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為兩人鬥法絲毫不停,越斗越快,而說話聲調語氣和平時一模一樣,就好像心平氣和的喝茶聊天時的語氣。

面對這樣的狀況,一般的法相境修士早就焦頭爛額,哪有兩人這般的餘裕。

這時下方又傳來一聲驚呼,只見諸葛御風越墜越快,他像一顆流星落下,而凌天則位於他上方,握著一口血色小劍,直刺而下,凜凜如劍神。

更讓人覺得驚異的是,諸葛御風張大嘴巴,他竟然在笑,在得意的狂笑。

「尼瑪,往我們這裡落了,快躲開!」下方人群一陣雞飛狗跳。

轟隆隆!

一聲震天巨響,諸葛御風和凌天落在一個小島上,直接把大半小島砸成平地,洗劍湖的湖水沸騰,掀起一丈多高的浪潮。

在落地的一瞬間,一道身影如平地流星,猛的橫向彈開,他單手一橫,一把黑幽幽泛著暗紅血光的小槍從身體鑽出,握在手裡。

「凌天,逼得我出不了槍的,你是第一個!」諸葛御風放聲大吼。

眾人一片嘩然,原來先前兩人直墜下來,諸葛御風竟連本命法寶都拿不出來。

諸葛御風被逼到這份上,為什麼看起來渾然無事呢?

「看他的小腹!」

總裁的獵物 這時張天明驚叫一聲,眾人只見諸葛御風小腹有一道半個指頭深的劍痕。

不用多說,這自然是凌天用血鋒劍刺出的,但奇怪的是,丹田要害被刺,諸葛御風竟然沒有一點受傷的樣子。

接下來詭異的一幕,讓人群爆發出一陣驚叫,只見諸葛御風肚子上的劍痕竟緩緩消失,最後平復如初,再也沒有任何痕迹。

「不滅聖體!」

一個法相境修士用顫抖的聲音叫出來。

人群先是一片死寂,隨即如開水一般沸騰了,甚至有人瞬間流下熱淚,能夠親眼見到這傳說中的靈體,立刻就死也值了。 舞清清憨憨地一笑:「別聽他瞎說。」

任建不樂意了:「我怎麼就瞎說了?都是事實好不好?而且叔叔阿姨也說了要是三年後我還願意娶你咱倆就能訂婚不是嗎?」?

舞清清瞪圓了眼睛:「你瞎說都不用打草稿?我爸媽你明明說的是到時候要是咱倆兩情相悅再說那事的好吧?」?

「怎麼都一樣,是不是莫語?」?任建明早在炫耀。

莫語尷尬的笑了笑:「我不知道。」?

「哦對了清清,你的那個訂單怎麼樣了?這兩天和商家聯繫了沒有?」?任建突然岔開話題。

舞清清搖搖頭:「沒有,反正沒什麼希望,我都想放棄了。」?

「別呀,就因為那個莫老頭打擊你你就要放棄?」?任建故意大聲嚷嚷。

「什麼莫老頭?」?莫語突然問。

任建看了看舞清清:「什麼莫老頭?」?

舞清清垮著臉說:「就校委會的一個,地中海戴眼鏡的……」?舞清清突然停下來驚訝的看著莫語「在佑哥哥,你你也姓莫!」

莫語沉默不語,舞清清滿眼驚訝。可是任建卻一臉悠然自得。

舞清清趕緊低頭喝湯,這個時候了還能幹什麼?已經真相了不如好好的做只可愛的小鴨子,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這就是舞清清目前最真實的心理狀態。

任健看著舞清清故意想法抹去尷尬的狀態忍不住笑了:「幹嘛呢?很渴嗎?」

舞清清突然猛烈咳嗽起來,任健趕緊幫忙捶背,莫語迅速掏出紙巾遞了過去,舞清清接過來來不及說「謝謝」就繼續咳嗽了起來。

幾分鐘之後,舞清清平靜了下來,笑臉憋得通紅,莫語關切地問:「清清,你沒事吧?」

舞清清笑著搖頭:「沒事,誰還不被嗆一下呢?」

原本就是一句很普通的話,可是在莫語聽了卻似乎是話中有話。

莫語訕訕地問:「清清,那個他是不是為難你了?」

「他?誰?」舞清清一時沒反應過來。

任健這個時候一言不發地盯著莫語的眼睛,這一下終於把你小子的心事讀出來了!不是意志堅定嗎?哥哥就趁你不防備的時候偷你小秘密。

莫語有點尷尬:「就是你說的地中海。」

「哦哦,呵呵」舞清清倒不好意思了,「沒什麼,沒什麼,他也沒有為難我,只是指出了我方案里的致命錯誤,對我以後會有非常大的幫助。」舞清清還在解圍似的傻笑。

「不用安慰我。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莫語低下頭說。

舞清清擺擺手:「怎麼會?沒事沒事,誰的人生路上會是一帆風順,平平坦坦?總會遇到點事兒的。」 時太太軟萌又旺夫 舞清清說的很瀟洒,鬼知道被打擊了之後她心裡有多麼地鬱悶。當然,任健也知道。

