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心率極低,心態十分冷靜的情況下,喬巡絕對不會熱血上頭去做拚命的行為。

因為之前吞噬了那條粉紅色的蟲子,他現在的身體強度得到了顯著的提高,奔跑速度、機動能力比起一般人十分優秀,所以,下樓梯都是手撐著圍欄直接往下翻的。

不能在狹窄封閉的地方對上這個蛙男,那樣一定會十分被動。

目前,尚不知道對方的能力,空曠、人多的地方無疑是更加安全的。

所處的樓層不高,喬巡迅速翻樓梯下樓,很快就抵達一樓的樓梯間。

安全通道口近在眼前,只要衝出去就是寬敞的小區,現在正是廣場舞大媽、玩耍的孩童、上班族回家的時間段,所以小區人很多。

然而,下一秒,喬巡就看到,八腿蛙男像一隻蜘蛛,迅捷地順著牆壁直達安全通道口,然後,八條腿其中兩條倒勾在通道口上面的小平台上,整個身體倒懸下來,剛好堵住安全通道口。

另外六條腿懸在空中張揚搖擺著。 第411章:封楓

屍體消失不見,必然是有人來挖走了。

晏臻斂眉說道:「是羽族人。」

「屍體被埋在哪裡他們想知道不難,回頭便把屍體給挖走了。」侍衛從坑裡爬出來,一邊說道。

墨無言和晏臻往回走。

屍體被羽族的人來挖走了,必然是不想把屍體給他們看見。

左右不過是屍體罷了,晏臻並不在意。

既然沈崇仁已經查看過,她略知曉也足夠了。

天啟城內。

琉璃瓦金碧輝煌的宮殿內,有宮婢端著食物經過,一個白衣黑髮的少女匆匆過去,推開門進去問道:「晨哥哥怎麼樣了?」

大夫起身,對少女揖手,說道:「公主殿下,葉將軍已無性命之憂。」

那當胸一劍本是要死的,好在偏離了一些位置,並未傷及心脈,這數日大夫與巫師的極力搶救,當真是救回來了。

少女鬆了口氣,走過去看昏迷不醒的葉凌晨,抬手摸摸他的臉。

「晨哥哥?」她輕輕喊。

葉凌晨眼皮子微微動了動,睜開眼來。

「公主。」

「晨哥哥,你嚇死我了。」少女立刻努嘴說道:「我還以為,你要死了呢。」

「沒能替陛下帶回人族公主,是在下無能,公主,對不起。」葉凌晨說道。

少女頓時搖頭,說道:「哥哥不會怪罪你的,晨哥哥,我哥哥的病一定會好的。」

葉凌晨輕輕頷首。

「楓兒。」身後,傳來沉冷的聲音。

少女起身看去,看到門口進來的男子,上前說道:「哥哥,晨哥哥終於醒了。」

「陛下。」葉凌晨起身要行禮,卻動彈不得。

「不用多禮了,你能活下來,吾不怪你,你也儘力了。」男子說道。

「是,等屬下傷好,一定會再去把那人族公主帶來,給陛下治病。」葉凌晨說道。

人族的公主!

