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準備向夜魅修告辭,離開辦公室的時候,閔睿的腦子裡,忽然想起了早晨,沐雨打電話過來,又向他提起,想要今後都留在總部工作的事情。

電話里,沐雨鼻涕一把淚一把地向他哭訴,央求他,跟夜魅修求求情,讓她留下來。

但是,昨天他將沐雨打電話過來的事情告訴夜魅修,從他當時地反應來看,很顯然,現在不是跟他說讓沐雨留下來的最好時機。

那麼,究竟是說?還是不說?閔睿的心裡猶豫難定。

儘管,他跟隨在夜魅修身邊多年,對他的心思,已經能夠揣摩出一二。但是,在沐雨的事情上,他卻無法猜出他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

稍加思索后,他覺得這件事情,還是緩緩再說比較好。

現在,boss正處在新婚燕爾的興頭上,對殷漓意外的女人,都會非常排斥。在這個時候,他總是在他面前提起沐雨的事情,勢必會引起他心中得不快。



閔睿微不可聞的輕聲嘆了口氣,心裡實在想不明白,boss與沐雨之間怎麼會演變到現在這個樣子。

前些年,boss對沐雨的好,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當年,因為沐雨身體不好,為了不讓她心中產生不安,boss從不允許任何女人接近。

為了保護她的安全,他任由外界人誤會他是bay,從來都沒有開口解釋過一句。

不僅如此,為了救沐雨的性命,boss甚至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捨棄了……

可是,天意弄人。

最終,沐雨還是沒能抓住boss的心。

現在,boss已經與殷漓結下了百年婚約。沐雨即便不肯死心,卻也已經是於事無補了。

想到沐雨畢竟是曾經救過boss的,閔睿又有些舉棋不定,心生猶豫。

雖然,她與boss之間成不了夫妻。 重生僞蘿莉 但是,這並不代表,從今以後boss便會對她的事情置之不理。

將來,如果boss突然又想起沐雨,得知他將沐雨打電話,央求他的事情隱瞞不報,心裡定會責怪他的。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閔睿心中徘徊猶豫著,半天沒有挪動腳下的步子。

看到閔睿欲走還留,站在那裡,好像還有話要說。

夜魅修抬起墨染的眸子,睨視了他一眼,淡淡地問了句:「怎麼?有事?」

見boss已經看出了自己的情緒,閔睿索性也就沒再隱瞞,照實將這兩天沐雨接二連三打電話過來的事情向他講述了一遍。

「boss,沐雨小姐這兩天一直都有打電話過來,說她不想回海城了,想留在總部工作……」

自從那天,從小丫頭的嘴裡得知沐雨已經回到了曼哈頓,夜魅修便有意地迴避著有關沐雨的事情。

因為,他對沐雨的這種刻意地追隨,心中著實感到有些無奈。

微微沉思了片刻,他淡淡地說道:「知道了,這件事我會安排,你去海城的事情,先不要讓她知道」

「是,boss」

燙手的山芋終於脫了手,閔睿頓時感到渾身上下一陣輕鬆,稍後,他笑著又問道:「boss,小六和小七這兩天也在纏著我,讓我問問您,他們什麼時候,可以見見新嫂子」

聽到閔睿將話題轉移到小丫頭身上,夜魅修的心情也隨之放輕鬆了下來,同時,內心裡也非常期待,小丫頭能夠儘快融入到自己的生活圈子中來。

不過,夜魅修也知道,暫時,還不是帶小丫頭見大家的時候。

想到這,他面帶微笑地對閔睿說道:「再等等吧,等過些日子,漓兒熟悉了這裡的環境,我帶她去見見哥幾個……」

殷漓沿著街道,閑逛了一個下午。

進進出出不知多少店鋪,卻始終沒有找到賣布匹的商家,也沒有打聽到有關布匹供貨商的下落。

意興闌珊地從一家時裝店裡走出來,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道路兩側也閃爍起了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殷漓這才意識到,自己出來的時間已經不短了。

不過,讓她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出來這麼長時間,夜魅修竟然沒有打電話來追查她的行蹤,這讓她著實感到有些奇怪。