莫語紅著臉問:「清清,這件事情會不會影響到咱們的關係?」

「關係?你們有什麼關係?」任健厲聲呵斥,眼神里充滿警告。

舞清清拍了任健一下:「你嚇我一跳。什麼關係?好朋友咯。」

任健趕緊認慫:「對對對,朋友關係,你說的都對。」

看著任健和舞清清打情罵俏,莫語心裡非常不舒服,只有天知道他是多麼地珍惜和舞清清之間的緣分,可是偏偏他生在了一個身不由己的家庭,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心愛的女孩被其他男孩在他面前帶走。

莫語抿了抿嘴唇問:「清清吃好了嗎?要不我們出去走走?」說完看了任健一眼,眼神已經告訴任健:「請你不要跟著我們。」

任健偏偏就不理會:「我們清清飯量可大著呢,凈喝湯了,都沒怎麼吃東西,來乖,我陪你一起吃。」

說完任健拿起舞清清的筷子開始吃東西。

「你怎麼不去再買一份?」舞清清很嫌棄地看著任健從她的盤子里吃面。

「你的好吃啊。」任健說。

「那我再給你買一份。」舞清清剛要起身就被任健一把按住。

「別去,我就吃你吃剩的,香!」任健故意大聲地哧溜著。

莫語轉過頭看向別處。

舞清清責備:「我吃剩的香?口水好吃我吐給你吃。」說著舞清清就做出一副要往盤子里吐口水的樣子。

「別呀,直接吐我嘴裡,來來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喜歡吃你口水了。」任健這話一語雙關,可惜了舞清清一時沒明白。

「哎呀你噁心不噁心?」舞清清大叫。

「又不是沒吃過,害什麼臊?莫語又不是外人。」任健擠了擠眼睛。

這下舞清清聽明白了,臉唰的紅了。莫語自然早就明白了,他夢地回頭看著任健和舞清清:「你,你們?」

任健得意地揚揚頭:「對!」

舞清清咬了咬嘴唇說:「時間不早了,該回去午睡了,你們不走嗎?」

任健立即抓起背包:「走,怎麼不走?莫語,你要不要一起?」

莫語笑了笑:「不了,我還沒吃飽,你們先走吧。」

這假話連舞清清都不信。

「在佑哥哥,那你也早點回去休息。」舞清清站起來的時候說。

「放心。」莫語擠出了一絲艱難的微笑。

等舞清清和任健走遠了,莫語也出了餐廳,朝著西校門的方向狂奔過去。

路上的行人看到這個大帥哥一臉憤怒,飛速擺動大長腿在驕陽下狂奔都忍不住駐足觀望一會兒,看著莫語絕塵而去的背影很多人都咋舌搖頭:「唉,可惜了又一個被學業累傻的小鮮肉。」

莫語一口氣跑到了西校門,門衛看到他瘋狂奔跑的樣子起初以為是什麼不良分子,立即衝出門衛室攔住了他,莫語滿頭大汗地掏出學生卡,門衛奇怪地查看了一番放行。

一出大門口莫語又開始狂奔起來,看的門衛莫名其妙。

華大的門衛都是正統武警戰士,平日里看到的這些天之驕子們基本都是安安分分地老實人,頭一次看到如此狂躁地青年。

莫語衝上人行天橋,站在橋頂看著穿流如織的車隊,他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處處跟我作對?為什麼我要的你全都要奪走?」

夏日驕陽之下,鮮有行人往來,天橋欄杆被炙烤地燙的嚇人,莫語卻如同全然不知一般靠在欄杆上滑坐在塑膠橋面上淚流如注。

他不是個懦弱的人,一向堅強如他已經非常難得,可為何今天會哭的如此傷心如此絕望?汽笛和發動機的聲音淹沒了莫語的哭聲,蒼天在上看著他,都忍不住悲憫起來。 細看這兩個小孩長得很像何弘翰,像mini版。

