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嘿嘿,小林啊,我感覺現在渾身有力,一頓飯能吃三大碗飯!嗯,你這是怎麼了?臉色看起來好難看!”

高興過後,大野雄健很快就發現了年輕搭檔那張異常難看的臉,兩隻恢復了正常的眼珠子,充滿了狐疑的在他身上來回打量不已。

“前輩,我沒事。”勉強扯出一臉笑容的小林中野看着他簡單回了一句。

“沒事纔怪。”某青年冷幽幽說道,“拜你所賜,你這位同伴,活不到天亮了。”

“拜我所賜?活不到天亮?”一臉懵逼的大野雄健瞪大了雙眼急聲連問,“大……大人,你爲什麼這樣說?”

“你問他嘍。”陳志凡才懶得把剛纔說的話再說一遍。

“小林,到底是怎麼回事?”抓着小林中野的胳膊,大野雄健眉頭深皺沉聲問道。

¸ ttka n¸ ¢ O

“前輩,真沒事。”臉上滿是笑容的小林中野搖了搖頭。

隨後,他轉身指着那邊地上躺着的德川正直歡聲說道:“你看,德川正直就在那裏,我們立功了。當然,這一切都要感謝先生。”

看着小林中野臉上那種發自內心的輕鬆笑意,陳志凡腹誹不已:尼瑪現在這個社會,還有視死如歸的人不成?

而當他眼角餘光看到飄在半空的鬼撲滿,一臉無聊的仰天打了一個呵欠,於是微微晃了一下頭後,一把抓起小傢伙,騰身一躍就沖天而起,瞬間橫渡夜空不見了身影。

“同行們,你倆好自爲之吧。不過我要警告你們的是,千萬別做什麼壞事。要是讓我知道你們做了什麼惡事的話,生不如死那只是最輕的懲罰。”

幽幽夜空下,一段悠悠長話在山坳之間往來回蕩。 便收回了視線。

畢竟她可沒忘記自己的身邊還有一個什麼樣的人存在。

也沒有忘記帝玄胤曾經說過的話。

既然他不喜歡自己和姬流音有過多的交流。

那麼她便盡量聽他的。

畢竟他高興了,她才開心,不是么。

魅月一把將姬流晨拽到了身後。

上前對帝玄御道:「是流音說帶著我們一起離開,我聽說你們會來這裡,便在這裡等著你。」

魅月臉上閃過一抹嬌羞,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眸。

這話的意思,明顯的沖著他來的。

帝玄御聽到她這麼說,心中自然高興。

他抓住了魅月的手,幸福的說道,「魅月,等我帶你去見我的家人,然後你就是我帝家的人了!」

魅月羞澀的抬眸和他對視一眼,微微一笑,眼中儘是藏不住的幸福之意。

夜冰依也跟著笑了笑。

然後看向帝玄胤。

卻發現他的眸中有些暗沉。

夜冰依微微一愣。

關於帝玄胤的家人,她可以說是一點都不了解。

這次要去的那個大陸。

她也並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名字叫靈聖大陸。

而帝玄胤的老家,便和那裡有關係。

但是帝玄胤也沒有說是帶她回家。

她也沒有多問,反正他在哪裡,她就在哪裡就好了。

不過夜冰依也能感覺到,在帝玄胤他們小的時候,肯定發生了什麼。

否則他們倆兄弟,又怎麼會遺落到這個大陸呢?

夜冰依悄聲無息的握住帝玄胤的手,給他安慰。

姬流音看了帝玄胤一眼,率先開口道:「我已經打聽過了,七重天有人接應戚長老他們,不過接他們之人明日才會到這裡。

可是戚長老他們擔心事情有變,便先離開,獨自去了九幽之地,然後再打算讓接應他們之人去九幽之地匯合。

九幽之地么?

帝玄胤聞言,瀲灧的紫眸微微一閃,嘴角露出一抹邪惡的弧度。

夜冰依看向帝玄胤,她不知道他有什麼打算,但是看到他的表情,她便不再擔心,知道他肯定有辦法了。

夜雲澈也聽到九幽之地,眼睛頓時一亮,興奮的說道,「太好了,我又可以去玩了,也可以見到金山和水山叔叔了。」

「咦,小澈兒,難道你認識那裡的人嗎?」夜冰依微微驚訝道。

夜雲澈頗為得意的點點頭,「當然啦,娘親,我不僅認識那裡的人,還知道很多好玩的哦!

