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天海市有幾大強大勢力,背後都有人支持,主要是幫助他們做一些修鍊者不方便做的事情。

根據龍魂衛隊規定,修鍊者可是不能隨意對普通人出手,除非普通人主動招惹到他們。當然了,暗中出手的人還是有,但必須坐的非常隱蔽。

一旦被發現,絕對被嚴懲。為了杜絕借著修鍊為非作歹這種現象,執行的更是非常嚴格。

而且龍魂衛隊一旦出手,絕對不死不休,必然完成。 在龍魂衛隊嚴密監督下,一些勢力自然需要培養一批沒有修鍊心法的好手,黑虎社在這種情況下存在了。

其實對於這一點,林不凡絕對有著可怕的優勢。

因為修鍊傀儡煉體術的人,雖然力量會變得無比強大,可身體內卻檢測感應不出絲毫真氣。

他們僅僅依靠著身體內蘊藏著的恐怖力量和速度,說白了就是純拼身體。

也就是說,林不凡日後甚至會有不少擁有先天高手實力,但卻不受限於龍魂衛隊的高手。

而修鍊了心法,只要達到後天後期。在身體內部,都會存留著不少真氣,很容易就被真正的高手感應到。

曹琴在一旁聽到方大威的話,臉色也有些不好看。她本以為只是一些混子看重自己美貌,就算有點來頭,也應該不大。

但沒想到如此的恐怖,這下害死小凡了。

她本來不知道的,但是通過雲蘿,正好知道一點歐陽家的存在,那絕對是天海市的巨無霸啊。

聽說,比雲家還要厲害。

怎麼辦,都怪自己,怎麼不小心點搞得被人抓了,她看向林不凡。可是讓她驚愕的,小凡似乎一點都不緊張。

甚至林不凡還點了點頭,說道:「原來如此,這麼說的話,你確實跟歐陽家有些關係。」

「那是自然,所以你最好趕緊跪下,送上你的女人,我…啊…」方大威只覺臉頰一陣火辣疼痛。

更可怕的是整個腦袋都嗡嗡作響,一下子完全懵的。

在周圍眾人一個個震驚驚愕的目光中,林不凡知道方大威跟歐陽家關係密切之後,竟然再次出手了。

這,這也太兇殘了吧。

那可是歐陽家啊!

如果不知道就算了,可他明明都知道啊。剛剛可是他先說出歐陽二少名字,必然是了解的。

梵事進化札記 好一會之後,方大威才稍微有些清醒過來,也不知道腦震蕩沒有,驚怒不已。

麻痹的,自己都跟歐陽家有關係了,竟然還打自己?

這特么瘋了吧。

主要是他自己快瘋了,不是被打的,是被氣瘋的。

「不明白?我就讓你死的明白點,歐陽家確實挺強,也有實力,但就憑區區一個歐陽家,恐怕還嚇不到我。」林不凡冷哼一聲,冷冷道。

區區歐陽家?

林破天聽到這話,都不由呆了,更別說其他人。

這話什麼意思,難道自己這位新主顧連歐陽家都不怕?若是這樣,他眼中開始有了一些淡淡希望。

其實他靠近方大威,不只是為賺錢,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想成為方淼的心腹,找到不利於歐陽家的證據,扳倒歐陽家。

除了這個,他也沒有別的更好辦法。因為歐陽家兩位少爺都是修鍊者,實力相當驚人,他根本不是對手。

只是跟著方大威一些時日,他發現此路根本不通,更何況自己本來的想法就有巨大缺陷。

因為就算有證據恐怕也是給歐陽家製造一些麻煩,無法傷害其根本。

冷總的七日情迷 尤其是方大威現在老讓他做一些不願意做的事。

正好剛剛林不凡提出條件,他就應下了,打算另謀機會對付歐陽家。

曹琴也是驚愕,心中不由暗想,小凡是不是故意嚇對方?畢竟,小凡就算結識了厲害人物,但怎麼能跟歐陽家相比。

方大威也是驚到了,尤其是看對方如此肆無忌憚,不由自主地有些相信,驚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你管不著,總之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若是你還想找我麻煩,隨時可以來找我,哪怕叫歐陽武來也行。記住,我叫林不凡。」

