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嘶嘶~”與此同時,一旁牆角忽然發出了一道道恐怖的聲音,讓劉致澤聽的毛骨悚然。

他艱難的低下頭看去,就看見牆角處一堆草叢中爬出了一條蛇,這條蛇有着兩米長,全身冰冷冷的,透着冷氣,那蛇信子不停的從嘴中噴出。

“臥槽!!有蛇啊。”劉致澤大叫了起來,說着就要打算往外面跑去,沒辦法,劉致澤最怕的就是蛇了,不爲別的,就因爲小時候被蛇咬過,那記憶到現在都還很深刻,那次他都差點撕掉了。

只是劉致澤剛剛跑了兩步卻是又停住了腳步,自己要是就這麼出去的話,肯定要被嘲笑的,那自己樹立起來的高大形象豈不是要毀於一旦?想到這裏,劉致澤還是決定要面對一下自己最害怕的東西才行了。

他轉過頭去,看向那條大蛇,他笑了笑,道“這位蛇大哥,我有事要進去一趟,不知道行不行?”

與此同時,剛剛聽到劉致澤驚叫的衆人頓時出現在了院子外,安南莫塵周復生關瞳南宮劍全部看向了院子內,可是他們卻是隻看到劉致澤在對一條蛇說話。

安南莫塵和南宮劍則是一臉懵逼的看着劉致澤,難道這小子是想感悟這條蛇嗎?會不會有些太扯淡了點?

“小子,立刻滾出去,否則弄死你。”只是這時候,那條大蛇卻是突然口吐人言對着劉致澤說了起來。

臥槽!!安南莫塵南宮劍頓時目瞪狗呆的看着這一幕,這條蛇竟然會講話?和上次那羣老鼠一樣能夠口吐人言,還真特麼的是妖怪啊! 我曰!!劉致澤差點噴血,特麼的,一條破蛇竟然這麼囂張,真當澤哥好欺負是不是?

“特麼的,死蛇,怎麼說話的?滾那是形容你們這類生物的詞,咱們人類要說走,你特麼的到底有木有文化啊?”劉致澤反罵道。

臥槽!!那蛇一愣,腦袋一轉,好像在思考劉致澤的話似得,還真的一下子轉不過來了。

見此,劉致澤噗嗤一聲的笑了,這蛇會說話是沒錯拉,但智商卻也是很低,畢竟沒有化形,所以智商低也是很正常的。

見到這條蛇的樣子,估計它還要思考一會去了,劉致澤當即向着大門走去了。

只是還沒等他進入大門,卻是看見一道黑影忽然衝了過來,劉致澤一驚,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就看見那條蛇此刻正蜷縮在大門口處瞪着劉致澤。

“小子,你特麼的竟然敢小看蛇大爺,信不信蛇大爺弄死你。”那條大蛇冷冷的聲音從嘴裏傳了出來。

“蛇……蛇大爺?”劉致澤一愣,差點沒有咬到舌頭,臥槽!!一條蛇都特麼的敢稱大爺了,這特麼的什麼鬼?

“哼,小子,你別以爲叫我一句蛇大爺,蛇大爺就會放過你,蛇大爺告訴你,你現在立刻滾,不要打擾大人休息,否則的話,有你好看的。”蛇大爺傲嬌的說道。

說完還特意揚了揚那蛇腦袋,好像是很囂張的樣子。

“大人?”劉致澤眉頭一挑,如果自己猜的不錯,這條蛇大爺說的大人估計就是那隻大妖了吧!看看能不能從這條死蛇嘴裏知道一些消息。

想到這裏,劉致澤當即嘿嘿一笑,道“蛇大爺,你好,請問你剛剛說的大人是什麼人?”

