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一棟木屋裏。

曼德將軍上身**,正摟着自己的女人在牀上準備來一場有益身心健康的愛情運動,正漸入佳境,突然聽到了外面傳來了一陣噠噠噠的槍聲。

曼德將軍瞬間就是一驚,正要起來去看看怎麼回,一把黑洞洞的手槍抵在了他的腦袋上。

曼德將軍臉色鉅變,有人進來了他居然毫無察覺。

“別動!”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在曼德將軍的耳邊響起。

女人看到這一幕嚇得想要尖叫,卻是被來人直接打暈。

“曼德將軍,如果你不想被一槍爆頭的話,麻煩乖乖起來。”

曼德將軍全身僵硬,但畢竟是大毒梟,很快就讓自己迅速鎮定了下來,非常配合的從牀上站了起來,這纔看清楚男人的長相。

“朋友,有話好說,小心槍走火!”曼德將軍看着來人小心翼翼說道。

畢竟被人用槍抵住腦袋,任何人都會感覺心裏發毛。

年輕男人冷笑一聲,“誰跟你是朋友,不要跟我套近乎!”

曼德將軍面露尷尬之色,心裏卻是異常憤怒。

“你是不是想問,外面那麼多你的守衛,我是怎麼進來的?”年輕男人說道。

曼德將軍點了點頭,要知道,他的住所外面可是有很多放哨和巡邏的士兵,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而這個年輕男人卻能無聲無息的進入他的房間,這如何不讓他驚詫。

“自然是光明正大的走進來的,你的防護雖然很嚴密,但是對於我來說卻是毫無用處!”年輕男人嗤笑道。


曼德將軍的第一反應就是對方在吹牛,但是人家都已經無比真實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了,這讓他不得不一陣泄氣。

媽的,難道外面的人都是吃屎的嗎?

曼德將軍心裏很是生氣,暗罵自己的守衛無能!

可是外面的槍聲又是怎麼回事?難道除了這個年輕人以外,還有其他人也進到了他的地盤?

不知道發生何事的曼德將軍,只能是放下心裏的疑惑,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去想這些沒有絲毫作用,重要的是如何脫離現在的險境纔是最重要的。

想到這裏,曼德將軍一邊開口分散對方的注意力,一邊將手偷偷伸向別在腰間的手槍。

“不知道閣下是誰,我們無冤無仇,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我們確實無冤無仇,但並沒有誤會!”男人冷聲說道。

“此話何意?”曼德將軍一愣,對於男人的話並不是很能理解。

“因爲我來這裏就是專門來幹掉你的,還有……你的右手最好別動,否則我會立刻打爆你的頭。”

說着,年輕男人一把奪過曼德將軍腰間的手槍。

他又不是瞎子,又豈會看不到對方的小動作。

曼德將軍臉色鉅變,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了,頓時面如死灰。

“爲什麼?”曼德將軍開口問道。

“什麼爲什麼?”

“爲什麼要殺我?”曼德將軍不甘心的問道。

“殺你這個大毒梟還需要什麼理由嗎?”男人不屑的道。

說着,就要直接扣動扳機。

曼德將軍心神俱顫,享受了大半輩子,他可不想就這麼被幹掉,於是趕緊是說道:“等一下,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給你很多錢!”

“你想用錢收買我?”男子是笑非笑的看着曼德將軍。

“不……我只是想要活命而已!一千萬美金怎麼樣?”曼德頭上全是冷汗。

男人卻是不爲所動,準備繼續扣動扳機。

曼德嚇得要死,立刻再次加價,“一億美金!”

男人聽到這個數字果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曼德心中一喜,果然這世上沒有是錢擺平不了的。

Www ◆тt kán ◆¢ ○

“你真的準備用一億美金買你的命?”男人再次確認問道。

“沒錯!錢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麼,只要你肯放過我。”曼德嘴上這麼說着, 心裏卻是泛着毒計。

只要讓我恢復自由,有你好看的!

老子的錢是這麼好拿的嗎?

“是嗎?那我要十億美金!”男人獅子大開口。

“十億美金?”曼德一陣肉痛,咬了咬牙,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錢雖然重要,但是命沒有了,又有什麼用?

“好,十億美金就十億美金。”

男人不禁感嘆,這傢伙還真有有錢!不過毒梟的錢不要白不要,他沒有絲毫心裏負擔。

“現在你可以放我走了吧!”轉完賬之後,曼德小心翼翼的問道。

“當然沒問題。”男人笑了笑說道。

曼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男人,見男人沒有動作,似乎真的不打算殺他,這才趕緊加快腳步想要逃離這裏。

但剛到門口,就是碰的一聲槍響。

曼德身體猛然一僵,看着自己胸口飛出一顆子彈,嘩啦啦的流出鮮血,轉過頭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

“你……答應……放我……走的!”