這可不是那個魔鬼一貫的作風。

雖然心裡有些納悶,但是,她卻懶得浪費自己的腦細胞去猜想關於那個男人一切無聊事情。

一天沒有吃東西了,殷漓感到肚子餓的「咕嚕嚕」直響。

盡然已經出來了,那就索性在外面吃完晚飯再回去。

想到這,殷漓抬頭朝著四周望了望,看到不遠處有一家小餐館,她連忙邁步朝著餐館走了過去。

來到餐館門口,殷漓伸手推開門,走了進去。

在看到餐館裡面,熟悉的中式裝修和陳設布置后,她這才意識到,原來這裡是一家中餐館。

一種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頓時油然而生。

殷漓立刻邁步走到一個靠近窗戶的桌子前,在椅上坐了下來。

這時,坐在收銀台的中年婦女在看到殷漓走進餐館,在桌子前坐下后,立刻拿起餐單從裡面走出來。

「女士,您幾位?」站在殷漓的餐桌旁,她微笑著用流利的英語開口詢問了一句。

「一」

「兩位」

殷漓正要告訴中年婦女,自己就一個人,忽然,從餐館的門口,人未到聲先到,傳來了一道非常熟悉,男人悅耳地說話聲。 緊接著,她看到從餐館的大門外,邁步走進來一個身穿著深咖啡色羊絨大衣,身材高大的男人。

看到夜魅修從外面走進來,殷漓先是稍稍愣怔了一下。

但很快,她便明白是怎麼回事。

心裡不由的暗暗冷笑了一下,就知道這個惡魔不會輕易放任她獨自一人離開那個房子。

隨著話音的落下,身材高大修長,穿著深咖啡色羊絨大衣,筆挺裸金色西裝褲,深咖啡色軟牛皮皮鞋的夜魅修從門外走了進來。

立刻,原本冷冷清清,面積不算太大的中式餐館,顯得有些擁擠了。

夜魅修徑自走到殷漓桌子對面,抬手脫下身上穿著的羊絨大衣,拉開椅子,搭在椅背上,然後,走到椅子前,在上面坐了下來。

深邃的眼眸若有所思地注視著殷漓那張在看到他后便垮下來的小臉,略微沉默了片刻后,他拿起餐單一邊隨意翻看著,一邊開口問了句:「有什麼特別想吃的?」

「隨便吧」

夜魅修的突然出現,讓殷漓的心裡感到異常的厭惡,她非常討厭這種被夜魅修掌控在手中的感覺,但是,礙於旁邊還站著那個中年婦女,只好勉強開口應付了一句。

「你們這裡有什麼特色菜」合上餐單,夜魅修抬起頭,朝著站在餐桌旁的中年婦女淡淡地問了一句。

中年婦女一聽,立刻適時地向倆人推銷了幾樣店裡的拿手的特色菜。

知道小丫頭是個肉食動物,無肉不歡,夜魅修便點了幾道餐館特色的菜,然後,將餐單交還給了等候在一旁的中年婦女。

「二位請稍等」伸手接過餐單,中年婦女立刻歡天喜地的轉身去了廚房。

餐桌前,只剩下夜魅修和殷漓兩個人沉默著坐在那裡。

這樣的氣氛,殷漓覺得有些彆扭,於是,伸手從包里掏出手機,點開網頁,隨意瀏覽了起來。

夜魅修慵懶地靠在椅背上,墨染的眸子,靜靜地打量著坐在對面,刻意淡化自己存在的小丫頭。

五年過去了,他的小丫頭如今已經長成了大姑娘。

儘管素顏朝天,未施粉黛,但是,卻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看到小丫頭渾身上下洋溢著青春的氣息,夜魅修忽然感到自己已經老了。

這個念頭,讓夜魅修心中一驚,連忙摒棄了這個想法,暗暗給自己打了大氣。

自己不過才三十齣頭,正值壯年,只不過是比小丫頭成熟些罷了。

將目光從小丫頭臉上移開,朝著她身上望去,見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短款休閑牛仔棉服,夜魅修微微蹙了下眉,伸出修長粗糲的大手輕輕撫摸了一下殷漓微微有些發紅的小臉,果然一片冰涼。他立刻輕聲責備了一句:「出來怎麼也不知道多穿些衣服?!」

