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此,他們設下的陷阱一點用都沒有。邁爾斯又連殺了幾個人,搞得教會也是雲里霧裡,不知道是誰在針對他們。

不過,整個暗殺行動也就到此為止了。教會的戒備進一步增強,邁爾斯也表示,他要是再行動下去,可能會被教會查到線索,牽連到國王身上,所以他選擇了放棄。

對於這個結果,本傑明還是很滿意的。

教會的注意力被吸引,手下的神父一陣恐慌,本傑明才找到機會在卡瑞特斯紮根,渡過最艱難的前期。

而之後,就得看他們的了。

《自由魔法宣言》2.0已經初步編寫完畢,正式投入印刷。這一版的宣言和上一版幾乎天差地別,不仔細看,跟個漫畫書似的。整本冊子大半都由圖畫構成,配以簡要的文字說明,將基礎冥想方法,幾乎是用跟內功圖譜差不多的形式表述了出來。

至於那些咒語,弗蘭克的研究遭受到了一些困難。最後,用那種象形符號的表現方式,他只描述出了六條咒語,光暗水土火風各一條,剩下的咒語則按照往常的方式寫出來。

不過……

沒錯,他們將神術也寫了進去,並將之稱為光系魔法。

刨除掉宣言2.0圖像化的表述方式,這一點,大概是前後兩版最大的不同之處了。

從本質上來講,兩者本來就是一種東西,只是派系的劃分和這麼多年的兩者對立,最終導致神術和魔法給人留下了誓不兩立的印象。本傑明不指望能夠消除這種印象,但是,他也不介意把水攪得更混。

——他十分期待,當教會的人看到這一部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該有多精彩。

當然,把光魔法加入其中,並不僅僅只是為了氣死教會。教會對於他們的「神術」一向視若珍寶,總是說著什麼「要有虔誠的信仰」、「經過聖光的洗鍊」、「內心純潔的人才能使用」之類的話,把神術弄得很神秘,以此來營造他們的權威。

而本傑明想要的,就是把那張裝神弄鬼的面具從教會臉上一把扯下來!

並不需要什麼虔誠的信仰,更與內心純潔沒有半毛線關係,你只要稍微有點天賦,都能用出一個最簡單的閃光術——在教會那邊被稱作「聖光閃耀」的玩意。

本傑明想向天下人證明,魔法沒什麼特殊的,神術更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只是人類天賦中的一種罷了。

這一點,讓宣言2.0在普及魔法之外,更具備了另一種顛覆性的意義。

整本冊子編寫完成後,關於印刷,本傑明也做得十分小心。這可不比當初,印刷量需求極大。最開始,本傑明還希望能印個十萬冊出來,但受限於技術、資金等種種問題,他們還是把數量定在了一萬。

——印個十萬冊,他們就是在聯繫印刷作坊的時候再小心,估計都得被教會察覺到不對。

就這樣,他們使用各種化名和身份,聯繫了全國上下三十多個印刷作坊,最終,印刷出了總量達到一萬冊的新版《自由魔法宣言》。其間,國王為他們提供了資金支持,剩下的活都是本傑明他們乾的,也算是相當勞心勞力了。

整個過程大概又耗費了一個禮拜的時間。這一周里,本傑明也把整個卡瑞特斯跑了個遍,確認過每個城市裡的情況,才開始定製接下來的分發計劃。

他們還是決定從酒館入手。

酒館是普通人社交的最常見場所,在那種環境下,陌生人隨便搭話聊上兩句也不會顯得可疑。而常去酒館的人也放得開,對新鮮事物的接受能力強。

「嘿,兄弟,你想當個法師嗎?」

「什麼……我、我嗎?我也能當法師?」

「別說我騙你,這書你拿回去看看,練個幾天,說不定真的成了個法師。不過,就算自己沒這方面的天賦,拿回去給孩子試試也行啊!」

「真的假的……這書要多少錢嗎?」

「不要錢。你可以拿回去墊桌角,也可以無聊的時候看著玩,說不定會有驚喜呢。」

「說這麼玄乎,你可別騙我……」

經過弗瑞登的鬥爭經歷,本傑明手下的法師一個個都培養得跟安利員工似的,老練得不行。再加上魔法的神秘感,普通人「既然不要錢那就拿著唄」的心態,這種發放小冊子的行為還是相當受歡迎的。

