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嘿嘿,你失算了!”

鼓風洞主猛地一躍而起,躲過蘇恩揚的一記劈砍。原來此時菸灰老人的煙霧已然正在失去效力,鼓風洞主已經能施放仙術法訣了。

“哦,對了。你還說大家都是抵抗神族的力量?這我也得教育教育你啊!神族脫困的事不是你們搞出來的麼?”

一道雲氣大手猛地一拍,將鼓風洞主拍落地面。蘇恩揚上去就是烈風矛不要命地插,直把三仙看得心驚肉跳。這小師叔脾氣有些爆啊,那白光是洞金之氣,一般防禦仙器根本抗不了幾下。

三仙正想着呢,噗的一聲,蘇恩揚一矛刺進了鼓風洞主的胸口。這可把他們嚇壞了,殺死一名無漏金仙,那可真的是挑起兩派大戰了。

“哎,小師叔不要激動!顧全大局啊!此人豬狗不如,但這豬狗也是黑風洞的,還請小師叔留他賤命。”

氣煞子趕忙開口。他自己雖然失去雙腿,但是還有機會補救。要是把鼓風洞主真的一矛插死在這,那黑風洞絕不會善罷甘休。一氣派實力比不上現今正如日中天的黑風洞,一旦真的爆發大戰,就算小師叔戰力超雄也挽回不了敗局。

“放心,我有分寸!”

蘇恩揚說道,他還沒傻到和黑風洞死剛,那個神祕的大洞主,據說一千年前就是風洲大地上,無漏金仙裏數一數二的人物了。

“看來今天我得挑戰一下,你這老牌無漏金仙了!”

鼓風洞主冷笑。

他少年得志,一路坦途,自然受不了別人言語上的侮辱。剛纔是對氣湘子的本能恐懼,現在鼓風洞主聽到氣煞子竟然說他豬狗不如,再加上蘇恩揚也表示不會取他性命,鼓風洞主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野性和熱血。他早就想知道,風洲第一兇仙究竟能比自己強到哪裏去?

“風清月明!”

鼓風洞主鼓起嘴,對着天空就是狠狠一吹。

一時間清風徐徐,虛幻的一道明月掛在天空。蘇恩揚只覺自身突然身體變得無比沉重,而鼓風洞主的身影輕如柳絮,並伴有無數幻影,一時之間竟難分真假。

“氣貫長虹!”

蘇恩揚也是張嘴吐出一道青色氣團。

那青色氣團速度極快,眨眼便擊中了天空中的明月。鼓風洞主的幻影立刻消失,還沒得及他反應。蘇恩揚的烈風矛已經狠狠拋擲而來,這要是被刺中,估計會直接來個對穿。

鼓風洞主急忙拋出一隻破麻袋,烈風矛驟然變向,衝麻袋飛去。這是鼓風洞主的仙兵,納風袋。

納風袋可以收取風,亦可施放。其不僅有風道法則,還暗含空間之道法則。烈風矛進入其中,一直在向前飛去,卻始終飛不到邊界。

蘇恩揚來不及心疼烈風矛,雙手橫推出一道肉眼可見的破紋。

“氣撼破虛!”

什麼?鼓風洞主一驚。只覺身前的空間竟然起了波瀾,就像是有東西拍擊水面一樣。更恐怖的是,那破紋還在不斷擴大,蕩氣山都開始扭曲起來。

“氣湘子,你他媽玩命啊!”


鼓風洞主氣憤無比。這他喵是能將周圍一切都扭曲的空間法則仙術,一旦被命中,後果可想而知。說不定,到時候自己會被這尊殺神,扭成麻花,或者拉成麪條。

“啊哈?放心,說取你雙腿,就取你雙腿!”

蘇恩揚伸手一招。一股氣浪直接在鼓風洞主身後膨脹,將其掀飛拋向那道空間破紋。

咔嚓,蘇恩揚控制波紋將鼓風洞主雙腿一卷,接着空間被拉伸到千里之遠。鼓風洞主的無漏金腿,被蘇恩揚生生玩壞。


“大哥,我錯了!我他喵真錯了!你放過我吧!以後你是我大哥!”

鼓風洞主疼痛難忍,臉色發白。無漏金仙也挨不住你這麼折騰啊,金身難毀,但疼痛常伴啊!

