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初臨太古戰場時,陳汐曾和月輪國皇子虛冷夜戰鬥過一場,而那時,韋空和程峰二人便躲在遠處,企圖坐山觀虎鬥,坐收漁翁之利。

當時陳汐就察覺到兩人的存在,所以才一直保留實力,為的就是防範這兩人橫插一腳,後來不知何原因,兩人在中途便即離開了。

此時再次見到韋空和程峰兩人,陳汐當即就明白過來,這倆傢伙只怕就是接到了秦逍的傳音,所以才會匆匆離開,為的就是和秦逍一起,進入這隕寶之島。

若非如此,只怕這兩人也不會讓自己如此輕易地從虛冷夜手中奪得那件半仙器火翎扇。

總之,這兩人當時雖未出手,但其心可誅,陳汐不介意在隕寶之島找個機會,狠狠收拾兩人一頓。

這時候,韋空和程峰兩人也發現了陳汐,微微一怔,當即朝身旁的秦逍飛快傳音起來。

見此,陳汐不用猜都知道,兩人肯定是把自己奪走虛冷夜的半仙器的事情,告訴給了秦逍。

「這倆傢伙還真是麻煩啊。」他心中不自覺動了殺機,半仙器事關重大,連地仙老祖見了都會眼紅不已,這秦逍知道之後,只怕也會對自己產生覬覦之心。

果然,秦逍下一刻,便將目光霍然盯向陳汐,略一打量,唇邊泛起一絲不屑,那種神情,就像一頭餓狼盯上獵物了一樣,令陳汐心中又是一陣不舒服。

「哼,我也想不到,秦兄也會出現在這裡,真是掃興之極。」看見秦逍三人,裴羽一怔,旋即冷哼出聲。


「哈哈,咱們彼此看誰都不順眼,要不就在這隕寶之島上分出個高下如何?聽聞大晉皇室的絕學『玉尊馭金劍』深諳王者之道,一劍既出,如王者駕臨,我早就想領略一番,裴兄可敢賜教一番?」秦逍仰天大笑,聲如驚雷,震蕩八方,一股霸道睥睨之色顯露無遺。

「有何不敢?我也想看看,究竟是你大秦的『九龍震天道』厲害,還是我大晉的『玉尊馭金劍』更強一籌!」裴羽眼眸開闔,渾身戰意洶湧,同樣展現出一位一流王朝太子殿下的傲然風度。

這兩人,一個是大秦太子,一個是大晉太子,皆都是世間尊貴之極的人物,在場眾人若論身份,幾乎沒有能夠與之比肩者。

此時甫一見面,就劍拔弩張,欲要分出個勝負,頓時引起了莫大轟動。

在場無數道目光都齊刷刷凝聚在兩人身上,神色興奮,似是沒想到還沒有開始探寶,就能目睹一場顛覆之戰,的確是太刺激了。

「唳!」「唳!」……

然而就在這時,凶唳震空,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天空中突然一頭大鳥俯衝下來,通體青色,但卻有赤色的斑點閃耀,發出燦爛的光芒。

這是一頭羽翼青亮透明如玉的凶禽,鳥喙為潔白色,最為奇特的是,竟只有一足,但落在地上后卻非常的穩,將地面都震裂出無數蛛網裂縫。

一瞬間,秦逍和裴羽皆都放棄對峙,目光霍然掃向這頭凶禽,其他人也齊齊把目光投了過去,沒辦法,這頭凶禽渾身散發的氣勢太過駭人了。

「畢方,竟然是傳說中的畢方鳥!」有人驚呼。

眾人聞言不禁變色,這種凶禽極其罕見,在荒古時期絕對是一方霸主,號稱可撕裂神仙的絕世凶禽!

