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為這雖然是易嬴遷入帝師府後,太皇太後圖燕嬌第一次來到帝師府,但由於帝師府此前乃是育王圖濠的太子別館,所以太皇太後圖燕嬌實際對此並不陌生。

只是與陌不陌生無關,想到自己居然是來帝師府與易嬴上床、與易嬴竄房,太皇太後圖燕嬌心中同樣有種異樣的羞恥感。

當然,等到太皇太後圖燕嬌被帶入屋中,早就已經恭候多時的姚嬤嬤就帶著一干慈壽宮宮女參拜下去道:「……臣妾參見太皇太後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免,免禮……」

雖然在一般時候,這樣的參拜會讓圖燕嬌有種自傲感,但想想今日自己為什麼會來到帝師府,圖燕嬌卻總有種沒來由的尷尬。

而易嬴則不僅沒同姚嬤嬤等人一起參拜下去,更是一把將圖燕嬌抱在懷中道:「……就是,就是,你們恁地多禮做什麼,好像皇太後來竄房時也沒這麼多規矩。」

「啊!」一聲嬌呼。

突然被易嬴抱在懷中,圖燕嬌就驚窘了一下。

可隨著易嬴的大手直接將圖燕嬌身上的緋衣扯到腰下,圖燕嬌也只得滿臉羞窘的緊緊依在易嬴懷中,並且用易嬴身體遮擋住自己道:「嚶嚀!易大人汝這是做甚,而且汝說什麼皇太后也來竄房……」

「皇太后就是皇太后,不信姚姑汝來同太皇太後殿下說說……」

被易嬴招呼出聲,姚嬤嬤也只得羞笑著站起道:「太皇太後殿下,老爺說的沒錯,皇太后的確常來帝師府竄房,而且每次都不需跪見。顯然已在帝師府竄房多時了。」

「還有這事?那易大人又是什麼時候開始與皇太后……」

沒想到皇太後圖婧竟然早開始在帝師府竄房,太皇太後圖燕嬌就一臉不可思議,心中的羞怯和尷尬也漸漸淡了下來。

易嬴則抱著太皇太後圖燕嬌走到前面榻上道:「這事就久了,或許那是機緣巧合。但也是去年的事了。」

「去年?那不是皇上還未殯天?這還真難以想像……唔……」

即使易嬴沒有解釋,驚訝中太皇太後圖燕嬌也不著急了。畢竟皇太後圖婧既然也在帝師府中竄房,那別說要不要找易嬴問個究竟,或者說找個時間由圖燕嬌去親自問問皇太後圖婧也不是問題。

跟著易嬴開始與太皇太後圖燕嬌歡.好,並且一眾慈壽宮宮女也開始一起竄房后,隱在暗處的丹地也選擇離開了。

因為丹地之所以留到現在全是想看看太皇太後圖燕嬌適不適應帝師府的竄房,但圖燕嬌既然沒問題。丹地就沒什麼好擔心了。

不過臨走前,丹地還是往某個方向望了一眼。

因為丹地雖然從未有在易嬴竄房時留下來監視過,但為確保易嬴安全,同樣會有天英門弟子守在旁邊。只是令丹地微微有些驚異的是,今日留在屋外監視的天英門弟子竟然不是愛湊熱鬧的喬姐或瑛姑,而是棘。也不知棘是不是改變了主意,還是被喬姐誘到易嬴這裡來監視。

但棘或許沒事就喜歡找丹地說上兩句,丹地卻沒有這興趣。何況還是在易嬴竄房的時候。

於是朝棘藏身的方向點點頭,丹地就直接離開了。

然後在帝師府中繞了一圈,等到天色徹底暗下來。丹地卻並沒回到自己住處,而是來到了蘇三的住處外。

因為與帝師府其他人的住處都是易嬴或阮紅親自安排不同,天英門弟子在帝師府的住處卻都是自己暗中定下,也都盡量不讓外人知道。不僅為了方便,同樣為了安全,或者說是難得的私人空間。

畢竟一直過著各種監視人的生活,將心比心,天英門弟子也最討厭被人監視。

所以丹地剛接近蘇三所住的屋子,蘇三就主動迎了出來道:「丹地,有事嗎?」

望了望蘇三格外寡淡的面容。丹地只覺得自己眉頭都彷彿縮了縮,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來錯了,但還是很快搖頭道:「沒事,吾就是想找個人談談。」

