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噗通”一聲,趙有德和荀記老淚縱橫的跪了下來。人老了,心境的起伏波動就大。妙俊風的話讓他們揹負了十年的責任在一瞬間得到了釋放。

有了他的認可,先前受到的委屈和責難又算得了什麼呢?主公回來了,過往的一切都是天上飄過的浮雲。

“你們都起來吧!你們都是老人家,是我們這的寶貝。你們還要隨我征戰天下,看盡世間浮華。假如動不動就像個孩子一樣哭的稀里嘩啦,那我以後可不敢帶你們出去征戰咯!”

“我沒哭,剛纔衣服上的毛絮進到了眼睛裏。”

“我也沒哭,這幾天感冒了,鼻涕和眼淚輪流着出來!啊切!”

“哈哈哈…,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我們這一下就有兩個寶貝。若是等所有的老人都齊了,就算有人用金山銀山跟我換,我都不會換。”

“老師,您跟他們都交代過了,就沒有什麼要跟我交代的嗎?是不是學生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到位,惹您生氣了?”皇甫凱向前走了三步,深深一拜的問道。

“你這孩子,不說就是有問題嗎?不說也可以代表你做的不錯,老師沒有要批評的地方。你的進步老師都看在眼中,你對老師的好老師也都記在心中。

十年的時間對你來說不僅是一場磨練,更是一場對初心的考驗。正如我剛來時說的,你沒有忘記自己的初心,你還是老師心中的那個小凱。”

“謝謝老師。不過還請老師給學生也安排點事做吧!不然,學生看到他們忙碌的樣子,心裏會感到過意不去的。”

“不急,你要做的事有很多。當下你要做的事就是好好陪陪母親,天倫之樂,母子之情大於眼下的所有事。”

“諾。等學生與母親敘完了,便來聆聽老師的教誨。”皇甫凱再次對妙俊風深深一拜。 妙俊風在皇都待了一週,和每一個人都進行了單獨的細節談話。其中對皇甫鎧更是器重有加,整整兩天,他都與皇甫凱待在一起,語重心長的談論過去,現在和未來。

“你們都回去吧!一切按照計劃來!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妙俊風對站在皇宮門口送行的大夥揮了揮手。

單腳一點,身形一晃,妙俊風化作一抹遁光朝西而去。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他首選的目的地爲白虎城,中途會在宮飛的家裏停留一下。

一別十年,不知道他現在成長到什麼地步了?和妙家結盟的宮家,如今是繼續和妙家結盟還是說自成一體,這些都是要他親自去了解的。

宮家莊內,宮鴻,宮穹和宮飛祖孫三代齊聚一堂,他們臉色凝重的坐在那裏,等待着今天大人物的到場。

本來在妙俊風的幫助下,他們入主了西玄武城,成爲這裏方圓萬里之內名至實歸的霸主。然而,隨着局勢的變化和妙家的分裂,迫於皇甫從龍的施壓,他們不得不退回宮家莊,再度龜縮起來。

“爺爺,我覺得我們應該轟轟烈烈的跟他們幹一場!像這樣唯唯諾諾的活着,我真的受不了。”

“父親,小飛的話原先我是不贊同的,但現在我也在考慮這件事。只是宮玉這孩子我們該怎麼對她呢?”

“哼!別跟我提她,嫁給寧家的時候,她向着寧家。後來她嫁入了丁家,又向着丁家。前車之鑑啊!難道她就這麼看不起生她養她的宮家嗎?

宮穹,這一次她和丁夏冬前來,適當的時候,你親自解決她吧!大義滅親在必要的時候還是要做一做的!”

“父親,這,這,我恐怕辦不到啊!”宮穹顯得很爲難,他對宮玉可以說是很疼愛的,不然,也不會把她的性格養成這樣。

“爺爺,父親爲難的話,就讓我來吧!這個姐姐我早就不想認了!”宮飛主動請纓道。

“好,就由你來執行!爲我們宮家滅了這個無情無義的東西!”宮鴻一拍扶手,對殺宮玉這事一錘定音。

“老爺,丁家的人到了!”管家急匆匆的跑進來,臉上還留着一個大大的手印。

“哈哈哈…,老宮啊!都是自家人就用不着通報了!”丁夏冬一手摟着宮玉的蠻腰,一邊大笑着邁入了客廳。

“他臉上的手印是你留下的?”宮鴻板着臉問道。

“是啊!不用這樣大驚小怪。一個奴才而已,既然不懂尊卑禮數,我便代你出手教訓他一下。怎麼說我也是你的女婿啊!”

