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嘶嘶!

「他難道不想活了嗎?」

眾人皆是心神劇震,完全沒想到清風帝王開口這麼霸氣,連四大帝王都相聚在一起了,居然還要一下威脅四位帝王?

笑容最苦澀的當屬跟隨清風帝王的數十位強者了,此刻早已虛脫的坐在了地上,只能暗暗期盼著清風帝王能夠勝,要是敗了,自己等人絕對是必死無疑的下場!

誰能猜測的到,跟隨這位清風帝王,本來以為能夠在外圍風生水起的,只要不觸怒四大帝王就可以,但他偏偏頭一個的就找上了最強的霸天帝王!


現在,更是連其他三位帝王都給同時得罪了!


「你們在那裡擔心個什麼勁?就算師尊真的敗了,我們也不會死的!放心吧,到時候我會救下你們的!」龍奕滿臉玩味的笑道。

數十位強者聞言皆是一愣,轉頭看著這個年輕人,也就十五六歲的年紀,雖然不知道怎麼拜師清風帝王的,但看他那樣子,明顯就是在說,師尊死了,就跟著徒弟混吧!

「你當你是誰啊?還救下我們?你有那個實力嗎?」一位強者不屑道。

龍奕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笑道:「我決定了,到時候肯定不會救你的!」

嘶嘶!

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皆是無語的翻了翻白眼,覺得這個年輕人絕對是被四大帝王給嚇的傻了。

「想不到域外空間的外圍,還有著這麼四位強者,碎虛境界第八重,的確夠分量了,就算是在深處,都能有著一席之地的!難怪他們會聯合起來,原來是想以大家的力量來讓域外空間深處的強者勢力看重!」龍奕暗暗想道。

若說清風帝王的境界修為,全盛時期絕對很恐怖,但現在,他不過是僅僅恢復到了碎虛境界第八重的巔峰,雖然比那四位帝王強上一線,但同時對付上四人,勝敗還未可知。

「使者大人,多謝您的幫助,我現在的境界再次的突破,達到了碎虛境界第八重!」哈特的聲音突然響起,帶著濃濃的喜悅和感激之意。

突破了?碎虛境界第八重?這怎麼可能?

龍奕聞言愣了愣,連忙盤膝坐在地上,神魂溝通著他,回道:「你怎麼突破的?不是說聖石果王對你並沒有多大的用處了嗎?」

「難道使者大人不知道嗎?靈嫣前輩說是您讓我到接天神樹前輩那裡修鍊的,經過接天神樹前輩饋贈的力量,我才能夠突破到碎虛境界第八重的。」哈特恭敬的解釋道。

原來如此!接天神樹饋贈的力量居然這麼厲害?

「那其他的族人呢?都達到了什麼境界修為?」龍奕期待的問道。

哈特沉默了片刻,身形出現在了獸神一族所在修鍊的地方,觀察了一番,才是回道:「回稟使者大人,經過聖石果王的力量,我族共有三十九位踏入了碎虛境界第五重,一百三十位踏入了碎虛境界第三重,六百位踏入了碎虛境界第一重到第二重不等。」

這麼多的強者?聖石果王果然厲害!

要是能夠幫助接天神樹吞噬了另外一部分接天神樹,那麼聖石果王就會真正的成為神果,力量的增強,絕對能夠產生出更多的恐怖強者來。

「哈特,現在回去告訴你的族人們,沒達到超凡境界第九重的強者儘快修鍊,抓緊突破到超凡境界第九重的巔峰,而達到了這個境界的強者,則壓制住境界,萬萬不能再突破了!」龍奕眯著眼睛笑道。

哈特聞言愣了愣,有些疑惑的問道:「使者大人,這樣做的道理……」

「哈哈哈,你放心,到時候他們會很高興的,你只要告訴他們,日後,本使者會讓那些達到超凡境界第九重巔峰的強者,全部邁入碎虛境界的高階!」龍奕自信滿滿道。

依照現在哈特說的境界來看,聖石果王如果能夠突破到神果層次,最差也能讓那些獸神一族的強者達到碎虛境界的高階,也就是第五重之上的層次吧?