「我不冷」

看到殷漓低著頭,目光依舊看著手機屏幕,漫不經心的隨口回答了一句。

夜魅修無奈地嘆了口氣,伸手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給等候在外面的司機撥通了電話。

「將那瓶已經開封的紅酒送過來」

撂下電話后不久,司機便拿著一瓶紅酒,從門外走了進來。

「boss,這是您要的紅酒」

將紅酒放在桌上,司機立刻轉身走到收銀台,向中年婦女要了兩隻水晶杯,分別擺在了夜魅修和殷漓的面前。正準備把紅酒給倆人倒上,這時,夜魅修抬起手朝他示意了一下:「下去吧」

「是」

司機離開后,夜魅修伸手拿起桌上的紅酒,拔下瓶口的木塞,將紅酒緩緩注入了兩人面前的水晶杯中,說道:「喝一點,免得著涼了」

殷漓正要拒絕,這時,中年婦女端著做好的飯菜走了過來。

「菜上齊了,請慢用」

將飯菜擺放在桌上,中年婦女向倆人欠了下身,然後轉身離開了。

冒著熱氣,香氣誘人的菜肴,立刻撲面而來,瀰漫在空氣中。

名媛春 已經一天沒有吃東西,殷漓的肚子早已經餓得癟癟,看著桌上豐盛的飯菜,她頓時饞得咽了下口水,感到肚子更餓了,顧不上再去搭理夜魅修讓她喝酒的事,她伸手拿起筷子,從盤子里夾了塊兒肉片放進嘴裡,大快朵頤地吃了起來。

看到殷漓像只小餓狼般,抱著飯碗,狼吞虎咽,不肯撒手。夜魅修拿起筷子,夾了塊兒魚腹上的肉放進她的碗里,隨後,疑惑地問了句:「一天沒吃東西?」

「嗯」

「為什麼不吃?」

「不餓……」

從別墅出來的時候,殷漓的確是因為不餓,才沒有吃東西。

後來,閑逛了一會兒,感到餓了,可是,口袋裡的錢不多,她還想著給亞瑟把做新衣服的布料買回去,所以,便一直忍著。

不過這些,她是不會告訴對面這個男人的。

夜魅修盯視著埋著頭大口吃東西,不肯告訴他實情的小丫頭,心裡泛起了陣陣心疼。

因為此時,他已經猜出了其中的緣由。

都怪他太粗心,竟然忘記了小丫頭口袋裡沒有多少錢。

當時,這個小東西把錢都存在卡里,準備留給楊洋那個小子。

這才導致在跟他領結婚證書的時候,口袋裡沒錢,無法領取一年期限的婚約,被迫跟他簽下了百年的婚期……

而那張卡,並沒有落到楊洋的手裡,現在正在他書房的保險柜里。

「乖,把這杯紅酒喝了。你穿的太少了,一會兒出去會感冒的。」

直到小丫頭吃飽了肚子,夜魅修這才端起她面前的紅酒,連哄帶騙地讓她喝了下去。

吃完飯,夜魅修從西裝內側口袋中拿出黑色錢夾,從裡面拿出鈔票結了帳。隨後,握著殷漓的小手,倆人一起從餐館里走出來。

看到夜晚的天空,月朗星稀,天氣格外的好。

道路兩旁,霓虹閃爍,行人川流不息。

夜魅修有心想帶著小丫頭一起散會兒步,再坐車回去。

可是,當目光看到小丫頭身上穿著的單薄棉衣后,他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抬手朝著已經發動著的車子打了個手勢。

