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嚟他說,裏面的實心果只是在最外面的。那裏面還有着黑乎乎的果子,只是拿果子黑乎乎的一層好像是果皮,他剛纔進去就見到那果皮開了一道縫,裏面呢有着雪白好像玉的果肉呢。”王石說道。

黑雙思索了一陣,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難道是靈瓜?”

越想黑雙越覺得是,因爲只有靈瓜纔是那般,只是自己也沒有親眼見過靈瓜,這些資料還是從宗門裏面傳下來的典籍裏面看到的。

見高明豪望向自己,黑雙知道這貨又要問自己了,不等高明豪說話,搶口道:“靈瓜,是唯一有着自我神志的草木果實。而靈瓜,則是九重天到虛境的一種寶物,幫助九重天的修行者更好的體會自己的靈從而達到虛境。”

說完,又望向王石,等着王石繼續說下去。

“還有就是裏面有着差不多和虛空之門一般大小的花,花呢顏色很鮮豔,而且很美麗,只是那花卻可以自己動呢,而且花瓣還能一張一合的。最驚奇的是,在花朵的下方,則有着一個小水池,是那些花朵的口水組成的。”

“流口水?難道是食人花麼?”高明豪對黑雙問道,他想着自己曾經看電視裏面說過,就是世界上存在一種吃肉的植物,那植物就是食人花,和王石描述的差不多呢。、

黑雙搖了搖頭:“你只是說對了一半,那花是吃人。可是不吃人肉,只是氣,名叫噬氣花。。”

說着就望向了王石說道:“王石,如果你能進去把那些花朵的氣息吸收,對你很有好處。”

王石也是在心裏想着這個問題,自己也是吸收他人氣,而噬氣花也是,自己身體裏面就儲存着打量的氣,那花朵肯定也如此。如果自己能夠吸收的花,比起殺人來說更加簡單方便吧。

“還有那噬氣花所留下的口水,完全是氣的實質化,王石你如果進去的話,還還真的是極樂了。”黑雙笑道。

怪不得這裏能夠叫極樂界,光是才說的這幾種東西,都能夠讓人想要進去的慾望變得最大。而且這裏面看樣子還不止這些東西吧,也許比這些東西更好的天才地寶都有,足以讓每個進來的人流年忘返。

“還有什麼,王石你就撿奇怪的,形態古怪的說吧。”黑雙說道,他很想進去,可是剛纔氣場的強大讓他也只能止步,但是不妨礙他想多瞭解一點。

自己一人也許是不行,可出去之後自己不會找人來呀。天下宗裏面那麼多人,自己拉來一幫人,看那氣場還敢囂張麼。


王石從嚟傳達過來的心念之中找尋了一陣,說道:“還有就是長得象我們平常喝的啤酒瓶的,那東西翠綠色的,就像一根根絲瓜一般的掉在藤蔓上。”

和絲瓜一樣,可是這裏面會種植絲瓜麼,高明豪都能想到這東西肯定不是絲瓜。

“應該是嘀落之實吧,不是可以吃的,但是卻能夠讓人把他當作武器。每一擊下去足以讓同等修行者腦震盪了。”黑雙說道。

“白色的藤蔓,結出的東西象葡萄,但是不是一大串,而是一顆顆的,果實是紫色的。”

“紫金之光麼?也是好東西呀,只是相對來說對金元素修行者用處很大,對常人來說等於雞肋。”

“還有一朵五彩斑斕差不多有人大小的蘑菇,蘑菇上的顏色很多而且很鮮豔。”

“斷魂菇,劇毒植物,只許它的一滴液。足以讓方圓十里乃至土地之中都蘊含劇毒。”

“一個長得就是一個人形,但是隻有常人的十分之一大小,有着讓人感覺到純潔的淡黃色……”

“想必理應是千年人蔘,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大而且光澤如此。”

聽着一個又一個震撼的東西從黑雙的嘴裏說出來,高明豪的心不再驚奇了,已經麻木了,這些東西太多了,高明豪也記不清楚王石說了多少黑雙給自己解釋了多少,太多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談話,黑雙也暗暗的調息着自己的氣息。在王石說完了嚟所看到的景象,黑雙已經恢復了差不多八層了。

黑雙看着前面的光芒,剛纔王石所說的,一件件拿出去都能夠讓人爭到頭破血流的,而自己距離那裏,也就只是平常的一步之遙。

如果是在外面,黑雙當然直接的一步跨越,裏面的東西觸手可得。

可如今,黑雙不敢做這嘗試。

但是他卻有着一件嘗試還需要坐一坐。

接着黑雙整個人往前一步步緩緩的走去,很快就走到剛纔使得他差點重傷的位置,隨即黑雙整個人的身軀再次搖晃了起來。

嚟在後邊還不解黑雙的動作,可當黑雙顫抖起來,一股讓它覺得從靈的層次壓迫感傳來。

“哇唔……”

王石奇怪的把在肩膀上匍匐着的嚟抱在自己的懷中,疑惑的用手扯了扯嚟的耳朵:“嚟,你怎麼了?”