“它是……等會,小子,我特麼幹嘛要告訴你,你誰啊?你再不滾小心蛇大爺噴你一臉吐沫。”蛇大爺的蛇信子不停的從嘴裏噴出,看起來噁心至極。

“別,蛇大爺,咱們有話好好說,要是被你噴了一臉,那我豈不是要被你弄死。”劉致澤趕忙伸出了手說道。

他還真怕這蛇大爺噴他,看這條破蛇就是滿身劇毒的那種,要是真被噴到了,非死不可,只是這條破蛇也忒特麼的囂張了點,劉致澤有些難以忍受。

如果是一個比自己強大點的人對自己這麼說話也就算了,可是現在竟然連一條蛇都敢這麼鄙視自己了。

“小子,蛇大爺沒有什麼要與你說的,快滾,再說弄死你。”蛇大爺囂張的說道。

臥槽勒!!我這個暴脾氣。

劉致澤實在是有些難以忍受了,這特麼的一條蛇都敢這麼囂張,不過當他看到那蜷縮的蛇身之後劉致澤還真有點怕,估計是小時候留下的後遺症。

“MMP,你這條破蛇,死蛇,你特麼的這麼囂張,你可知道我是誰?”劉致澤也開始囂張了,因爲不囂張點不行,這條破蛇忒特麼的囂張了。

我靠!!這小子竟然在和一條蛇裝逼,你特麼的還要不要碧蓮啊?

外面一羣人早就目瞪狗呆了,這劉致澤也忒特麼的能裝逼了,對人裝逼也就算了,現在竟然要開始禍害蛇了。

“你是誰?你不就是死小子嗎?”蛇大爺滿臉不在乎的說道。

“草!!死蛇,你聽好了,我乃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蛇見嚇破膽的抓鬼小王爺是也。”劉致澤擡起頭撇着蛇大爺說道。

重生之鄉下丫頭要自強 只是當劉致澤剛剛說完這話之後,那蛇的雙眼像是能夠冒出火花似得,好像開始憤怒了起來。

“臭小子,你特麼的竟然敢罵蛇大爺,蛇大爺弄死你。”蛇大爺怒吼一聲,當即一躍,直接向着劉致澤咬去。

臥槽!!劉致澤心頭一驚,要是被咬到了,那可就完蛋了。

他的手一伸一握,地面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劉致澤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那蛇大爺來到了劉致澤的位置,而劉致澤去到了蛇大爺的位置。

“嗯?小子,你特麼的跑的很快啊。”蛇大爺一愣,有些好奇劉致澤是怎麼躲開的。

“廢話,死蛇,你特麼的竟然敢罵澤哥臭小子,今天澤哥就要弄死你。”劉致澤憤憤的說道。

“找死。”蛇大爺說完再次向着劉致澤而去。

“艮字,土牆。”劉致澤喝道,頓時在那條蛇大爺的面前頓時升起了一塊巨大的石頭。

“啊!!”蛇大爺慘叫一聲,腦袋撞在了石頭上,它的腦袋上頓時出現了一直在轉圈圈的星星。

“就你這破蛇,也想攔我,今天就烤了你。”劉致澤冷哼一聲,繼續道“離字,火爆。”

“劈哩啪啦!!”忽然,那蛇大爺身上頓時炸了起來,一道道火光閃過,蛇大爺全身被炸的稀巴爛。

“啊啊啊!!”蛇大爺慘叫了起來,直接倒在了地上,鮮血流了一地,直接死了。

“哼,死蛇,破蛇,還特麼的蛇大爺,弄不死你是嗎?”劉致澤冷哼一聲說道,說完,他直接轉身向着大門走了進去。

此刻在外面的安南和莫塵早就已經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怎麼那條會口吐人言的蛇大爺就這樣子被弄死了?