十個人裡面有九個會收下,另外一個收下之後,還會再來一句:「多給我幾本。」

魔法是一種高高在上的超自然力量,這些人幾乎沒有拒絕的理由。教會的洗腦工作才剛剛展開,而他們培養出來的信徒,又顯然不會去酒館。

不過,因為酒館中可能也會有教會的眼線。因此,法師們的行動很小心,幾乎是發一本就換個地方,發十本就換個裝束,避免教會發現之後就派人來抓他們。

而事實上,教會也確實很快發現了這一現象。

「主教大人,今天晚上,格羅瑞南邊的爐火酒館里,有不明身份的人在刻意分發這個東西,感覺很可疑。」

王宮之中,一個漁夫打扮的探子深深一鞠躬,把一本新版《自由法師宣言》交到了對面的主教手中。

陌生的主教皺了皺眉,接過小冊子,只看一眼,臉色就變得有些難看。

毒妃萬萬歲:邪王太妖孽 「自由法師宣言……那傢伙果然跑到卡瑞特斯來了!」

他馬上翻開冊子,往裡面看去,越看,整個人的表情就越陰沉。

而當他看到光系魔法的部分。

嘶啦!

那一刻,他的臉色變得極為精彩。像是有人往他的酒杯里倒了一壺尿,拿著冊子的雙手一用力,便把整本書撕成了兩半。

「罪人!居然連這種話都能說得出來,這個不可饒恕的罪人!」

探子也被主教生氣的模樣嚇了一跳。

「主、主教大人?」

主教深吸一口氣,回過神來,用極為陰沉的聲音說:「通知你的同伴,調查酒館裡面分發這東西的人,找出他們的頭目和老巢。你們要小心,不要急著動手,更不能讓他們察覺到這一切。」

探子聞言,馬上點頭。

「是,主教大人。」

就這樣,探子快步離開。主教則是看著地上被撕成兩半的手冊,依然露出憤怒的神情,召喚出一團金色的火焰,直到將手冊燒得連一點灰燼都不剩,才不甘地停了下來。 ?本傑明的酒館發書計劃只進行了一夜。

「你最好小心一點,國王剛傳過來的消息,教會那邊已經行動了起來,主教的臉色差得跟菠菜似的。他們十有八九已經發現了你們在酒館的行動,說不定還看過那本宣言。」

當天晚上,邁爾斯就找到本傑明,把這個消息親口告訴了他。

重生之花開芳菲 本傑明點了點頭,倒沒有露出太過驚訝的表情。

教會的眼線本來就多,有所察覺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在他預想之中,教會可能會在第二三天作出反應,現在就發現是有點快,但也不是完全想不到。

因此,他拿出了一片巴掌大小、刻滿了奇怪符文的木片。

他捧著木片,貼在自己嘴巴邊上,凝聚精神力,對著木片道:「教會已經開始了行動,你們注意,一切按照計劃進行。」

說完,薄薄的木片閃了閃光,一道難以察覺的波動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本傑明滿意地點點頭,再次把木片收了起來。

「這玩意看上去挺方便的。」邁爾斯見狀,笑了笑,這麼說道。

「沒你想得那麼好用,他們要一個小時左右才能收到消息。」本傑明聳了聳肩,一臉差強人意的樣子,「不過,在行動之前我就提醒過,他們應該不會露出太多破綻。」

幸好,他早有準備。

在酒館發書只是宣言2.0計劃的第一部分。在教會有了防備之後,全國的酒館必將布滿眼線,他們如果還想到處發書,即便喬裝得再精湛,也會被教會查到點東西出來。

因此,雖然有些遺憾,他們也只能暫時放棄酒館這個絕佳的賣安利場所。

從這一刻起,教會在卡瑞特斯的勢力算是真正意識到了他們的存在。遊戲正式開始,卡瑞特斯的暗流洶湧而生,直到一方毀滅,才有可能停息。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場爭鬥中,本傑明已經佔據了主動。

他們下一步將轉入賭場。

其實這種事情的本質就是如此。教會把人手布滿哪個地方,他們就馬上轉移到另一個地方。這類比較混亂的場所還是不少的,教會不可能全都塞滿自己人。因此,他們看的就是哪一方可以料敵先機,行動得更加迅速。

