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說了也不能遇到好吃的,就不留種了啊!汗,真不知道,這幾隻狼知道自己只是別人留下來,“傳宗接代的食物”會作何感想。

林峯扛着狼來到山下的湖邊,一位老者正坐在岸邊釣魚。老者是林峯的爺爺。林老擡頭看了眼林峯道:“今天不錯啊,捉了個大傢伙啊。”

“還行,夠你喝兩天好酒的了。今天你怎麼樣,不會又沒釣到魚吧?”林峯反問道。

呵呵,林老幹笑兩聲:“今天狀態不太好。”


林峯小聲低估着:“你就沒在過狀態。”

“走吧,回家我還要去泡藥酒澡呢。”林峯說着朝山下走去。林老也收起魚竿跟着林峯沿着山路回家去了。

爺倆的家做落在四十里外的一個小村莊裏,四十里的山路在爺孫倆的腳下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就到了,可見二人的腳力不凡。

村子不算太大,不到一百戶人家。爺孫倆的小院在村裏的最後面,籬笆編的院牆很是整齊,院裏兩件人字房。一進院裏先看到的就是一個衛星接收器(俗稱大鍋蓋),可見村子很是偏僻,要不然在可以按裝有線電視的地方是不可能讓你用着東西的。村裏只拉了電線,記得那年電工來給接電線時,還說用不了多長時間,電話和有線電視就要接近來了,可到現在還沒人給接來,看來鎮上也不想在往這個貧窮的村子裏投資了。

爺倆的屋裏也沒什麼傢俱,農村的火炕,地上一個80年代的衣櫃,和一個書架,不過書架上的書倒是不少,五花八門的什麼都有,也沒有一絲灰塵,看來爺孫倆都是喜歡讀書的人。書架旁邊是一個八仙桌,桌上放着一臺21寸彩電,看來是這屋裏比較值錢的一件家電了。桌下是一個上了鎖的鐵箱子,那是林老的百寶箱,裏面具體裝的什麼林峯也不知道,因爲林老不讓他動這個寶貝。外屋有一口大缸,這是林峯每天用來泡澡的,裏面是林老爲他調製的強身藥酒。爺孫倆人日子雖然過的清貧,但是每天上山打個野兔、野雞,回家喝着自釀的燒酒,也是樂在其中。

回到家的林老一邊扒着狼皮一邊說道:“林峯啊,你今年你也有18歲了,是該出去見見世面了。”

林峯答道:“我還以爲你忘了18歲就放我去外面的事了呢。”

雖然林峯以前也和林老去過鎮子上游玩歷練,可是這次林老卻是讓林峯自己出去闖蕩。

林老也不看林峯一眼又說道:“你現在的身子骨我到是不但心了,泡了這些年的藥酒,不說銅皮鐵骨也差不多了,只是這“七轉真元決”你要多加用心修煉。還有你這次下山還要找一個叫李鐵的人。”

“李鐵;男40出頭、175左右的身高、左眼角有的兩釐米的刀疤。我以上說的只是參考資料,不過有一點他是不會變的,那就是他身上會有一條子彈頭的項鍊。至於他現在做什麼,是否還活着我也不知道了。如果他要是活着,並且還讓你找到了,他會告訴你有關你身世的事兒。記住找李鐵的事,不要急於一時,一定是你在外面混出個模樣時在去找他,還有別出去後給老頭子我丟人。”林老嚴肅的說道。

聽到此處林峯一翻眼皮道:“好了,我知道了,不過你不是說我是你撿來的嗎?你都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那個什麼李鐵怎麼知道的?”

林老不悅的道:“小子,哪來的那些廢話,你去不去?不去就在山上陪我練功,給我打獵。”

“停停……我去,你還想每天欺負我?還要我給你做獵人?我還是去玩一陣子吧。”林峯急忙說道。

第二天清晨,林峯起來後問林老:“我要去哪裏找你說的哪個人啊?有沒有地址啊?”

