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一開始,十號藍巖就與衆人分開了,這是經過藍洋授權的,對外的言論是由於昨天的一戰,十號正在養傷,但其實藍海悄然來到了操控機關的分身身邊,只不過這一切無論是對藍家特殊系還是王家斷魂派來說都只是噩夢罷了。

撕拉!

藍海拖着無名鐵劍出現在分身藍海面前。

當藍海分身看到本體的一瞬間,嘴角牽起那絲完美的弧度。

“哼哼,就讓這些人嚐嚐鍊金術的恐怖吧。”

這將近一月時間,藍海不僅掌握了大部分機關,還通過自己的雙手改造了部分機關讓它們更加不易被發現,並且同時擁有更加恐怖的威力。

而這時,貓捉老鼠的遊戲纔剛開始,對於那無知的二十九人來說,他們以爲自己是貓,即便老鼠再狡猾,可擁有藍巖這個王牌,能與藍海的心有靈犀找出藍海。

可他們並不知道,他們所玩的這個遊戲根本就不是什麼貓捉老鼠,而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毫不知情的二十九隻螳螂正是進入黃雀的撲捉範圍內。

藍海分身此刻卻站在本體身後,而本體則操控着這些機關,同時嘴角輕輕呢喃:“王韜,我會着重‘照顧’你一下的。”

就這樣,二十九人在偌大的冥都中尋找着獵物藍海的身影,而冥都的人民得到了冥皓的通知,全部呆在自己的家中,通過水晶觀賞着這場又是貓捉老鼠同時又是黃雀在後的戰鬥。

可不知是怎的?藍海擁有自然力的能力,龍澤卻沒有,但在藍家特殊系以及王家斷魂派中沒有誰察覺出龍澤的氣息。

當然他們只能認爲是龍澤的實力太強了,甚至有可能已經與藍洋王韜等人齊名。

不過這次獵物主要是藍海,龍澤什麼的要是阻攔就順手幹掉,若是識相就放他一命。

遊戲,正式開始!! 第兩百四十一章殺師不成

「怎麼辦?這老頭子不死的話我以後就不安全了,我必須要現在殺了他,否則的話我以後就活不成了,等這老頭子過了涅槃的時期就是我藍鳳的危險之日。」藍鳳此刻心中緊張萬分,不知道怎麼是好了,已經對平陽子出手的她沒有了後路,必須現在對平陽子下手擊殺,要不惜一切代價殺掉對方,藍鳳的雙眼陰沉無比,她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做出了這個選擇,就必須要現在完成。

藍鳳看著一層金光之罩保護中的平陽子,她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平陽子則一副根本不擔憂的神色:「我的好徒兒,你這是怎麼了?你不是很想殺死為尊嗎?來啊,怎麼不下手,為尊倒要看看你有幾分能耐,可以毀掉為尊的魂器?」

「哼,死老頭,你不要以為我真的殺不了你?」藍鳳哼道。

「那你現在試試?」平陽子淡淡的笑了笑。

「你找死,我現在就送你上西天。」藍鳳冷哼一聲,陡然出手,抽取出最強的力量襲擊金光鼎,她凝聚一道道力量攻擊上去,一陣陣地晃動之聲響徹山洞,她的霸氣力量全打在了平陽子的魂器法寶上,卻沒有多大效果,全被金色的光罩給抵擋了下來,這魂器法寶就像是最堅固的東西,藍鳳怎也打破不開其的防禦,心裡也是急的不行了!

「知道為尊為什麼浪跡江湖如此之久還活著么?正是因為為尊有了一件防禦型的法寶才沒有被敵人殺死,而你不過是武霸的修為卻妄想打破為尊的防禦法寶?可笑,這些年來為尊教你的都給忘記了,在想擊殺一個敵人之前需要先了解敵人的底細,做到十足的把握在下手。」平陽子淡淡地講道。

「去死,老頭子」藍鳳繼續瘋狂的攻擊魂器金光鼎,持續了十分鐘的狂轟猛炸,卻還是撼動不了分毫,她累呼呼的喘著氣,「這該死的法寶,要不是它,你早死一千次了!」

「呵呵,消耗力量太多了?」平陽子見到藍鳳喘氣呼呼,淡淡一笑「殺師的這種行為你也敢做,你可真是一個大逆徒,大逆不道!

