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噗!”

蕊華的聲影從大樹中跌落出來,驚恐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竟然碰上了一隻精怪,嘻嘻,我果然是有氣運的人。”女子蹲下來看着蕊華,笑道:“表哥,表姐沒時間陪我,這下子看到我帶一隻精怪回去,肯定會羨慕死了。”

“蘇小礙?蘇家小姐?你爲什麼會在這裏?”蕊華震驚道。

“唔?你認識我?看起來你在妖的手下地位不低麼?”

來者正是蘇小礙,她看着蕊華驚訝的說道。

“我是妖大人手下的精怪,你殺了我,妖大人是不會放過你的。”蕊華叫道。

“砰!”

蘇小礙一腳提在蕊華臉上,木屑四飛,蕊華臉上出現一個大坑,但很快便又恢復了原狀。

“女人何苦爲難女人!”蘇小礙撇撇嘴,道:“本來不想傷害你的,但是你偏偏提起那個人妖,那就必須給你一點教訓了。至於我殺了你?你說這荒郊野外的,誰知道呢?”

說着,蘇小礙手中光芒一閃,出現一把血紅的匕首,緩緩地向着蕊華的胸口刺去。

“不要,不要殺我!我用消息,天大的消息交換我的性命。”匕首刺激蕊華的皮膚,蕊華終於慌了,大聲叫道。

不過蘇小礙的手卻並沒有停頓,鄙夷道:“小小一精怪也配我和談條件。”

“輪迴者,是關於輪迴者的,我知道他的消息。”蕊華焦急道。

蘇小礙臉色一變,道:“你說什麼?你知道輪迴者的下落?”

“是,我知道他的下落。”蕊華苦澀的說道,心中鬆了口氣,因爲對方的表情告訴她,自己暫時不用死了。

……..

“你不應該放走她!”

胡籽的聲音在蕊華消失後,在趙小川的腦海中響起。

“我不需要她做我的鬼器,還有我不想靠殘害別人的性命變強大!”

趙小川回道,同時匍匐在樹叢裏,等候着那些傳說中復活的死屍出現。

“不單單是這樣,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而那個叫蕊華的精怪又是一個情報收集者,很有可能你的身份已經暴露了。”胡籽嘆息道。

趙小川好奇道:“畢竟我放了她一馬,她不會這麼恩將仇報吧?”

“你太天真了!哎~估計華夏國那邊的勢力已經知道你來到這裏了。”胡籽繼續嘆息。

“你爲什麼不早說?”趙小川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有些惱怒地說道。

“說了有怎樣?你會聽麼?”胡籽譏諷道:“況且我爲什麼要說?你的局勢越嚴峻,你就約會體驗到強大的重要性,所以這是好事啊!”

趙小川無語,他知道胡籽這是在生之前自己沒有聽他們的話去尋找殘魂,而牧童也是一樣,不然他早就出來制止胡籽了。

然而正當趙小川想要反駁幾句時,樹林周圍傳來一陣沙沙的響動聲,然後幾百個人影在黑黢黢的叢林中搖晃着身體慢慢出現在趙小川的視線中。 黃昏時刻,一輛列車,快速駛入格蘭塞堡城列車站。

出站口,維特家族的幾名西裝大漢,將兩人抬上一輛救護車,快速離開。

這時候,秦穆然悠然從車站走出,身後,跟著那名在列車上遇到的女人。

「這位先生,想不到你真的敢廢掉尼克的一隻手。」

那名女人淡然笑道。

「他想殺我,我廢掉他一隻手,已經夠仁慈了,更何況,是他賭輸了,不是嗎?」

秦穆然笑道。

那名女人臉上帶著几絲欣賞的笑意。

「我叫格林睿芸,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格林睿芸問道。

「秦穆然,來自東方夏國,剛才列車上的事情,不用太感謝我。」

秦穆然笑道。

這時候,在列車站外的廣場上,幾輛豪車快速駛來,車上,走下七八名西裝大漢。

秦穆然眉頭一皺,難道是維特家族的人,這麼快就來報仇了嗎?