此刻嚟正身處在極大的壓迫之中,這種壓迫感覺是人類感受不到,全都因爲這是一種獸類獨特的壓迫。

“噗。”

這時前面的黑雙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一陣踉蹌的往後不斷的退着,高明豪見狀上千扶住。

黑雙面頰蒼白的對高明豪一笑:“走。”

出來比進去簡單多了,王石的記憶力當然不用多說,走過一次的路他根本都不會忘掉,故此這次王石抱着不斷扭動身體的嚟,高明豪揹着黑雙,快速的朝着原路返回。

離那極樂界越遠,嚟身體的扭動也慢慢的緩了下來。這時,高明豪和王石已經走到了來的地方。

嚟到現在還不知道那個給自己極大壓迫的東西是什麼,以前自己從來沒有遇到過呀,但是現在遇到了,以後這裏打死自己也不來了,丫的太嚇人了。

接着嚟也沒多想,就和進來的時候一般,在這原地轉了幾個圈,之後虛空之門浮現,幾人頭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 清晨。

噴泉池的周圍,一大羣老大爺和老大娘正在這裏做着晨練。


在人羣之中,就在昨兒高明豪他們所進去的位置,一個身材高挑,扎着高高馬尾的女孩子正推着一輪椅老人,給老人說着什麼。

王石看到這女子,想來應該會有印象,王石能夠忘掉的東西很少。

這女孩赫然就是當初王石帶着高明豪從R國回來的時候,所詢問的那個空姐白何。

白何陪伴的老人,正是她的外公,患上了老年癡呆,今天她休假所以就來到了老人家裏照顧老人,早上就推着老人出來呼吸呼吸新鮮的空氣。

這時,白何卻沒注意到,就在她頭頂空氣之中,一道道波紋不斷的浮現,緊接着一個黑點出現在了空中。

由於是早上,有着淡淡的霧氣所以也被人注意到這裏的異常。

隨即黑點慢慢的擴散開來,周圍晨練的人也紛紛注意到這裏的異常,把目光全部望了過來。

黑點擴大到了直徑約爲三米,一道門居然從黑點裏面慢慢的顯現出了身影。所有人看上去的時候所見的都只是一片黑,想要看清楚卻做不到。

門完全的顯露出來,衆人只能夠知道這是一扇門,可是究竟門是怎麼樣的卻看不到。

門緩緩的打開,裏面一下子跳出了兩道身影。

白何在衆人望向自己的時候就疑惑的看了看自己,自己沒什麼呀,直到連自己外公居然都顫抖着手指着自己後面,這才扭頭望去。

一回頭,就是一道人影出現在了白何的面前,把白何嚇了一大跳,可當她看着這人的面容,害怕的神情就被欣喜所佔據。

在她面前的人,就是抱着嚟的王石。

王石一出來,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看向自己,想都沒想就縱身一躍,想要逃之夭夭。可這時手臂處一沉,這點重量對王石來說是算不了什麼,王石還以爲自己勾到了什麼,也沒在意,繼續飛快的逃走。

高明豪和王石一樣,一出來見到這麼多人望向自己,不想被人當成外星人的他也立馬揹着黑雙逃了!

場中一大羣晨練的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這時忽然有人想起用手機把這一幕給拍下來,連忙拿出手機拍照,可拍到的門照片卻是黑乎乎的一片,而拍那兩個離開的人,卻只是一流光影。

只有白何的外公瞪大了眼睛看着王石離去的方向,因爲自己的外孫女給人抓走了!

可惜的是,老人家是老年癡呆,只能用瞪大的眼睛表達自己的情緒,什麼也說不出來。

兩人的速度很快就來到了高家不遠處,高明豪的速度要慢上一拍一直都是跟在王石的身後,王石也沒有放開自己的速度。

“王石,就在這裏先停下來吧。”高明豪招呼了一聲,現在這裏街上,太早了街上也沒人,自己這麼跑到自己所住的街道,肯定有人會看到的,那樣的話被人當成怪物超人可不是高明豪所願的。

王石也就停下了腳步,可才一停下,身旁就響起“砰”的一聲,接着就是一陣大大的喘氣聲。

王石不解的低頭望去,卻沒想到自己身旁居然多了一個女子,這女的什麼時候來到這裏的,自己咋一點都沒發覺,難不成這女子比自己的修爲要高麼?

高明豪也是看到了坐在地上的人,剛纔沒人呀怎麼一下子冒出了一個人,難不成自己等人被人跟蹤了,人家能夠讓自己和王石都察覺不到,這份修爲……

兩人都警惕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女子,女子的頭髮如今散亂開來,她不擡頭的話兩人也看不清楚她的面容。

女孩不是別人,正是看到王石的白何。她本來是伸手想拉一下王石的,可沒想到自己這一拉就不敢鬆手了,因爲這傢伙帶着自己飛似地跑了起來,自己連呼吸都十分的困難呀。

喘了好一會兒氣,白何才徹底覺得肺部的緊促的感覺消失了,這才擡起頭朝王石望來。

王石見白何擡頭,露出了她的面容,咋有點眼熟呢!