男子略挑眉,藍色的眼睛多了幾分好奇,問道:「她,長什麼樣?」

八百城的位置很好,與臨冬城差不多,讓臨冬城多山川河流,八百城則平坦些。

從馬車掀開帘子,晏臻看了看城門口,建築上倒是與臨冬城別無二致。

「這地方,也是甚好。」她說道。

息夫人問道:「那公主,這邊打算如何?」

這已經是大啟的國土了,自然是大啟的子民來此地安家落戶。

晏臻沉默一刻,並未直接說。

馬車進了城門,內里幾乎無人,安靜之極。

這裡,很快便會熱鬧起來的。

楚夫人看了,先說道:「挑選入住的人倒是有了,公主要安排誰來這裡掌管?」

每一座城池都需要人來管理,無人管理之地豈非亂套。

比如臨冬城,便是楚夫人管理鎮國府,外有臨冬城知府衙門,還有其他的一應相關的官員也都安排上來。

收下八百城,自然也要如此。

「入住的人這兩日便會到,先安排管理八百城的官員吧。」晏臻說道。

從八百城回到臨冬城,立刻安排人來。

通過科考等一應的篩選,最後選出知府一人,其餘等官員數名,又有三鄉,亭長等要職。

選出了人,便讓他們收拾收拾,前去八百城。

「公主,你做事實在是有效率,這些事情若是交由臣婦去做,只怕如今還沒個結果。」息夫人說道。

楚夫人也是點頭,她自認為自己是大家閨秀出身,也讀過書學過學問的。雖認為自己有能力,可大半日的時間便把諸多事情一應安排妥當。

楚夫人暗暗搖頭,她做不到。

這個晏臻,便是相處的時間越久,越能讓人驚訝,自愧不如從而心生佩服。

入夜,晏臻還在查看八百城的地方,屋舍等事宜,要管理一個城,單單有人還不行。

經濟等等事宜也要門清,她根本不得閑。

墨無言看她吃飯還一邊看賬本,伸手拿過來說道:「先吃。」

晏臻看他,扭到了下脖子發出咔嚓的響聲,才知道自己渾身疲懶。

「你想一兩日忙完是不可能的,該吃飯吃飯,該喝水喝水。」墨無言說道。

晏臻笑道:「是。」

她安心吃飯,墨無言拿著賬本,起身去書案坐下,拿石墨筆在一旁寫。

吃好了,晏臻放下筷子。

僕婦進來把餐具收走,又端來茶水。

晏臻喝了兩口,說道:「你們都忙自己的去吧,這裡不用伺候了。」

「是。」僕婦們應聲,退了出去。

晏臻起身走到墨無言的旁邊坐下來,低頭看才發現他居然把條理賬目都分開清楚,每一處的事宜安排也有標註。

「你還會這個?」晏臻略驚訝。

男子事在外,在朝堂上,在建功立業上,這種事情大多人都是不會的。

沒想到墨無言不僅會,而且幫她做好了。

她看了看,笑道:「你這個與我想的一樣。」

「那給我,你去休息。」墨無言說道。

晏臻搖頭並未挪動一分,說道:「你繼續。」

墨無言看她認真的模樣,笑著拿起筆繼續。

書案前,兩人討論著八百城的事情,時不時的響起交談聲。

門外,音臨仰頭看著天上的幾朵白雲,略有些明亮的夜空星光閃爍。

這個小師妹,果然不是個庸才。

他這個師父啊,在首徒上從不馬虎,如今又收了個了不得的徒弟。

只是,與他無關。

後面的幾日,把準備的好的事宜都交給刀砌去八百城處理,晏臻在鎮國府被墨無言操練起來。

依照墨無言的意思便是,鮫珠本以為是治療她寒症的良藥,有了鮫珠晏臻便不會死。

卻不想鮫珠在晏臻的體內沒能治好這從地獄裡帶來的鬼氣,倒是把羽族人引來了。

不單單是羽族人,若是讓世人知道,晏臻的血能活死人肉白骨,起死回生的功效。

只怕,會被人瓜分了去。

墨無言要她多學些本事,好好保護自己。

「事無一日之功,她已經很累了,你再讓她繼續下去,也不可能速成。」

在邊上安安靜靜瞧了兩日的音臨開口了,手拿著扇子搭在手心上,說道:「循序漸進才是最好的。」

「我自己需要的。」晏臻說道。

音臨挑眉,嗯哼一聲:「你是事事聽他言?到底是情人眼裡什麼都對,膚淺。」

「與你無關。」墨無言冷眉說道。

「與我有關,她是我的師妹,一門之下也是如親兄妹一般,自然不能瞧著自己的妹妹受罪。」音臨淺笑盈盈說道。

口是心非。

晏臻呼出一口氣,從木樁上跳下來。

她走到音臨的面前說道:「師哥怎麼還不回東陸?」

「怎麼?你很想我回去?我多了個這麼漂亮的師妹,自然要好好相處培養培養感情才是。」音臨笑道。

這笑容,時刻掛在臉上,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實則心裡把人都唾棄了一遍。

真是個,笑面虎。

晏臻聳聳肩,說道:「你不喜歡我這個師妹,何必掛著這張笑容假惺惺,師哥還是回去吧。」

突然這樣說出來,音臨都愣了一下。

他這張面如冠玉的臉孔,不知道迷了多少人,時刻掛在臉上的笑容也是迷人眼,不曾被人識破過。

可如今,竟然被這個小丫頭給看破了,還直言說了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