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塵沒有注意到。他閉上眼睛思考著。

忽地,諾伊爾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在塵整個精靈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諾伊爾鬆開他,退後一步,「當我第一次與別人擁抱時,我知道,在黑魂組織之外,人間自有真情在。」

在塵愣了半天。

「在塵,他擁抱你的時候,我感覺……很溫暖。」

「溫暖……?溫暖是什麼意思……」

諾伊爾向他伸出手。

在塵一怔,抬手,空置幾秒又放下,「我現在在邪靈組織里脫不開身,不行,」他後退幾步,「不行……」

「讓我們一起想辦法。」諾伊爾上前一步。

在塵用力推開他的手,然後迅速地轉過身去不看他,「只要你保持移動,就有與他們會合的幾率……後會有期!」

「這傢伙竄得倒是挺快?!哎對了——他在迷境里把卡修斯給……那我們豈不是看不到他……」 繆斯踱步在那個似是熟悉又是陌生的地方,環視著四周。

「看著這些……想到了布萊克呢。」她理了理耳邊的紅髮,「好吧,趕快出去,然後去找他們。」

「噢……想到了布萊克?」

繆斯轉頭看向那個灰藍色的影子,「咦?」

「好久不見,繆斯。」他勉強一笑。

「布……」她皺起眉,感覺好像有點陌生……

「這個地方不**全。同行吧。」他說著就走到了繆斯前面,「跟緊我。」

繆斯歪了歪頭,錯覺,這個布萊克也沒表現得很怎麼怎麼樣。

於是跟上,「你這麼長時間都去哪兒了?還有,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黑魂組織強行掐除了這一段記憶……所以,我現在沒辦法回答你的問題。」布萊克回頭看了她一眼。

繆斯抿了下唇,「會是很痛苦的經歷吧。」

「嗯。」他只是往前走。

「哎,卡修斯特別想你呢,都想出病來了。」繆斯跟在他身後,看著夜魔之球的火焰映紫了他的黑髮。

「哦。」他冷淡地應了一聲。

「嗯……戰聯真的不能少了你這個副隊呢,你儘快歸隊吧。」繆斯儘力扯著話題,不使氣氛太尷尬。

他沒回答,往一邊掃了一眼,然後繼續往前走。

一陣陰冷的風吹過,繆斯的紅髮被吹開。她一手壓住頭髮,「我感覺,有點冷。」

「嗯。」他應了一聲,並拉緊了斗篷。

「你不是布萊克。」

繆斯突兀的一句話使他一怔,停下腳步,「你說什麼。」

「你的冷漠,偽裝得,太刻意了。」繆斯反手握住蛇鞭,「就算是布萊克,也不會對戰友都如此冷漠。」

「布萊克是個外冷內熱的精靈。在他冰冷的外表下,他的胸腔內跳動著一顆赤色的,火熱的心。」

「你們戰聯的簡直……」他扭過頭來,紅色的眼睛里透出殺意。

繆斯不禁後退一步。

「在塵……又失敗了……」「閉嘴啊!!!」

「你……」繆斯的眼神掃過他眼角的藍色細線,「BK……」

「BK死了!」他反手一個能量光球直衝繆斯而去。

能量球在半道炸開。塵埃落地,一個黑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欺負女生,好不要臉啊。」他單手掐腰,抽了下嘴角。