幾名西裝大漢,走到秦穆然面前,不禁個個深深鞠躬。

「歡迎小姐回家!」

話音落下,秦穆然不禁目光挪在格林睿芸身上。

看來,這個混血女人,果然身份不一樣。

「秦先生,不管怎麼說,你今天救了我,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請到我們家吃個便飯,算我表示一下謝意,如何?」

格林睿芸迷人笑道。

天醫嫡妃 混血的臉頰,夾著了東西方的共性美,著實誘人。

秦穆然神情一愣,沉思片刻。

自己已經有幾年沒有回到西方了,格蘭塞堡城,更是人生地不熟,多交個朋友,不是什麼壞事兒。

更何況,格林睿芸的樣貌,嘖嘖……

萬一能從朋友,關係更進一步,自己血賺不虧呀!

「沒問題,就這麼愉快決定了。」

秦穆然一口答應。

在七八名西方大漢簇擁下,兩人上了同一輛車后,車隊才緩緩開動離開。

格蘭塞堡城。

西方七大都市之一!

整座城市,充滿了哥特式建築風格的韻味,尖塔高聳,拱門大窗,彷彿古羅馬的皇宮,帶著濃厚的宗教氣氛。

同東方的中海市或者洋城相比,有著截然不同的建築風格和風土人情。

夜色下,金黃璀璨,盡顯西方皇室風華。

馬路上,幾輛轎車組成的車隊,快速穿梭在車水馬龍之間。

車內,秦穆然陪格林睿芸同坐後排。

「秦先生,我很好奇,今天在列車上,尼克的手槍,為什麼打不響?」

格林睿芸驚奇問道。

她心裡很清楚,西方不禁槍,而維特家族,又向來蠻橫,所以,尼克手中的槍,一定是一把貨真價實的沙漠之鷹。

「哼哼……你猜?」

秦穆然笑道。

「秦先生,你這不是難為我嗎?我怎麼可能猜得出來呢?難道,是槍械故障嗎?」

格林睿芸猜測道。

不過很快,她便自己推翻了自己的猜測。

「不可能,你敢跟他賭,他的槍打不死你,說明這件事情,一定是你動了手腳,我只是好奇,你到底怎麼做到的?」

格林睿芸愈發好奇。

秦穆然微微一笑,並沒有急於解釋,他心裡很清楚,有些事情,說出來就沒意思了,倒不如留幾分懸念。

「或許,是因為我命大吧!」

秦穆然笑道。

言罷,秦穆然掏出一根香煙,悠然點上,猛然抽了兩口。

「秦先生,我是真的很好奇,求求你,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格林睿芸,語氣嬌柔,似乎有几絲撒嬌的語氣。

女人,本身就是一種充滿好奇的矛盾生物,而秦穆然的回答,更是吊足了她的胃口。

秦穆然抽了一口香煙,輕磕煙灰。

「其實,很簡單,尼克的手槍裡面,根本沒有子彈。」

重生之異世情 秦穆然說道。

對於這個回答,格林睿芸愈發好奇。

「What?」

「你說,他的槍裡面,根本沒有子彈,怎麼可能?」

格林睿芸詫異問道。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一絲笑意,同時伸手,從口袋中一掏,掏出七發手槍子彈。

格林睿芸的目光,充滿了詫異和難以置信。

「這,這是什麼情況?」

格林睿芸詫異問道。

「很簡單,因為,他槍裡面的子彈,已經被我取出來了。」

秦穆然笑道。

「不可能,我根本沒有看到,你是怎麼取出尼克手槍里的子彈的呢?」

總裁霸愛之老公你好壞 格林睿芸神情意外,秦穆然的說法,實在有些荒誕。

秦穆然微微一笑。

「你難道沒有注意,我在那個尼克身後停留了片刻嗎?那時候,我就發現了他后腰上的槍,快速取出,退彈,然後再放回去,就是這麼簡單……」

秦穆然笑道。

憑藉他化勁大圓滿的身手和速度,這對於他來說,神不知鬼不覺,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我簡直有些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還有你這樣的手速!」

