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美女的注目下,莫言顯得極爲淡定。

很快,吃得大肚圓滾的莫言用餐布擦了擦那沾滿了油光的大嘴之後,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用着竹籤剔着牙隙……

“筱雅,你不會是也打算着減肥吧!”椅子上,莫言懶洋洋地對筱雅問着。在前世,他無時無刻不在變幻着身份。豪門媛女,甚至是英格半島的皇室女貴胄都和莫言變幻的身份有着很多的交集。

無論是在華夏還是在國外,那些身材曼妙的女媛們在男士面前用餐都是一副淺嘗即止的樣子,天知道她們即使是面對着一桌誘人的美食,但是爲了自己那淑女的完美形象,總要犧牲着口腹之慾,美其名曰:“最近我正在減肥!”

可是,在無人的家中,這些整日裏無事可做的大小姐們,在看着棒子國量產的毫無營養的肥皂劇時,茶几上卻散落滿了各種各樣的零嘴。

“女人啊,你們爲何總是要難爲自己呢?”心想着,莫言就不由發出這樣一句感嘆。

雖然幽燕之地上減肥一詞出現的極爲稀少,但是卻難不倒聰慧的筱雅寄極快地理解其中的意思。

還以爲莫言覺得自己的體態有些臃腫的筱雅不由擔心地問道:“少爺,筱雅真的很胖麼?”

筱雅眼巴巴地看着莫言問着,心說:“可是我每次都吃得很少啊,嗯這手臂好像是有那麼一點粗了!”

“就你這樣子還叫胖嗎?我看在這樣下去,你都快瘦成皮包骨頭了!來趁着現在筱雅還是這麼的水靈,給少爺我抱抱!”莫言笑嘻嘻地說着,整個一輕浮的紈絝形象。

“少爺……”雖然被莫言調戲了,但是筱雅心裏卻有些甜滋滋地,羞怯地一點點向着莫言張開的手臂挪着步子。

“筱雅你就吃了那麼一點點,就不餓嗎?”將筱雅抱在懷裏,莫言很懷疑地問道。

“還好啦,筱雅看着少爺你吃得這麼香,不知不覺地就覺得很飽了!”因爲姿勢過於曖昧,筱雅始終將紅通通的臉深埋着,不讓莫言看到。

“……”聞言,莫言不由咧了咧嘴。

“少爺,你懷裏藏着什麼東西嗎,它咯到我了!”良久的靜謐,筱雅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什麼!”聽着這充滿了旖旎味道的疑問,要是莫言那堅若磐石一般冷靜的心也不由被這一句話給撩撥的撲通通亂戰。

美人在懷,那溫潤如玉的觸感是那樣的清晰。加上這一句曖昧的撩撥,莫言很羞愧的發現,小莫言瞬間可恥地豎起了白旗。

“我勒個去,老子吃不消了!”莫言眼中紅光一閃,隨即被強制性地按捺了下去。不過即便是壓抑着心中的慾望,莫言也不由在心裏吶喊着。

聽着莫言良久都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筱雅又察覺到了莫言的身體在這段時間內的異樣,幾次不安分地扭動着,不由好奇地擡着那張羞的通紅的臉,再一次對着莫言問道:“少爺你怎麼了?”

問着,筱雅就不由伸出了一隻手,向着莫言那突出來的懷裏摸去……


“啊!”頓時,摸到了異物的筱雅當即驚叫了起來。。“圓滾滾的,摸着還挺束縛的,就好像一個肉球一樣。難道是少爺得了什麼怪病,長出了這樣一個東西嗎?”