“他好像是住在燕京吧。”林老回答道。

“老頭,什麼叫好像啊?在說了燕京可是華夏的心臟城市,那麼大我怎麼找啊?”林峯反問道。

“你不是很有本事嗎? 莫生心易 ,你找到他就都知道了。”林老說着拿出了一條銀色的項鍊,上面掛着一顆變了形的子彈頭遞給了林峯。

“你帶上它,到了燕京找到李鐵讓他看看這條項鍊,他就什麼都告訴你了,記住這項鍊你要收好,不要給任何人看,只有找到李鐵時在拿出來。還有記住出門在外不要把金錢看的太重,要多交一些有用的朋友。好了快走吧,不然我反悔了。”林老故作不情願的樣子說道。

林峯以前從未看過這條項鍊,想必這項鍊就是出自林老的百寶箱。“哼,這麼着急攆我走,一點也不想我的樣子。”林峯很不滿的說道。

林老用不耐煩的眼神看了林峯一眼,還沒等說話,林峯馬上道:“我這就走,馬上走。”說完林峯搶過林老手裏的項鍊,揹着一個林老給他提前裝好的軍用揹包,就沖沖的離開了這個生活了十多年的小山村。

林老看着林峯離開的背影,嘴裏自言自語道:“浩天啊!你的兒子18歲了!他很優秀!你要是在天有靈就保佑他把你和月香的大仇報了吧!”說着林老的眼睛有些潮溼,像是正在回憶當年往事……

林峯來到了火車站,翻開包裹拿出老頭給他放的一千快錢,呃!就這麼點兒真摳門,還說出門在外不要把金錢看的太重,他自己就夠扣的了。居然還告訴我。當然林峯也只是嘴上發一下牢騷,至於心裏肯定是會記好林老交代的每一句話的。林峯買了到燕京的火車票和吃的喝的,就去了這個他早就嚮往的大城市。

在車上林峯在想那個李鐵真的知道我的身事?我的父母又是誰那?他們是否還活着?唉,算了不想了,反正找到李鐵就什麼都知道了。林峯調整好心態,心想這老頭子在考驗我啊,在燕京這剩下的800多元錢能活幾天,雖然沒去過,但是在家裏那個唯一的家電上,也是知道這個國際化的大都市並不是那麼好混的。 林峯是晚上做的火車,做了幾個鐘頭的車有點困,就閉上眼睛睡了一小會兒,忽然間不知道誰的手機響了,鈴聲是一首DJ舞曲聲音很大。

林峯睜開雙眼一看,對面坐着一個民工模樣的小個子男人,他拿出手機接了電話,嘴裏說着3萬啊,這麼急,好的我想想辦法吧。掛了電話就很着急的朝他傍邊的一個女人說道:“大姐幫個忙吧,我老婆剛打電話告訴我她住院了,急需用錢,我在城裏打工,回來時把華夏幣換成歐元了,等着升值呢,可現在我馬上就的到醫院交錢,醫院不可能要歐元,你能不能幫個忙換點啊?”

他旁邊的女人30多歲的樣子,穿的很流行,長的也可以,看上去像個有錢人。那女人說不換:“我怎麼知道你那是不是真的歐元。”

這時小個子拿出他的歐元道:“絕對是真的,我換的時候是1比8,現在我急用所以1比4就換了,唉,沒辦法人命觀天,不交錢我老婆就要沒命了,大姐你幫幫我吧。”那個女人聽了小個子的話有點動心了,但還是搖了搖頭。

這時林峯旁邊一個戴眼鏡的男人,20多歲穿的西服革履的,看上去像個知識份子。他把頭湊了過去道:“叫我看看你的錢行嗎?”

“好”小個子說着把他手裏的錢遞了過來一張,那個眼鏡男接過錢驚訝道:“真的是歐元啊!我是銀行上班的!”說着還拿出了工作證讓大家看。接着說道:“你要換多少我這有一萬都換了。”

眼鏡男拿出一困錢遞給了小個子道:“你查查錢哥們。”

小個子接過錢邊查邊道:“真的謝謝你。”

小個子剛和眼鏡男把錢換好。這時他傍邊的那個穿的很時尚女人看到真的有人換,還說是真錢,也急着說道:“我也換一萬的。”他和小個子換好錢後還說道:“今天真是個黃道吉日,出門就撿了個大便宜,可惜我就帶一萬塊錢要麼就換多點了。”

小個子說道:“謝謝兩位了,這樣就差一萬了,你們能幫人幫到底嗎?”