格林睿芸驚嘆道。

秦穆然目光看來,細細打量一眼后,問道。

「睿芸小姐,我看你的身上,好像也留著東方的血,是嗎?」

秦穆然說道。

「不錯,我的父親是西方人,我母親是東方夏國的人。」

格林睿芸笑道。

「你母親是夏國人,難怪見到你,我感到有一股親切感。」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

「我母親已經去世很久了,我一直想去夏國旅遊,可惜,我父親常年得了一種怪病,為了照顧他,我一直沒有機會。」

格林睿芸言道。

「有時間的話,我不介意帶你去夏國玩兒。」

秦穆然笑道。

這時候,車隊已經停在格蘭塞堡城一處莊園外。

秦穆然下車,環視左右。

莊園外,景色宜人,兩旁站著兩名身穿禮服的保安,他們目光炯炯,一看便是高手。

秦穆然抬頭,在大門上,還掛著格林莊園的牌子。

「好氣派,看來,格林小姐在格蘭塞堡城,一定很有威望。」

秦穆然笑道。

「算不得什麼,秦先生裡面請吧!」

格林睿芸言罷,親自帶路,在幾名下人簇擁下,陪秦穆然進入格林莊園。

這裡是格林家族。

西方格蘭塞堡城四大家族之一,另外三大家族則是布朗家族、霍爾布家族、塔尼亞家族。

維特家族,在四大家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而格林睿芸,便是四大家族之一,格林家族的千金。

作為一名東方人和西方人的混血兒,她在格蘭塞堡城,有著頭號美女之稱。 烏雲當空,遮住了明月,周圍一片漆黑。

遠處人影綽綽,沙沙的響動聲讓人不由將心臟提起來。

趙小川屏着呼吸目不轉睛地望着眼前的景象,腦中忽然傳來一聲輕咦聲。

“有什麼問題麼?”趙小川腦海中詢問着胡籽。

“奇怪,這些人身上竟然沒有靈波,真是奇怪!”胡籽疑惑道。

“沒有靈波那不是很正常,按照之前所說的麼,這些人不已經都死了麼?他們很有可能是湘西趕屍人復活的屍體。”趙小川不滿道。

“不,你錯了!”胡籽凝重道:“湘西趕屍人也是御鬼師的一個分支,他們驅動屍體其實和御鬼師驅動鬼器沒有什麼分別,但凡鬼器都有靈體。”

“只不過就屍體而言,他們本身體內鎖住的靈體不是他們本身所有,而是經過御鬼師祭煉的,所以這也是爲什麼湘西趕屍人對靈魂的理解能力要高於一般御鬼。”

“因此這些屍體按理來說,應該屬於鬼物中的濁靈,就好比華夏中經常說的殭屍一類,但是現在我根本感受不到其中的靈波。”

“趙小川,我們離開這裏吧!這裏根本沒有你要找的湘西趕屍人,而且事情有些詭異。如果再待下去,你可能會有危險。”

胡籽說到最後時,語氣中已經帶上了警告的意味。

“怎麼?害怕了?呵呵,胡籽,你這不行啊!”

趙小川雖然驚訝一向囂張的胡籽會老實下來,但卻對他冷嘲熱諷。

很顯然趙小川是在激將,不想就這麼回去。

“愚蠢,沒摸清自己敵人手段之前貿然行動,這不叫勇氣,而是愚蠢。”

胡籽聽到趙小川的話,果然上當,剛想反駁,但是卻被牧童打斷了。

趙小川一愣,沒想到就連牧童也跑了出來,但是一聽到他的話,卻又有一絲怒氣。

“你們兩個都不要再勸我了,我沒有搞清楚這些屍體爲什麼會復活,我是不會離開這裏的。”

趙小川怒了,低聲喝道,如今讓李若曦復活的希望就在眼前,他怎麼可能就那麼輕易的放棄。

胡籽和牧童驚呼一聲,最後沉寂了下來。

趙小川等了許久還是沒等到兩人的迴音,不由有些好奇,但很快他的視線又被眼前的這些行屍走肉們吸引了。

這幾百具屍體,有的拖着腸子、內臟,有的腦袋被削掉了一大半,有的甚至沒有了下半身,只能靠兩隻手爬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