這還是龍奕往最少的計算的,真正能夠增強多麼恐怖,只怕也只有接天神樹能夠知道了。

「好,多謝使者大人!」哈特立馬激動無比的說道,現在對龍奕可謂是信任不已,自己的境界能夠達到現在這種程度,和龍奕是有著分不開的關係的。

龍奕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你繼續回到接天神樹那裡修鍊吧,如果能夠達到碎虛境界的巔峰,想必你還有一場更大的造化。」

唰!

「是!使者大人!」哈特面色一肅,忍耐住了心中的激動,剛剛那一瞬間,心臟都險些跳動的碎裂了。 轟隆隆!轟隆隆!


頃刻間,四大帝王與清風帝王交戰在一起,高空上,靈元紛飛,聖力灑落而下,轟擊的地面翻飛而起,宛如世界末日一般恐怖。

龍奕見狀也不敢怠慢,直接展開神棺護佑著身軀向後退去,而那數十位強者,則是有多半都被力量波及的粉身碎骨。

「小友快救救我!!我願意位你做牛做馬!」

存活的強者們皆是對著龍奕紛紛求救,總算是明白了剛剛龍奕說出那樣猖狂的話的意思,原來是他真的有能力能夠救下大家。

然而,現在還是有多半的強者晚了,已經死在了五位強者的力量餘波轟擊之下。

「呵呵,我剛剛就說了,救也不會救你的,你們我同樣也不會救!」龍奕撇了撇嘴,直接依靠神棺來掩藏住氣息,消失在了霸天帝王的山谷當中。

不管他們最後誰勝誰負,龍奕的目的都只是純粹的利用其中一個來隱藏自身的身份,以至於能夠順利的抵達域外深處。

山谷當中,和龍奕所料想的完全不一樣,這裡面根本就沒有強者的存在,很難想像,堂堂四大帝王之首的霸天帝王,居然連一個手下都沒有?

「不知道這位霸天帝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太過強大而從來不收復屬下?」龍奕暗暗感覺奇怪。

「小子,當你達到他那個境界,自然就會產生唯我獨尊的心態,不收復屬下也是極其多見的,就算是你的父親東帝,當年剛剛達到聖人境界,就已經有了放棄東洲的打算了。」器靈突然笑道。

原來如此!

龍奕認同的點了點頭,的確有這種可能,當一個強者自信膨脹的時候,什麼想法都能產生的出來。

「有沒有發現這裡有什麼至寶沒?」龍奕期待的問道,一個弱水的族地,都能夠出現接天神樹那等神物,而這位霸天帝王可是四大帝王之首,沒有存貨那也太說不過去了吧?

然而,還是讓龍奕失望了,器靈的回到極為的肯定道:「沒有,絕對沒有,剛剛那位霸天帝王最好的至寶就帶在他的身上。」

帶在身上?還只有一個?

不由得回憶起了霸天帝王的樣子,在他的身上,唯一能夠稱的上至寶的,也就只有他背著的那把大刀了。

「你說的就是他背後背的那把刀嗎?」龍奕疑惑道。

「不錯,那把刀的品級說高也不高,說低也不低,足有六十六品吧。」器靈淡淡道。

六十六品?和斬空戟一個等級的器物!

龍奕愣了愣,旋即便是失去了興趣,對於擁有了九大器物和斬空戟的他來說,就算霸天帝王的器物是七十七品,也不會升起多麼大的興趣。

「那是一把進化到一半的聖兵!」器靈嚴肅道。

聖兵?

龍奕目瞪口呆,驚訝道:「你是說,霸天帝王將那把刀融合為了自己的本命聖兵?現在融合到了一半?」

「不錯,只要你能夠奪過來,就相當於有了一件半步聖兵了,在你沒有融合九大器物和斬空戟的時候,倒是可以用他來增強自身的戰力。」器靈淡淡道。

的確是不錯的辦法,有了一件半步聖兵,那麼戰力絕對會翻倍上升的。

轟!嗡!

突然,一股強悍無匹的威壓從遠方極速接近,引的龍奕臉色猛地一變。

「域外深處的強者終於來了嗎?」

器靈語氣凝重道:「應該是的,而且全部都在向這裡趕來,應該是他們發現了四大帝王和清風帝王的交戰。」

「都在什麼境界?」龍奕緊張問道。

「最弱的都在碎虛境界的巔峰!」器靈道。


嘶嘶!