丁夏冬,丁家家主。原先的丁家只是一個四等家族,但在攀上皇甫從龍的關係後,以坐火箭般的速度迅速的超越了宮家,成爲了西玄武城方圓萬里之內首屈一指的大家族。

“爺爺,夏冬的建議你們考慮的怎麼樣了?你們所謂的堅持真的是一件縹緲不現實的事。宮家的確是因爲他而崛起,可現在不也因爲他而面臨窘境嗎?

自古以來,識時務者爲俊傑。夏冬可是在從龍皇子那說了不少好話,只要宮家宣誓效忠從龍皇子,皇子會讓宮家在一夜之間上升到二等家族中游的位置。

當然,在宣誓效忠後,宮家也必須要聽從丁家的調度。畢竟,宮家能獲得從龍皇子的青睞,夏冬的功勞可謂是極大的。”

“哎呀!夫人不能這麼說。能讓夫人開心,就算讓我上天給你去摘月亮都行!”丁夏冬旁若無人的在宮玉的紅脣上親了一口。

“好了!你們倆想要秀恩愛就回到自己家裏秀去!這裏不歡迎你們,你們走吧!”宮鴻下了逐客令,對他們一點也不待見。

“爺爺,不是我們不想走,而是今天乃是從龍皇子規定的最後期限。你們若是不表態,從龍皇子會把你們列入敵對勢力名單,宮家歷代先祖的努力會在你們的荒唐決定下,而成爲歷史。”

“你的意思是,我們若堅持初衷,我們就會成爲宮家的罪人。至於你,乃是爲了宮家的未來而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在後代的史書上,一定會爲你記上光輝的一筆。”

“爺爺,被你這樣一說,我都不好意思了。好啦!時間寶貴,您就趕緊說下您的意思吧!”宮玉嬌嗔的嚷了一聲。

她這一嚷,讓丁夏冬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哆嗦。他恨不得現在就把宮玉給抱走。

“姐,也許這是我最後一次喊你一聲姐。假如你真的是爲了宮家着想,你就不會做出今天這樣的事。

想我們宮家本來就已是西玄武城方圓萬里內的霸主,實力離二等家族只有一線之隔。倘若沒有你的指手畫腳,你覺得我們宮家會面臨如今的狀況嗎?

妙家分裂了,但也分成了原則派和走狗派。做人不能忘本,正如水不能無根。”

“宮飛,你怎麼能這樣說你姐姐,你可知你姐有多愛你!她還想讓我去幫你說一門親事。只要這門親事定下,你的未來可謂前程似錦。”

“丁夏冬,我的婚事不需要你們費心。就算沒有你們說的那門親事,我也能前程似錦,甚至是魚躍龍門讓宮家成爲一等家族乃至世家!”

“好大的口氣!難不成一個死人能讓你們宮家再次騰飛?他已經死了,一個死了的人不管他生前如何風光,有多大的號召力,在他死後,所有的一切都會化成雲煙。

當今天下乃是從龍皇子的天下,用不了多久,從龍皇子就會進入皇都,登上大寶。到那時,你們想追隨他,恐怕都排不上隊。

妙家是分裂了,可分裂後的妙家,兩派的處境難道你們不知道嗎?原則派和皇甫凱捆在一起,遲早是死的結局,而你們口中所謂的走狗派,如今的日子是過的相當滋潤,還有世家罩着。整體實力開始向着一等家族邁進。

老宮,岳丈,宮飛,看在夫人的面子上,我最後勸你們一次,同意從龍皇子的提議吧!我也不想到最後,宮家只剩下宮玉一個人。”

“好大的口氣!我盟友的生死什麼時候輪到皇甫從龍來做決定了?他配嗎?”一道驚天之音從外面席捲而進。

丁夏冬對這個聲音沒感覺,但其他人臉上的表情就變得相當精彩了。尤其是宮玉,他對這個聲音可謂是相當恐懼。 一身白衣,黑髮披肩,攜出塵之氣的妙俊風自高空中緩緩落下,隨後,邁着從容的步伐,一步步的走入客廳。

