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為黎歌守在南家!

獵人聯盟已經將黎歌立為稱號級獵人,而且是目前聖獸大陸唯一的一名稱號級獵人,有單人擊退十二龍種的實力,就算其他國家的人不太願意承認,但黎歌現在的確是人類之中的最強者。

有人類最強者守在南家,周心恰等人自然是願意安心的住在這兒。

等到眾人皆回房以後,黎歌則是坐在自己的書桌前。

他剛才找夜叔要來了一大堆的紙張。

今天晚上他不打算睡覺。周心恰說得沒錯,他接下來需要忙碌很長一段時間,幾乎沒時間回來,所以他得一次性給兔之國留下足夠的資料。

有關於符文的信息,不是那麼好掌握的,黎歌雖然掌握了符文,但實際上並沒有仔細的研究過符文部隊的構建,他所知道的符文部隊的相關信息,都是從羊之國的那些人的記憶中讀取而來的。

而羊之國的那些人雖然成功的構建出了符文部隊,並且擊敗了一頭十二龍種,但並不代表他們構建出的符文部隊就是沒問題的。

想要構建出一支新的部隊,科學基礎、相關知識、理論資料以及實踐操作,都需要完整的構架,想要完成這些,一年時間可不夠。

黎歌得在今晚分析出羊之國的符文部隊當中的可行性以及其中的糟粕,經過整改后再給周心恰。

咚咚咚…

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熟悉的氣息以及腳步,讓黎歌確定門外的人是南兔。

他勾了勾手,門便自動打開了。

門外,穿著一身厚實棉睡衣的南兔抬著手,似乎愣了一下。

「丫頭。」

黎歌習慣性的叫了一聲,隨即再次一勾手,南兔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被什麼牽動,直接朝著黎歌飛了過去。

南兔下意識的發出了一聲驚呼,但立刻便被黎歌的房門掩蓋,在南兔進入黎歌房門的同時,房門嘭的一聲自動關上。

黎歌面帶微笑,直接將南兔納入懷中,問道:「丫頭,這大晚上的跑到我房間來,怎麼說?」

南兔驚呼過後,立刻便感受到了黎歌身上的氣息,灼熱的氣息讓南兔面色微紅,回應道:「只是…你兩周不在,想過來看看。」

「想我了?」

「…..嗯。」

實際上,根本不需要黎歌問問題,南兔心裡所有的小心思全部都會被黎歌讀取到。

但黎歌故意想要詢問一些會讓南兔這個純情的小女生感到羞澀的問題。讓人家面容羞澀的回答他的問題,是他一個相當古怪的癖好…

而南兔在他面前從不掩飾,都會老老實實的將心中的真實的想法說出來。

雖然沒有傲嬌所造成的反差感,但南兔這樣的性格對於黎歌來說,反倒是更好。

畢竟在南兔之前,黎歌也沒談過戀愛,在雙方都不說謊的情況下,坦誠的說出心中的想法和疑慮,這樣兩者的關係進展則會順利得不像話。

聽到了南兔的回答,黎歌緊了緊自己的臂彎,換了個姿勢將其抱在懷中,笑著回應道:「我也想你了…或許你們才只是十多天沒有見到我,我可是已經四年多沒有見到你了。」

「四年?」

南兔一下子吃了一驚。黎歌在給周心恰等人解釋有關於犬之聖獸的事情時,南兔並沒有過來,之後又沒有提到相關話題,所以南兔直到現在才知道。

黎歌一邊感受著將南兔抱在懷中的感覺,一邊慢悠悠的將自己在馬之國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南兔就像是聽故事一樣,心情不斷地起伏。

尤其是在聽到黎歌為了保護陳瑞小隊,單人引開獸潮,獨自面對黑蝕龍的時候。儘管黎歌說得很輕鬆的樣子,但南兔作為一個面對過十二龍種的人來說,十二龍種的壓迫感還是相當強的。

儘管沒有正面對上十二龍種,但人類在面對龍種時,那種力量上的差距,很容易讓人產生絕望感。

不過,在黎歌說到聖獸的出現后,南兔的情緒又平復了下來。

隨即,黎歌慢悠悠的將自己這『十多天』的經歷說了一遍,直接略過了那四年的學習。

聽完全部過程后,南兔卻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她似乎是在醞釀著什麼…黎歌可以感受到南兔傳來的那種有著些許不安的情緒。