心想着,筱雅不由擔憂地向着莫言的臉上看去,顧不得羞怯,只有深深的牽掛。

PS:從現在起,估計每隔2小時或者兩個半小時更新一次,最少四更的保證,嚇死鬼今天不睡覺了!做一個徹徹底底的夜貓子! 筱雅的一聲驚叫,讓莫言心中亂竄的火焰一下子就被澆熄了大半。

這時候,從旖旎的不良念頭中回過神來的莫言隨即感覺到了自己的腹部那越來越明顯,越來越頻繁的動靜。

就因爲這動靜,腹部那隔着內衣的肚皮上傳來的一陣癢麻麻的感覺就讓莫言無法淡定。

“媽的,這隻豬一定是天生和老子過不去。一醒過來就打攪老子的好事!”莫言心中罵咧咧着,臉上卻充滿了對先前筱雅的那句“少爺,你的東西咯到我了!”話感到了無比的羞憤。

是的,太丟人了。面對着自己想的,那不知轉了多少圈的綺年,“得虧了少爺我的意志力夠強悍啊,要不然偶一是把持不住,把筱雅這妮子就這樣在這包間內給吃了,就算事後筱雅不會說什麼,哥也得羞憤地去撞牆啊!”

心裏一陣失落着,小莫言也瞬間偃旗息鼓了下去。

“兄弟啊,前世今生加起來,你也有四十多年沒開過鋒了,實在是對不住了!”莫言小聲地嘀咕着,然後在筱雅那越睜越大的眼睛下,默默地從那張寬大的椅子上站了起來,無言地開始解開了上衣的鈕釦!

原本因爲擔憂莫言身上的“怪病”,筱雅心中的那一點嬌羞也早已退去,可是此時看着莫言的動作,這麼一個從來都沒有經歷過這樣場面的筱雅一顆單純的心也瞬間變得不再純潔了。

“少爺這是要幹什麼?爲什麼脫衣服呢?難道他要在這兒……”筱雅心裏胡思亂想着,心裏卻充滿了期待、擔憂、害怕還有一絲甜蜜。

一時間,筱雅已經忘情看着莫言寬衣解帶動作時被燒紅了的雙頰此刻彷彿如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樣,紅潤地滴着那深藏着的白皙,粉嫩至極,誘惑至極……


“靠,壞事的小東西,就知道睡,還真對得起你這幅身材和你的種族出身呢!”莫言解開了自己緊縛着的衣袋,捏着在衣衫內搗亂的紫色小豬,它的那兩隻肥大的耳朵,不理會小東西張牙舞爪的抗議,一下子就從衣衫中帶了出來,扔在了一塊還算得上乾淨的桌面上。

莫言狠敲了一擊小東西那圓滾滾的腦殼,肉乎乎地卻出奇發出了咚咚的聲響。

剛剛睡醒的小豬,此刻微微睜開的臉上充滿了可愛無極致的表情,用一個字解說之,那就是萌。簡直是對下到一歲上到八十歲的女性一擊必殺的核武器。

小東西那變得越來越大的眼珠中充滿了水汪汪的律動,好似隨時能從中掉出眼淚出來。

對於小東西故作可憐的樣子,莫言早已經深有體會,但是對他那故意流露出來天然萌,還有那憨憨的外表,莫言都惹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撿到了一隻幼年版本的無良八戒了。

無奈地看着小東西,這時候莫言才轉過身對筱雅說道:“就是它了,我在幽暗之森撿到的寵物,看起來很可愛吧!”

“原來是它啊!”雖然小東西看着特別的喜感,對女生而言有着先天性的必殺技,但是先前小腦袋裏面同樣充滿了綺唸的筱雅看到此刻的結果,知曉了莫言寬衣解帶並不是爲了那啥的時候,臉上臊的更加的紅了。

“該死的少爺,這一天中害得筱雅比以前所有臉紅的次數加起來都要多好多哦!”筱雅對莫言很有怨念。

這時候,小東西總算是徹底地清醒了,兩洞鼻孔一下又一下地微張着,餐桌上那仍然散逸着的香味顯然勾動了小東西肚子裏面的饞蟲。

吧嗒,吧嗒……

口水從小東西大張着的嘴巴邊落下了,一臉討好地看着莫言。

熟知小東西本性的莫言一下子就看出了其中的意思:“小樣,打攪了老子的好事。現在還想着吃,你丫真是臉皮厚,不愧是豬!”

心說着,莫言一張大手就毫不留情地拍在了小東西那光潔的腦門上:“儘想好事呢。要吃得,門都沒有!”