“俊風大哥!你終於回來了!我就知道您沒死,他們說的都是假的!”宮飛一個箭步衝了上去,給妙俊風一個大大的擁抱。

“小飛,一別十年,長俊不少。”妙俊風摸着宮飛的腦袋說道。

“宮叔叔,宮前輩,一別多年,晚輩這邊有禮了!”妙俊風不會因爲自己的強大,就擺出高姿態。對他們自己還是那個自己。

“俊風啊!你可想死我啦!老夫生怕在有生之年見不到你了!”久未露出笑容的宮鴻,此刻高興的從位子上站起來,向妙俊風快步走去。

場面上嚴肅的氛圍,在妙俊風的到來下,一下子變得如沐春風,讓人心情爲之一悅。

至於,丁夏東和宮玉,他們從主角瞬間變成了路人甲,完全被在場的人給遺忘了。

“夏冬,我們走吧!”宮玉在丁夏冬耳邊小聲說道。

“爲什麼?他是誰?”丁夏冬到現在也沒反應過來,眼前出現的傢伙是誰。

“他就是妙俊風。我們不是他的的對手,就算是從龍皇子,面對他也會忌憚三分。”宮玉在說這話時,目光時不時的往那邊望去。

“啊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只要我把他殺了,那他可就真的死了。而我也能在從龍皇子那嶄露頭角,變成他的親隨。

夫人,如此大好的機會我們怎能輕易錯過。你且在一旁掠陣,看爲夫把他的首級取來。”丁夏冬興奮的發出信號,讓守在門外的家中長老以最快的速度衝進來。

“那個誰,你們這次來了多少人?世家來人了嗎?西人國的黑暗勢力有沒有出動?”妙俊風轉身,向丁夏冬問道。

“這都不是你該考慮的事,你現在應該多考慮下自己!”丁夏冬聽過妙俊風的事蹟,但他認爲這都是虛構出來的,一個人的力量怎麼可能有那麼大。

“無知。宮玉你說!”妙俊風無視丁夏冬,把目光轉向了宮玉。

面對妙俊風的質問,宮玉不敢違抗。她很聰明,她知道妙俊風的迴歸意味着什麼。

“回大人,我們家的長老都來了。世家的人沒來,西人國的人也沒來。”宮玉欠身一拜,如實回道。

“宮玉,既然你已嫁人,就要盡到一個妻子的責任,而不是去慫恿你的丈夫做些蠢事。現在的我不是過去的我,凡是阻擋我的人,一律殺無赦。

我在,妙家就在,其它的都是浮雲。什麼原則派和走狗派,在我這裏只有忠心追隨我的人和叛徒之分。

對叛徒把我不會心慈手軟,哪怕他是我的親人。慈不掌兵,情不立事。在這紛亂的世間,想要開闢出一方淨土,不用鐵血手段是無法讓人靜下來的。

我已經饒恕過你一次,你覺得這一次我是讓你離開還是讓你隨你夫君一起,步入黃泉呢?”

“請大人開恩,我夫君不懂事,等我們離開後,我會勸他的。”宮玉俯身跪拜,向妙俊風懇求道。

“夫人,你這是做什麼!趕緊起來,對他我們不需要如此,我相信憑我的實力和衆長老的陣法,想要收拾他那是手到擒來的事。”丁夏冬對宮玉的感情是真摯的,他心疼的把她攙扶起來。

妙俊風沒有去理會他們,而是側頭向宮鴻問道:“宮前輩,宮玉的生死在你一念之間,請你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

“俊風,他們的事全憑你處置,自宮玉嫁入丁家,就不再是我們宮家的人了。”宮鴻沒有考慮,張口就回答了妙俊風的話。

“看來在你心中,即便我今天不出現,他們的命運也已經註定了。”妙俊風淺淺一笑的回了一句。

“嗖嗖嗖”的破風聲響起,一道道人影從外面衝了進來。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散發出強勁的氣息,個個面露殺意的把妙俊風圍在中間。

“不行啊!你們太弱了,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妙俊風搖着頭,緩慢的說道。

“諸位長老,隨我一同出手拿下此賊!”丁夏冬沒有聽宮玉的勸告,率先向妙俊風殺去。

一股股強勁的氣息在此刻沖天而起,使得大廳的樑柱和屋頂發出了“嗦嗦嗦”的震動聲。

“哎!去吧!”妙俊風漫不經心的擡起右手,輕鬆一揮。

灰色流光呈圓環狀由內而外極速擴張。凡是被流光觸及到的進攻者,自身的生機在頃刻間流失大半,容顏也是轉眼間衰老下來。

“死光!”有一位見多識廣的長老驚呼了一聲。

“快撤!”這位長老緊接着又急吼一聲。

然而,還是遲了。擴張出去的死光在此時又收縮而回,對他們進行二次收割。

“嘭嘭嘭”的聲音在死光的二次收割後,接連響起。每一位倒地的強者,都面露驚恐之色的不甘而去,其中也包括了丁夏東。

宮鴻見到這一幕心中的震撼不言而喻。他爲自己的決定感到慶幸,假如當初選擇了背叛,那他們的下場就是自己要面臨的結局。

“宮玉,你自裁吧!”妙俊風不帶感情的說道。

“俊風賢侄,能否留她一命?”宮穹忍不住的站出來,替宮玉求情道。

“留她一命也不是不可,但我必須要廢去她的修爲,並且你們要保證將她永遠禁足,不得走出宮府半步!”

