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嘉琳對男孩的話語分析了一下,但心裏也稍稍有了動搖,北方除了幾道山路之外,再往北就是一望無際的海洋了,難不成那夥兒盜賊會把客船放在海洋中?那船上的一百多名人質呢,還有海頓老師……

聽到這裏,迪蘭不禁起了疑問:“嘉琳姐,你說他們用魔力飛船架着客船,難道他們也擁有和那天我們看到的大鳥一樣的東西?”

嘉琳不甘的點了點頭,“沒錯,他們這夥人在各個地區都是有記載的,他們確實擁有一架魔力飛船,應該叫做‘獵豹號’,由於他們行跡很高明,所以至今都一直沒能抓住他們!”

“不過,我想這次就是他們的末日了!”迪蘭忽然的一句話,讓在場的幾個人都盯盯的看着他,“雖然王國軍隊做了調查,那我們再去調查確認一下,也不是不行的,外一真的就碰上些意想不到的東西呢?”

迪蘭的建議並不是不可行,就算他們不去畫蛇添足,此時他們也不得不去北面探個究竟了,而且就算迪蘭不提出來,蕾伊娜也會主張的,因爲她可是答應了那個男孩,相信他的。

經過再三的商討後,嘉琳站起身說道:“好,那我們就趕早去碰碰運氣,爭取在天黑之前能回來!”

村長見幾個人即將要起身趕往村子北面的山道時,之前對於迪蘭他們的談話他一直抱有不語,但此時他忽然想到一件事要提醒這幾位年輕人,“你們路上一定要小心,北面的山道里因爲很少有人走動,應該存在着一些具有攻擊性的魔獸,而且前幾天王國軍隊似乎也有士兵被魔獸所傷。”


村長的話嘉琳銘記在心,雖然在對付魔獸上來說,嘉琳是在擅長不過了,何況迪蘭和蕾伊娜都不是普通人,但這畢竟也是他老人家的一片關心,向村長致謝道別後,三人便出了村口,順着村頭旁邊的小路,往北走去。

隨着周圍的綠樹越來越少,他們已經踏入了所謂的山道之中,腳下的路也再次山石非常難走,三人的神經繃得緊緊的,時刻感知着周圍奇怪的力量涌動,果然就像村長說的一樣,剛剛走入這個蜿蜒的山道後,他們就能清楚的感覺到雖然不是很強的殺氣,但這裏確實有着一些不明的東西在周圍活動着。

異樣的感覺越來越近,迪蘭已經掏出斷虹劍握在手中,蕾伊娜則已經做好了釋放魔法的準備,嘉琳走在最前面,鞭繩已經穩穩的紮在地面,伴隨着“撲楞撲楞”拍打翅膀的聲音,從前面的山道谷中忽然飛出一個身體像鳥一樣,但卻長着昆蟲的頭顱的魔獸,這正是一種會攻擊人類的魔獸──鳥蜂。

鳥蜂一般都羣居在這種山道峽谷之中,它們攻擊的方式是唯一的,就是用腦袋上的尖刺去攻擊敵人,加上它們本身很快的飛行速度,這個優點能讓它們更快的接近敵人好採取攻勢。

儘管這是攻擊性和速度都很快的魔獸,但數量也只不過一個而已,嘉琳瞬間揮出長鞭,鞭子的前端在空中形成了螺旋狀,就像在捕捉獵物一樣將那隻鳥蜂活活在半空中纏住,隨着嘉琳的右手下落,鞭子也隨即改變了弧度,“碰”的一聲那隻鳥蜂也被硬生生的摔在地面上,嘉琳收回了鞭子,因爲這隻鳥蜂已經失去了飛行能力,只得在地面上做着最後的垂死掙扎。

“這,這就是貝爾格德王國的魔獸嗎?如果被這東西的嘴巴刺到的話……那可真是可怕。”

相比之前在森林遇到的那隻可愛的貓咪,眼前這個東西完全沒有讓蕾伊娜有一絲憐惜之情,她只是看着那魔獸竭盡全力在最後的一息生氣裏依然撲打着翅膀而感到嘆息。

“沒錯,這東西是羣居生活的,由於這一隻的告必,等下可能會來的更多,你們倆也加點小心!”