娘親,等我們到了之後,小澈帶你去玩好玩的東西,可以在天上飛,不一樣的飛,之前我本來想帶給你的,不過後來又丟了。」

夜冰依笑了笑,雖然不知道兒子口中說的是什麼東西?但是看到他這麼念著她,她心中也很高興。

「那依依,我們現在便出發去九幽之地吧。」

帝玄胤轉過頭來,對上夜冰依的視線,兩人相視一笑,隨即,一行人便出發去了九幽之地。

他們搭上了船。

結果,夜冰依還是和第一次去煉獄找帝玄胤的時候一樣,船晃來晃去,她暈的不得了。

身子軟綿綿的趴在帝玄胤的身上,不停的想要嘔吐。 仰望漆黑天空,大野雄健那張猥瑣的臉上,流露出幾許茫然的低聲嘀咕:“這就走了?”

幾秒鐘之後,一座高山的山頂上,鬼撲滿咂巴着小嘴,瞅了瞅來時的方向,奶聲奶氣地問了同樣的一句話。

“不走幹嘛?”陳志凡瞥了小傢伙一眼,頂着撲面而來的獵獵疾風,伸手指向了山體一側的半空沒好氣的說道,“等着被人煩麼。”

在那裏,距離山坳直線距離不到三公里的半空,一架直升機正嗡然而至。

眨了眨小眼睛的鬼撲滿嘟了嘟嘴,小眼珠子在眼眶裏滴溜溜轉着脆聲又說:“那主人,你真的不救那個人啊?還有,那幾個東西你也不打算處理嗎?”

“喲,鬼撲滿,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責任心了?”嘴角掛着一絲促狹笑意的陳志凡,伸手一把將小傢伙抓在手心裏揉來搓去的打趣了兩句。

感受着自己的身體被一陣搓圓捏扁,一臉無奈的鬼撲滿嘟着嘴,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無力地耷拉在身下。

把玩了小傢伙一會兒後,某青年鬆開手仍由它飄在半空,隨意打量了山的另一邊腳下,大亮的一片建築羣一眼後,輕笑着說道:“那個年輕的警察又沒有什麼事,當然也就不存在什麼救不救的問題。”

“沒事?”甩動了一下尾巴的鬼撲滿小眼微瞪,不無驚訝的奶聲奶氣叫道,“但是主人,你不是說他活不到天亮嗎?”

眨巴着小眼睛,小傢伙在半空轉了半圈後又接着說道:“他可是中了屍毒耶,什麼都不管的話,到最後肯定會變成半生不死的行屍啦!”

“你是又想起什麼來了嗎?”眼裏灰芒一閃的陳志凡,看着鬼撲滿輕聲問了一句。

少頃,在看到它又是搖頭又是點頭後,某青年低嘆了一口氣,接着又問道:“那你從他的身上感覺到死氣的氣息沒有?”

小眼睛一閉又一睜的鬼撲滿,那張毛茸茸的小臉上浮現出幾許的惑然說道:“咦,主人,好像在他的身上並沒有什麼死氣啦!”

“沒有死氣當然就不會死了。”他頷首說道,“那個年輕警察確實是中了屍毒,但是之前不是給了他一粒巨獸之心的肉塊麼。有點意思的是,屍毒其實在一開始擴散的時候,就已經被那肉塊裏的力量給中和了。”

“中和了?”眨巴着小眼睛的鬼撲滿輕聲咕噥了一句。

隨即,它嘴裏發出一陣賊笑聲的說道:“嘿嘿,那主人你說他活不到天亮,就是在騙人的嘍!唉喲,主人打人家幹什麼啦?”

飄在半空的小傢伙,兩隻小爪子抱在了自己的小腦袋上,一臉氣呼呼的瞪着陳志凡喘着粗氣。

“打你幹什麼?你說我打你幹什麼?”瞥了鬼撲滿一眼,某青年一邊伸手比劃了一個彈腦嘣的動作,一邊沒好氣的說道,“你主人我會騙人嗎?哼,那不是騙,那叫嚇。古人說得好,嚇一嚇有益身心健康嘛。”

“依我看,是有益於主人你的身心健康吧!”皺巴着小臉的鬼撲滿,小嘴巴一動一動的悄聲說了一句。

少頃,小傢伙小嘴巴一咧,眼睛半眯的兀自嘿嘿偷笑着說道:“不過主人,嚇人真的蠻好玩的。剛纔人家趁那些人不注意,就悄悄把那幾個箱子裏的東西全都給拿了。嘻嘻,主人你是沒有看到呢,那些人打開箱子發現裏面什麼東西都沒有的時候,臉都綠了呢!”