「那就隨便找個地方談吧!」

絲毫沒有帶丹地進屋的意思,身形一閃,蘇三的身影就開始往帝師府中遁去。不說速度快不快,至少丹地還能看到一條淡淡人影。

但沒辦法,誰叫蘇三選擇的住處竟在帝師府僕人的居住區內,為避免被來往的僕人發現,丹地只得同樣施展身法跟在了蘇三身後。

然後當蘇三停下時,兩人已來到帝師府花園中的九曲橋上。

雖然在北越國中,沒有月亮的夜空顯得格外黑暗,但閃爍的星空卻也格外華美,而先一步停下的蘇三則靜靜坐在了九曲橋欄杆上仰臉看起了星星。

知道如同自己喜歡看日出一樣,蘇三同樣喜歡看星星,身形落在蘇三身邊,丹地同樣抬起了雙臉。

跟著不知過了多久,蘇三才說道:「丹地汝想說什麼?或者汝又遇到了什麼問題……」

「……吾又不是遇到問題才會找蘇三汝談話,那汝說,我們的能力究竟能讓自己得到什麼。或者說,只要我們能力夠強,想要得到什麼就都可以嗎?」

「這……,話不能這樣說吧!」

沒想到丹地的話語會這麼古怪,不知丹地在困惑什麼,蘇三就想想說道:「……好像老爺,以他的能力同樣可在天英門幫助下當皇上,但老爺還不是只將天英門的女皇上計劃放在心上。所以強大的能力或許可讓我們獲得一些好處,但該不該去獲得這種東西,這卻需要我們自己的本心去決定,卻不是僅由能力大小來決定。」

「本心?本心嗎?吾明白了,謝謝汝……」

猛的擁抱一下蘇三,丹地也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就滿臉興奮的離開了。

而換一個人,或許會對丹地的行為表示驚訝。但蘇三的性情本就十分寡淡,甚至望都不望離開的丹地一眼,依舊是抬頭望著無盡的夜空。彷彿她不是被丹地找出來,而是原本就為了看星星才出門一樣。

【以下非字數範圍:】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形容成群的壞人亂沖亂撞,到處搔擾。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V

最快更新,請。 垂簾聽政!垂簾聽政!還是垂簾聽政。

由一開始的震驚到後面的麻木,再到最後的理所當然,反正所有人都看出聖母皇太後圖蓮短期內沒有結束垂簾聽政的意願了,再不習慣的人也只得漸漸習慣下來。

而一個月下來,解侗不僅已經慢慢適應四品通政使司副使的工作,也終於用朝廷提前發下來的俸祿及其他官員送禮換來的財物在京城中新的府邸內漸漸安頓下來。

因為換成一般狀況,好像解侗這種未經正常晉陞的官員根本不可能很快打下根基,但解侗即使現在也未曾真正在北越國打下根基,但正因為解侗是被聖母皇太後圖蓮親自提拔上來,再加上聖母皇太後圖蓮的垂簾聽政影響及解侗在朝中步步緊跟聖母皇太後圖蓮的舉動,自然就會引來一些官員的重視和投機等等。

可即使如此,不管其他官員是否重視自己,解侗最重視的還是與那些西齊城士子的關係。

因為那些西齊城士子現在即便都並非官員,一切還得等到科舉后再說,但只要解侗現在儘可能與他們拉近關係,那也可在他們科舉為官后獲得真正的友誼等等。

只是解侗的想法雖好,卻也不是什麼士子都肯領情,畢竟西齊城前來北越國朝廷為官的還有陸中正、宥尊等人。

或許陸中正是顧不上他們,但宥尊等人卻也不差。何況想想解侗原本也就和他們一樣是個還需求取功名的士子,只因揭了皇榜就能成為四品通政使司副使,自然也會讓他們有所嫉妒。

所以到了後面,也就只有方任行還會同解侗來往了。

因為正如方任行當初就很喜歡糾纏解侗一樣,即便解侗現在成了四品通政使司副使,方任行的糾纏依舊不見少,可見這確實是性格上原因。

跟著方任行這日又來到解府,兩人在花廳一邊小斟,方任行就舉杯笑道:「解大人。如今汝已是朝廷四品通政使司副使,日後正當為吾等西齊城士子做表率才是,可解大人又知道自己現在還有一處缺乏嗎?」