迪蘭兩人都回應着嘉琳,同時也發現她的語氣要比平常變得嚴肅了許多,公是公,私是私,嘉琳在遇到魔獸來襲的情況下絲毫沒有怠慢的意思。

看到眼前的鳥蜂,迪蘭不禁回想起那時他們在迪爾山脈那裏發生的事情,那時遇到的狼妖也是相當兇惡,而且還抓傷了眼前的蕾伊娜,一想到這裏,迪蘭索性的滿滿向蕾伊娜身邊移動了一些,動作幅度很小,蕾伊娜並沒有發現。

三人慢慢的前進着,果然就像嘉琳預料的那樣,隨後又飛來了十餘隻鳥蜂,在迪蘭揮舞着劍鋒和蕾伊娜冰屬性的魔法齊力攻擊下,這十餘隻鳥蜂也瞬間失去了戰鬥力,零散的落在了山道的各個地方。

“看來,王國軍隊果然沒有好好的調查這裏,他們一定是看到這裏有這麼多鳥蜂存在的情況下,害怕麻煩,以爲那夥兒盜賊肯定不能冒險把客船移動到這個地方!”嘉琳此時心中再次對王國軍隊抱起了懷疑,同時她也在冷靜的分析着,究竟那個巨大的影子會去哪裏。

在消滅了近五十隻鳥蜂后,三人也終於走到了山道的盡頭處,可惜的是這一路上,他們都沒有發現客船的半點蹤跡。雖然在路上有幾個蜿蜿蜒蜒的小岔山道,但他們也都去仔細看過了,並沒有發現什麼,如今的主道是最後一線希望,嘉琳和迪蘭靠在山腳,望着天空,蕾伊娜則靜靜用手挽起雙腿坐在了地上。

“看來真的不在這裏面的呢!”嘉琳有些失望的道。

迪蘭聽着嘉琳的話,他心裏當然也不甘心,便衝着蕾伊娜問道:“蕾伊娜,你會使用風屬性魔法麼,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飛去北面看看那邊究竟有什麼。”雖然迪蘭也大膽的考慮過想借租一架魔力飛船去北方看看,但仔細一想想,這應該是不可能的吧。

蕾伊娜搖了搖頭,她是知道的,如果要想在天空飛翔確實需要風屬性魔法的力量,但那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做到的,那必須要有魔導師的力量來施展高級的風屬性魔法才行,此時魔法力量處於魔導士的她還不能辦到。

其實,事情沒有任何進展,這讓蕾伊娜心裏也很不好受,她可是帶着要證明那個男孩說的都是真話這個心願來的,如果就這樣回去的話,要如何像男孩交代呢。

天色並沒有很晚,他們三人誰都沒有打算要回去的意思,沉寂在這荒涼的山道之中,讓他們心中更加凝重了許多,迪蘭靠着岩石上已經有了一段時間,因爲背部傳來的不適,他固然的把身子向右面移動了一下,但正是因爲這一下移動,迪蘭忽然感覺到了有什麼地方不對。

迪蘭飛快的轉過身子去看身後這片凹凸不平的岩石和上面參差不齊的紋路,他之所以感覺不對,是因爲背後忽然傳來的一絲涼意,那感覺就好像是有一陣微微的細風吹拂過他的身體一樣,那是由於汗液蒸發而來的清爽感覺。

看到迪蘭詭異的動作,嘉琳問了一句:“怎麼了?迪蘭?”