眼鏡男道:“我真的沒錢了。”

隨後眼鏡男着看了林峯一眼道:“小夥子你幫幫他吧。”


隨後還朝林峯小聲道:“拿一萬回頭到銀行就變兩萬,真的很賺啊!並切還是做好事啊!”

“是啊小兄弟你就幫幫他吧。”那個時尚女人也跟着說道。

林峯心裏想終於到主題了嗎?還真拿小哥當白癡了,看來不讓你們見識見識小哥手上的功夫,我還真對不起被你們騙過的人民、對不起黨、更對不起老頭子教我這一身本事。

這時小個子也說道:“幫幫我吧小兄弟,人命關天啊!”

“我就800塊錢你要換就換,多了真沒有。”林峯說道。

小個子道:“不會吧小兄弟,800真的不夠啊!”

“不換算了。”說着林峯把錢往兜裏揣。

小個子一看林峯的模樣,心想這小子也不像有太多錢的主,800就800吧,急着道:“等等,800也行啊。”說着和林峯把錢換了。

這時火車到了一個小站點,報站人員提醒車上到站的旅客請下車,那三個人急匆匆的就要下火車,就在小個子站起來要走的時候,林峯也站起來說要上個廁所,一個不小心拌在了腳下的包裹上,身體向下一倒,正好和那個剛走出座位的小個子撞在了一起。林峯馬上就蹲在了地上,說自己肚子疼。

小個子看了眼林峯,心想我也沒碰到你肚子啊。小個子隨口問道:“沒事吧小兄弟?”

“沒事,可能我剛剛吃的東西不乾淨。”林峯迴答道。

小個子道:“那再見了小兄弟我到站了就先走了。”說着就急忙下車了,後邊的眼睛男和時尚女人也說自己到站了,也緊跟着下了火車。

其實像這種騙術還是很簡單就能被人識破的,可是騙子爲什麼還樂此不疲呢?因爲華夏這麼多的人總會有幾個貪心的會上當。還有就是很多人都看到騙子在光明正大的行騙,甚至看到有人掉到了騙子設計好的圈套裏,他們也視而不見,不去制止和揭發,要是真有個人過去說這是假的是騙人的,騙子就會大怒,視他爲眼中釘肉中刺,而那些假裝沒看見的人也會對他鄙視和嘲笑,因爲大家都知道的事兒,可就他說出來了。當然這次騙子卻註定會吃個大虧,因爲他們遇上了林峯。

林峯心裏想到;一點都不專業,三個人一起走你這不是侮辱小哥的智商嗎?唉!算了看在錢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們的職業道德了,忽然林峯又想起林老告訴他的不要太看重金錢,要多交一些有用的朋友,可貌似那三個騙子應該不會屬於自己朋友的那部分吧?想到這兒林峯站起來回到座位上,手裏卻多了兩捆鈔票。

林峯把錢放在口袋裏,臉上露出了戲謔的笑容。就在這時林峯身邊有兩個男人走了過來,坐在了剛剛那幾個不怎麼專業的演員,離開的座位上。對面的男人40出頭,長的白白淨淨的,像個書生給人一種人畜無害的感覺,但是他身上所發出的氣息,林峯能感覺得到,此人絕不是表面上所看到的這麼簡單。他旁邊的是個20掛零的小青年,給人一種高高在上,不可一事的感覺。

前者開口道:“小兄弟出手夠狠的,人家騙你800塊,你拿人家2萬,不過出手倒是乾淨利索。”

“是他們不長眼睛,自己找上我的,這也不能怪我啊。”林峯很無辜的說道。


林峯並沒有隱瞞,因爲整個過程這兩個人都看到了,林峯知道,他瞞不過這個人犀利的眼神,索xing也不藏着掖着的。不過此二人卻不是前面所說的看見有人被騙卻假裝看不見的那種。他們早就看出林峯眼神裏滿是戲謔之色,而並沒有那種貪婪之意,所以二人只是在一邊看着而沒有出來制止。