“臥槽!!裏面好多貓頭鷹啊。”忽然,劉致澤的身影從別墅內跳了出來,他驚叫了起來。

衆人擡頭看去,就看到劉致澤臉色有些難看的站在門口,他們頓時有一種噴血的衝動。

你特麼的這麼強還怕貓頭鷹?剛剛蛇大爺都被你弄死了,你竟然還被貓頭鷹給嚇出來了。

劉致澤撇了安南和莫塵一眼,當即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我是說裏面有些噁心,我只是出來蹭蹭鞋子而已。”說完,劉致澤再次轉身走了進去。

此刻在別墅內的上空,四處都掛着貓頭鷹,還好此刻的貓頭鷹正在睡覺,並沒有感覺到劉致澤的到來。

“站住。”忽然,劉致澤感覺自己的屁股被什麼東西給頂住了,兩道清脆的聲音響在了他的耳中。

劉致澤下意識的舉起了雙手,慢悠悠的轉過頭去。

臥槽!!看到面前的兩隻動物,劉致澤差點噴血,在他面前正有着兩隻兔子,大耳朵白又白的那種,此刻兩隻兔子,每隻都抓着一根樹枝,而剛剛放在他臀部上的正是那兩根樹枝。

我曰的!!自己竟然被兩隻兔子給嚇的舉起了雙手,要是傳出去,自己非要被笑死不可。 劉致澤伸出了雙手,一把抓住了兩隻大白兔手中的樹枝,一用力,兩隻大白兔手中的樹枝就被劉致澤搶了過去,劉致澤手中一用力,兩根樹枝頓時被他折斷了。

而那兩隻大白兔可能也是感受到小蹄子內少了東西,當即低頭一看,卻是發現樹枝沒了。

“壞人,你搶我們的東西。”其中一隻大白兔叫道。

“臥槽!!還敢叫我壞人,信不信澤哥晚上把你們烤了吃?”劉致澤雙手一抓,頓時抓到了兩隻大白兔的耳朵,那兩隻大白兔就被劉致澤給提在了手上。

“壞人,你去死。”忽然,兩隻大白兔直接伸出了前蹄向着劉致澤的臉上打去,劉致澤微微一後退就躲過了兩隻大白兔的攻擊。

“臥槽!!”忽然,劉致澤大叫一聲,腦袋上傳來了一陣疼痛,他擡頭看去,就看見那數十隻貓頭鷹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正有一隻在他頭上啄了起來。

劉致澤一把甩掉了手中的大白兔,剛打算出手,忽然,地面之上又跑出了幾十只老鼠,幾隻野雞,數十條蛇,以及出現的N只蝙蝠。

這些東西加起來,估計都有一百多隻去了吧,在這時候,樓上甚至還飛下來了數十隻烏鴉。

臥槽!!好多妖怪啊,劉致澤目瞪狗呆的說道。

“竟然敢打擾大人休息,簡直是找死。”與此同時,又一頭老虎從廚房內走了出來。

我靠!!這麼大的玩意也有啊,劉致澤眉頭頓時一挑,這麼多的妖怪,要自己怎麼對付呢?

“等……等會,各位妖怪大人,我沒有別的意思,我是來找人的,還請行個方便。”劉致澤苦笑道,這麼多,特麼的,要是被這麼多的妖怪圍攻,自己非死即傷啊!

孩子他爹別欠揍 “找人?去地府找吧,給我上。”那隻大老虎大叫一聲,那些飛的,爬的,頓時全部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臉色一變,當即掐起了指訣,大叫道“金身羅漢。”