迪蘭用手一邊在那片岩石上摸索着,一邊回答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神經過敏呢,我剛剛感覺到像有風從裏面吹出來似的!”聽到迪蘭的話後,嘉琳的表情立刻變得驚異起來,眼中也閃出了精芒。

嘉琳把食指放在口中吸允了一下,然後筆直的豎在那片岩石前方,與岩石表面呈平行的姿勢,慢慢的上下移動着手指,隨着嘉琳的眼神一動,手指的動作也停了下來,有些興奮的道:“不愧是海頓老師專屬的徒弟啊,感覺還真是敏銳呢!看來這片岩石是相當脆弱了,搞不好裏面還有這什麼隧道呢!”嘉琳也微微感覺到手指尖傳來的冰涼氣息,所以她斷定這個岩石後面一個是空蕩蕩的。

“迪蘭,能不能試着用斷虹劍把這片岩石劈開看看!”嘉琳衝迪蘭說了一句

這種小事迪蘭對於迪蘭來講太簡單不過了,這也是他第一次在嘉琳和蕾伊娜面前揮舞斷虹劍,迪蘭在點頭意識了他可以之後,身子慢慢的向後退了幾步,腦子裏瞬間映出了海頓交給自己的揮劍技巧,伴隨着手臂的用力,鬥氣瞬間聚滿了整個劍身,一道紅色光暈成半弧狀從劍身發出,也能清楚的聽見劍上的鬥氣與空氣之間的摩擦聲,在一聲巨響之後,這片岩石被轟成了碎片,果然不出嘉琳所料,一個直徑約四、五米的洞穴伴隨着砂礫塵煙中呈現在了他們眼前。 嘉琳小心的跨入了岩石洞,發現那裏面並不是很黑暗,是一條比較緩的下坡,嘉琳撿起一塊巴掌大的石頭用力拋向洞的深處,然後用手貼近耳朵去聽回聲,“果然這並不是一個封死的洞穴,這裏一定是通到什麼地方的!”

只是一句簡單的交代,三人便沒有考慮那麼多便走了進去,蕾伊娜用手掌使用着照明魔法,隨着他們的深入,他們周圍的亮光正巧變爲了一個光圓模樣。

嘉琳邊走邊觀察着洞穴的石壁上,同時也用雙手去觸摸着,上面一點潮溼的感覺都沒有,甚至連長過苔蘚的輕微痕跡都沒有,這就說明這裏一定有通風的。

他們走在寬約五米左右的空間裏,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忽然感覺到周圍又多出了無數密密麻麻的東西,從四面八方朝這裏飛來,在那些東西臨近照明魔法他才發現,又是成羣的鳥蜂,看來這裏說不定就是他們的羣居洞穴。

沒有過多的思考,迪蘭下意識的揮起了手中的斷虹劍,嘉琳也在另一邊做好了陣勢,因爲洞穴太暗的緣故,他們讓蕾伊娜一直保持着照明魔法就好,如果失去的視野,那他們幾乎就要葬身在這洞穴之中了。

面對那不知道有多少數量的瘋狂鳥蜂,嘉琳那邊早已準備好一切,揮起手中的長鞭隨即起舞,“啪啪”的打落了一隻有一隻急速飛行的物體。

此時,迪蘭手中的斷虹劍也再次被他身體散發出的鬥氣包裹住了,一層如火焰似的光芒也爲他照亮了一些地方,仔細想想,他真的好久沒有這麼認真的去揮劍了,在亞斯特帝國的那兩個月裏,他也就是每天冥思讓鬥氣俞快的精深自己的身體,對於舞劍這一說,由於他天生就會一些,所以他並沒有多加訓練,在海頓爲其指導後,才真正領悟揮劍的要領,不管怎麼說,這時間也太短了,所以面對眼前這種情況,迪蘭心裏也有些擔心,自己能不能守護住他這一邊,如果不能抵擋住這邊飛來的鳥蜂,那蕾伊娜和嘉琳的背後也會遭遇鳥蜂的侵襲。