“可以,我保證。若是違反了這個保證,我願意用我的性命來贖罪!”宮穹激動的向妙俊風俯身一拜。

總統先生,請和平離婚 “都說母子連心,父女又何嘗不連心呢?

宮玉,事不過三,我不想再經歷第三次。你要知道,若是我發火,不說屍骨成山血流成河吧!少說也會浮屍千里。

皇甫從龍對我來說,只是強壯一點的螞蟻。我之所以沒有急着去收拾他,是想引出他後面的操控者。等到操控者從幕後走出來,也就是我收網的時候。”

鬥愛:痞子情挑女王 “感謝大人的不殺之恩,從今往後我會閉門不出的。宮家也請大人費心了。”宮玉再度跪拜在地,隨後,她很自覺地退出客廳,向自己房間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宮玉她是個有智慧的女子,只是她把智慧用錯了地方。”等到宮玉走出去,妙俊風給了她一個最終的評價。 “俊風大哥,你現在是什麼境界了?怎麼給我的感覺像是一個普通人,但一出手就是風雲莫測呢?”

“小飛,不得無禮。要喊俊風大人!”宮鴻不等宮飛話音落下,便出口訓斥道。

“沒關係的,對你們我還是以前的我,不會因爲我身份的變化,就高人一等。聽小飛喊我,我覺得很親切。”

妙俊風的話讓宮鴻很感動。試問若換成其他人,還能像他一樣保持着原本的初心嗎?

“賢侄,宮玉的修爲真的要被廢嗎?一旦廢去修爲,我擔心她會很快死去。”宮穹和宮飛一樣,沒有把自己當外人。

“修爲可以不廢,但必須封印。只有讓她變成一個普通人,她才能安分。她的心很大,宮家對她來說,太小了。”

“這樣也行,只要能讓她好好活着便成。也許只有像賢侄一樣的強者,才能鎮得住她!”宮穹對妙俊風的做法感到感激,也爲宮玉能夠留下一條命而感到欣慰。

妙俊風在宮家待了三天。三天的時間,讓他把宮家再度扶上了西玄武城霸主的地位。

臨走前,他和宮鴻祕密約談了一次。這次的約談對妙俊風來說只是一個輔助,但對宮家來說,確是一次登天的機會。

白虎城,白虎域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以往這裏是諸葛家的大本營,但隨着皇甫明和皇甫凱的退縮,這裏已經變成皇甫從龍下屬三大重要城市之一。

妙俊風走入白虎城,沒有急於去找聖獸白虎,而是漫步於白虎城的大街上。

白虎域和西人國接壤,以往的這裏也能見到西人,但現在西人的數量明顯要比以往多出幾倍。

“皇甫從龍真的很大方啊!老祖宗打下的江山,說送人就送人了。即便是租借,也太大方了!”

妙俊風搖了搖頭,對皇甫從龍的做法感到很不滿意。 軟玉生香 若是沒有白虎聖獸鎮守,這裏恐怕已經變成信仰密集的地區,皇庭的修士們不得不背井離鄉。

“小二,有雅間嗎?”妙俊風走入白虎酒店,朝店內大喊一聲。

“客官裏面請,不知您幾位?”小二熱情的從櫃檯後面跑了過來。

“一位,招牌菜來四樣,白虎酒一瓶。”妙俊風點菜是假,把手中的身份銘牌亮出來是真。

“好嘞!招牌菜四樣,白虎酒一瓶。貴客請跟我來。”小二把毛巾一甩,領着妙俊風上樓了。

進入三樓的貴賓包廂,小二很恭敬的向妙俊風行了一禮,隨後說道:“軒轅君大人向我們交代過了,見到您如同見到他。不知大人駕到,有什麼需要我們效勞的?”