「……缺乏?缺乏什麼?」

性格原因,雖然解侗是疏於與人交往。但如果是好像方任行這種主動願意與自己交往的人,解侗卻也不會輕易往外推。

可由於剛剛成為朝廷官員,解侗也知道自己不能期望其他官員主動與自己來往,而解侗又確實不知該怎麼在新環境中與其他官員結交,多少就有些為難。

但不知解侗是想到了官場上的事,已經有些微醉的方任行就大笑道:「那還有什麼,當然是還缺一夫人。」

「難道解大人不知道。能娶一好夫人,至少在官場上可省十年功嗎?何況解大人府中也確實需要有個人照顧,乃至說話解悶等等……」

「這……」


原以為方任行想說的是自己應該與其他官員主動結交一下,卻沒想方任行竟會說到自己是否應該娶妻一事上,解侗立即就有些遲疑起來。

因為與官員交往或許是很重要,但也需要一個切入點作為契機相比,不僅娶妻生子是每個男人的人生大事,若是真通過娶妻渠道、通過妻子的娘家關係切入官場。這卻也未必不能為解侗所用了。

只是解侗固然需要一個賢內助,但在無人主動向解侗提親的狀況下,解侗可提親的對象也相當狹小。甚至於都沒有可提親對象,乃至都沒有可幫解侗去提親的人,更不用說解侗都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擔心自己的提親是否會被人拒絕等等。

而看到解侗陷入困惑的樣子,方任行就得意道:「沒錯吧!可帝師府義女固然是我等的良配,但卻還要小姐自己看上才行,也不是誰都能有遲大人的好運……」

遲大人的好運?

一聽方任行說什麼我們的良配,解侗就知道他所說的並非僅僅自己了。

或者說,方任行也打著帝師府義女的主意,只是不被帝師府義女看上也全無辦法。所以真要說起遲傷的好運,那也不得不佩服。畢竟在之前並無人知道薄璃兒也是帝師府義女的狀況下。遲傷把握住的機會確實好。

只是想想現在唯一公開的帝師府義女朱苓的名聲,解侗又有些遲疑道:「莫非方兄仍在想著朱小姐的事?」

「某可不敢,或者說,如若不是朱小姐自己看上的人,別說方某,便是解大人都沒多大機會。」

「方兄所言甚是!」


這能說是方任行少根筋嗎?可即使方任行確實不該少根筋的繼續拿自己來與解侗相比。解侗也知道方任行這話至少有七、八分道理。

畢竟帝師府義女的出身雖然都不高,但不僅在成為帝師府義女后就不容被人小覷,帝師府給其義女的寬容也相當大。只是說這種寬容或許對帝師府義女極有好處,但對那些想要攀附帝師府的官員、士子就相當費腦筋了。

跟著解侗點頭,方任行又搖頭晃腦道:「不過除此之外,如果放棄少師府義女,吾等到也不是沒有其他良配可尋。」

「哦!方兄是有什麼目標了嗎?」


看著方任行好像真有些醉了,解侗又開始好奇起來。

因為解侗並不能確認,方任行這究竟是不是在借酒澆愁,或者說是什麼女人才能讓其借酒澆愁等等。

方任行則繼續滿飲一杯道:「這是解大人來京城后就專心向學,未嘗往那些風月之地流連的緣故,但不知解大人可否聽說京城中向來有遊河貴婦這一說。」

「……遊河貴婦?難道方兄被什麼女人纏上了嗎?」

猛聽遊河貴婦四字,解侗的雙臉就變了變。

因為一貫以戰養國,北越國京城中各種因為丈夫戰死的遊河貴婦並不少。而遊河貴婦之所以能成為遊河貴婦,其最大原因主要是她們的目的不再是嫁個良配,而是再嫁為正室。

可身為遊河貴婦卻想成為官員的正室卻相當難,漸漸的,一些遊河貴婦也會將目光打到那些還未成就功名的士子身上。

因為只要在這些士子為官前得到正室的許諾,那別說等到士子將來科舉中第,她們就有機會成為真正的正室。又或者一些神通廣大的遊河貴婦也可幫助一些士子拔擢為官等等。

因此每當科舉前夕,也是那些遊河貴婦最活躍的時候。

而終於說到自己的真正來意,方任行這才猛點頭道:「確實如此,不知解大人可否幫某參考一下……」

「哦!那究竟是什麼人?」

聽到這話。解侗也有些為方任行急切起來。

因為解侗的性格即使決定了他少有主動巴結人的時候,但由於方任行的熱情,至少解侗是已將方任行當成了朋友。所以不說幫不幫得上忙,如果方任行真遇到什麼困難,解侗能幫忙的自然也想要幫忙。

方任行則喃喃道:「她說自己姓圖,卻不願告訴某自己真正的身份,不過那真是一個好女人。」

姓圖?