想到這裏,一種責任心化成的勇氣頓時衝破了迪蘭的身體,迪蘭就像打破了一層束縛一般,揮起劍的力道也比之前強上幾倍,包裹在斷虹劍周圍的鬥氣一樣的火焰也更盛了。

迪蘭不停的揮舞着斷虹劍,驅趕着不斷朝這邊飛來的鳥蜂,一道一道的紅色閃光在黝黑的洞穴裏顯得尤爲漂亮,散落在的他們三人周圍的鳥蜂屍體也越來越多,雖然迪蘭感覺到了自己身體有幾處已經被鳥蜂刺到,但幸虧傷口並不是很多,不至於他發出疼痛的聲音,依然全神貫注的將他視線內飛來的鳥蜂一一斬落。

幾分鐘分鐘過後,鳥蜂的數量似乎變少了許多,因爲鳥蜂翅膀拍打的聲音已經不像剛剛那麼震耳了,現在那些鳥蜂的壓勢已經抵擋不住前進的步伐,他們三人布站好三角的陣勢一點點的前進着。

忽然,一絲不明的亮光打亂了蕾伊娜手中的照明魔法,仔細一看,那正是一縷真正的光線,他們順着朝前面不遠處一望,前面一塊看似石板的上面有着幾個大小不一的窟窿,在將最後幾隻鳥蜂趕走之後,三人便加快速度往石板那邊湊了湊,透過石板上面的空隙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那正是一片比較寬敞的空地,部分地方還有着一片一片的小海水池。

嘉琳望了望石板縫隙外的樣子後,向身後的迪蘭和蕾伊娜說道:“這個地方原本只是一個潮丘,因爲海浪連年不斷的拍打,這裏的土地高低也變得越來越低,經過日積月累,已經逐漸形成了一片寬敞的地方,就像一個半盆地一樣,隔着這裏不遠的北方,就是海洋的河流了。看來王國軍隊一定沒有來過這地方搜尋吧,我們加點小心,說不定這裏面正有我們要找的東西。”

其實,正如嘉琳所說的,離在他們所在洞穴不遠處的平地上,正有一夥兒在忙忙碌碌來回搬運着什麼東西,而在那堆積的物品旁邊,顯然可見的兩個巨大物體就完完整整的擺在那裏,其中一個龐大的東西正是迪蘭他們此次尋找的目標,丟失的客船。

但客船上卻沒有任何聲氣的樣子,在客船旁邊還有着一個奇怪的飛船,外表看着和他們在休塔市看到的那個魔力飛船很像,但這個看着似乎更小巧輕便,體積僅僅比它旁邊的客船大一點。

此時,正有一個人站在那個奇怪的飛船機膀上督促着下面那些人,他們都穿着灰綠色的輕便裝,在上面吆喝的人是一個青年,有着一頭藍色的頭髮,這個人正是那次救走芙妮的綠髮青年──勞倫。

“重型的物資放在一邊不管,食品和貴重物品要優先處理,儘量快一點。再磨磨蹭蹭的敵人可就來了!”勞倫的樣子看起來很急,好像馬上就有什麼事要發生的樣子。

下面幾個人連忙點頭答應,並加快了自己的行進速度。此時嘉琳他們也儘可能發出最小的聲音,破壞了那充滿窟窿的薄石板,從洞穴裏面走了出來,豁然開朗的感覺瞬間就充滿了他們全身,就好像從地獄衝到了天堂一樣。

三人輕輕的移動了數米,沒露出任何破綻,躲在了一塊巨大的岩石後面,因爲他們已經發現了眼前的那些東西,這正是他們苦思尋找的東西。

盜賊一族的飛船,神祕失蹤的客船,還有那些沒有被裝載的貨物……看到了這些,這三人此時的心裏是又興奮、又激動,看來他們這幾天的奮鬥總算是得到了一些收穫。

“那客船就是失蹤的客船吧,看來那個孩子果然沒有說謊!嘻嘻……”蕾伊娜在看到了客船時,早就變得滿臉喜色,她之所以這麼高興是因爲她對小男孩的承諾終於可以實現了。

“真沒想到這裏因爲海浪的衝擊,已經變成了這麼大峽谷,雖然看似很平常,這裏還真是一個絕佳的隱蔽場所呢,我想,王國軍隊也一定沒有想到吧!”嘉琳有些佩服這夥兒盜賊一族了,看來他們並不是那麼無謀,怪不得這麼長時間都沒有落網。