「……蓋亞?」在塵嘀咕一聲,「布萊克有被蓋亞暴打一頓的記憶誒。」「……聽起來好慘。」

「蓋亞!」 女神的修仙狂少 ,「沒想到先跟你會合了。」


「嗯……我也挺驚喜的。」蓋亞揉揉她的頭髮。

對面在塵猛嗆了一口狗糧。

「蓋亞,」他深吸一口氣,「她不是繆斯。 總裁前夫有緋聞 。」

蓋亞不解地看著他,「嗯?」

「不,那個布萊克是假的!」繆斯緊張地看著蓋亞。

蓋亞看看繆斯,又看看在塵,「你倆都是假的吧。」

繆/塵:……


「就說你信誰,」在塵抬手指向繆斯,「那個賤女人,還是你的副隊長我。」

蓋亞撇了撇嘴,「我信繆斯。」

「為什麼。」「布萊克不罵人。」

「不是吧!?戰聯的難道都是怪物?!」在塵在靈海里驚叫道。

掌控著控制權的他無語地扶額,「在塵……」

蓋亞攬過繆斯的肩,「就算你倆都是假的我也願意信繆斯。」

繆斯笑笑,「你覺得我是假的?」

「不覺得。」蓋亞輕輕揉揉她的頭髮。

「……如果我倆都是假的你幫誰。」在塵單手掐腰。

「幫繆斯。」「為什麼?!」「繆斯是女孩子,而且你屬性有優勢,真打起來用我幫?」

「……我估計你是重色輕友。」

蓋亞聳了下肩,「那隨你怎想咯。」

「……沒想到蓋亞你也靠譜了一回嘛。」「哈。你慢慢會發現其實我優點還是很多的……」

「嘰嘰歪歪夠了沒有!」在塵驅動肩上的兩顆球球沖向對面的虐狗組合。


蓋亞打回去一個,繆斯打回去一個,默契滿滿。

在塵又猝不及防地嗆了一下。

「……在塵我們回去吧……」「現在就走!……麻麥皮……」

然後繆斯和蓋亞就看著他光速逃走(劃掉)撤退。

繆斯鼓了下腮幫,「這裡有黑魂,我剛才擺脫掉一組。」

「嘖……」蓋亞撓了撓頭,抬頭看向四周的樹。他跳起來抓住一根樹枝掰下,「吶。用這個。」


於是兩個屬性對黑魂無效的精靈就拿著樹棍兒自御。

「……我好歹也是學過劍術的,樹枝……」「好了,有就不錯了啦。」

————————————————————————————

看著樹下那個藍白色的身影,兩行淚從他臉上滑落,啪嗒一聲滴在被血染紅的衣服上。 【有些讀者對上一章出現的「布萊克有被蓋亞暴打的記憶誒……」表示疑惑。嘛,這個在第七章,布萊克加入戰聯之前奉命抓捕卡茨,負傷與蓋亞戰鬥。】

諾伊爾抱住他,讓他靠在自己身上。他抬手捋過那凌亂的白髮,心裡咯噔一下。

「……卡修斯……」他的手撫過他的鼻尖。沒有任何的感覺。

他有些哽咽,那種說不出口的哀傷,自責……

「別這樣……就當是為了格萊奧……格萊奧……」諾伊爾抱緊他,「卡修斯……」

他的淚啪嗒啪嗒地落在他臉上,沖開一道道血紋。

————————————————————————————

「我回來了。父親。」他走進黑咕隆咚的邪靈組織。在塵在靈海里怒吼著,「不要叫他父親!!!」

「好的……任務完成得怎麼樣?」威斯克慵懶地倚在靠背上。

「這我不清楚。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他說完就頭也不回地朝自己的房間去了。

「這小子……被在塵帶壞了吧……?!」

……

「二當家,辛苦了,來吃點東西吧。」艾文討好地笑笑,手裡的盤子冒著熱氣。

「放這兒吧。我現在還不餓。」他單手支臉,輕瞥了他一眼。

艾文把東西放在桌上,退後一步,笑笑,然後走出去關上門。

「大人也真是的,還要讓我們伺候少爺似地招待他……」艾文發著牢騷。

「行了,」卡洛斯伸了個懶腰,「現實總是這麼不盡人意的。我們也去休息吧。」

屋內。

「在塵,諾伊爾說布萊克做飯很好吃……是真的嗎?」他墨藍色的眼睛掃過盤子里烏漆嘛黑的不知名物體。

「總比邪靈組織的飯好吃吧。」「你又沒吃過,怎麼對比?」

「……蠢貨,我還沒讓你拿著控制權吃過邪靈組織的東西……」在塵在靈海里嗤笑一聲,「不信你試試?」

……

在塵不想告訴我們他的搭檔差不多把胃都吐出來了。

————————————————————————————

「卡修斯!我就知道你沒那麼容易死的!」

卡修斯被這種高分貝驚叫嚇懵,很久才反應過來,「什麼……?諾……」

諾伊爾一把抱住他,泣不成聲。

「……你眼淚都抹我身上了……」卡修斯推了推他的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