“大哥?”蘇恩揚搖搖頭。“不好意思,我已經有一個小弟了!”

“啊?那您就是我爹!”鼓風洞主趕緊改口。

“很抱歉,我有兒子了!”

蘇恩揚張嘴呼出一口氣,萬氣歸元功,一氣破山海! 鼓風洞主被那至純一氣攔腰打成兩截,防禦仙器也當場被毀,無數碎片在半空中翻飛。

“小師叔!”

氣煞子三仙看得是心驚肉跳啊,看來關於小師叔的傳言基本都是真的,其真的擁有斬殺同階的戰力。這要是真要下死手,鼓風洞主絕對會被格殺當場。

但三仙也只能想想,黑風洞目前綜合實力比一氣派強太多了。要不是小師叔雲遊歸來,坐鎮門派,一氣派這些年早已頂不住黑風洞咄咄逼人的攻勢。

“放心,死不了!”

蘇恩揚擺擺手,不再去管那邊哭嚎的鼓風洞主,只是將地上的納風袋收了起來。這裏面還有自己的烈風矛呢,取不出來就一起拿了唄。

“此間事了,還請小師叔壓陣,防備黑風洞賊子反撲!”

氣煞子嘴角慘白,開口建議道。

他受傷很重,已經服下療傷丹藥。但此刻黑風洞的援軍也在不遠處,之前因爲菸灰老人在此,不敢靠近。菸灰老人走後,這些人已然飛至近前,卻又被蘇恩揚的一通爆發嚇到了。

看了眼那邊不敢接近的黑風洞的兩位仙人,蘇恩揚友好地朝他們揮了揮手,結果嚇得人家跑得更遠的地方觀望了。

“無妨,此等宵小,不敢近前。你們將祕境中的人帶出來吧,嗯,除了芸綺夢和一隻小獅子,其他無關神族妖獸不要放跑了。”

蘇恩揚囑咐氣慧子、氣淨子。

“是,小師叔!”

兩人躬身行禮,飛入祕境之中。

蕩氣祕境的危機解除了,蘇恩揚整理自己的收穫。乾坤袋裏最多的是半成品的破界罡珠,神兵神器沒幾件,都交給四星宗弟子們使用了。

氣煞子則將殘香交給蘇恩揚,讓他保管起來。

“這是用來召喚守護風洲的無妄天仙之用,不過估計也就能召喚兩次了。”

接過氣煞子遞來的殘香,蘇恩揚小心翼翼地將其收入隨身空間。

這殘香是一氣派世代傳承下來的,由上一任掌門在退位前,交給其中的一位長老。等到新掌門也要退位時,這位長老將香再交回給掌門,由掌門選點下一位持香人。

“二長老勞苦功高,等此間事了,便回門中安心療傷吧。”

蘇恩揚寬慰氣煞子。氣煞子失去雙腿,需要很久的時間才能恢復了。但鼓風洞主更慘,其無漏金身被打成兩截,恢復更爲艱難。也不知道,黑風洞願意爲他出多大的代價。要是有什麼神丹妙藥,倒是可能將恢復時間縮短一些。

“放心吧,小師叔。我這傷不打緊,正好我可以重塑仙身,我的老寒腿這次也算是徹底治好了。”

氣煞子笑着說道。他倒是不太在意,在無漏金仙之前,修復身體、重塑身體都是可以。而一旦成爲無漏金仙,身體防禦雖然大增,但修復起來困難至極。

“你有如此心境真是不錯,想來不日便能在仙路上更進一步了!”

蘇恩揚一邊將神兵神器分爲別類地塞進不同的乾坤袋,一邊誇讚氣煞子。氣煞子對於氣息最爲敏感,想來在菸灰老人和自己的戰鬥中獲益匪淺。

“承蒙師叔吉言!”