重生之一路逆襲 嘉琳姐,他們似乎正在搬運着貨物,我們就趁這個機會,把他們一網打盡,怎麼樣?”迪蘭已經握住斷虹劍,向一個士兵一樣向嘉琳請示着。

然而,在那邊搬運貨物的盜賊一點都沒有察覺已經有三個人靠近,可能是眼前的東西讓他們過於興奮,已經開始疏忽的高興過頭了。

此時,那些盜賊搬着那些貨物又走了幾個來回,站在機膀上的勞倫終於放鬆下來大聲的說了一句:“兄弟們,這是最後的了,完成後我們就可以離開了,”隨後又小聲嘟囔着,“大哥那傢伙也真是的,就喜歡折騰我這個弟弟,不過這都不重要了,等這裏的工作完成,我們就可以輕輕鬆鬆的領贖金了!”勞倫想到這裏,不禁的詭笑起來。

聽到這夥兒盜賊即將離開的消息,三人認爲此刻不能在繼續潛伏下去了,要即克衝上去阻止他們的行動,隨着腳下升起的風波,嘉琳瞬間做了一個後空翻的動作,落在岩石之上,迪蘭和蕾伊娜也從岩石兩邊跑了出來。

“到此爲止了!”嘉琳用力揮出長鞭拍打在地上,因爲突然傳來刺耳的鞭撻聲,盜賊終於發現了居然有人潛入了這裏,全部都愣愣的看着眼前正氣凜然的三人。

勞倫在看到三人時,也慌張的眉頭瞬間緊皺了起來,還說出了一句讓迪蘭他們聽不懂的話:“你們是……那時候追擊芙妮的那夥人,不好!消,消息怎麼有誤,居然來的這麼早?”

勞倫的話三人並沒有聽明白,他們也完全沒有在意,但眼前的這個綠髮青年他們是知道的,正是在上回交手用魔力彈攻擊他們的那個人。

嘉琳沒有理會勞倫的自言自語,上前一步用鞭子對着他們是說道:“真沒想到,還真是會躲藏啊,你們已經涉嫌搶劫客船以及挾持乘客,我現在要以準騎士的身份將你們捉拿歸案!”

那夥盜賊裏有兩個人正是上回被嘉琳玩弄的像個小丑似的兩個人,當他們再次看到嘉琳揮起鞭子的時候,背後的冷汗又瞬間使身體充滿涼意,其中一個盜賊小聲的在勞倫耳邊說了一句:“勞倫大哥,這幾個人可不好對付,而且那個紫發女孩還是一個有着魔導士等級的法師,我們還是先撤退吧!”

勞倫這個人生來就不喜歡上來就認輸,上回是因爲情急匆忙,所以根本沒機會與眼前這幾個人交手,但這次不同,此時他放下心來,伸手意識那幾個搬運貨物的盜賊趕快乘上獵豹號,時刻準備離開。

這隻獵豹號飛船和魔力飛船很相似,但載重力卻比普通的魔力飛船更大,這也他們盜賊一族的象徵**通工具。

不知因爲什麼,勞倫臉上的驚訝慢慢變成了疑惑,他似乎正注意着除了眼前這三個人之外難道就沒有他人了麼?不時的向三人身後瞭望着,在確定沒有任何後續部隊後,勞倫像解除了一大困惑一般,微笑了起來。 “原來只有你們三個人,看來,和那傢伙並沒有關係啊!”勞倫在大喘息了口氣後,又說了一句讓嘉琳不太明白的話,而此時,迪蘭也對他的話稍稍有些懷疑,那傢伙?