說完,莫言將其一把拿在了手上,上下蹂躪着,讓小豬不由地懶洋洋地假寐了起來,倒是給人感覺一種它很舒服的樣子。

看着這一幕,莫言心中更加的氣了。這時候,筱雅心裏看着小豬被少爺又揉又捏地,甚至感覺比捏麪糰的幅度都要明顯,不由對小東西充滿了同情,於是對莫言勸說道:“少爺,小傢伙看着多可愛啊,你就不要虐待它了。要是不喜歡,就把它送給筱雅吧!”

莫言聞言活動着的手頓時停滯了,他感覺到了有着四隻水汪汪的眼睛向着他注視了過來。

一對是筱雅的,一對恰是小東西的。

極爲通人性的小東西的眼神中,在莫言看來蘊藏着的意味甚至比筱雅都要豐富好多,有委屈,有可憐,有狡猾,有幸災樂禍,還有啄諧!

“算了,在女人面前和這小東西鬥,我怕是永遠也佔不了上峯!”雖然莫言對自己很自信,咱也是要實力有實力,要家世也算是有家世,要外表也算是很耐看,要氣質內涵啥的這世界上還有比咱更加具有內涵的男人麼,哥們可是歷經兩世的奇葩呢。

承認了自己的失敗,莫言不由喪氣,氣惱地瞪了小東西一眼隨即就不再言語了。這時候,看出了莫言的退讓,筱雅嬌笑着一把從莫言地手中將小東西搶了過去。

這時的天已經漸漸地沉了下去。包間內因爲始終亮着火晶燈,一副和白晝沒有差別的光線,卻讓人始終感覺着時間絲毫沒有流逝一樣。

對着時間有着特殊感應的莫言知道這一餐飯的功夫,其實早已經過去了三兩個時辰了。

“咱們回去吧!”看着忘情捉弄着小東西的筱雅,莫言緩緩地開口了。

“好啊!”雖然心中還是感覺到了一陣失落,但是鑑於莫府那嚴苛的規矩,筱雅絕不能慫恿着莫言犯錯誤,即便是莫言現在給筱雅一種很強大的感覺也是一樣。

因爲捧着小東西,筱雅並沒有像來之前那樣依靠在莫言的臂彎裏。

兩人並肩走着,倒是省去了大多食客那詫異的目光,此時有的只是羨豔。嫉妒着莫言豔福不淺的大有人在。


出了飄香酒樓的大門,這時候對面的飄香樓也是華燈初上了。曖昧的情調下,那昏黃的燈光中無數纏滿在一起的人影,無論老少,都沒有任何的顧忌,放浪形骸着。

“不許看!”一出門,大街上都充滿了對面的鶯鶯燕燕聲,好奇地看過去一眼後,筱雅隨即就埋下了頭,頭一次在莫言的面前擺起了青華苑管家婆的譜子來了。

聽了,莫言一臉燦燦地神色,他是想着去掃一眼的,不爲別的。單就是這異界和地球的那些具有深刻內涵的會館上的到底有啥區別這一點就足夠引起莫言的好奇心了。

雖說有着極爲強烈的精神潔癖的他是決計不會墮落到在這樣的流鶯叢中尋花問柳,但是被筱雅這一聲斥責,莫言很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此時,已經將戰線轉移到了飄香花苑中辦公的羅明對着身邊的一羣充滿了討好式的花魁們目不斜視,如修行了多年已經參悟了無上佛理的大師一樣,對着女色已經不感興趣了。


站在飄香院三樓的露天台上,羅明雙眸有神地看着駐足在對面門下的莫言和筱雅兩人。

察覺到了那來自對面的注意,莫言不由回頭望去。

“都說了不準看了,快回去!”這時候,筱雅似乎成了大小姐,而莫言卻貶低成了一個跟班小廝式的人物。面對着大管家婆的斥責,強如莫言也不敢有任何地違背。

匆匆地回了;羅明一眼後,莫言就順着筱雅的拉扯,向着莫府走了。

“有趣的少年!”回憶着莫言那充滿了鋒芒的眼神,饒是也很有些實力的羅明心中一凸,“跟着他們,看他們會去什麼地方!”