氣煞子拱手一禮,不再說話,專心運功療傷。

很快蕩氣祕境的人員都出來了,一氣派的弟子損失了三人,都是因爲遭遇到了神族。四星宗沒有減員,只是最後尋到的張凱陷入了昏迷,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一處山谷裏,周圍有些輕微的戰鬥痕跡。

碧羽門損失了五位弟子,可以說是這次祕境之旅中損失最大的門派了。這也讓對事情的原委有所耳聞的碧羽門弟子,看那些沒有損傷的黑風洞弟子的眼神中滿是敵意。

流蘇洞主帶着黑風洞衆弟子立在遠處,她雖然不清楚這次的計劃。但也明白現在的黑風洞,絕對是衆矢之的,所以謹慎地與所有人都拉開了距離。

蕩氣祕境的四派大比雖說中途受到破壞,但是既然是大比,那就得按照大比的規矩,分出一個高下來。四派的帶隊長老要當場檢驗每名弟子的收穫,最後根據門派總體的價值排出名次。

“碧鏈仙子,胡海長老!”

蘇恩揚喊了一聲。

碧鏈仙子和胡海長老偷偷摸摸地飛來,向一氣派小師叔賠罪。他們之前和鼓風洞主戰鬥,發現不是敵手,便退去了。

鼓風洞主本來就沒有將他們當作目標,自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他們逃走。黑風洞也不想把這些門派都惹毛了,那樣黑風洞也有些吃不消。

他們沒跑多遠,就看到菸灰老人和三刀上人現身蕩氣山,不由暗自後悔沒有再多堅持一下。他們自然知道菸灰老人的名號,知道這位一氣派的老前輩來了,鼓風洞主不可能翻出什麼花樣。

“好了,別愣着。趕緊把這事情搞完,我爹事情可多了!”

紫電無極不耐煩地說道。

黑風洞的帶隊長老鼓風洞主因傷缺席,由流蘇洞主頂替。接下來的事情簡單至極,很快名次就出來而來。黑風洞毫無疑問是倒一,因爲他們光顧着門派的任務了,壓根沒怎麼收集資源。

一氣派和碧羽門收穫差不多,所說一氣派弟子對祕境更爲熟悉,但是突然的變故讓他們光顧着躲避神族,很多資源點都沒有去收集。

相比三派,四星宗的弟子們收穫那叫一個豐碩。胡海長老眼都冒光了,在聽到弟子們說是一氣派小師叔的幫助後,胡海長老找到蘇恩揚,又是一番感恩戴德。

蘇恩揚敷衍地聽胡海長老說完,然後從其手中結果裝着神兵神器的乾坤袋。這都是自己的收穫啊,蘇恩揚感覺祕境確實好,多來幾個祕境,自己可能就是風洲最富有的人了。


“湘爹,想什麼呢?笑得這麼猥瑣?”

紫電無極探頭過來。

“無極我兒,不要試圖猜測我的思想!”

蘇恩揚將乾坤袋趕忙塞進懷裏。

“湘爹,你可別忘了。這裏面有我的一半啊!”

紫電無極賊兮兮地笑了。

“滾,你這逆子!”

蘇恩揚沒好氣地罵道。 “保重!”

蘇恩揚和四派之人拱手一禮,便帶着紫電無極、芸綺夢和小獅子下山而去。

至於流蘇洞主,蘇恩揚還不敢將其放在身邊。她身上的意志,不出意外的話,就是黑風洞大洞主。

黑風洞大洞主是蘇恩揚的長輩,其在千年之前便兇名赫赫。別看現在小師叔威名在外,到了這種老惡棍面前,那也得吃癟。

“我們去哪啊?”

芸綺夢問道。烈陽神君因爲降臨的實力有限,無法帶她離開。所以她暫時和蘇恩揚一道行動,直到烈酒神君再次降臨。

“先回紫雲山莊,接着再去能生產破界罡珠的地方。”

蘇恩揚目標明確,一切可以提升真實戰力的途徑,他都不要放過。

“哦,好吧。我們要這麼走過去麼?”

芸綺夢又問道。


“這裏是蕩氣山,騰不了雲,駕不了霧。”

蘇恩揚無語扶額。誰敢在這裏騰雲駕霧啊,雲氣都會被蕩氣山震碎的。

“我們用飛行神器不行麼?”

芸綺夢看傻子一樣看着蘇恩揚。

“好像是可以的。無極我兒,飛行神器呢?快拿出來!”

蘇恩揚作恍然大悟狀。

“原來湘爹你是打得這個主意啊!”

紫電無極不情不願地逃出一隻紙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