見到幾個盜賊已經以飛快的速度乘上了獵豹號,嘉琳和迪蘭急忙衝了上去,蕾伊娜也瞬間吟唱起魔法,勞倫見兩個已經朝自己衝了過來,便掏出了藏在背後的短刀,隨着銀光一閃,兩把手臂長短的刺刀瞬間握在了勞倫的手上。

此時的迪蘭的眼睛稍有微紅,雙手高高舉起斷虹劍,大喝一聲,一股鬥氣能量澎湃而出,帶着一縷淡黃色的光芒,驟然下揮,那一往無前的氣勢,頓時讓勞倫不知該如何躲避。

“碰”的一聲,勞倫眼中一亮,用手中的雙刀交叉之勢,勉強擋住了這一擊,另一邊嘉琳的鞭子也襲擊了過來,勞倫連忙反握住另一把刺刀,附身一揮,擋住了嘉琳鞭子的攻勢,但此時迪蘭的劍鋒那邊的壓力,瞬間增加了許多,使得勞倫不得不用力擡一下手臂,竭盡全力震開迪蘭的斷虹劍,身子隨即往後一跳。

“果,果然好強啊,怪不得芙妮不是你們的對手,那個金髮少年,你真的也是準騎士麼?”勞倫微微的擡起頭,對迪蘭問道。

迪蘭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鬥氣正像波浪一樣滾滾而出,似乎正和手中的斷虹劍相互迴應着,淡黃色的鬥氣頓時在劍身周圍產生波紋,“襠”的一聲,迪蘭又一次進行了攻擊,但也被勞倫用手中的短劍擋住,反震力的傳來,讓勞倫不得已又後退了幾步。

勞倫在連續後退數步才穩住身體,心中自然是知道,眼前這個金髮少年的力量絕對不弱,如果硬拼,自己不會有多少好果子吃的,見到勞倫節節敗退,迪蘭瞬時信心大增,同樣是一劍劈出,用的正是自己從海頓那裏學來的揮劍之法。


勞倫清楚感覺到迪蘭這一劍似乎封死了自己周圍的所有角度,只有硬拼一途,“鐺”又是一聲輕響,勞倫借寸勁之力將迪蘭的這一擊化解,又將自己換到了另一個地方。

嘉琳和蕾伊娜此時並沒有跟上這兩人的節奏,但嘉琳總覺得自己似乎並不好插手,蕾伊娜也因爲距離太遠,幾支冰箭並沒有擊中她所瞄準的目標。

勞倫雙腳落地,氣息明顯有些不勻,急忙回頭衝着乘上獵豹號的盜賊那裏喊道:“把那個扔出來!”迪蘭和嘉琳根本不懂他說的那個究竟是什麼東西,便不加思考的快速靠近已經臨近獵豹號的勞倫,這時,一顆巴掌大的圓球從空中突然落下,在迪蘭他們面前爆炸開來,一陣刺眼的光芒瞬間讓整個山丘裏面閃亮了數倍,迪蘭他們都不得已用手臂擋住這光芒,停止了前進。

“可惡,這是……閃光魔法球!”嘉琳咬着牙關說着,在閉眼睛的同時,也同時聽到一陣嗡嗡的聲音,嘉琳瞬間就明白了勞倫的目的,他要藉此機會逃跑,因爲勞倫正背向那陣光芒,所以閃光魔法球沒有對他造成太大的阻礙。

“嘉琳姐,快遠離那個發光球體,這東西對眼睛的損害很大的!”蕾伊娜作爲法師是知道閃光魔法球的,那是將光屬性魔法的精元全部收集,並將其匯聚在一個容器裏,一旦容器破裂,就會發出刺眼的光芒,如果情況非常糟糕的話,造成短暫的失明也是有可能的。

聽到蕾伊娜的勸告,迪蘭和嘉琳不得不向後跳了幾下,數秒過後,待刺眼的光芒已經慢慢散去,但勞倫也已經乘坐上了獵豹號飛船,伴隨着那氣旋嗡嗡的聲音,飛船周圍被巨大的氣力揚起了很多塵土,經過幾秒鐘的運作,飛船已經像鳥兒一樣一點點脫離了地面,慢慢的飛翔了起來,此時在追上去也已經趕不上了。