所有人都心驚不已,這種凶禽異常稀少,比荒古神獸都罕見,不知道這隻畢方血脈是否純凈,若然真是純血畢方的後裔,那估計一張嘴就能吃掉一群天才。

陳汐心中也訝然不已,不過卻談不上多畏懼,他只是突然想起三師兄曾說過的話,但凡絕世神獸和凶禽,其身體皆蘊生有大道紋理,修士若僥倖能獲得,便可從中參悟出種種大道奧義,衍化為強大的武學或者神通。

像星璇雷體這部神通,就是從鯤鵬之骨的骨紋中獲得,比之眼前的畢方鳥,鯤鵬這等近似逆天般的存在,明顯要更恐怖許多。

抱著這種心思,陳汐朝這頭畢方細細打量而去,它形狀如鶴,通體宛如青玉鑄就,泛著琉璃般的光澤,鳥喙潔白,渾身都繚繞神芒,璀璨奪目。

並且陳汐也注意到,這頭畢方的一隻單足上,密布著繁密的神秘紋理,宛如道體天成,散發著神魔的大道韻味。

「唔,若是抓住它,將其腿骨抽出來,也不知能否如三師兄所說那樣,參悟出其中的大道紋理的奧義?」陳汐若有所思。

「大師姐!」

這時候,百澤王朝的那四五名妖修突然驚喜出聲,掠至畢方身前,竟然稱呼畢方為大師姐!

見此眾人心中咯噔一聲,頓時明白過來,這頭絕世凶禽竟然也是百澤王朝進入太古戰場的一名強大妖修。

百澤王朝雖然是一個各種生靈棲息的國度,妖修無數,但實力也只能算是普通,遠無法和一流王朝相提並論。

眾人之前,也皆都把大秦、大晉這兩方勢力當做了在場最強陣營,但此時隨著這頭凶禽畢方的出現,他們瞬間就意識到,只怕在場最強勢力的陣營中,還要加上百澤王朝這些妖修了。

唰!

下一刻,神芒耀空的青色畢方羽翼一展,頓時化作了一名青衣女子,容顏清麗,眼眸漆黑,烏髮如瀑,肌膚瑩白晶瑩中流動著縷縷神霞,尤其是其眉心處,天然生著一顆菱形神晶,流光溢彩,璀璨奪目。

她不僅青衣著身,素凈清冽,身段也高挑曼妙,曲線優美誘人,若非知道她是絕世凶禽畢方的化身,任誰見了,都忍不住會把她當做麗質天生的絕代佳人看待。

見到這一幕,陳汐不禁啞然,之前他還想著如何抓住畢方,抽掉其大腿骨參悟其大道紋理呢,現在卻變成了一個冰清玉潔似的妙齡佳人,這讓他很猶豫,琢磨著究竟要不要干一些辣手摧花的事情。

「我想起來了,她應該就是百澤王朝的第一強者,畢靈韻,不過我卻沒想到,她竟然是一頭絕世凶禽的後裔。」

「能夠被百澤王朝送入太古戰場,此女身上的血脈,只怕純凈無比,其潛力必然也驚人之極,一旦成長起來,絕對可怕無比。」


「哼,只不過是一名妖女罷了,咱們人類修士中,也不乏能夠穩壓她一頭的存在,像在場的秦逍太子和裴羽太子,實力也絕對不遜色於她。」

見到畢靈韻那清麗出塵的容顏,在場眾人眼中都浮起一抹驚艷之色,有人更是想起了畢靈韻的身份,議論紛紛。

嚴格來說,妖修和人類修士乃是天生死敵,不過妖修一旦擁有了無上智慧和強大的實力之後,已經成了可以和人類修士平起平坐的存在,彼此之間以實力論高低,而不會再以種族來劃分界限了。

並且傳聞當中,浩瀚無垠的玄寰域大陸上,萬族林立,各種各樣的種族都有,有些種族的出身,甚至可以追溯到太初時期,比人類修士都尊貴許多。若是再以種族劃分優劣,只怕人類修士也只能算普通種族。