如果本傑明慢了,自己的手下可能就會落網,牽連著整個隊伍遭殃。教會慢了,他們就會被耍得團團轉,直到宣言2.0傳遍整個卡瑞特斯,也摸不到本傑明的衣角。

論風險還是本傑明這邊大,但是論先機……有國王這個內奸,本傑明也有自信跟教會慢慢斗下去。

就這樣,第一夜過去,各地的法師紛紛傳來捷報。他們總共發掉了一千多本《自由法師宣言》,後續的反響還有待觀察,但就看到普通人對他們的熱切程度,前景還是很樂觀的。

得到冊子的這麼多人里,可能具備魔法天賦的就只有十幾個,但冥想法則這個東西,沒有天賦也可以練,練了雖然沒什麼用,但感覺依然會比從前變得敏銳。手冊的可行性得到證明,那些人肯定會拿給自己孩子去學。

漸漸地,手冊的影響力還會向外擴散,家裡的親戚、信得過的朋友……輻射之下,總會有人能學會一兩招魔法。到時候,用不著本傑明去印刷,那些人自己就會手抄起來,本本相傳。

另外,那些法師的彙報里,並沒有提到有教會的影子,但教會必然已經行動了起來。由此可見,教會那些探子的隱蔽性比他想象中要厲害,一定要再三小心,不能輕視。

就這樣,法師們休息了一個上午,下午又帶著一批《自由魔法宣言》,再次混進賭場。本傑明自己參與其中,也不由得感嘆——他們就像在那種娛樂場所販賣違禁品的傢伙,披著一個大斗篷,鬼鬼祟祟地走來走去,遇到人就拉開斗篷,低聲來一句:「兄弟,要書嗎?」

還好,教會的注意似乎還在酒館那邊,他們暫時沒有被盯上,安心賣了一個下午的盤。

而在這之後,教會顯然有些按捺不住了。

說實話,本傑明雖然一直把行動保持在暗地裡,但是就卡瑞特斯明面的法律來講,這種行為並沒有什麼錯。教會明面上還是被禁止的,他們也沒理由讓國王下令封禁新版的《自由魔法宣言》。

可是再這樣下去,教會知道,他們的一切努力都將付諸東流。

「陛下,最近的卡瑞特斯,一群匪徒正在四處流竄,散播動搖民心的言論。我們必須要將他們繩之以法!」

王宮之中,主教義憤填膺地說道,將靠在椅子上打瞌睡的國王一下子震醒過來。

「卡……卡梅倫主教,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國王揉了揉眼睛,露出還沒睡醒的樣子,一臉懵懂地問道。

「陛下,您自己看吧。」主教搖了搖頭,將一本被揉得都快爛掉的冊子遞了上去。

邊上的侍衛接過冊子,遞給國王。國王打開手冊看了兩眼,露出不解的神情。

「這是什麼?」

「那群在弗瑞登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他們現在來到卡瑞特斯了,這就是他們的邪惡言論。」主教緩緩道,「陛下,想想弗瑞登現在的情況,如果您再放任不管,恐怕連自己的王位都保不住了。」

聞言,國王則是一個激靈,一拍大腿,焦急地道:「這……這還了得!主教大人,我們該怎麼辦?」

主教答道:「發布禁令,就說印這本書的人都是騙子,裡面寫的方法根本不管用。他們如果按上面寫的去嘗試,反而會將自己害死。」

國王想了想,點頭說:「好方法,我現在就讓手下那幫人去擬政令!」

主教眼中的怒氣漸消,也點了點頭,道:「陛下英明。」

說完,他便向著國王行了禮,轉身離開,似乎也不太屑於跟國王多說話的樣子。看著主教離開的背影,國王則是臉色不變,給邊上侍衛打扮的邁爾斯悄悄使了個眼色,隨後,便開始像剛才答應的那樣,召集官員,準備簽髮禁令。

至於扮作侍衛的邁爾斯,也在沒人注意到的情況下,轉眼間便不見蹤影。 ?「禁令嗎……還是老方法啊?」

在得到消息后,本傑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之前的報紙禁令也就算了,這次的禁令,理由未免也太過牽強——書的內容都是假的,官方何曾因為這種事情頒布過禁令?