望着天空中的獵豹號,看來這次他們又以失敗告終,嘉琳失望的嘆了口氣,道:“哎!真是小看這夥盜賊一族了,沒有想到他們居然還有那種東西,製作那個東西應該是有相當高強的法力才能辦到的吧!看來他們的背後還真是不簡單呢!”嘉琳把視線轉到了蕾伊娜這邊,因爲她相信蕾伊娜也一定知道這種東西。

蕾伊娜點了點頭,“是啊,那種東西要製作出來可相當不容易呢,而且並沒有多少人願意花那麼大精力去製造這種並沒有太大實際用途的東西!”

迪蘭也有些不甘的將斷虹劍放回背後,看着那盤旋在地面十幾米出的獵豹號即將飛走,心中多說都是無奈,如果是在亞斯特帝國,他們早就被收入法網了,這也不得讓迪蘭有一種怪異的想法,這樣方便的交通工具到底是好是壞。

然而,徐徐上升的獵豹號並沒有直接飛走,坐在飛船上的勞倫忽然從上面道了一句:“哈哈哈!看起來你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真是一羣愛多管閒事的笨蛋!雖然貨物有些沒搬運完,但這次我就認了,再見了,準騎士們!”

話裏略帶着嘲諷之氣,但卻讓人抓不到頭腦,在話語消失後,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獵豹號從這個山丘坑中順着海洋飛走,他們的目的地也尚不知曉。

“這些人還真是可惡呢,不過那個人剛剛說的那些話是不是有點問題?”蕾伊娜沒有在心裏隱藏,在感覺到話裏不對後直接提了出來。

聽到蕾伊娜的話,嘉琳也同意的點了點頭,“看來他們像已經提前知道了會有人來似的,但指的並不是我們,不管怎麼說,雖然盜賊一族跑了,但我們還是有一點收穫的,至少這艘客船我們奪了回來!我們趕快去看看裏面有沒有被挾持的乘客。”

在那艘客船之中,還存放這一些盜賊還沒有搬完的貨物,而且,客船裏面的樣式擺設都已經胡亂一團,植物盆景也都沒有了它們原本的光澤,看來這艘客船已經存放在這裏有幾天了,但讓迪蘭他們感到失望的是,客船上並沒有一位乘客,如果想要贖金的話,那他們一定是把乘客們移動到另一個祕密據點了,但那個據點究竟在哪呢。

眼前客船裏並沒有留下任何關於盜賊的信息,這讓蕾伊娜的俏臉也沉寂了下來,有些傷心的失望道:“好不容易纔找到的這個地方,結果還是讓線索丟失了……”

然而,嘉琳卻沒有太過沮喪,因爲她已經想到了辦法,對蕾伊娜說道:“也不用那樣太過悲觀了,我們並不是一點發現都沒有,你們想想,既然他們要放棄用客船來運輸貨物而轉到用‘獵豹號’來運送,就證明他們的據點應該在另一處類似山巒、峽谷這樣高低差很大的地方,那是光憑靠我們雙腳無法涉足的地方,事到如今,我們也只能厚着臉皮去向王國軍隊說明情況來請求他們幫助了,畢竟他們也擁有和‘獵豹號’一樣的魔法飛船,搜尋起來要方便許多!”