話音剛落,羅明的身後似乎空間帶動着一襲微風。

此刻,羅明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笑意。讓那些離着遠遠地,卻始終關注着大老闆臉色的花魁們不由一陣納悶。

隨即,羅明就轉身向着在飄香樓裏最頂層上,他的書房走去了。

就在羅明轉身的瞬間,兩道人影同樣帶着一臉的笑意從對面的飄香酒樓中走了出來,看着莫言離去的方向,不住地獰笑着。

背對着酒樓大門下的燈火,那有着兩塊巨大的石獅子坐落着的陰影中,一道陰惻惻地聲音響起:“就是他嗎?”

“就是他!”面對着眼前這看不清面目的男子手中晃出的三片金葉子,縱然是在這灰暗的陰影中都能折射出金燦燦的光芒。那個曾領着莫言換了包間的小廝滿臉的笑意。

“賞你了!”丟下了手中的金葉子,這一身黑衣的中年男子就瞬間消失在了莫言離去的方向。

唯留着,那被三片金葉子晃花了眼睛的小廝流着滿嘴的口水,充滿了期待地向着那金燦燦的葉子上咬着……

粘着金葉子的唾液,有的隨之滴落到了地面上,更多的卻隨即順着小廝的吞嚥,進入了腹中……

“額……”很快,小廝的眼瞳中再也沒有了喜色,而是充滿了驚恐,不斷地放大着,好似要凸出眼眶一樣。

“撲通!”

無力的身體倒了下去,暗合着石獅子的陰影,也五人發現。

無疑,葉子有毒!

ps:第二更,及時送上。挑戰速度極限開始鳥~ 離開了飄香樓的範圍,夜幕下卻雲天城卻並沒有爲之酣睡。

沒有着宵禁,這裏的夜市是整個幽燕之地中最爲熱鬧的城市,縱然是帝都也難以企及。

街道上,通亮的燈火讓整個雲天城成爲了一個名副其實的不夜城。

因爲街道很寬的緣故,穿梭着的人流並不算擁擠,但是明亮照人的筱雅隨行着,果真不負了她那讓所有世家子弟都爲之傾倒的絕世容顏。

“有時候,和美女在一起也是一種壓力!”看着因爲筱雅的存在,而連帶着自己的回頭率也增色不少的莫言,心中無奈地感嘆着。

縱然雲天城內燈火通明,卻始終不及白晝那般的清晰。匆匆間,行走着,一路的狼人們都恨不得將筱雅那絕美的臉龐深刻地映在自己的腦海裏,永遠都無法令自己忘卻,這樣,便宜的時候在腦海裏回放着,意淫一下過過癮也是好的。

因爲這樣的想法,促使的很多人都拼命地向着筱雅的身邊圍攏着,只爲那清晰的一瞥,敢於褻瀆施以鹹豬手的卻是一個沒有。

至少,在沒有像白天明那樣有着強大的世家實力作爲後盾的紈絝們,筱雅的聖潔是他們不忍,不敢褻瀆的存在。

因爲那樣做了,只會讓他們心中自慚形穢。

不知什麼時候,人羣中始終有着一道人影遠遠地吊在莫言和筱雅的身後。

這是一箇中年的大叔,平凡的面孔卻能讓人匆匆遺忘,好似不是真面。

此人正是應承了白天明出手的白雲亭。

身爲還虛境的超級高手,想要給普通人營造出一絲難以回憶的面容絕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更何況,白家的寒冰武魂在這一方面更是有着先天性的輔助。

一層水紋,就足以將真實的面目阻擋。

從飄香樓去城西的莫家,最快的捷徑就是穿過街道盡頭的一片平民區。

那裏,聚集了大半在雲天城內混着生活的勞力。談不起富餘,卻並不貧窮。至少餓不死,相當於是工人階級。

緊緊只是隔着一條萬米長的街道,這裏卻和那飄香樓有着天壤之別。

唯有在這裏,才能夠找到黑夜的感覺。

密佈的矮小建築羣,各家房中都散落着星星點點的昏暗之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