「只需兩天,為尊恢復過來,到時候在慢慢的收拾你,既然我平陽子得不到的東西,我會將之毀滅。」平陽子的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冷色。

藍鳳頓時後退了幾部,一個摔跟倒了下去,她看到了平陽子的眼神變得可怕,她第一次見到師尊如此的一面。

這個瞬間,藍鳳心裡湧上了一股害怕,直覺告訴她現在不走,以後就走不了了!

藍鳳匆匆的起身,朝山洞的外面奔跑出去,她頭也不回,飛身而起,沿著一個方向逃去!

殺師不成,她不得不考慮到自己以後的安危!

「我的好徒兒,你逃不了多遠的!」後方,傳出了一道平陽子的聲音。

藍鳳沒有回頭,只管飛快的逃,越遠越好,很快她的身影消失無影無蹤……

另一邊,葉華幾人在打跑了兩個涅槃武天,找了個隱秘的地方落腳,前方煙霧迷濛,一片無雲濃煙的畫面,葉華走在一條密集的森林道路,玉蘭天女與小龍女跟在身後,葉華不知道到了什麼地方,現在他只想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避開大陸的武者追上,他知道一旦被各大門派的高手追上自己就徹底玩完了!

如今自己身上有不少神物的秘密暴露了出去,充滿野心的人是不會安分得了的……

「前方是什麼地方?好灰暗,好像是一個峽谷。」玉蘭天女說。

「不對,這是一個神秘之地,看著天地異象,應該隱藏著某種東西。」葉華走了過去說道。

此地,名為大陸死亡禁地,武元大陸一共有七個禁地,絕望,烈火,灰黑,死亡,等等,每個禁地都充滿了未知的危險。

常年時間,禁地都被詭異的天地異象覆蓋,葉華看到了一個墓碑,一塊布滿了灰塵,到處是蜘蛛網的古老墓碑,墓碑上可寫了死者的名字「風聖」這是一個響亮大陸的名字,傳奇一樣的人物。

死去了數百年歲月的巔峰強者風聖,卻在隕落之後,被人埋在了此地,死亡禁地!

風聖,一代強者,曾經威震天下,雄霸一方,卻還是隕落而去!

看著面前的墓碑,葉華聽說過風聖強者,葉華的眼中流露出幾分尊敬,縱然風聖已經隕落,但他的事迹,蓋世威名,還是讓葉華髮自內心的尊敬……

「風聖被人安葬在此地,以前沒聽人說過!」玉蘭天女走過來,擦了擦墓碑上的灰塵。

「嗯!到底是誰安葬了風聖?這兒,難道有人知道?」葉華疑惑了下。

「既然有人安葬這位強者,那一定有人知道,到底是誰?」玉蘭天女看了看四周,驚奇的發現,居然還有別的墳墓,一個,兩個,三個……

「這位強者,是冷夜……」葉華驚呼的發現,他有看到了一個大陸的隕落強者,冷夜之明,讓人聞風喪膽,這位冷血殺神,可是讓大陸的無數高手懼怕的人物。

葉華越來越發現,當年的大戰存在著太多的秘密了,從天域外界飛出的神秘古老之城,強者們是不是真的都隕落了?是誰安葬了這幾位巔峰人物?聚集三件神器真的可以打開天域外界嗎?

這一塊灰暗的樹林,到處矗立著一塊塊墓碑,凡是安葬的都是大陸的強者,而其中,還有安葬著蠻族的巨人,蠻族族長也在次安葬,葉華走到了蠻族族長的墓碑前,看到了蠻族巨人的墓名。



整個森林,死亡絕地,被無盡的死者怨氣覆蓋!

縱然已經隕落,但強者們的戰氣依然不滅,身在此地,葉華能感受到一位位強大人物的不屈戰意。

常年沒有陽光照射的地方,而使這裡成了一個怨恨灰暗之地。

葉華幾人在死亡絕地走著,當走了一會,他突然的見到了一個人影,一個活人的身影,葉華吃了一驚,此地會有人在?