“不知道小兄弟貴姓?”那人繼續問道。

林峯道:“不好意思這位大叔我不認識你。”

“呵呵,小兄弟請你不要多心。我只是仰慕小兄弟的身手段和心智,想交個朋友我叫蔣雨。”說着指了指旁邊的小青年“這是我的表侄鍾立志。”蔣雨面帶笑容的說道。

林峯這次只盯着自稱蔣雨和鍾立志的眼神,前者到不像有什麼惡意,只是那個叫鍾立志的眼裏全是傲慢與鄙夷。林峯知道這種人眼高於頂,成不了什麼大事想到此處,林峯和蔣雨握了握手,開口道:“我叫林峯”

“哦,你姓林?小兄弟看着年紀不大啊?”蔣雨遲疑了一下問道。

林峯道:“今年剛好18歲”

呵呵,蔣雨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這時鐘立志上前和林峯握手,林峯剛把手和他握在一起。鍾立志道:“不知道林峯兄弟在哪高就啊?”

林峯道:“我散人一個沒有工作。”

鍾立志沒有把手鬆開,一邊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一邊說道:“我認識幾個三隻手的大幫派,不知林峯兄弟可有興趣啊?”

林峯一聽,哦,這哥們原來是在鄙視我啊!拿我當專業小偷了。想到這林峯也把手上的力道加大了幾分。

林峯隨口道:“不用了,我還有別的本事能夠找到個養活自己的工作。”

蔣雨一看兩人叫上勁了,連忙遞過一張名片道:“林峯小兄弟,這是我的名片你先收下,不知道小兄弟去什麼地方啊?”

“燕京,最後的終點站了,不去那,還能去哪?”林峯沒好氣的回答道。

“呵呵,我們也去燕京。”蔣雨說道。

林峯鬆開收手,接過名片笑了笑沒有說話。 鍾立志有些不滿的看了眼林峯,索性拿出手機,戴上耳機聽起了音樂。只是沒人注意到他的手,帶耳機時有着細微的顫抖。

蔣雨有些尷尬的看了看林峯笑着道:“立志他脾氣不怎麼好,別和他一般見識。”

林峯搖搖頭道:“沒事,都是年輕人可以瞭解。”心裏卻想着,就這點手勁還拽什麼拽啊,要不是老頭子教我出門在外要低調,小哥我就掐斷你的手。

隨後林峯和蔣雨閒聊了幾句,忽然感覺自己頭有點暈,就在瞬間林峯啓動了“七轉真元決”隨着真元之力在全身遊走了一遍,這才把頭暈的感覺甩掉。

隨着報站人員的播報火車終於到了終點站,林峯站起來和蔣雨道:“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不等蔣雨說話就下了火車朝出站口走了過去。

鍾立志看着林峯的背影,揉了揉變形的手,和蔣雨說道:“那小子不過是個小偷罷了,就算收了他也沒什麼用。”

蔣雨搖搖頭道:“此人不簡單是個練家子,剛剛就連我的催眠術都被他識破了,並且我在他身上看見了那個人的身影,不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關係。”

鍾立志心中很是驚訝,他沒想到這小子連老師的催眠術都能識破,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他了,可嘴上還是故作不驚的道:“老師肯定是沒出全力,還有那個人您不說早死了嗎?”

蔣雨知道自己徒弟的心思,不願承認他不如林峯,所以也不提催眠術的事了,隨口道:“可是他還有一個兒子,今年也該有這麼大了。

“呵呵龍生龍鳳生鳳,英雄一樣的人物,怎麼會有個小偷兒子呢?好了老師我們也走吧,這小子不是什麼好鳥。”鍾立志很不滿的說道。

蔣雨看了眼鍾立志道:“不管他是與不是,今天的事兒對任何人也不要提起。”

隨後蔣雨輕嘆一聲:“哎!這次又是空手而歸沒能找到一個可造之材。”而後二人也走向了出站口。

林峯出了站臺,看了眼蔣雨給的名片,上面就一個手機號別的什麼都沒有。林峯把將雨給他的名片和2張所謂的歐元,其實是非州某個小國家的比索,兩張百元大鈔也不值五元華夏幣,林峯隨手都扔進了垃圾桶。