不用問,那位主教已經被他們給逼急了,所以才出此下策。

「你有什麼消息要我傳達給國王嗎?」邁爾斯則問道,「你別指望太多,國王已經準備開始發布禁令了。有主教給他的壓力,他不可能幫你把禁令強行壓下去的。」

本傑明想了想,道:「壓不下去,那拖一會總可以吧?」

「可以,但是拖不了很久。」

本傑明點頭:「能拖就行。」

對他們來說,禁令還是會有不小的影響,尤其是在宣言2.0還沒有傳播開的時候。會有人因為禁書的名頭專門去打聽《自由魔法宣言》,但更多的平民老百姓,還是會因為禁令而在心中產生抵觸。

起碼,他們免費發書的舉動將會成為一種違禁行為,不可能再像現在這麼順利。萬一碰到那種特別忠心的,說不定還會當場舉報什麼,麻煩不小。

因此,他們需要國王多爭取一點時間。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自由魔法宣言》的功效得到驗證,影響力傳得越大,就越不怕什麼所謂的禁令。而要引起全國範圍性的反響,他們也需要再多發一些冊子出去,擴大基數。

得把剩下的時間利用好才行……

思索了一會,本傑明忽然開口,問:「對了,教會不是也在悄悄地培養本土神父嗎? 寵寵欲動,總裁愛到最深處 他們用來培養的秘密教堂在哪?」

邁爾斯挑了挑眉。

「有好幾個。」雖然他不太理解本傑明為什麼忽然問這個,但還是開口答道,「格羅瑞有一個,靠近海岸的哈里登有一個,另外幾個我就不清楚了。」

本傑明聞言,想了想,又道:「告訴我關於哈里登的那個。」

「你為什麼突然想問這個?」邁爾斯有些不解。

本傑明微笑:「因為,我得搞點事情,把教會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

就這樣,在給各地的法師發了一通消息,重新把計劃規劃一番過後,本傑明立刻出發,帶著弗蘭克和邁爾斯兩人,連夜出城,一路直飛趕往了哈里登。

第二天早上,天朦朦亮的時候,本傑明三人順利抵達了目的地。

「就是這裡了。」本傑明落在地上,推了推睡眼惺忪的邁爾斯,「快,給我們帶路,那個培養神父的秘密教堂到底在哪?」

邁爾斯打了哈欠,說:「飛了一整夜,你們難道都不會困的嗎?」

弗蘭克無奈地聳肩:「習慣了。」

「……」

就這樣,三人喬裝之後,走進了城門。

哈里登是個依海而建的城市。雖然目前為止,這裡的人在海外並沒有發現什麼可以貿易的國家,但是從這裡再到其他沿海城鎮的水路十分暢通。因此,漁業之外,這裡的商業貿易頗為繁榮,算是卡瑞特斯最具資本氣息的城市之一。

走進這個城市,本傑明雖然沒有感受到傳說中帶著咸腥味道的海風,但四周的水元素來回涌動,比內陸城市活躍多了。

倒是個挺適合他的地方。

城裡本來也有本傑明之前派遣的法師,不過因為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那幾個法師早就收到命令,此刻已經離開這裡,躲到隔壁的鎮子里去了。

十多分鐘后,在邁爾斯的指引下,他們來到了城裡的倉庫區。作為一個貿易城市,港口附近建設了非常多的倉庫,有些倉庫還在使用,但有些倉庫卻因為種種原因,被人們所遺忘。

這些廢棄倉庫數量眾多,幾乎形成了一個特有地區,曾經被城市裡的混混佔據。最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混混人間蒸發,廢棄倉庫區也成為哈里登最荒涼冷僻的地方。

但從邁爾斯的口中,本傑明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教會把這裡弄成了他們的培訓基地。

錦繡農門 他們三人躡手躡腳,穿過重重的廢棄倉庫,最終,在一間看上去最小的倉庫前停下了腳步。本傑明剛開始有些意外,不過他馬上使用水元素感知法,往裡面探去。

倉庫里是空的,只在門后守著幾個神父。而在倉庫的地下,本傑明卻發現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無數座椅排列整齊、牆壁上畫著宗教風的壁畫、地上還鋪著乾淨漂亮的地毯、講台也修得十分規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