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為秦沖附在噬靈飛天蟻身上那股帶有掩靈珠氣息的法力已經消耗殆盡,不及時撤回的話肯定會被對方發覺,但即便如此,在撤回噬靈飛天蟻之際,仍舊讓那三人察覺了一絲異樣。

不過那三人探查了一番四周之後,並未發現什麼,這才作罷。

此時秦沖也不禁鬆了一口氣,通過三人的談話,秦沖雖然不知道他們最後要做什麼樣的事情,但這麼幾家勢力聯手而為,絕不會是一般的小事。

雖然這三人處在和自己敵對的位置之上,但此次從他們的商議之中可知,他們暫時沒有針對自己的意思。

同時秦沖也推測出,關於極寒谷異象的消息,自己怕是很難探出關鍵信息了。

估計也只能從一些元嬰後期的老怪物口中才能知道一些,另外便是從一些底蘊深厚的宗門之中查閱典籍,從中尋找蛛絲馬跡。

前一種方法,眼下似乎沒有合適的契機。

而後面一種想要辦到也不容易,蒼龍谷的傳承雖然也十分久遠了,但和蒼雲大陸上其他幾個大宗門相比,底蘊還是有所不足的,因此秦沖在蒼龍谷內從未看到過關於這方面的記載。

因此秦沖只能另覓機會了。

不過秦沖並未就此離開此城,而是在此盤亘了月余之後,這才悄悄離開了寧北城。

在此期間秦沖還是以打探消息為主,只是經過這一個多月的探查,並未有什麼收穫。

離開寧北城之後,秦沖還是決定返回秦國,但並不打算直接返回蒼龍谷,而是打算在秦國的各處再遊歷一番,繼而繼續打探一些消息。

相對來說,再晉國境內打探消息或許更為有效一些,但秦沖自知自己的身份,長時間留在晉國怕是會引來一些麻煩,不得不退而求其次。

數日之後,秦沖便進入了秦國境內。

秦沖一路飛遁之際,卻是忽然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情況。

秦國和晉國的邊境之上,竟然再起刀兵,這些戰鬥雖然規模不大,但是秦沖卻看到了好幾處的爭鬥,這讓秦沖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難道說這晉國真要和秦國開戰?

雖然這些爭鬥只是普通的凡人士兵,可秦沖很清楚凡俗世界國與國之間的爭鬥往往背後都會牽扯到修仙勢力,再加上之前在晉國所探聽的消息,這不得不讓秦沖想到這一層。

秦國畢竟剛剛立國不久,經過之前的動蕩可以說是元氣尚未恢復,加上本就比晉國弱了不少,一旦開戰怕是秦國很難與晉國匹敵。

而對於凡俗世界的戰爭,秦沖也不好直接插手,只是希望這些只是兩國之間的小摩擦。

然而就在不久之後,秦沖還是在發現了一場修士之間的爭鬥,雙方各有十餘人之多,其中也各有數名築基期修士,其餘的則是一些鍊氣後期的修士。

而他們爭鬥的地方正是一處邊境小鎮,秦沖本不想多管閑事的,可此時他發現這裏竟然有不少凡人的屍骸,同時也看到一些被修士毀屍滅跡的殘骸。

顯然這些都是出自修士之手,要知道修士若是對普通凡人出手,那可是修仙界之中的大忌。

見此秦沖便停下了身形,緩緩的降落到了小鎮上空一探究竟。

當秦沖抵近之後,爭鬥的雙方身份有些不尋常,一方似乎來自於靈寶宗的弟子,而另外一方似乎來自晉國一個中型宗門玉靈宗之人。

之前剛剛看到兩國普通凡人士兵的爭鬥,這裏卻又看到了兩國修士之間的爭鬥,事情似乎正在朝着自己之前的猜想在發展。

見此秦沖也不禁神色凝重起來,隨即秦沖用神識之力一掃而過,他發現這玉靈宗眾人之中竟然藏着一名金丹初期修士,只是隱藏了修為,在和幾名築基中期修士裝模作樣的爭鬥。

果然片刻之後,玉靈宗一方逐漸落入下風,而那名金丹初期修士也隨即暴露出了自己的真正修為。 時鳶把位置發給陸霆之後,便讓柳郁停下了車,在路邊等他。

果不其然,十分鐘后,男人的車子由遠及近,疾馳而來,很快就停在了她們車子旁。

陸霆之從車子後座下來,在看到時鳶的那一刻,腳步加快,上前就將她緊緊地抱在了懷裡。

「小壞蛋,你嚇死我了知不知道?」陸霆之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慌張,他擔心時鳶,是真的很擔心。