畢靈韻清眸流轉,一掃四周,正在小聲議論的眾人心中一緊,頓時閉上了嘴巴。見此,畢靈韻這次輕移蓮步,來到一處僻靜地,遠眺山門之內,靜默不言。

百澤王朝的其他天才妖修,也都聚攏在她身旁,神采飛揚,仿似找到了主心骨一樣,不再畏懼一切。

巍峨的山門附近,不斷有天才強者趕來,越來越多,密密麻麻,黑壓壓望不到盡頭,皆恐怖無比,都是各大王朝從無數年輕一代天才中選拔出來的佼佼者。

不過到了這裡,所有人都變得謹慎小心起來,不敢大意,這裡畢竟不是他們各自的王朝內,可以任憑他們橫著走。

相反,這隕寶之島乃是太古諸神遺落寶物的地方,充斥無盡兇險,還有太古死靈飄蕩其中,一旦遇上,必然是凶多吉少。

再加上探險時,還有提防著其他各大王朝的天才強者競爭,處境就愈發嚴峻起來,所以在這時候,沒有人敢疏忽大意了。

「太子,狄大哥,你們看,那就是陳汐,就是他殺了樊榮、張欽兩位師弟!」忽然,人群中傳出黎峻那蘊含刻骨仇恨的聲音。

陳汐抬眼一望,眉頭不由皺了皺。

原來不知何時,那黎峻、燕魚兒三人也都來到了隕寶之島上,並且此時已經和天狼王朝的狄萬樓等人匯合,一行人足足七八人,幾乎已囊括了天狼王朝此次進入太古戰場的所有天才強者。

最為重要的是,黎峻他們這些天狼王朝的弟子,此時竟然和大秦王朝的秦逍三人聚攏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龐大得令人心驚的勢力。

畢竟在場之中,本就是以大秦、大晉、百澤三個王朝的勢力為最龐大,此時黎峻三人也加入其中,一瞬間,大秦王朝儼然就成了在場第一大勢力。

而這時,黎峻身處這樣一個大勢力中,突然向陳汐發難,頓時就令他的處境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

ps:求一下月票,如今月票榜第24位,俺也想自不量力地爭一爭,爭取月底之前躋身前二十名。兄弟們可否助我一臂之力?月票榜每前進一個名次,就多加一更,如何?

訂閱的兄弟們,你們只要訂閱了,手中就會自動產生月票,還沒用的,想讓俺爆發的,就趕緊投票吧!

若能進入前二十,下個月天天萬字更新,決不食言!

戰鬥從此刻吹響號角,一切都看你們的了!兄弟們,讓我看到你們的激情!而我也會努力碼字,點燃所有激情!拜託了!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速度太快了,似若閃電!塵風雖然有了準備,翠瀾幽衣也威武地將他包裹,但是,這兩道閃電快的讓他根本捕捉不到!

嘭!柳葉雙刀幾乎在剎那間同時攻擊在他的胸口,聽起來只有一個聲音。塵風受到巨力碰撞,被拋飛五十米外,落入辣椒從中,沿地劃出數米之長的軌跡。


哇!吐出一口鮮血,臉色煞白,讓他再也爬不起來。翠瀾幽衣已經變回項圈在他的脖頸之上,但是項圈已經龜裂多處,顯然,這一保命的法寶已經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壞!

那個女修一步一步走來,每一步都像死亡的鐘聲一般敲響在他的耳中,他下意識地取下背上的鐵劍,目中露出決絕之色。

“你的寶貝確實不錯,不過,你死後,這寶貝就是我的了。”女修趾高氣揚道,看着項圈盡是貪婪之色。

“誅……”塵風的話還沒說完,辣椒叢內,一陣紅色光芒驟然亮起,使得他的“仙”硬是嗑在喉頭!

這片花椒叢內,紅色光芒驟然亮起,只是剎那間就像一團燃燒的烈火,塵風正好在烈火中間!辛辣味傳來,讓他連續咳嗽,鮮血再次噴出。鮮血如虹,但是比起眼前的紅色光芒似有不如!