林不凡想著還要趕緊去參加雲夢的生日宴會,再繼續折騰下去都要遲到了。丟下這話,就帶著曹琴出去。

林破天也是主動跟在後面。

到了外面,林不凡指著自己的輝騰車,讓曹琴過去先上車。

他接著轉頭看向林破天,問道:「你跟歐陽家有仇?」

林破天秘密被揭破,臉色大變,如臨大敵,緊緊地盯著林不凡,如同一頭擇人而噬的猛獸一般。

林不凡看出了他的緊張,淡淡道:「不用緊張,我跟歐陽家關係可不怎樣,剛剛你也看到了。」

林破天一想也是,稍微鬆弛,點頭道:「是,不知公子是怎麼知道的?」

「剛剛提到歐陽家,你那一瞬間的表情出賣了你。以後,盡量注意些吧,我可不想你早早沒命。」

「多謝公子提醒。」

「不用客氣,你手機號多少?」

「18……」林破天忙報了過去。

「還有銀行卡賬號。」

「現在就要?」

「嗯,等一會我抽空給你轉一百二十萬,這一年你就踏踏實實幫我就是。」林不凡說。

林破天根本沒想到這一茬,呆了一下,問道:「一下子給這麼多,公子就不怕我捐款跑了?」

「不怕!」

「為什麼?」

「第一,我看得出來,你不是那種人!第二,萬一你真跑了,就當我瞎了眼,看錯人了吧。」林不凡無所謂道。

其實還有一點,他相信以他的本事。林破天真要坑他,後悔的只會是林破天。區區一百二十萬,他還不放在眼裡。

這樣的話語,還真是讓林破天挺感動的,說:「多謝公子信任,只是公子能否透露到底要我做些什麼?」

「你不用緊張,我說了不勉強你,一切看你自願。更何況,你看我像是壞人嗎?」

林破天苦笑,這個世界上壞人可不會寫在臉上。但人家的表現對自己確實非常有誠意,立刻道:「好,既然如此,以後有什麼事公子吩咐就是。」

「嗯,你的卡號。」林不凡提醒。

林破天趕緊找出一張銀行卡,遞了過去。

林不凡掃了一眼,就丟了回去道:「好了,我先走了。」

林破天楞了一下,就這麼走了?

號只瞄了一眼,根本沒記吧。

忽悠自己?

不像啊!

直到第二天,林破天才確認一切都是真的,心中暗暗驚嘆。對於這個新認的公子,真是感覺神秘莫測。

驚人的實力,神秘的智慧,還有可怕的記憶力,一切都充滿了一種撲朔迷離。

他顯然不知道,這就是他命運的轉機。

從此,他註定要一飛衝天。 林不凡丟下林破天,很快上了車。看了一眼曹琴,關心道:「表姐,剛剛沒嚇到吧?」

「還好,只是你怎麼把名字給留下了?」曹琴想到林不凡最後丟下的那句話,擔心地問。

「不留也會被查出來的,留了反而更有威懾力,顯得我們底氣十足。總之你放心,我不怕他們的。」

「你啊,總是這麼神秘厲害,這一次又多虧你了。」

「跟我就別客氣了,你可是我表姐。」

「只是表姐,沒點別的什麼啊?」曹琴順口說出,說完自然就察覺不對。

林不凡怔了一下,這話是不是隱藏著什麼。

「不說這個,我還有些沒緩過勁,你陪我走走吧。」曹琴轉移話題。

「這個,今晚我馬上要去參加一個重要宴會,恐怖不行。」林不凡確實沒空。

在這個宴會,他要擊敗歐陽智,從而為以後的計劃開始鋪路,自然非常重要。

曹琴還是挺通情達理的,一聽這樣就說:「哦,那我自己坐車回學校吧。」

「不用,我送你吧,這點時間還是有的。」林不凡邊說邊啟動車子。

「小凡,你不會是故意躲我吧?」曹琴腦海中不由閃過那一晚的一幕幕,小凡真的一點都不記得了嗎。

「沒有啊,表姐,我是真有事。要不這樣,等明天,如果有時間我給你電話。」

「好,那這麼定了哦。」

「額…」林不凡怎麼感覺自己上當了,明明可以正大光明拒絕的,自己怎麼一下子就入套了呢。

曹琴臉上露出一道狡黠笑容,她感覺自己似乎有點中毒了,中毒的讓她時不時地踩在禁忌線邊緣。

可是,明知這樣卻樂此不疲。

林不凡把曹琴送到學校門口,一直看著她進去,才開車離開。看了下時間,肯定要遲到了。

可曹琴畢竟經歷了這麼可怕的事情,總不能把人家一個人丟在外面。

曹琴發現林不凡一直等自己進入校門后才離開,暗想,小凡真體貼,只是為什麼就是自己表弟啊。

……

雲巔酒店,十六層!