“轟~”劉致澤身上頓時出現了一層金色的光罩,把他包裹在內,與此同時,那些妖怪們也都撞在了光罩之上,全部被彈飛了出去。

“孫乾,要是我把這些妖怪收了,算我的嗎?”劉致澤看着眼前這麼多的妖怪問道。

“主公,不算,因爲這些都是妖怪,並不能給您提供魂力。”孫乾苦笑着說道。

“那特麼的還廢話什麼?周倉。”劉致澤大叫一聲。

“轟~”所有的妖怪頓時被擊飛了出去,與此同時,劉致澤身上黑氣一閃,以周倉爲首的數百個陰兵直接出現在了劉致澤面前。

他們各個身上散發着黑氣,手拿着朴刀,一個個凶神惡煞的,當週倉和那些陰兵出現之後,整棟房間的溫度更加低了。

“見過主公。”周倉對着劉致澤微微行禮。

“周倉,給我上,一個不留。”劉致澤揹着手,一臉的裝逼之色,他才懶得管這些妖怪的死活。

“陰……陰兵?你是什麼人?爲什麼能夠召喚陰兵?”那隻大老虎看到周倉以及數百個陰兵頓時驚叫了起來。

看的出來,這大老虎就是這些妖怪的領頭人了,只是它還不是大妖,估計也是大妖的下屬。

“澤哥有必要告訴你嗎?傻虎子。”劉致澤微微一笑,絲毫沒有把這些妖怪放在眼裏,反而是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支菸,慢慢的點了起來。

三國之老師在此 “殺……”周倉大喝一聲,直接向着那隻大老虎衝了過去,那寒氣逼人的朴刀直接向着大老虎砍去。

“鏘~”大老虎也伸出了爪子與那朴刀碰撞在了一起,發出了一道金屬碰撞的聲響。

周倉被打的後退了兩步,他抓着朴刀冷冷的看着那巨大的老虎,他再次衝了過去,與大老虎糾纏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一旁的陰兵也和那些妖怪全部大戰在了一起。

劉致澤微微一笑,彈了彈菸灰,直接向着樓上走去了,他可沒有忘記來的目的,就是爲了帶安花溪離開房子的。

他也懶得管周倉他們了,反正他們已經是死人了,也不可能再死了,他自然也管不着他們的生死。

劉致澤在樓上走動了起來,先是來到最右邊的一間房,一把踹開了房門,裏面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緊接着,又是第二扇房門,這裏是書房。

他就這麼一連串的踹着過來,直到最左邊的房間,他一把踹開了房門。

忽然,劉致澤呆住了,眼中冒出了精光。

因爲此刻在房間內,安花溪正在換着衣服,她身穿着白色的內衣內褲,那雪白的酮體全部呈現在了劉致澤的面前。

特別是那傲人的雙峯,再加上那透過白色的內衣顯現的黑色地帶更是讓劉致澤有一種莫名的衝動感。

臥槽!!好刺激的一幕啊,再加上女孩子房間本就芳香迷人,小劉也瞬間就跟着矗立了起來

劉致澤的鼻血頓時流了出來,再往上看去,此刻的安花溪也呆住了,她滿臉愕然之色,甚至都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了。

等到她看見劉致澤的鼻血之後,臉色頓時一紅,全身都跟着紅了起來,那雪白的酮體這麼一紅,顯得更加的迷人,更加的讓人有衝動感了。

“啊!!”安花溪驚叫了起來,她趕忙捂住了下身,可是上半身卻又露在了外面,她又捂住了上半身,她尖叫着,實在是攔不住了,她直接跳到了牀上捂住了被子,臉上通紅,彷彿能夠滴出鮮血似得。