連續咳嗽後屏息,辛辣之感頓時消失,但是雙眼卻流出淚水,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是什麼?”那女子冷喝,向後急退站在二十米外。那男修驚異,道:“師妹,難道這就是……”

女子雙眼有點發呆,道:“是什麼?”

男修猶豫了一下,道:“師妹似乎還記得一句傳說?”

女子不知他賣的什麼藥,搖頭道:“快點說來,別繞圈子了!”

男修點頭,道:“花正紅,摘盡紅花一樹空。花正盛,一花落盡花生紅。空即花,紅花中,識破真空在紅中!”

女修眼中漸漸亮起,訝然道:“莫非這是,烈花紅炎樹?”

女子的話剛說完,那紅光沖天之中,一棵大樹的火影隱顯。塵風頓覺一股和風從身邊傳來,便被向前推出落在小灰身邊,在他目瞪口呆中,驚奇一幕終於來了!

一棵散發着紅光的數十米的大樹經過隱顯後終於露出了真面了,這是一棵似乎燃燒着烈火的大樹,那紅光向外飄出似乎有點扭曲飄散,還能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熱能傳遞!這棵神奇的大樹一出現後招展不斷,那樹枝就像燒着的少女的手臂。周圍百米內的大樹瞬間枯萎,腐朽,乘風而去。過了一會,地面似乎也顯得乾燥起來,就算他屏息也能感到一股強烈的辣味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鑽進他的四肢百骸!

塵風目露驚駭之色,這種場面很詭異,這一輩子的三年來都是聞所未聞的!他看了一眼百米外的一男一女,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之色。強忍着痛楚,拖着小灰不顧一切想迂迴到大樹後面離去!

就在他想逃走的時候,那個女的剛要射出柳葉雙刀,那個男修攔住她,道:“師妹,別管他了,這烈花紅炎樹是藥效至寶,而且還據說是神鳥鳳凰的棲身之地,眼前看來,這個鳳凰並不在,所以,我們應該儘快弄點下來回宗門!只要一截樹枝,定能讓師尊老人家龍顏大悅的!”

塵風拖着小灰快速繞過烈花紅炎樹,透過通紅的光芒依稀可以看到一男一女,終於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他再次驚訝起來,那男女竟然攻擊起那棵大紅樹了,顯得有點怪異。

他看向大紅樹,目中有着迷茫之色,一會又轉換成思考之色,喃喃道:“事出無常必有妖,難道這大樹不同尋常,才引起這兩人窺視不成?”

想到大灰熊金丹期的修爲都被那兩人聯手殺害,那麼這大樹是不是能敵得過他們呢?這大樹雖怪異,但是依然讓他擔心起來。奇貨可居,但是卻不是他能沾染的,何況,還要面對如此狠辣男女,一旦大樹被擊潰,那麼勢必會遭他們毒手!

他想了一下,揹着小灰立刻向深處走去,走過三里路後,終於無路可走!

前方雲霧繚繞,下方黑黝黝的深不見底,一看便知道這是一處深淵絕地。

看着眼前的深淵,聽着後方的轟隆之音,首次露出焦急之色。他感到背上動了幾下,便知道小灰已經醒來。放下小灰,看着面前的深淵,道:“難道真是天亡我也?”

小灰也看着深淵,又回頭張望,似乎知道一切,同樣露出絕望之色,半晌,小灰一聲猛吼向迴路而去!

“小灰,回來!”但是小灰在剎那間就消失在眼前。他現在已經筋疲力盡,真元力所剩無幾,根本無法御劍飛行。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回去找小灰重要,因爲他還有保命神通之術!

突然,前方一聲轟鳴驟然炸響,猶如天際的一道悶雷,滾滾而來,四周大樹頃刻間連根拔起,迎着他撞擊過來。

突兀的變化,讓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便被一指紅火的樹枝擊中胸口,氣悶之下的剎那間,看到一幕壯觀的景象。那大紅樹爆發出漫天紅光,扶搖而上,然後爆裂開來,向四周潰散而去,宛如天邊的一抹落日驚虹!

