語舒說自己很忙就起身告辭,青梅和心雨也起身告別,子豪和嘉悅留下來陪陪孫琳。

走出小區,心雨問語舒:“語舒你說孫琳爲什麼就不提出來與嘉欣離婚呢?”

語舒笑着說:“孫琳是不會提出離婚的,嘉欣出軌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你看她提出離婚了嗎?沒有,爲什麼?她有自己的追求,她有更大的野心,你們發現孫琳一邊帶孩子,一邊在幹啥?”

青梅說:“讀書呀,這有什麼不正常的嗎?”

語舒說:“帶孩子期間無聊看看書,很正常,看她讀的這些書就不正常了。心雨也在看書,我有了孩子也在看書,我們都看的是什麼書?”

心雨說:“我們看的都是育兒方面的書,也看看文學方面的書。”

語舒笑着說:“你們注意了孫琳讀些什麼書嗎?都是建築學、經濟學和金融學方面的書,她一個學舞蹈的,突然看這些書什麼意思?你們想過沒有?”

心雨當時就吃驚了,“難道她是想接班管理公司?”心雨問道。

語舒說:“這丫頭徹底悟透了,她要幹一番事情,反正野心很大,所以,她是不會與嘉欣離婚的,她還需要利用嘉欣。當然嘉欣也不會改掉他的毛病。”


青梅和心雨醒悟的點點頭,語舒要她們靜觀其變,不要說破。

語舒回到宏志培訓學校,她正想對教學管理進行一些改進,關峯卻敲門走了進來,她示意他坐下說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