蕾伊娜卻有些不情願的道:“真是的,最後還是要靠那個奧卡將軍啊!”畢竟這件事最後都要交到王國軍隊那處理的,想想那些被挾持的人質,蕾伊娜也就不去在計較那些是非,她知道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了。

“總之我們還是先回埃米市,休息一下之後變去沃地安邊境找奧卡將軍說明吧!”對於嘉琳的提議,迪蘭他們也贊成了,正當他們從客船門中走出來時,卻發現周圍不知什麼時候冒出了衆多王國軍隊的士兵。

這些士兵手中都握着騎士劍,神色漠然整齊的站在那裏,人數足足有一百餘人,都用凌厲的眼神看着從船門中走出來的迪蘭三人,由於船門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以至於他們在裏面調查的時候並沒有聽見外面又有一艘魔力飛船降落在這附近時發出的聲音,那正是王國軍隊所有的飛船,顏色與獵豹號不同是藍色的,體型上也比獵豹號大了一些,不過看上去更有一些威嚴感。


看到眼前這樣雄偉的景象,三人都呆住了,這不會是要打仗吧,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這些王國士兵對於他們三人來說還真是意外的來客,這次,連主動去聯絡的功夫都給他們省了。

在這些士兵中間裏,有一個與其他士兵穿着不太一樣的人,從隊伍中忽然走了出來,嘉琳看了看他身着的士兵服,才發覺原來這個人是一位尉長,並小聲的告訴了迪蘭二人,迪蘭他們也恍然大悟,原來這裏的軍人職位和亞斯特帝國是一致的。

走出的那個尉長將手中的劍揮了揮,嚴肅的對迪蘭他們說道:“發現一干手持武器的可疑人士,真是人情世故啊,連這麼大的小姑娘都做起了盜賊,趕緊老實舉起手來!”看來這些王國士兵已經把迪蘭他們當成了劫持客船的人了。

身爲準騎士,怎麼能讓盜賊的黑鍋背在自己的頭上呢,着不管從那個角度來說都是非常失職的,何況自己這邊明明憑藉能力調查到這個地方的,一想到有些含冤,嘉琳連忙從口袋中取出了準騎士徽章拿給這些王軍人看,並說道:“各位士兵大哥,你們抓錯人了吧,我們可不是盜賊,這是我的準騎士徽章!請你們過目。” 你好,天降老公! ,而且,這個聲音他們三人都很熟悉。

那嚴肅有滄桑的氣概聲音正是由奧卡將軍發出的,因爲他一直就很討厭準騎士,所以當他看到迪蘭他們正在那消失客船裏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懷疑。

雖然這個老將軍很頑固,但他眼中那堅強不屑的目光不着實讓人有些敬畏,在帽徽領章的襯托下,顯出一種不言而喻的身份,見到奧卡將軍到來,士兵們紛紛從中間讓出一條路,奧卡高視闊步的走到了他們三人面前,衝着他們三人說道:“哼,準騎士的徽章嗎?憑着東西也不能證明你們就是清白的!”

嘉琳在看到這個老頑固之後,沒有急着與他應變,而是先客套的問了一句:“奧卡……將軍,您老人家怎麼會來這個地方呢?”

奧卡不耐煩的回道:“根據各部隊的調查報告,我發現唯獨這裏沒有進行仔細的搜索,可真沒想到這已經衍化成這麼大一塊空地,我們能來到這裏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萬萬沒想到你們居然和盜賊一族有勾結!”

剛剛那些士兵不明事理也就算了,現在連奧卡將軍都當着他們這麼說,這不得不讓嘉琳有些氣憤,皺起眉說道:“將軍,在沒有真憑實據之前,請您不要這樣隨意的擅下結論,我們只是憑藉自己能力先你們一步到達這裏而已!”

奧卡將軍對嘉琳的話一點也不信,瞥眼問道:“是麼,那麼盜賊一族在哪裏,船內的乘客們又在哪裏?”

嘉琳打心底裏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因爲畢竟這是第二次讓他們逃跑了,心裏很是不舒服,便將眼睛一閉,腦袋朝向一邊,不肯說話,迪蘭此時也愣了愣,看到另一旁的蕾伊娜也完全不想和奧卡將軍搭話的樣子,此時只能由自己站出來回答問題了,畢竟他們三人如果都這麼默默不語,那嫌疑就變得更大了。

迪蘭稍微沉了下頭,回道:“剛剛我們和盜賊一族叫做勞倫的人發生了戰鬥,只差一點就能抓住他們了,我們很抱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