那是一個少女的身影,少女的背上配著一把長劍,穿著藍色的長裙,整站在一塊墓碑前,靜靜的樣子! 第兩百四十二章

這一個女孩的身影讓葉華似乎有點熟悉好似在哪兒見過,而且不止一次,他努力的回憶起來,可是最近經歷了太多的殺戮,而讓他的人快麻木了,無論怎樣努力就是想不起來女孩是誰?葉華不得不靠近過去,正面看一下女孩。

「小心一點兒,在此地出現的人,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玉蘭天女警惕的道。

「我知道。」葉華略微一點頭,輕輕走去,跨過了一段黑色大路,他越來越接近女孩,到了這個距離,他隱約的看出了女孩的背影……

女孩依然是一動不動,靜靜地看著面前一塊墓碑,玉顏上露出幾分傷心,她隱約感覺到了身後有人,立即轉身過來「誰?」

「我沒有敵意。」葉華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怎麼是你?葉華!」女孩見到了他,微微驚呼!

葉華也是看清了對方的面孔,頓時才明白了自己感到熟悉的背影,原來是陸家的第一少女陸雪瑤,陸雪瑤也很是震驚葉華會在此地:「你怎麼來了這裡?你怎麼知道強者安葬之地?」

「無意闖入的,倒是你怎麼知道此地?」葉華反問,眼神看到了陸雪瑤的臉上。


「我?哼,我早知道了此地,我祖先,陸祖,就是安葬此地,諸強之戰,祖先隕落,帶著太多的不甘,」陸雪瑤說,凝視了一眼,對於葉華,她說不出的感覺,不好也不壞,她繼續道:「陸家祖先隕落之後,被一位叫真木老君的神秘老者安葬了,這兒的強者,都是那位老者親手安葬。」

「真木老君?」葉華一愣,這不是陽神學院圖書閣的那位老者嗎?沒想到居然是真木老君安葬了這些強者?真木老君到底是什麼人?他真的只是一位書閣看守人員嗎?他知道諸強大戰,卻沒有告訴自己,而是讓自己親自的去探索?

這一切,似乎又成了一個迷!

「這個墓碑,是你祖先?」葉華微微走來問。

「嗯!是,陸家所有人都尊敬的祖先陸祖,曾經帶領陸家走向輝煌。」陸雪瑤微微點頭,說:「陸家其實有一段往事,曾經,陸祖是一個平凡之人,偶遇一位高人,得到高人的指點,而一躍成才,從此闖蕩天下,成為一位豪俠,與風聖,冷夜,結義兄弟,三位強者,是三個結義好兄弟,三人生死結交,有一次,陸家內變,家族暗鬥,陸祖差一點被族中的叛逆暗殺,在兩位好兄弟的幫助下,重傷了家族叛徒,驅趕出族,可是這叛逆非常不簡單,離開了家族之後,不知道得到了什麼奇遇,修為大漲,過去了十年,成了冰雪王國的國王,一國之首。他現在是陸家最大的敵人,陸家總有一天會被這叛徒滅族,唉!這一次,我或許最後一次過來看祖先了,不知道回去之後,還能活多久?」

「陸家的往事?」葉華聽了之後,微微嘆息,縱然是大陸的超級家族,但也有其的弱勢一面啊!

「看你的樣子,你似乎知道安葬我祖先的老者是誰」陸雪瑤問。

「我們學院的書閣看守員真木老君,你不知道那個老人家?」葉華道。

「書閣?我去那種地方做什麼?我家族中功法秘籍多的是!」陸雪瑤淡淡的回答。

「難怪你不知道真木老君……」葉華吐了一口氣「你怎麼知道強者安葬之地?」

「大陸有七個禁地,每個禁地我都知道,也去闖過,自然知道了這個死亡絕地,這兒怨氣太重,修為不夠,會被死者的怨氣吞噬,不過你我的修為不礙事,早已經可以承受得了!」陸雪瑤微微一笑,掃了一眼葉華:「葉華,我知道你想探索強者的秘密,想進入天域外界,但是有一點我就是想不明白。」

「什麼?」葉華愣了下。

「你到底是誰?」這個問題,一直困惑著陸雪瑤,她一次次見到葉華的逆天,明知道這個道路走下去九死一生,可他還是沒有放棄,這一次,更是讓大陸的高手盯上了,他如何在無數的高手中活下來啊?還有,葉華給自己的感覺,看不懂,猜不透,感覺葉華就是一個神秘的存在,葉華他到底是誰?

「啊?你的問題,我無法回答,我是我。」葉華說。

「你可知道你這一次有多危險?」陸雪瑤不敢想象,葉華被盯上了,日後怎麼活命?