帝少的重生毒妻 司機立刻將車子開了過來,在倆人的身旁停了下來。

夜魅修伸手將後排車門打開,待到殷漓彎腰坐進車裡,他隨手幫她關上車門,然後,走到車子另一側打開車門上了車,朝著前排駕駛座位上的司機吩咐了一句:「回家」

「是,boss」

司機立刻應答了一聲,將車子駛離了小餐館,很快,車尾部便閃亮了轉向燈,匯入了長長的車海。

就在夜魅修與殷漓在中式小餐館里一起吃晚飯的時候,希臘復古風格,奢華別墅里,易梅已經精心做好了一頓豐盛而又易於消化的晚餐,正在等待著夜魅修下班回來。

看到牆壁上的掛鐘,指針已經指向了六點半。

知道夜魅修應該馬上就要到家了,易梅連忙轉身走進廚房,將做好的晚餐,從廚房裡端出來,一一擺放在了餐桌上。

隨後,走到客廳落地窗前,不住地朝著別墅外張望著,等待著夜魅修的回來。

可是,等了半天,始終沒看到有車子行駛過來。

眼見著,距離夜魅修下班的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可是,夜魅修始終沒有回來。

走回到餐廳,看到擺放在餐桌上熱騰騰的飯菜,早已經變得冰冷。

易梅的心裡變得焦急煩躁了起來。

不停地在客廳里來回徘徊,目光時不時朝著房間里的座機望去,思索著,如果夜魅修晚上不回來吃飯,應該會給她打電話過來的。

超級大武神系統 就這樣自我安慰著又等了一會兒,易梅實在是等不下去了,快步走到電話機前,她伸手拿起電話,想要給夜魅修打個電話,問問他是否回來吃晚飯。

可是,話筒拿起來后,她又猶豫了。

如果,夜魅修在電話里問她,殷漓的下落,那她該怎麼回答呢?

不行,這個電話不能打。

撂下電話,易梅只好走到落地窗前,眼巴巴地看著窗外,乾等著……

時間的指針,一點一滴不停地跳過,夜魅修始終沒有回來,不僅他沒有回來,就連殷漓,也不知了所蹤,連個電話都沒有打回來一個。

他們該不會是在一起吧?

應該不會的。

如果他們在一起,定好不回來吃晚飯,那殷漓應該會打個電話回來告訴她一聲的。

就在易梅坐立不安,腦子裡不停地胡思亂想時,忽然,看到客廳落地窗外,閃過了一道車大燈的光亮,緊接著,她聽到大門外傳來了停車的聲音……

「boss,夫人,你們回來了,我這就去把飯菜熱一下」

看到夜魅修和殷漓手握著手從門外走進來,易梅儘管心裡充滿怨懟,但是,在夜魅修的面前,卻沒敢表現出來。

「不用了,我和漓兒在外面已經吃過了」

沒有解釋,沒有歉意,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說完后,夜魅修便握著殷漓的小手越過易梅的身前,一起朝著樓梯走去。

看著他們緊握在一起的手,易梅嫉妒的兩隻眼幾乎要噴射出火焰來。

「殷漓,是你逼我的……」

原本,那個人的計劃,是讓她先取得夜魅修的信任,然後,在神不知鬼不覺的下手。

可是現在,她實在等不及了……

夜魅修拉著殷漓的小手沿著蜿蜒的樓梯來到三樓主卧室,推開門走進房間,他伸手將小丫頭摟進懷裡溫存了片刻,隨後,叮囑道:「去洗個熱水澡,然後就早點睡。我去書房忙點事情」

殷漓一聽,心下感到很高興,立刻點了下頭,轉身正要離開,不想卻被夜魅修一把又拽回了懷裡。

「小東西,就不能表現一下捨不得我離開么?」

夜魅修像是不滿,又有些煽情的話,讓殷漓聽了感到一陣噁心。不過吸取了以往的教訓,她只是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地擺弄著自己的指甲,既不回答,也沒有在臉上過激的表現出什麼來。

儘管對小丫頭表現出的態度,不甚滿意,但是,他現在的確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教育小丫頭的事情,只能等閑下來再去做了。

於是,他伸手颳了下小丫頭挺翹的小鼻頭,他寵溺地說了句:「記得睡前喝杯奶」

說完,便鬆開了握著小丫頭手臂的大手,轉身走出了卧室。

看到房門閉合上,殷漓厭棄地伸手擦了下鼻頭,隨後,轉身走進衣帽間,換下了身上的棉衣,拿著換洗的衣服走進了浴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