“咳咳……非禮勿視。”劉致澤尷尬的笑了笑,剛剛打算轉身,然而就在這時,劉致澤的眼睛一掃,卻是掃到了安花溪的牀上竟然有着一隻小狐狸趴在牀上一棟不動的。

它全身是白色的毛,此刻正緊閉着雙眼,彷彿是感受到被子沒了,它慢悠悠的睜開了雙眼。

那雙眼彷彿是流血過多似得,血紅色的,甚至比關瞳的眼睛還要恐怖,看的有些滲人。

“小心。”劉致澤大叫一聲,此時此刻,他也顧不上這麼多了,當即向着牀上的安花溪而去,他一把撲倒在安花溪的身上,而那小狐狸則是伸出了爪子一巴掌拍了過去。

“砰!”小狐狸直接被擊飛了出去,它快速爬上了牆壁,最後落在了窗戶處的桌子上。

“小子,你是什麼人?”小狐狸發出了清脆響亮的聲音,很好聽,是女聲,它冷冷的瞪着劉致澤說道。

“我乃抓鬼小王爺,大膽狐妖竟敢在此作孽,信不信本王爺收了你。” 豪門遊戲:總裁的契約情人 劉致澤趴在安花溪身上,胸口被安花溪的玉腿頂着,雖然有些難受,但他也顧不上這麼多了。 “抓鬼小王爺是什麼鬼?本王沒聽說過。”小狐狸口吐人言,張開了小嘴,還伸出了前蹄撓了撓自己的小腦袋,表示對這個什麼抓鬼小王爺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現在你知道了,還不快滾,小心本王爺收了你。”劉致澤冷冷的說道。

不過心中也在大叫臥槽,妖王?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恐怖,這可是和鬼王一個級別的,要自己和他鬥那豈不是找死嗎?

不過剛剛上來的時候,記得周復生說過,這房子內有着一隻大妖,估計就是這貨了,只是沒想到這貨都自稱妖王了。

“哼,小小抓鬼師竟然敢冒犯本王,你怕是沒死過喲。”小狐狸冷哼一聲,當即伸出了前蹄直接向着虛空中拍去。

劉致澤輕笑一聲,離的這麼遠,他可不相信這小狐狸的前蹄能夠打到自己,只是下一刻,他赫然看見那小狐狸的前蹄慢慢的變大,一蹄子直接踹在了劉致澤的臉上。

“啊!!”劉致澤慘叫一聲,直接被拍在了牆壁上,他瞪着雙眼,舌頭吐的老長,就這麼貼在了牆壁上。

“讓你小看本王,弄死你這個什麼破王爺。”小狐狸哼了一聲,彷彿笑了似得。

此刻在牀上的安花溪更是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如果說剛剛被劉致澤看到自己的樣子是因爲羞澀,那麼現在的她就是害怕了。

自己的牀上爲什麼會有一隻狐狸,而且自己還不知道,最特麼恐怖的是這狐狸竟然能夠口吐人言,還能打飛劉致澤,這尼瑪的也忒扯淡了吧!!

“特麼的,死狐狸,敢打澤哥,弄死你。”劉致澤掉在了牀上,那牀上的芳香更甚,劉致澤頓時都有些沉醉了,不過他也知道,現在還有隻大妖要處理,他還是不能掉鏈子的,當即站在了牀上瞪着那小狐狸。

只是他站起來的時候,那矗立的小劉就差沒有頂破褲子而出了。

“啊……”安花溪臉色緋紅的捂住了雙眼驚叫了起來。

臥槽!!劉致澤一驚,趕忙捂住了下身,當即尷尬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自然反應。”說完,他就跳下了牀,站在了牀邊怒視着那隻小狐狸。

“哼,小子,本王今天沒心情和你打架,再見咯。”小狐狸伸出了毛茸茸的小手對着劉致澤揮了揮手,當即化作一道紅色的光芒破窗而出,頓時就消失不見了。

我靠!!跑了。

劉致澤趕忙來到窗戶邊,可是哪裏還有小狐狸的蹤影啊,那小狐狸早就已經跑的沒影了。

今天真的是嗶了狗,碰上了一羣妖怪不說,還被妖怪打了一頓,不過卻也不是什麼收穫都沒有,至少自己看到了賊特麼刺激的一幕。

想到這裏,劉致澤嘿嘿的笑着轉頭看向了安花溪,可是此時的安花溪把被子蓋在身上,除了房間內飄蕩着迷人的芳香卻是什麼都沒有。

安花溪看着劉致澤那壞笑的臉色,臉色頓時一冷,怒喝道“給我滾出去。”

我靠!!發飆了。

劉致澤二話沒說,直接奪門衝了出去,他可不想面對安花溪的怒火,剛剛看到了那麼刺激的一幕也算是賺了。

來到走廊上,劉致澤撇了一眼身後的房門,回想起安花溪那雪白的玉體,那傲人的兇器,劉致澤差點直接噴鼻血,暗道,不知道現在衝進去還能不能再看到那麼刺激的一幕。

只是他這想法剛出現就被他給推翻了,如果自己再碰到那個時候,估計安花溪會弄死自己吧!!