「對不起老公,讓你擔心了,我沒想到會被屏蔽訊號。」時鳶抱歉地道。

結果男人捧起她的臉,直接熱切地覆了上來,旁若無人地吻著她,讓一旁的余恩和柳郁直接統統別開了臉,一個望天,一個看腳尖。

尤其是余恩,內心的彈幕早就刷爆了:「虐狗是要受到譴責的你造嗎四爺?快停止你危險的動作。」

回去的時候,時鳶坐進了陸霆之的車裡,而自己的車子則由柳郁開著,慢慢地跟在他們車子的後面。

「有小柳陪著我,你還擔心我會被綁架啊?」時鳶仍舊在安慰著陸霆之。

「如果對方人多怎麼辦?單憑柳郁一個人能護得住你?」陸霆之板著臉,一副很不高興的模樣,「說吧,為什麼突然就想起來看那個瘋女人了?」

時鳶垂眸,「就是臨時起意,有點兒神經質了。」

「因為蘇清也?」陸霆之直接揭穿她。

「算是吧……」時鳶就知道,自己的那點兒小心思小敏感,如今根本瞞不了一心撲在她身上的男人。

「怎樣?結果還滿意嗎?」陸霆之繼續追問。

「還好吧!雲琛還算有分寸,終歸是對她手下留情了,沒有直接了結了她。」時鳶對此還是挺意外的,畢竟雲琛對季晴的恨,幾乎可以用恨之入骨來形容。

「雲琛只是覺得,了結了她,讓她痛痛快快的,太便宜她了!」陸霆之冷笑,「那個女人確實該死,不過,她更適合像現在這樣活著。」

「嗯,我看她的身體確實不大好的樣子,看來這幾年在裡面沒少吃苦。」時鳶淡淡地道。

「光流產就有五六次了。」陸霆之不屑地道。

「啊?」時鳶十分意外地看著,「什麼意思?也是雲琛安排的?」

「有一次是雲琛安排的,後來發現這女人自己就能把自己作死,就懶得玩了。」陸霆之沒有說下去。

時鳶不知道季晴在監獄里經歷了什麼,需要她這樣糟踐自己,可能是迫不得已,也可能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主動獻身,不管是哪一種,時鳶都不同情她。

人總要為自己做出的惡付出代價,她想要繼續作惡,也用不著別人同情她。

這般一折騰,陸霆之也無心回去工作了,兩人直接回了別墅區。

不過,車子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停在了別墅區的角落。

這個位置距離時鳶的工作室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時鳶還真的沒有來過這裡。

一下車,時鳶就看到了「希望幼兒園」這幾個字,讓時鳶不由想起了喜旺村,難道這其中,有什麼關聯?