從左邊門口有兩個衣著筆挺的守衛,進去就是一個數千平方米的宴會大廳,容量無疑是巨大的。

宴會廳裡面,明亮的水晶吊燈將大廳映照的漂亮奪目,周圍到處擺滿了豐富的甜點,水果,紅酒等等美食。

除了東西,更有不少穿著侍應生的俊男美女走來走去,專門為出現在這裡的尊貴客人服務。

這些之外,當然就是眾多來參加宴會的賓客了。

他們男的衣著筆挺,手帶名表,個個人模人樣。女的也是打扮的光鮮漂亮,珠光璀璨。

一個個手持紅酒杯,相互閑聊。

對於一些男人來說,這裡是最佳的社交場所,能得到許多資源。

對於一些女孩來說,這裡更是有著嫁入豪門的富貴鑰匙。

在這裡,有個人無疑得到了不少人的擁護。尤其是在不少女孩子眼中,更是想要接近的目標。

這個人,正是長得帥氣,家財萬貫又功夫驚人的歐陽智。

歐陽智一直在暗暗搜尋著林不凡的存在,因為他要在今晚徹底廢了林不凡,讓林不凡沒有絲毫機會跟雲夢在一起。

只是一直沒見到,反而倒是看見了雲青。

雲青雖然不是雲博的兒子,但卻是雲博收養長大,算是半個雲家人。

只是他卻知恩圖報,明確表示無論如何都絕對不會染指雲家產業,甚至根本都不去了解,一心苦修。

加入龍魂衛隊后更是從不管雲家產業。

但是他也說了,為了雲家,他什麼都願意做。

歐陽智拉上雲青閑聊,雲青也就陪著聊了幾句。其實,雲青一點都不喜歡歐陽智,一直就不支持妹妹跟歐陽智的事。

上次林不凡聽雲夢說他父親只有兩個女兒,林不凡就有些疑惑。只不過,怕有什麼隱私沒敢問。

「小夢,怎麼回事,林不凡怎麼還沒來?」雲博鬱悶地問,他這個計劃,可是必須要林不凡來了才能實施。

關於這個計劃,他甚至都沒跟雲夢商量。也只有突然實施,才能進展下去。

「我哪知道。」雲夢第一次對林不凡有了一點小意見,這麼重要的事情,都提醒幾次了。而且今晚又提醒了,竟然還不來。

「這,你再打個電話問問?」

「我不打!而且,爸你也不能打。」

雲博一聽,有點著急,忙問:「小夢,你們不會鬧彆扭了吧?」

「沒有。」雲夢說:「爸,你放心吧。那個壞蛋估計不知道在忙什麼,所以耽擱了。他既然答應了,肯定會來的。」

對這一點她還是非常確定的,在她看來,林不凡恐怕是被哪個女孩糾纏住了,這讓她有那麼一點不舒服。

不知何時,她發現自己竟然也開始會吃醋了。以前,她可從不知道吃醋是何種滋味,現在有些懂了。

時間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宴廳最前方傳出了一個美女主持人動聽的聲音:「女士們,先生們,大家晚上好!」

眾人聽到聲音,一個個不由注目過去。

「很高興大家能來到這裡參加雲夢小姐的生日宴會,為她送上祝福。現在,就有請我們的壽星雲夢小姐閃亮登場。」

聽到這話,所有人自然一個個看了過去。

這一次顯然有些過於隆重,這不只是因為是雲夢生日,更因為雲博打算今天就把女兒許配出去。

許配的對象自然是他中意的林不凡。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雲夢緩緩地走了出來。

她今天穿著一襲黑色沙裙,搭配著一雙明亮昂貴的高跟鞋,整個人盡顯那種雍容華貴,冷艷萬分。

一下子,所有人都不由地微微發獃。

眾人都不是一般人,都見過很多各種各樣的美女。但是像雲夢這種,集各種優質於一身的絕世女孩,很多都從未見過。

太完美了!

歐陽智看著前方的雲夢,眼中釋放著火熱的目光,心都加速跳動起來,心中更加無比堅定。

雲夢,你註定是我的。

誰也休想搶走!

尤其是那個林不凡,今晚我不但要廢了他,還要讓他受盡屈辱。 罪惡之死城 雞鳴 6

“喂,你愛我嗎?”高元問劉晨。

“愛。”劉晨毫不猶豫的說。

“有多深?”

“可以爲你去死。”

高元緊緊的抱住了劉晨,說:“我也愛你,但是我更愛我的夢想。”

“你的夢想是什麼?”

愛已涼 半步情錯,上司滾遠點 “曾今是成爲一名職業球員,不過那是不可能的了。現在是擁有一家自己的足球俱樂部。”高元語氣很堅定的說。

—–玄關

許強開完會,整理下手頭的工作,大概六點鐘左右就下班了。不過他並沒有回家,因爲今天美惠不回來,所以他打算去酒吧喝點酒兒。最近發生了好多事情,雖然最爲警察並且入行那麼多年了,心理承受能力要強於平常人,但是這種疊加性壓力還是讓他有些受不住。

他開車來到了二十七號酒吧,推門進去後發現這裏早已不像之前那麼熱鬧了。有兩對情侶在一起聊着天兒,一位年輕帥氣的調酒師吸引來幾個年輕姑娘的圍觀,還有幾個不大的小混混在一旁的角落裏吹着牛逼。許強要了一瓶啤酒,找個安靜的地方坐下了,抽着煙,喝着酒,聽着一個無名的歌手彈唱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