陳志凡聞言,板着臉隔空彈了它一個腦瓜崩:“你這個賊頭賊腦的東西,居然學會偷別人東西了!我告訴你啊,以後不準再這麼調皮了,偷東西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說到一半,他又語氣一轉,臉色一變,笑着說道:“只有我讓你偷的時候,你纔可以偷。”

鬼撲滿翻了一個白眼,嘟着嘴奶聲奶氣的叫道:“主人,人家還小啦,你這分明是在教壞小孩子嘛!”

“毛線!”某青年半是好氣半是好笑的撇嘴說道,“鬼撲滿,你就別跟我這裏裝嫩了,莫非你以爲我已經忘記你上一任主人是誰了嗎?切,認真說起來,恐怕你老人家活的零頭的零頭,都比我的歲數要多得多了。”

微微一頓,他眉鋒輕挑微笑着繼續說道:“再說了,我又不是打算隨便讓你去偷誰的東西。只是想着萬一以後遇上什麼一般的壞人,或者看誰不爽的話,你不就可以利用你潛行無蹤的能力,稍微的懲罰一下他們不是。”

耷拉着四肢的鬼撲滿,聞言無精打采的長嘆了一口氣:“唉,反正你是主人,說什麼人家都會聽的啦!”

“真這樣就最好了。”對此持懷疑態度的陳志凡,臉上沒什麼期望的迴應了一句。

忽然,小傢伙扭身衝着來時的方向聳動了幾下鼻子,然後兩隻小眼珠子冒起了淡淡精光的連聲說道:“主人,主人,你真打算不處理那幾個東西呀?人家都已經聞到它們的味道了呢!”

“這麼快?”微微一怔的某青年,嘴裏咕噥了一聲後,祭出一點靈念,朝着來時的山坳那裏掃了一下。

“誒,還真顯形了。其實這麼快出現也正常,畢竟之前爲了催熟那個中年警察殭屍,可是釋放了很多精純屍氣的。屍氣同地氣結合,發生反應變成了大量的陰氣。那幾個傢伙死的又很驚恐絕望,被陰氣那麼一泡,不變成陰靈纔怪呢。”

嘴裏兀自叨咕着的陳志凡,眉頭一彎無良輕笑道:“接下來可是有好戲看嘍。”

飄在半空的鬼撲滿,扭了扭身子後,一臉不解的問道:“好戲?主人,不就是幾隻小小的陰靈嗎,人家動動小趾頭都能把它們給打滅了,有啥可看的啦?”

“你這小東西,那麼多年都是白活了。”瞥了小傢伙一眼的他沉聲說道,“世間萬事萬物,自有其存在的道理。你以爲那只是幾個小小的陰靈而已,彈指可滅。但是對我而言,卻可以在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裏,發現一些隱藏在其背後的世間真理、天道規則來。”

看到鬼撲滿小眼眨巴一臉蒙圈的醜萌樣,陳志凡撩眉:“不懂?”

“嗯,不懂。”嘟了嘟嘴的小傢伙,一臉乖巧的點了點頭。

“不懂就給我老老實實的認真看。”撇了撇嘴的他,一臉的嚴肅狀。 帝玄胤輕輕摸著她柔軟的長發,心疼的不得了。

隨即,在他的一聲召喚下,一條冰色的龍展開身體,在空中翱翔。

帝玄胤轉頭對眾人和兒子打了個招呼。

「大家,小澈兒,依依不舒服,我帶她先走一步!」

夜雲澈撇了撇小嘴,「可惡,又不帶上我!」

然後他拍了拍雪羽的小腦袋道:「小羽,我們也追上去!」

「好嘞!」

雪羽歡呼一聲,隨即化身為一條黃金色的金龍,緊追帝玄胤他們兩個人而去。

後面的人看著他們一家人騎著龍,拉風的離開。眼中滿滿是羨慕。

不過,誰讓他們沒有龍呢。

但是,你們能不能不要這麼招搖啊!