她咋地見個孩子都像自己的孩子呢?蘇心優也是服了,她的孩子怎麼會跑這裡來。

看來她真的是想孩子想瘋了。

「那行吧,我也是想去崑崙找個故人,既然順路咱們三就一起。」

蘇心優與兩個小屁孩達成共識,她報恩帶他們去昆崙山。

不過她身上沒錢,看來要干回老本行掙點錢。

見蘇心優在思考著什麼,小機靈鬼葉北盯著她問「姐姐,你是不是沒錢啊?」

被一個小孩子看穿了自己身無分文,有點窘迫,硬是死撐「誰沒錢啦,我只是在想今天天氣晚了明早再出發去。」

「喔,那姐姐我們今晚住哪?」比竟還小葉北相信了她的話想知道今晚睡哪。

她可還沒想過,見他們穿著華貴,家裡肯定有錢,也有可能是兩個孩子偷跑出來說要找爹是騙人的,她要先弄清楚這兩個孩子是怎麼回事才帶他們去昆崙山。

於是問他們「小孩你們家是在附近吧?」

「對啊,不過我們不想回家,回家了就出不來了。」

「沒事,姐姐去帶你出來,你們告訴姐姐,你們叫什麼名字誰做大的誰做小的?」蘇心優蹲下一手抱著一個問這兩個萌到想讓人一口咬下去的大眼萌娃。

「姐姐,我叫葉茜我是我弟弟的姐姐。」

當葉茜說出自己的名字時,蘇心優簡直是驚呆了,不敢相信這麼萌這麼漂亮的小蘿莉竟然是自己的女兒葉茜。

暖婚新妻,老公深深愛 激動得抓住葉茜問她「葉茜告訴姐姐你弟弟是不是叫葉北,你爸爸叫何弘翰?」

由於蘇心優過於激動把孩子們都嚇到了不敢說話。

「說啊,你爸爸是不是叫何弘翰?」見他們不說話蘇心優追問了一句,他們還是不敢說兩個小孩子交換眼神像是在問對方要不要告訴她自己叫什麼。

蘇心優假裝生氣的說「你們不告訴姐姐的,姐姐就不帶你們去昆崙山」

葉茜害怕這位好看的姐姐不帶她去於是老實說「我爹地叫何弘翰,我叫何葉茜,我媽咪叫蘇心優。」

原來真的是他們,這下可真把蘇心優高興壞了,猛地將他們抱緊,這是她的兒子女兒啊,她想了又想盼了又盼,一直努力堅持活著就是為了再見他們。

看來是周公幫助何弘翰帶著兩個孩子來找她了,難怪添兒說等出去就能見到自己想見的人了,原來是真的。

「姐姐,我們,快要斷氣了。」被抱緊快窒息的葉北邊推蘇心優邊讓她放開自己。

「乖寶貝,不要叫姐姐,要叫媽,我是你們的媽咪蘇心優。」

「不是,你不是我們的媽咪,我們早上才見過媽咪,她不長你這樣,你搞錯了。」在孩子們的眼裡那個買油紙傘的王素才是他們的媽,而眼前這位看著沒多大的年輕姐姐並不是他們的媽。

「你們見過你們的媽咪了?」她人都在這裡,這兩小孩子怎麼會見過她?

蘇心優很快反應過來,記得淵王說過她現在只是半邊靈魂,並不完整的靈魂,所以還有半邊自己在別處,如果沒出什麼意外的話那就是在昆崙山。

那可就麻煩了,她明明是一個本體卻變成了兩個人。

在昆崙山那個可能是有她的樣貌而沒有她之前的記憶,因為那些記憶都在她這,而她側是有蘇心優的靈魂卻不沒有了原來蘇心悠的樣子,所以才會導致孩子和何弘翰認錯人。

看來只有先找到何弘翰然後跟他講清楚整件事情的經過孩子們才會認她這個娘。

她收起激動不再要求孩子們認自己做媽嚇他們。

「哦原來是這樣,姐姐開玩笑的呢,你們先回家,姐姐明天一早去帶你出來好不好?」

現在她沒錢,所以要去弄點路費,她可不想餓著兩個孩子。

剛才還擔心著去哪弄點錢,要不要干回老本行,現在好了,可以回上古時代的家直接拿了。

「姐姐你不可以騙人的喔,我們現在帶你回家去。」葉北怕蘇心優偷偷溜掉於是拽緊她的衣角要帶她回家去過夜明早一起出發去找爹。

機緣聊天群 「OK,寶貝我們回家去吧!」

想到孩子老公都在她的身邊蘇心優是滿足了,她這一生只要他們在身邊,什麼都不想了。

現在的她並不是有著宏心壯志的抗日英雄而是一個只要老公孩子在身邊就滿足的婦人。

*

極淵

剛被池瑤調離姥姥身邊,他答應了池瑤的要求,離開姥姥。

愛一個人並不是一定要在一起,他該有個孩子吧,而這是他給不了的,所以墨子答應了離開姥姥,不再貼身伺候他。

回到芳草澗,姥姥正在聽著鳥兒歌喝,喝著酒。

看似對世事不管不顧,看悠由善哉的姥姥卻是滿腹心,而這些卻是只有他知道。

「過來,你還在生氣。」

墨子不語,他會在意他是否生氣嗎?

他知道姥姥說的是他娶妻的事情。

「告訴我,你在想什麼,嗯?」奇想天成再度問他。

墨子苦笑搖了搖頭,他愛這個男人卻也恨他,他真的不想離開,可他知道終有一天他會殘忍的送他離開。

「她找你說什麼?」一把扯過他到眼前,兩人只有幾厘米的距離。

「既然姥姥知道了何必還要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