聽到這裡。解侗是真有些驚訝了。

因為能在京城中頂著圖氏的名頭做遊河貴婦,即使對方沒表明身份,那也十之**是個皇室宗親。

畢竟自己夫家若是沒達到一定官品,那些女人也不會好意思說自己是遊河貴婦。而且遊河貴婦這個游字本身就說明了她們的交遊廣闊,想要交遊廣闊,那也絕對沒人敢在京城冒充圖氏皇室宗親。

不過還在解侗思索時,方任行又開始嘀咕道:「不過解大人,這不是方某說汝。如果真沒有娶帝師府義女的機會,其實解大人也可考慮娶一個身份相當的遊河貴婦進門,那相信也會對解大人將來在朝廷中的發展極有好處。畢竟任一名遊河貴婦都擁有雙重身份、雙重關係。這事可並非完全做不得……」

什麼?讓自己娶遊河貴婦?

雖然看到方任行已經喝得有些搖搖欲墜,解侗還是頗有些震驚地望了望方任行,卻不知方任行這話又有幾分故意的成分。

因為解侗以前或許確實是沒考慮過娶遊河貴婦為妻一事,但作為一個依靠揭皇榜一躍成為四品官員的西齊城士子,要想自己在北越國朝廷中更好的立足、長期的立足,不得不說娶個遊河貴婦過門的確是個難得的想法。

因為遊河貴婦即使並非寄託著夫家、娘家雙方的期望,但真有人肯娶遊河貴婦為正室,卻也的確有可能獲得遊河貴妃夫家、娘家的友誼。

這樣一來,不用太費勁,解侗就可為自己在官場中打通屬於自己的路子。

因為友誼不等同於依附。雖然解侗並不在乎要依附聖母皇太后一事,但如果娶了一個妻子卻還要依附妻子的娘家來為官,那豈不會導致將來家中的夫綱不振?

好像解侗將來如果真以帝師府義女為目標,未來則很有可能一輩子都成為帝師府的從屬。

這雖然未必算得上什麼,畢竟官場中這種從屬與被從屬的關係不僅一直存在,在某些時候也有可能成為完全相反的狀況。

可不管是不是心氣太高。在深知自己一輩子恐怕都無法超越帝師府的狀況下,解侗心中卻有些不甘心一直成為帝師府從屬、乃至成為天英門從屬。畢竟從這次易嬴在新皇登基后一直都沒上朝的事情中,許多官員已經意識到了天英門正在公開滲透北越國朝政。

但如果能娶個遊河貴婦進門卻不用擔心這事。

不僅可獲得友誼,更不必擔心多餘成為別人的從屬,反而由於緊跟聖母皇太後圖蓮,解侗卻極有可能讓別人成為自己的從屬等等。

【以下非字數範圍:】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形容成群的壞人亂沖亂撞,到處搔擾。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V

最快更新,請。 「……昨日真是勞煩解大人了。」

醉了,真是醉了。雖然方任行以前就經常醉在解侗房中,但自從解侗成為四品通政使司副使后,這可是方任行第一次醉在解侗府中。

而且這還不是一般的醉。方任行竟然一直醉到解侗第二天從朝中下來才真正醒轉,頓時就有些汗顏。

但解侗當初既能做到決意去揭皇榜,心中決斷自然來得極快。一邊示意方任行喝茶解酒,一邊就笑道:「方兄說哪裡話,不說我們當初的交情,本官也相信方兄此次科舉定能高中。」

「那就借大人吉言,不過耽擱這麼久,方某也該告辭了。」

不知解侗是不是在客氣,方任行仍是有些汗顏。

畢竟兩人以前的關係即使不錯,但現在一個是官、一個是民,方任行怎麼都不應該在解侗家糾纏才對。

解侗卻把著方任行的手臂道:「方兄客氣了,若沒有方兄關照,本官也不可能有今日。昨日聽方兄說對什麼圖氏女子有興趣,要不要本官一起去幫方兄把把關?」

「……這話某都說出來了?真不好意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