“這位姑娘,請問你跟着我們何事呢?”高明豪揹着黑雙走到白何的面前,語氣深沉的問道。

在自己的感知中,女孩就是一普通人,可是一普通人出現在這裏自己和王石都發現不了麼?

白何一愣,自己跟着他們。聽到這裏,白何就是一陣氣堵,站起身來指了指王石又指了指高明豪,最後又指了指自己:“我跟着你們?是你們帶着我過來還說我跟着你們,對了你們是不是人呀。”

高明豪聽到白何的質問一陣愕然,看女子是和王石一起出現的,好像是這樣。難道是王石見這女孩子長得不錯,順手牽過來的?這傢伙應該思春了吧。不過高明豪覺得呀,強迫的不好,感情嘛還是兩情相悅,而且王石也有着一個小野木萍嘛,只是那妞讓王石拋棄在天下宗了。

王石也想到了自己剛纔過來的是是有種手臂沉沉的,難道真的是自己帶過來的?

見兩人不說話了,白何又來了疑問:“我說你們是不是人呀!”

高明豪連忙解釋道:“我們是人,姑娘不好意思,這次是我兄弟的過失。”

白何也看出了高明豪就是當時在飛機上睡着的那個,又問道:“那那次你們倆從飛機上直接跳了下來,難道你們登機的時候,帶了降落傘的?”

本來她也不相信王石和高明豪是從飛機上跳下去的,那次她還以爲是自己的一場夢,可現在見識了王石和高明豪如飛的速度,心裏已經有點相信這兩人是從飛機上跳下來的。

高明豪卻不知道王石曾經帶着自己從飛機上跳下來,頓了頓望向了王石。

王石當初也沒來得及給高明豪說就去天下宗了,回來之後又才相處一個晚上,怎麼有時間說呢。

“哥,當時也是情況緊急,所以我不得已就從飛機上跳了下來。”

高明豪很生氣,很是生氣,伸出手無力的指了指王石,想要指責什麼卻沒說出口。

王石還當高明豪認爲自己不重視他的安危,擅自跳機生氣,連忙解釋道:“哥,即使我死我也會保證你周全的,你要相信我。”

聽着王石自責的花,高明豪心裏更加不是滋味,眼神平淡的望着王石:“王石,那次我以爲自己必死了。可是你卻這樣,你要我如何想呀。當時飛機恐怕就在千米高空,你這樣跳下來沒有降落傘你想過你自己嗎?我本來就是一個要死的人,死了也沒事,可是你卻不一樣。你還年輕,你還能活着呀。”

高明豪居然不是指自己不顧他的安全,而是指責自己不顧自己的安全,王石不知道怎麼回事,覺得鼻頭一酸,臉上一股涼意傳來。

“哥……”王石哽咽着叫道。

高明豪擺了擺手,有點不耐煩的說道:“彆扭扭捏捏的象個女人。下次別這樣了,以後我死了也有個爲我報信的人嘛。你想看着你嫂子她們像個望夫石一般就在家裏等着呀,我死了也不能拖累她們。”

“知道了。”王石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淚。這時王石第一次掉淚,不是因爲傷心而是因爲感動。

嚟和王石心意相通,當然知道王石心中的感受,它也沒想到王石和高明豪的關係居然是如此,彼此都能夠爲彼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白何覺得自己好委屈,這兩傢伙說着說着一個哭了起來,一個不斷的搖着腦袋,沒人搭理自己。自己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被他們帶到了這裏,現在又聽他們這般說,好像這叫王石的傢伙從飛機跳下來居然沒用降落傘,怎麼這傢伙沒被摔成肉泥呢?

“喂喂喂,你們兩個傢伙怎麼回事?”

高明豪瞟了白何一眼,卻發現白何的眼神居然是一種女孩子的嬌羞望着王石這石頭,這怎麼回事?難不成這女的對自己小弟一見鍾情了!

“王石,這妞你怎麼處置。她可是知道我們身份不一般了,宰了嗎?”高明豪心裏升起了玩玩這女孩子的念頭。


王石不解的看着高明豪,不明白爲何高明豪會這般說,看到自己等人這般的人也不少了,也沒怎麼過呀。

倒是王石懷裏的嚟看出了高明豪眼中那絲捉挾的意味,連忙把自己猜到的告訴了王石。

王石明白之後,就哭笑不得了,眼前的白何他想起來了,是那個空姐。

“哥,你究竟想怎麼樣嘛。”

高明豪眼睛一眯,一股寒光射出:“能認出我們的人,不能留!”


白何聽着高明豪和王石討論的問題,好像就是自己,不能留,也就是說要把自己給殺了嗎?她可沒想到剛纔還在討論兄弟情義的兩人現在就要殺自己了。下意識的,白何拉着王石的手站在王石的身後。

“不要……不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