龍奕聞言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不是在開玩笑嗎?最弱的都在碎虛境界的巔峰,那麼最強的該達到了什麼地步?碎虛境界之上……那可是超脫了這界的限制修為啊!

「我說的最弱並不代表他們有強者達到了那個境界,那個境界不是在這界就能夠達到的,他們只是在碎虛境界的巔峰潛伏了很長的時間,所凝聚的力量自然強過很多碎虛巔峰的強者。」器靈道。

龍奕愣了愣道:「也就是說他們全部都是碎虛境界巔峰的修為,只是其中有的強者在這個境界停留的久一些而已?」

「不錯,來人應該有三百左右,其中有二十七人的境界屬於半步霸者之境!」器靈嚴肅道。

半步霸者!

霸者之境,在此界,是絕對無法達到的,但半步霸者就成為了當之無愧的第一強者!

不論是在南疆,東洲還是九州任何一處,半步霸者都是絕對的強者!

「東洲還沒有半步霸者的強者,就算是東洲皇室和第一宗門的飄渺宗,最強的不過是碎虛境界的巔峰而已,距離半步霸者還有著一步之遙,但相差的力量就是天地之差!」器靈不屑道。

怪不得東洲在九州裡面最弱。

「小子,現在我將你的身體收入神棺當中,你依靠靈魂帶著神棺潛逃吧,藉機直接遁逃到域外深處。」器靈說道。

龍奕想了想點頭答應了下來,當即將神魂離開了肉身,在神棺力量的收取下,身體被吸入到了神棺之內,而靈魂,則是被神棺的氣息包裹了起來。

只要不是正面碰上,器靈有著絕對的把握不讓那些強者發現。

唰!

碰!

突然,一道紅色的光芒閃過,在幾百米之外,一道身影砸落在了地面上,引的龍奕神魂連忙縮在了神棺的氣息當中。

「該死的,沒想到那清風帝王那麼強大,除了霸天帝王能夠和他交手外,本王居然都不是他的一合之地!」紅衣女帝不甘的冷哼道。

在她站起身來的那一刻,龍奕瞬間認出了此人,正是四大帝王排行第三的唯一女性的紅衣女帝。

看來清風帝王果然不是在吹噓作假,他的確有這個能力戰敗四大帝王。

龍奕聽著紅衣女帝所說,不由得心中暗暗讚歎,掃了掃她那殘破的紅色衣裙,雪白的肌膚漏了出來,那長長的美腿,著實讓人流連忘返。

「小子,別亂看,不然本王殺了你!」

唰!

紅衣女帝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龍奕的神魂面前,正瞪著美眸狠狠的看了過來。

居然看的見自己?

「該死的,本座都說了,只要不是正面碰上,就不會被他們發現,現在可好!」器靈無語道。


龍奕同樣無奈至極,誰能想到這位紅衣女帝直接被打落到了這裡?

「呵呵,想不到你一個只有十六歲的小娃娃,還擁有著這麼好的寶貝,呀,還是一副棺材呢。」紅衣女帝驚奇的笑了起來,美眸異光閃爍的盯著龍奕神魂當中的神棺。

遭了!

龍奕神色一冷,連忙將肉身召喚了出來,神魂回體的剎那,直接將九大器物和斬空戟全部召喚了出來。

「紅衣女帝,雖然你的境界高過我,但我們戰起來,我想敗的人肯定是你!」龍奕冷冷道。

紅衣女帝聞言愣了愣,滿是好奇的打量著龍奕,良久才是驚訝道:「我知道了,我說怎麼看著這麼面熟呢,幾千年前就有一個老傢伙,和你使用出了同樣的招式。」

東帝!

「你見過我的父親?」龍奕疑惑道。

「原來那個老頭是你……什麼!他是你父親?你難道幾千歲了嗎?這不可能啊,我明明觀你的真實年齡只有十六歲!」紅衣女帝驚道。

龍奕搖了搖頭,翻手將九大器物和斬空戟收起,認真道:「你還需要回去和他們一戰嗎?」

「戰?為什麼還要戰?深處的那些老傢伙都過來了,我自然要趁機去深處的。」紅衣女帝淡淡道。

目的相同?難道這女人是故意摔落這裡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