他們這麼招搖,豈不是要告訴人家九幽之地的人他們去了嗎?

帝玄胤可沒有想過什麼高調不高調。

他只是不忍心看自家的娘子受委屈。

終於脫離了海的味道。

夜冰依的呼吸順暢了幾分,蒼白著臉色躺在帝玄胤的懷中,抱怨的說道,「小胤胤,好難受啊,我發誓,這輩子我都不會再坐船了。」

帝玄胤寵溺的吻了吻她的額頭,「好,不坐,以後我們再也不坐了。」

夜冰依輕輕的撫了撫他的胸膛,撒嬌道,「小胤胤,我現在好餓,之前喝的水也全部都吐出來了。」

帝玄胤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她的肚子平平坦坦,一絲贅肉都沒有。

他『嘖』了一聲,滿眼心疼,心道,不是說生個孩子的女子都會發福么?為什麼他的依依還是如此瘦弱。

「真是苦了我的娘子了,走,為夫現在就帶你去吃好吃的。我帝玄胤的女人,怎麼可以連飽肚子都填不飽?」

夜冰依笑嘻嘻的窩進他的懷裡,被他伺候的感覺真好。

夜雲澈和雪羽一人一龍跟在他們的身旁,不老實的探頭往下面看去。

興奮的歡呼道,「爹爹娘親你們看,那裡有好多人,好像小螞蟻。」

帝玄胤和夜冰依聞言,也往下面看過去。

發現那裡有好多船。

兩人心中暗道,會不會是九幽之地發生什麼事情了?

帝玄胤微微凝神,隨即挑了挑眉道,「管他呢,天大地大,先把你餵飽再說,依依,我們下去!」

他們下來的時候。

眾人都發現了他們的龍。

九幽之地的弟子們看到了這一幕,立即道:「這條龍上面,可能是曾經的紫凰神尊,快去稟報我們主人,說他們來了。」

不僅九幽弟子們看到了他們。

剛剛達到這裡的戚長老幾人也看到了這一幕。

戚長老臉色頓時一黑。

眼中快速閃過一抹狐疑,帝玄胤怎麼來的這麼快?難道是什麼人走漏了風聲不成。

想著,他目光警惕的在他們一行人當中打量著。

最後將視線定格在軒轅子凌的身上。

冷冷的道,「我記得你是最後一個跟上來的,難道是你背叛了我們不成?」

對上戚長老審判的目光,軒轅子凌臉上沒有一絲的多餘的變化。

淡淡的說道,「這怎麼可能呢?我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都是拜那個女人所賜,我恨她還來不及。」 一旁的玉寒夕視線在軒轅子凌的臉上停留片刻,隨即便站出來道,「對的,戚長老,凌說的沒錯,我可以作證,他落到這個地步,都是拜夜冰依所賜,我相信凌願意幫助任何一個人,也不會幫助她的。」

戚長老聞言蹙了蹙眉,許久,才微微頜首。

「那麼接下來,你們記得要更加小心謹慎,明日便會有人來接應我們,你們仔細一些。」

眾人紛紛點頭。

這時。

有人從他們後面走過來道,「各位大人,今天晚上我們這裡將會舉辦一場重要的宴會,請各位務必要參加。」

戚長老聞言,不由得再次皺了皺眉。

如此一來,他們要去參加宴會的話,豈不是正和帝玄胤撞上了嗎?

但是他們要是不去的話,按照九幽之地的規矩來說,便就是違反了規定。

那麼他也沒也別想在這裡安身了。

戚長老沒有說話,轉眼看向旁邊的那些聚集的人群說道,「我見這裡有些異常,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么?」

那人微微遲疑道:「這個小的們也不是多麼清楚,不過聽說今日來的這些人都很有來頭,都是之前已經消失,隱居的一些大俠高手們。

他們來到這裡,想必被我家主人邀請,你們要是去參加宴會,便就可以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些人離開后。

玉寒玉和軒轅子凌便發現他們身邊的幾人紛紛陷入了沉思當中。

他們兩個對視一眼,都不得其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他們覺得,今天晚上,一定會有大事情發生。

而這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