“我是答應放你走,卻沒有答應不殺你啊!”男人聳了聳肩無辜道。

“你……”曼德雙目圓睜,頓時死不瞑目的倒了下去。

就這樣,一代大毒梟就這麼被人給幹掉了,到死,曼德都不知道眼前的年輕人是誰,又爲什麼要無緣無故的殺他。

幹掉了曼德,男人出了木屋。

此刻,外面橫七豎八的躺着很多迷彩服的屍體,全部都是曼德手下的人。

天空中盤旋着一架武裝直升飛機對着暗哨一陣掃射,其他地方更是不斷的傳來噠噠噠的槍聲。

有緬甸軍方的配合聯合圍剿,這次飛鷹行動要比想象中的更加順利。

“也不知道青璇他們有沒有把人給救出來!”男人心中暗暗想着。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一同前往金三角覆滅曼德武裝基地的林凡。

有緬甸軍方直接正面鉗制曼德的武裝力量,林凡很容易就和大家一同潛入曼德的武裝基地。

偌大的武裝基地,大家並不知道哪裏是哪,也不知道那些專家究竟被關押在什麼地方,於是只能是分頭行動。

而林凡卻是歪打正着的發現了曼德,也活該這傢伙倒黴。

正準備過去和大夥匯合,林凡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十分危險的氣息。


“是誰?”林凡盯着夜色中的某個陰暗的角落喝道。

黑夜中走出一個白髮的外國男子,看着這個男人,林凡一下子就想到了打傷祖龍大哥那個異能行者。

“華夏的武者?”白髮外國男子說道。

林凡一愣,對方居然能夠一言就看出自己就是華夏武者,果然有點門道。

“閣下就是打傷我祖龍大哥的異能行者?”

“有意思,居然還有人知道我們的存在!你說的那個人,是不是就是上次偷偷潛入進來的那個華夏武者?”白髮外國男子問道。

“是有怎麼樣?”

“原來他還沒死,還真是福大命大,中了我烈焰之火的人,居然還能生存在這世上。”白髮男子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

“你的烈焰之火很厲害嗎?”林凡不屑道。

“你可以親自試驗一下。”白髮男子淡淡的道。

話落,氣氛頓時緊張,空氣中瀰漫着一股肅殺之氣。

不一會兒,白髮外國男子就以極快的速度奔向了林凡。

林凡手中的槍立刻瞄準的對方,可惜對方速度太快,根本一槍都打不中,每一槍都落空了。

看到這種情況,林凡只能是將手中已經打完子彈的手槍給扔掉,一臉的凝重。

方傑一個人幹掉數十個敵人之後,不知不覺便來到了一處地方,突然發現兩個人正在激烈的打鬥,因爲速度太快,他根本就看不清楚這兩人是誰。

此刻方傑心裏可謂是震驚不已,這世上居然有人還有如此快速的動作,這兩個傢伙真的是人嗎?

好不容易等兩人停下了動作,方傑纔看清其中一人的身影,頓時咬牙切齒,臉上滿是怨毒之色。


“段飛!”

當日在軍區見到林凡,着實讓他很是意外。

林凡居然成了龍騰的人,這讓方傑想要報仇的心思變得有些困難起來。

如果是個普通人,他很容易利用自己手上的權勢讓林凡在這個世上消失。


但意外之後,就是深深的恨意。

當初若不是這個傢伙,自己也不會被剝奪副隊長的職務,更不會被父親軟禁在家中不準出去。

原本要閉門思過三個月的他,終於是因爲夏家的一次妥協,恢復了自由身,不僅如此,他還重新回到了猛虎特戰隊。

但是想要回到原先的位置,卻是沒有這麼簡單了。

看着林凡的身影,他正想就這麼給對方來上一槍,可惜如果驚動了那個白髮後,他定然也是逃不掉。

單論戰力,兩個人他一個也不是對手。

殺了林凡,他就會轉瞬之間被白髮滅殺,他可不做這種買賣。 在方傑心思百轉的時候,轉瞬之間,林凡和白髮男子再次交手數十個回合,兩人不知不覺就打到了一處河邊。

這條河正是大名鼎鼎的湄公河。

“你比上次那個人厲害太多了!”白髮男子凱爾看着林凡由衷的說道。

“是嗎?多謝你的讚賞!”

“不過,憑你現在的力量,還是不足以打敗我的!”凱爾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