“主公。”忽然,劉致澤身旁傳來了一道聲音。

劉致澤擡頭看去,就看見周倉臉色慘白的抓着朴刀站在他面前,身上還散發着寒冷的陰氣。

臥槽!!劉致澤被嚇了一跳,整個人都跳了起來,他瞪着周倉道“你幹嘛?特麼的,想嚇死我啊!!”

周倉苦笑一聲,他可沒有想要嚇死劉致澤的想法,當即道“主公,所有妖物都已經消滅了,我是來請求迴歸心塔的。”

極品前妻 “哦?”劉致澤一愣,低頭看向樓下,此刻在樓下的正廳除了那些陰兵之外就只有滿地的鮮血和各種動物的屍體了,沒想到這些陰兵還是挺流弊的,他點了點頭,算是同意周倉的想法了,周倉對着那些陰兵使了一個眼神,直接化爲一道道黑氣衝進了劉致澤的身體內。

劉致澤再次撇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房門,當即就向着別墅外面走去了。

此刻在別墅外面,安南周復生關瞳以及莫塵都是一臉緊張的盯着別墅內,當他們看到劉致澤慢悠悠的叼着煙走了出來,他們才鬆了一口氣,估計是沒事了。

“劉……劉大師,怎麼樣了?”安南着急的說道,他沒有看到自己女兒,自然是有些擔心的。

劉致澤抽出了自己手中的煙,甩了甩飄逸的頭髮,微微一笑,道“澤哥出馬一個頂十,還能出什麼亂子不成嗎?”

“真……真的嗎?”安南激動的說道,這時,安花溪已經換好衣服走下來了,他頓時鬆了一口氣,同樣的對劉致澤更加是佩服了。

一旁的莫塵同樣如此,看着完好無損走出來的安花溪,他深深的看了劉致澤一眼,暗道,或許這少年真的能夠解決自己的問題。

“小溪,你沒事吧!”見到安花溪走出來,安南趕忙迎了上去,對着安花溪就是一陣噓寒問暖的,生怕安花溪會出什麼事似得。

劉致澤也轉頭看了一眼,就看到安花溪臉色緋紅,顯然是很害羞,但同樣的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內卻也帶着一絲憤怒之色,很明顯是因爲劉致澤把她給看光了而憤怒。

此刻的安花溪已經換好衣服了,身穿一件淡粉紅色的連衣裙,顯得可別的清新脫俗,漂亮可愛,唯一有一點不好的就是安花溪面帶怒視的瞪着劉致澤。

Www▲ttk an▲¢ ○

那樣子彷彿再說,你剛剛還沒看夠嗎?還看。

被安花溪這麼一瞪,劉致澤頓時尷尬的笑了起來,他笑了笑說道“安總,等到天黑,我就可以幫你解決麻煩了,只要那些詛咒之力解決了,那就不會有什麼麻煩了。”

“是嗎?”安南激動一把抓住了劉致澤的雙手,猛然的搖了起來,就差沒有當場跪倒在地上了。

“安總,不過話說回來,我還是需要聽一聽事情的經過,不然,我好心做壞事,那我可會被折壽的。”劉致澤沉思了片刻後說道。

其實也並不是他真的要聽,只要安南把事情解決了,那劉致澤就可以出手了,畢竟,這件事情不管對錯都不關他的事,就算做錯了,那折壽也是折安南的。

“咦~澤哥,你剛剛是不是做什麼壞事了?怎麼鼻子內會有血?”忽然,南宮劍指着劉致澤的鼻子說了起來。 被南宮劍這麼一提醒,衆人同時擡頭看去,還真的看見劉致澤鼻子內還有着鮮血,衆人一驚,難道是剛剛與妖怪大戰受傷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