“燕京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想起車上的騙子,還有最後自己的頭暈,我還是靠我自己吧。”林峯自言自語的說道。

林峯走出火車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看着四周的高層建築物,人羣裏既然還有黑皮膚和黃頭髮藍眼睛的老外,林峯心裏很是興奮,只是突然想到自己出來玩,卻把老頭子扔在那個偏僻的村莊,整天面對着大山,也怪沒意思的,我點儘快在這混出個樣來,把他也接來享享福! 林峯在站前的一家旅店裏住下了,雖然他一宿沒睡覺了,可還是坐在牀上修煉起了“七轉真元決”林峯雙眼緊閉,調動全身的真元之力,按照每條經脈路線遊走一圈,最後回到丹田處的真元丹內,一個周天結束後林峯並沒有睜開雙眼而是繼續在修煉的狀態中明悟,因爲現在正是林峯突破四轉的瓶頸之時。


七轉真元決的一轉“成丹”所謂成丹就是在丹田處練出一個真元丹。

二轉“存力”就是激活經脈中的真元之力存於真元丹中。

三轉“借力”就是用儲存的真元之力轉到指尖推動外物射出。(就是林峯在山上打狼腿時用的招數)

四轉“護身”可將真元之力調動在全身皮膚表面形成保護(短時間刀槍不入)

五轉“破體”可以不借助外物直接由真元之力攻擊目標,殺傷力更大於三轉的借力。

六轉“感知”所謂感知就是真元力大量破體而出感應外面的一切事物,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任何物體的一舉一動。

七轉“弒神”就是大量的真元力集中外放,形成強猛的攻擊力連神仙都難以逃過。


當林峯睜開雙眼時,已經是次日清晨。林峯收功下牀,經過一宿的修煉他感覺丹田的真元力貌似沒有精進多少。林峯自言自語道:“看來想突破瓶頸到達四轉還真是不容易啊!”

七轉真元決並不是什麼武功招式,它只是一種內功心法,此門心法是林家在祖輩上傳下來的,它的每一轉都是很難修煉的,林峯在兩歲跟着林老,五歲修行七轉真元決,林峯今年十八歲,整整修煉十三年現在也沒能突破四轉。就連林家多少輩子的傳人,包括練了大半輩子的林老最多也只停留在五轉而已,那是不是六轉、七轉,就沒人練成呢,這是需要機緣的,至於林峯能不能練成那是後話。

(在這裏說明一下,本書不是武俠、玄幻、修真什麼的,是純都市文,七轉真元決也只是個過度,也會在全書中起到錦上添花更加精彩的作用)

林峯洗漱之後在旅店的前廳飯店裏吃了個早餐後就出去了,林峯做在出租車裏準備熟悉熟悉燕京的地形,燕京的出租車師傅可真是對的起‘侃爺’的名頭,愣是給林峯忽悠到西北五環的唐家山附近下車了,理由是這兒適合外來人口居住,雖然車費就到兩百了,可林峯不差錢,包裏兩萬塊揣着那可謂是木有壓力啊!

雖然是燕京的邊遠地區了,但還是很繁華的,筆直的馬路上,各種車輛來回穿插,高層建築物隨處可見。林峯心想,就是這5環也比我們鎮上繁華多了。就在這時,前面一羣人正在圍着兩輛車指手畫腳,林峯來到近前一看是兩輛轎車停在路邊。前面的是一輛奧迪Q7,後面是一輛紅色的沃爾沃,雖然林峯對車不怎麼感冒,但是4個圈的車還是認識的。

小夫妻 。砰的一聲,Q7的車門打開了下來四個人,打頭的是一個20多歲的小青年,身材偏瘦,短頭髮,戴副墨鏡,一身阿瑪尼時裝,看上去像個闊少。

闊少搖搖晃晃的走到沃爾沃的車門邊道 :“TMD會不會開車啊?老子剛提的車就被你個撞了,趕緊給老子滾下來,今天你不陪老子個20萬30萬的,就別想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