受到強大熱流以及火紅樹枝的一擊,他已徹底昏迷,身體拋飛向着後方急速而去,越過衆多樹木越過崖邊,落進無盡深淵。

深淵絕地,陣陣白光閃爍,照亮起漆黑之地,宛如夜空中的螢火之光。

原來這裏有一個乾枯的白髮老頭,其雙手搭在膝蓋之上,不斷地變換指訣,陣陣白光從指訣閃爍,在這裏顯得有點詭異!在老頭身邊,一個青年平靜地躺在地上,面容恬靜。

幾個時辰後,白髮老頭的指訣突然停下,深淵再次歸屬蒼茫黑暗!半晌,一刻白色珠子從黑夜中驟然亮起,照亮起百米之地,原來這還是一處洞穴,洞口外面長着一種特異的花草,正在白光中煥發幽幽之光!

老頭驚奇地看着青年,一會,目中又閃過推衍之色。過了良久,老頭越來越迷茫,喃喃道:“奇怪,真的很奇怪,爲什麼我感覺似曾相識?爲什麼我對他沒有一點記憶?也推算不出他的一切?難道是某位故人轉世重生?不可能是傳世重生,因爲他沒有絲毫的強大的能量氣息!”

老頭又看向他枕着的鏽鐵劍,眉頭微微一皺,道:“這把劍好像是誅仙劍,難道會是他?也不對,萬年前一戰中,他的傷勢比我輕多了,又有其妻子守護,不像我孤家寡人一個落得如此下場。那麼,這青年能得誅仙劍,絕對與他有關係纔對!”

老頭目光漸漸明亮起來,道:“沒想到,在我無法煉化古神精血快要道消之際,卻被他陰錯陽差地從天而降巧合砸中,並從誅仙劍中引出一絲上古氣息,使得我終於融合了古神精血,如此才能讓我化危爲安。雖然我平日裏和他關係不怎麼樣,但是卻間接地受了他的一個人情,或許這一切真的是天意吧!既然如此,這剩下的古神精血就送與你,並且幫你完成融合過程,也算還了他這個人情吧!”

說完,老頭手指一彈,一團拳頭大的血色光芒從指間飄出。這團血一出現後,整個天地驟然間轟鳴不斷,這漆黑的絕地內更是雷電交加,無窮盡的天地威壓也隨之誕生,使得天地之間的一切都似乎顫顫巍巍!

塵風昏迷之中,根本就無法感受到這一變化。

在外界,與那男女兩人狼狽爲奸要除去塵風的那個蒙面人,站在雲朵之上,笑道:“距離那兩個該死的走了已經三個月了,看來,正如他們所說,塵風墜落懸崖已成爲定局,現在應該是一堆白骨了吧!我也該回去了!”

突然,蒙面人眉頭微微一皺,看到五十里外一道血色沖天而起,衝破雲霄,衝破天際罡風不知去向,就像天地的一道橋樑一般,又似乎是天地的支柱一般,令人靈魂震撼!隨之,風聲大氣,烏雲密佈,雷霆奔走,轟隆隆不絕。

在蒙面人驚訝之中,一股龐大的天地之威驟然降臨,天地萬物似乎在剎那間崩潰一般。蒙面人猛然吐出一口鮮血,面色大變,立刻向後疾逃而去,轉眼間消失不見。在蒙面人剛剛走後,天地之威猛然加強,壓向大地,百里縱橫域的一切生命、非生命瞬間消失,大地向地底下沉千米,這股威壓隨之消失!