「這幼兒園是懷宇集團旗下的?」時鳶一臉驚喜地看著陸霆之,上前抱住他的腰,仰頭看他。

「嗯,孩子們馬上就可以入園了。」陸霆之淡笑道。

「之前怎麼從沒聽你提起過?」時鳶眨眨眼睛,一臉期待地看著男人。

陸霆之親了親時鳶的臉,「自然是,想給你個驚喜。」

。 最終,沈瑞霖不負眾望,在第二天晨起十分就開始發起高燒來。他獨自在家沒人照顧,只能拖着病體聯繫到梁卓他才「得救」。

梁卓看到瑞霖模樣時都嚇了一大跳,昨天划船時還朝氣蓬勃的,今天竟變得病殃殃的,臉上沒什麼氣色,連嘴巴都失了正常人該有的唇色。

「咋回事啊?突然就成這樣了。」看瑞霖一副隨時要倒下的樣子,梁卓立馬過去攙住瑞霖的胳膊,沒想到瑞霖燒得厲害,整個人的體溫都上升了許多。

「着涼……」瑞霖的聲音很沙啞,說話都有氣無力的。

「你等我會啊!我開車送你去醫院。」說着,梁卓要帶瑞霖出門了,瑞霖反而讓梁卓先等他片刻。

只見他取了個小花灑往後院去,梁卓納悶了,追到他屁股後面不解地問他,「你都這樣了還有心思澆花啊!把東西放下等回來在弄,好不好?」

「我澆兩盆就好。」拗不過瑞霖,梁卓只好時刻盯緊他以防萬一。

瑞霖站在花架前,仔仔細細給他買回的那兩盆紅山茶花澆了水,就連花葉上也灑了水。

弄完這兩盆山茶花,瑞霖便放下東西老老實實跟梁卓去看醫生了。

「真是的,早不弄晚不弄的,現在快跟我去醫院!」梁卓嘴上嫌棄地罵罵咧咧,但他還是等瑞霖弄好了一切才拖着他出門看病。

那時候天色還早,路上沒幾輛的士,梁卓只好借了台電動車載着瑞霖就近去了家民營醫院看病。

醫生說瑞霖發了高燒,在醫院打個點滴,回家之後再吃幾劑退燒藥好好休息幾天就好了。

弄完一系列掛號問診繳費之後已經是日上三竿了,梁卓也開始感到疲憊。趁著瑞霖打吊針的功夫在醫院走廊閑逛放放鬆。

「這段時間要好好休養,不要吃太多刺激性的食物。」

遠遠的,梁卓看到一位年輕的女醫生把李幼蓉送出診室。見是認識的人,梁卓忍不住多看幾眼。

不許吃刺激性食物?別不會是練聲練過度壞了嗓子吧?梁卓還以為幼蓉單純練壞了嗓子,後來他發現李幼蓉不是從耳鼻喉科出來時,他才開始感到奇怪。

「她是得了什麼病嗎?」梁卓靠着牆自言自語,「不對啊……見她人好好的啊……」

在他沉思時,口袋裏的手機振動把他從思考的世界中拉回現實。

「梁卓,你聯繫得上瑞霖嗎?我給他發信息他一直不回,有點擔心他。」

是清越發來的信息,也許瑞霖一直沒回信息讓她擔心瑞霖是否出事了。

「瑞霖發高燒,我送他到附近的民辦醫院看病了。」梁卓沒打算瞞清越,直接把事情告訴了清越。

這讓屏幕那邊的清越更加愧疚了。如果不是她多睡那一會,瑞霖就不會陪着她淋雨,回到屋子裏之後他還不顧自己幫着清越擦拭濕頭髮。

梁卓原本以為清越只會說一些愧疚的話,沒想到在半個小時以後,清越發來的信息更讓梁卓意外。

「晚上六點半,你接我出來。我要去看看瑞霖。」

清越鐵了心要去看望瑞霖,原本還想用什麼借口來瞞天過海,正好今日老爸值夜班,她糊弄過清嶸就可以了。

等老爸出門以後,趁著哥哥外出,清越熬好皮蛋瘦肉粥,做了兩個簡單的家常菜,給哥哥發了條「今晚我去鳶卿家玩」的消息后就直接出門了。

誰知道一開門正好碰上詩恩,他正準備拿鑰匙開門。

「去哪啊?」詩恩習慣性問了她一句。

「找季鳶卿。」

「路上注意安全。」

「嗯。」

清越冷冷撂下這個字便離開了。

怕被認識的街坊鄰居看見,清越特地讓梁卓到離家有段距離的地方等著。

「怎麼樣?你能出來多久?」待清越坐穩后,梁卓開始慢慢開起車來,還不忘問她幾句。

「挺久的,我爸上夜班,我跟哥哥說我去了鳶卿家。」

「行,到時候你和季鳶卿說一聲,我怕事情被捅破你會被你老爸家法伺候。」梁卓知道她這麼做不對,但也沒想過要阻止她。

到地方以後,順着樓梯上到頂樓最裏面的那間房,瑞霖就住那。清越雖然常常出入許老師家,但是許老師家有好多地方清越都沒敢去看,包括瑞霖住的地方。

頂樓的過道很空,只有兩個挨在一塊的房間,還有一個很大的陽台。瑞霖住最裏面的房間,另一個空出來的房間是給瑞霖哥哥的。

打開房門才發現瑞霖的房間比想像中要大,裏面的佈置很簡約文藝,想不到會是個血氣方剛的男生住在這裏面。許老師喜歡種花,在純白色調的房間里增添了些富有生機的綠植,讓整個房間多了一絲屬於夏天的清涼感。

瑞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昏睡不醒,他此刻睡得很沉,清越無意間碰到東西發出的響聲也沒把他吵醒。

看他一時醒不來,清越只好下樓到廚房給他弄些吃的。給他熬了鍋小米粥,清越還試着做了蝦仁蒸蛋,等瑞霖醒了先讓他吃這些墊墊肚子。

「梁卓。」

「嗯?」

「今天瑞霖有沒有去後院打理花草?」從一樓廚房的玻璃窗那可以看到後花園的花架子。

「你覺得呢?」梁卓前一秒嫌棄清越明知故問,轉眼跟着清越去了後院。

對於別的花,清越不太了解,只拿裝滿水的花灑給它們澆澆水。紅山茶花就不一樣了,清越知道怎麼養護紅山茶花,因此把瑞霖買來的那兩盆紅山茶花照顧得更仔細些,她還不忘在山茶花的花葉上洒水。

清越養護山茶花過程跟瑞霖今早做的簡直如出一轍。

「我記得你家也有紅山茶花?」梁卓有時會來清越家玩,偶爾會注意到陽台上的一片紅。

「是啊,養了好幾盆。」

「你們為什麼要在花葉上也灑點水?這有什麼說法嗎?」

「現在是三伏天,紅山茶花要早晚各澆一次水,還要保持一定的濕度,不然花就長不好了。」清越細心地給梁卓科普了一些養山茶花的知識。

「你懂得東西不比我少嘛。」誇獎清越的同時,今天早上瑞霖不顧身體來照顧花草的那一幕又浮現在梁卓的腦海中「對了,你很喜歡紅山茶花嗎?」梁卓好奇地看着清越。

「嗯,喜歡。」清越點點頭。

「真不知道他是睹物思人還是愛屋及烏……」梁卓笑了笑,偷着說了這樣一句話。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最新章節、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寒之素手霸紅塵、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全文閱讀、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txt下載、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免費閱讀、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寒之素手霸紅塵

寒之素手霸紅塵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全能空間:村花家的首富養成、穿越致富撩漢攻略、神獸空間:夫君他是野獸派、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

。 帶土自認為自己已經對寧次的實力很有了解了,可現在寧次展現出來的東西卻是帶土見都沒見過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