“效勞的地方是有,但只要動嘴就行。我想知道近十年來白虎城的變化,尤其是白虎城內有沒有失蹤人口或者不正常的地方。”

“好,請允許我先將您的酒食端上來。”小二微微欠身,慢慢的退了出去。

“嘩啦啦”的倒酒聲響起,小二爲妙俊風滿上一杯酒,然後,往後退一步,開始了他的敘述。

“大人,十年前的白虎城是諸葛家的大本營,有諸葛王爺坐鎮的白虎城,可以說風氣還是很好的。

直到五年前,隨着皇甫明和皇甫凱的退敗,諸葛家不得不率領家族中的精銳前去朱雀域支援。

隨着諸葛家精銳的撤出,留下的那些執垮子弟一下子飄飄然起來。結果,沒過多久,皇甫從龍的觸手就伸了過來,並讓一羣臉色白皙的西人成爲了這裏實際的領導者。

說來也挺有意思,這羣西人和我們以往遇見的西人不一樣。男的英俊瀟灑,女的靚麗貌美,他們沒有信仰,對我們的生活方式也很感興趣。

經過五年的磨合,他們的生活方式和我們已經融爲了一體。假如不知道他們是西人,還真會以爲他們是我們皇庭的另一個族羣。”

“果然隱藏的夠深。他們若把這裏當成巢穴,那一定會經營的很好。想來白虎城因爲他們的到來反而變得更加繁榮和安定了。”

“大人說的沒錯,五年來,白虎城的發展大家有目共睹。若是沒有他們,白虎城也不會發展的如此繁榮。”

“那在這周邊有沒有什麼異聞呢?直白點說,就是令人感到恐慌和害怕的事。”

“經您這麼一提醒,我到是想起來了。但在白虎城,我們只是把這個當做茶餘飯後的談資。

很多商隊在來到白虎城後,晚上基本上都不出門。起初我們以爲是他們趕路累了,但隨着越來越多的商隊這樣做,我們的好奇心終於被引燃了。

在詢問之下,我們才知道。除了白虎城,整個白虎域在晚上會變得很不安全,大中城市還好些,在一些偏遠地區,很多村莊在一夜之間就會變得人去樓空。

淨世庭的人也去現場調查過,但他們得出的結論不是鬼物作祟。至於是什麼,他們一時半會也給不出準確答案,只能繼續調查。

很多商行的商隊,在經歷了貨物還在人不在的情況後,紛紛改變了原本的前進路線。寧願多花點時間趕路,也不願爲了省時間而抄近路。

這也導致白虎域在什麼都好的情況下,物價卻直線上升。很多講究時效性的物品,目前已成爲了稀罕物,除了特大商行有售外,其餘的商行全部都斷貨了。”

“有意思,我要是再晚來一步,這白虎域就要徹底變天了。到時候別說外圍的大中城市,就連白虎城也會變得岌岌可危。

五年的時間,也許是更長的時間,他們密謀太久,蓄勢太久,忍耐太久,一旦爆發,那威力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

“大人的意思我不明白,難道大人來此就是爲了我剛纔所說之事?”小二對妙俊風的話感到不解,連忙追問道。

“可以說在原先是沒有這個計劃的,但計劃趕不上變化。既然讓我遇見了,就順手把它解決了吧!以免成爲我日後的隱患。”

妙俊風沒有正面回答小二的話,聰明的小二也沒有再追問。他知道有些事不是他應該知道的,一旦知道了,那離死亡恐怕也不遠了。

“你先下去吧!這是賞你的,若是軒轅大哥來了,代我向他問好。”妙俊風遞給小二百餘個靈幣,這是對他的獎賞也是給他的信號。

“多謝大人打賞,小的知道該怎麼做。”小二收下靈幣,向妙俊風俯身一拜,隨後,靜靜的退了出去。 “嗡”的一聲,空間泛起了層層漣漪。

漫步於虛無世界的白虎城中,所有的一切都回歸最原始的根本。

“老白,現在你可以現身一見了。我想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你也不想那些吸血蟲肆無忌憚的傷害你的子民吧!”

“吼!妙俊風,你的事玄武已經告訴我了,但本座不相信你有那麼厲害!拳頭大才是硬道理,只要你能和本座過上幾招,本座興許會平等的跟你說說話。”

“好啊!放馬過來吧!四聖獸中你最兇,主殺伐。若是能把你給按倒暴揍,其餘兩位應該能乖乖的聽我說話了。”

“白虎殺!”白虎聖獸不再囉嗦,直接使出了殺招。

白色的流星劃破天空,拖着長長的尾炎,在空中勾勒出一幅美麗的圖案。

這是天文愛好者的最愛,流星雨。這種規模的流星雨不僅數量密集,持續時間更是比普通的流星雨要長上不少,

美麗的蘑菇大多數都是有毒的,而眼前的這股流星雨就蘊含巨大的毒素。

鋒銳的金屬性氣息內斂在俯衝的流星中,炙熱的火屬性氣體不斷地給流星加熱,想要讓它發生質的轉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