在星海之中,有一道光芒把羣星一分二,成爲兩片星空。在其中一片星海內,一座城池在深處漂移着。在這城池內,一個美麗的女人雍容地坐在宮殿內。她的美已經無法用言語描述,一舉一動盡顯風華絕代。縱使飄渺也要黯然失色猶如螢火之光,那高貴的氣質,更是無人能及。她的眼神裏有一絲惆悵,長嘆一聲,道:“一萬年了,整整一萬年了,你該出現了吧!”

突然,她眉頭微微一蹙,看向無盡的星羣,手捏法決衍化後,目中出現一絲喜色後,轉換成憂慮之色,道:“這,這是古神精血,出現在靈明星,咦,還有他也在,難道……”

她沉默一會,拿出一枚玉簡,放在額頭上拓印一些東西后便扔向空中,玉簡立刻化作一道幽光消失不見!

同樣,在這片星海之內,還有一個宮殿,這宮殿名曰天衍宮,其中一個老頭雙眼冒着精光,立刻道:“來人,速去靈明星調查古神精血……”

於是,一時間,各大強者派出弟子向靈明星而來,風雲再起!

橫嶽派,明真峯的桃花源。神祕女子突然看向塵風所在的方向,目中出現推衍之色,一會,她眉頭緊鎖,並沒有推算出任何東西!突然,一道幽光閃來,她伸手一招,一枚玉簡便到了她的手中,貼在額頭上後,她才喃喃道:“古神精血?這是什麼……”說完,她就消失在桃花源。

在這裏,接到玉簡傳訊的不單單是她一個人,其他五大修真門派都相續接到相似的玉簡,於是,五大宗門都派出了宗內最強的散仙前往封陰山查探。

百里縱橫域的嗷風間,白髮老頭眼中神光閃閃,瞥了一眼深淵上空後,手臂一揮,一層透明的光芒便將一切隔絕。他剛剛施完法,深淵上方便來了第一個人,她赫然便是神祕女子。過了半晌,一個一個強大的散仙陸續而來。他們查探良久,結果都一樣,下方一切正常,並沒有任何特異之處,於是無功而返! 感謝兄弟「ivanho」「萬花同」「肥福頭」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還差一票,就能超過月票榜第23名了,兄弟們,求給力!

————

黎峻的聲音,同樣也引起附近其他人的注意,大楚王朝的陳汐,斬殺了天狼王朝的兩名天才強者?

眾人都露出感興趣之色,大楚王朝和天狼王朝之間可是世仇,而這時兩大王朝的天才強者又在此碰上,只怕要上演一場生死惡戰了。

裴羽卻是眉頭一皺,這傢伙原來也是個惹事精啊,還沒等自己利用他呢,他自己反倒惹出一堆麻煩,若是他向自己尋求幫助,那……到底是管還是不管?

「太子,此事咱們冷眼旁觀就行,您也看到了,那天狼王朝的人馬都和秦逍聯合在了一起,若是幫陳汐出頭,等於徹底跟大秦王朝幹上了,那可就划不來了。」見裴羽皺眉,崔修鴻頓時猜出他心思,飛快建議道。

「哼,你以為我會怕了秦逍不成?」裴羽不悅道。

「太子誤會了。」崔修鴻連忙解釋道,「我是擔心被百澤王朝那些人,畢竟那畢靈韻的實力有目共睹的強大,您和秦逍兩虎相爭,只怕她會坐收漁利啊。」

裴羽神色猶豫,沉吟不語。

……

而這時,秦逍也是眉頭一皺,說道:「黎峻,那陳汐如今和裴羽混到一塊了,若是尋常,我定親自出手將其擊殺了,但現在外有強敵窺伺,一旦和裴羽全面開戰,只怕會被其他人從中得利啊。」

他性格雖然霸道強橫,但人卻不傻,自然明白在這種局勢下,實在不宜和裴羽等人徹底撕破臉面了。

黎峻和燕魚兒等三人的神色變得不自然起來,從蠻荒海蜂群中殺出來之後,他就一直憋著一肚子火,此時再次見到陳汐,可謂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又豈是三兩句話就能令他打消報仇念頭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