「知道,非常危險,但我不會放棄,我有了很多在乎的,我要堅強,變得更強……」葉華的回答很簡單。

陸雪瑤看了看小龍女,玉蘭天女,略微一笑,便知道了葉華的話中意思,她坐在了墓碑旁邊的石板,靠著祖先的墓碑,說:「葉華,我感覺我們兩人有相同的地方,就是闖蕩大陸,追求武道的巔峰,在這一路途,死亦無憾的覺悟。」

「不,也許你覺得像,但我們有的東西,你沒有。」玉蘭天女說了句。

「什麼?」陸雪瑤疑惑。

玉蘭天女從葉華身後抱了過來,這一幕看的陸雪瑤頗為尷尬,玉蘭天女微笑道:「兒女情愛。」

「這,這種東西……我要我不會去找啊!」陸雪瑤一陣鬱悶,臉兒一紅。

「有些東西,是看緣分,不是你想擁有就擁有的。」玉蘭天女長嘆了一聲!

陸雪瑤的眼神充滿了疑惑,有些不解,玉蘭天女也不多說,她與葉華一路走來,經歷了太多,從而有了一股不離不棄的感情,這種東西無法說的清楚,只有經歷過的人才體會出來。


忽然,一處方向,突然的走來了一群人,為首的人葉華認識,正是皇室的二皇子柳天辰,還有公主柳天香,這些都是皇室的人員,他們也進入了死亡禁地,而且皇族的人員中,還跟來了兩個不凡的人物,一個滿臉鬍鬚,眼神剛毅如鷹的中年男子,另一個則是穿著宮女裝的女人,她的臉上無時無刻都露出輕輕的微笑。

「那邊有人,哥哥,我們去看看。」柳天香說道。

「哦!」柳天辰一點頭,朝葉華這邊走來。 在藍海面前的是一塊巨大的屏幕,屏幕的材質是高級水晶,這種水晶只在上古存在,現今已經完全沒有了,而這一塊機關水晶屏幕恐怕是鍊金術還存在的僅有的幾個憑證之一了。

看着二十九位忙碌的“螳螂”,藍海差點笑出來。

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可以坐在屏幕後面看着仙界的二十九位至強者在充滿機關的冥都尋找着本來身爲十號的自己。

這時,藍海的右手觸摸到一個紅色按鍵。

啪!

毫不猶豫,藍海將這紅色按鍵拍下去。

只聽見冥都的上空忽然傳來一陣機械的聲音:“歡迎各位進入機關城,在下藍海,進入機關城的存活率爲百分之五十,希望各位能玩的盡興。”

這道聲音是藍海通過水晶擴散出去,而那枚紅色按鍵則是開啓城市保護系統。

再整個冥都上空出現一層薄膜一樣的東西,看似軟弱,但其實防禦力十足。

而聽到這個討厭的聲音讓二十九人突然感到心中一陣慌亂。

百分之五十是說整體的百分之五十,還是說每個人都有百分之五十的死亡機率?


更加沒想到的是那藍海竟然還精通鍊金術,而這冥都是古代鍊金大師最傑出的的作品,一瞬間緊張的氣氛瀰漫在二十九人中間。

此時的冥都顯得尤爲落寞,街上沒有一人,所有的門窗都緊閉,只有二十九道身影不斷的在街道上穿梭着尋找着始作俑者藍海。

而冥都的主人冥皓則略有深意的呢喃道:“藍海,嘿嘿,有意思,不愧是被稱爲仙界大慌亂的天選者,如果今天藍家、王家損失慘重,恐怕會掀起仙界巨大的波浪吧,百分之五十的存活率,真的好玄妙啊,讓我來看看這機關城冥都到底隱藏着怎樣的祕密。”

二十九人均爲仙界大圓滿巔峯,即便不是也足以擊殺大圓滿巔峯,譬如即便是半圓滿境界的藍海爆出底牌也足夠傲視仙界,所以並沒有在意藍海所說的存活率百分之五十。

分散開會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藍海,這是王家的想法,但藍家卻採取了不同的制度,雖然也是分散,但藍家總共分爲三組,第一的藍洋一個人一組,剩下三五六七名爲一組,而二四八九名爲一組,實力幾乎均等,最大程度的保存了實力,畢竟他們相信藍巖最終會找出藍海並將其擊殺。

接下來,就是恐怖的遊戲時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