但他沒有說話,而是靜靜地等著南兔主動開口。

在等待片刻后,南兔似乎終於鼓起了勇氣,面露些許的遲疑,問道:「黎歌你…明天就要去虎之國了?」

「有可能是明天,也有可能是後天…我沒有太多的時間。」黎歌說道,「我也想留著,但至少得的等到我完成任務。」

「聖**於你的任務?」

「嗯…」黎歌握著南兔的手,輕輕應道。

南兔的情緒並沒有得到緩和…她轉而提到了另外一個話題:「有件事情,我想告訴你…」

「迷你城的玉兔族,族長的女兒似乎有個忙,想要你去幫。」

「玉兔族的?什麼忙?」黎歌眼中沒有意外。

南兔咽了口唾沫:「是玉兔族的『搗葯』儀式,據玉糖小姐所說,是希望你去幫忙採集一種藥物。」

「你希望我去嗎?」黎歌的臉上反而露出了一個微笑。

玉兔族的習俗?他當然知道…

在玉兔族待了半年,他也多多少少了解過有關於兔之國的民族,玉兔族的習俗,他也是知道的,並且了解到過『搗葯』儀式。

不是他對玉兔族感興趣,而是當時在跟兔艾特閑聊的時候,兔艾特隨口提到的。

而現在,光是看南兔的反應,黎歌就知道玉兔族的打算了…

不過,他更想看看南兔接下來的反應。

。 王真真聽完,直接一個白眼丟過去。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不要把我們混為一談。」

「在我眼裡都一樣,你們打心眼裡都瞧不起我們這些底層散修。」

「蠅營狗苟之輩。」方雨路過聞言,不屑輕哼。

王真真腦門掛著丼字,程文一副你看看,你們就是一個階級,都是這樣的心態。

「你們伏擊這些人幹什麼?」

藍天處理完自己的戰利品,隨口問道:「這些人是散修嗎?」

「這些是魔修!」

「魔修!?」

程文心中大驚,隨即搖頭,「不可能,他們身上沒有半分魔氣。」

「他們都自願種下了魔種,至於沒有魔氣,那是因為還沒有轉化法力為魔力。」

王真真說著,面色凝重,「他們應該是來自青山仙城。」

這句話一說出來,程文就大概懂了。

那邊的確是散播了很多魔種,有散修經受不住誘惑也很正常。

「前線失守了嗎?」

「你才失守了呢。」

王真真一個踉蹌,白眼翻了翻,這傢伙嘴裡就出不了什麼好話。

「他們是潛伏進來的,看來天南大陸又盯上了幻神仙城。」

王真真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王家可是在幻神仙城紮根多年的,這裡就是她的家。

要是幻神仙城也跟青山仙城一樣,被妖獸擊破,被魔修得逞。

那王家的下場恐怕非常凄慘,這是生死存亡的事情。

「那就搬家唄。」

程文輕輕一笑:「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王真真聽完這句話,突然愣在了那裡,眼中神色莫名。

這個變化嚇了程文一跳,突然雙手抱胸。

「你想幹什麼,我知道我很帥,但我可不是隨便的人!」

「滾!」

王真真腦門再次炸出了井字形青筋。

程文咧嘴一笑。

身形瞬間消失不見。

……

天色一亮,李凌等人的行動更加凌厲。

對於那群魔修,幾乎是明晃晃的,不死不休的追殺。

至於程文,區區一個散修而已,誰管他。

某處豬妖山洞。

程文抬頭看了看天空,這幻神秘境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可以連接外界,卻又是一個獨立空間。

天上並沒有太陽和月亮,但到了白天就會散發著淡淡的白色光芒。

使得秘境看起來美輪美奐,如同世外桃源一般。

要不是這裡妖獸遍布,倒還真是個隱居修鍊的絕佳所在。

「快走,魔使大人已經成功降臨秘境!」

「這次集合,我們一定要將事情稟報給魔使大人,看那群世家子弟如何囂張。」

「是啊,害我們損失了那麼多人手。」

正走著,為首一個築基圓滿的魔修突然停下,「不對!」

「怎麼了?」

「這裡應該是一個豬妖洞才對,為什麼裡面那麼安靜?」

「睡覺吧。」

程文渾身一凜,立馬來到一處角落,祭出了隱身神通,還加持了化虛術。

屏住呼吸之後,是半分不敢動。

要知道,外面可是站著近百名築基期魔修。

隨著腳步臨近,三個黑袍修士來到了洞窟內部,頓時就看到被敲暈過去的豬妖。

此時正打著呼嚕,睡的老香了。

「你看,正睡覺呢。」

「沒事就好。」

三人離去,程文沒敢動,一直到半小時之後,安靜的洞窟內,突然顯出一個黑袍女修的身影。

「統領,的確是沒人。」

「好,歸隊吧。」

接到傳訊的女魔修再次隱匿身形,腳步聲遠去,直至離開。

程文還是半分大氣都不敢出。

厲害啊。

這群魔修竟然有一個領悟出了神通的存在,雖然不是戰鬥類的神通,但也很強了。

至少程文目前用的這一類法術,最好的也是隱身神通。

……

一天之後,程文來到了一個神秘隱蔽的山谷。

通過噬靈蟬的視角,發現穿過山谷之後,是一個巨大的,隱於群山之中的大湖。

此時大湖邊站著密密麻麻的黑袍修士,全是魔修。

目測數量至少六百起步。

修為最低的,都有築基後期,且裝備不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