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這一個水潭邊上,有著許多一米高低的灌木叢稀稀鬆松的聳立在了這水潭邊上,使得外界的那些站在黑木崖之上的武者,由於角度的關係,則是並不能夠看清楚水潭之中的情況。

好巧不巧的是,在這個時候,忽然是從那水潭一邊的密林之中,走出了一道俏影來。這一道倩影身穿一身紅衣,身段修長,肌膚如雪,一張美麗的瓜子臉頰看上去極其的嫵媚。不過在其神色之間,卻是有些冰冷,似乎對於任何東西,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一樣。

而這個俏影的主人,正是葉熏!

葉家的天才葉熏,終於是在這裡見到了!

葉熏此刻走到了那水潭邊上,緊接著忽然是用手朝著那水潭之中潑了兩下,在其俏臉之上,忽然是綻放出了一朵笑容來,剎那之間的芳華,可以讓花容失色。

而過了一會兒,她又是忽然的站了起來,緊接著從納寶囊之中不知道掏出了一個如同是玉石之類的佩件,便是在這水潭邊上轉了一圈,緊接著則是莫名其妙的有些歡喜了起來。

由於有著那鬱鬱蔥蔥的灌木叢的阻擋,所以在那黑木崖之外的那些武者並沒有看清楚這葉熏手中拿出來的東西是什麼,只不過從其側臉之上,可以看到其臉上的那一抹歡喜的笑容來。

就在眾人紛紛疑惑之際,這個時候,在那黑木崖之外的那些武者震驚是見到,此刻他們心目中的女神葉熏小姐,忽然用雙手將腰間的腰帶給解散了來!

這是要幹什麼?!!

所有的人牲口都是在這一刻睜大了眼睛,甚至是在這一刻,齊齊的響起了一陣「咕嚕」的聲音來。

事實上,不用想,都是知道這葉熏想要幹什麼了,脫衣服,誰不知道?

「莫家主,趕快將此畫面移開,否則的話,老夫今天一定要將你們莫家的這玄光鏡砸爛!」

葉刑在這個時候跳了起來,神色巨變的朝著那莫卿說道。若是自己的女兒在驍龍城所有人的面前脫光了,她以後恐怕是再也別想著嫁出去了。

這妮子!

葉刑在心中也不由得責怪了下,此刻他則是知道那葉熏手中拿出來的東西是什麼了。應該是某種可以測探周圍是否擺著有玄光鏡的一種東西,但是很顯然,可能是由於質量太差的原因,所以沒有檢測到莫家所擺放出來的玄光鏡,也就導致她還以為在這附近根本就沒有玄光鏡存在了。

就算是附近沒有玄光鏡,你一個女生在野外輕解羅衫是鬧哪樣?

「哈哈,葉家主莫要動怒。」莫卿在這個時候哈哈大笑了起來,他的兒子出了那麼大的丑,現在終於是輪到了這葉刑啦!撕毀了聯盟關係不說,竟然還走到了自己的對立面,在之前還逼迫自己,現在,想要讓自己轉移畫面?沒門!

「玄光鏡的存在,所有進入黑木崖弟子都是知曉,他們在之前可是沒有絲毫異議的,所以,也就是說所有人都是默認了他們在黑木崖之中的所有情況都可以被我們見到。哈哈,葉熏侄女都不在乎,你葉刑在乎什麼?」

莫卿在此刻得意至極,心中煩悶好像都是一掃而空一樣,轉頭看了一眼那葉刑。

只見得這個時候的葉刑渾身都發出牙齒咬得格格響一般的聲音,一股股驚人的寒氣,如同一圈圈的波紋一樣,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

「葉家主,之前我兒元慶那些畫面出現之時,老夫也是未曾移動分毫的。」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這莫卿又是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而也是他的這一句話,直接是將那葉刑給點爆了起來。

莫元慶不過是男兒之身而已,被人看光了也就看光了。而葉熏,可是女兒之身,若是被這驍龍城所有人給看光了,以後又是怎麼在這驍龍城之中生活下去。

「給老夫移開!」

葉刑驀然的發出了一聲大吼,雙眼瞪大得就像是銅鈴,整個人就像是一頭髮了狂的雄獅。此刻在他的身體周圍,九個斗大的星海驀然之間浮現而出,一股恐怖的氣息,瞬息之間升騰而起!

「怎麼,葉家主還想與老夫鬥上一斗不成?」莫卿在此刻毫不在乎的譏諷一笑,同樣是九個斗大的星海,從其身上浮現而出。

兩股氣息在這一刻轟然之間對碰在了一起。

轟!

元力威壓,在這一刻轟然相撞,沉悶聲響徹天地。在葉刑和莫卿的眼中,同時閃爍起了一抹寒光。

而就在這兩人即將動手之時,在那下方的人群之中,又是響起了一道聲音來。

「我靠,能不能換個角度啊。」

這一句話響起之後,正在對碰之中的葉刑和莫卿同樣的一愣,隨即兩人都是朝著那玄光鏡之中的畫面看了過去。

只見得這個時候的葉熏已經是脫下了外衫,貼身內衣在這個時候緊緊的貼著她的皮膚。只不過由於角度的關係,外界的那眾多武者,只能夠是看到那葉熏一個背影而已。

而見到這一幕,葉刑明顯是鬆了一口氣,不過隨即他又是暴怒了起來,這個時候,忽然是有著一個莫家的長老,真的是應了那吼出那句話的那個傢伙的要求,竟然是開始調轉了畫面起來。

「爾敢?!」葉刑猛的一躍,手掌朝著那名長老重重的轟擊了出去。不過隨後卻是被那莫卿給攔下了。

而下方眾多武者見到那莫家真的是響應了自己等人的要求,開始調轉起了畫面,竟然是發出了一片歡騰之聲來。

不過隨後,他們的歡騰之聲便是戛然而止。因為不論是這畫面如何調轉,都是無法見到那葉熏的全身,更遑論說是正面了。

轉動了幾個畫面,都只是最開始的那個畫面看到的內容更多。

「媽的,換個俯視的角度啊。」有人忍不住吐槽了。

調轉畫面的那名長老頓時無語,要是能夠調轉出那個畫面,老夫還用得了你說?

而也就是在眾人焦急無比的時候,那葉熏的雙手又是渾然不知自己正在被直播的朝著自己的胸前移動了去,看樣子是準備將衣衫解開了吧。

媽的,看個背影就看個背影吧。

葉熏的內衫在此刻忽然之間松垮了開來,看樣子胸前已經是被她給解開了。她的右手忽然是搭在了左邊的香肩上,然後將自己的衣角緩緩的朝著下方滑落而去。

又是一陣吞咽口水的聲音。

不過就在眾人期盼無比的時候,在那葉熏的對面,忽然是出現了一個人!對,又他么是凌辰!

此刻穿著一身尹家長老服飾的凌辰在走出了密林之中,正好是看到了一個水潭,剛想要走過去的時候忽然是睜大了眼睛。

在他的對面,好像有著一個女子在脫衣服?

我是替身,你非良人 嗯,這妞好像有些熟悉啊。凌辰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再次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叫了一聲:「我靠,真的是你啊。」

正在脫衣服的葉熏聽見這一道突然而來的大叫之聲,頓時驚叫了一聲,當即是手忙腳亂的將自己的胸前的衣扣扣好。

然而令她無比羞憤的是,這個時候凌辰忽然是眼睛一亮的說了一句:「你胸有點大哦。」

葉熏頓時羞憤得想要去死,死死的颳了一眼那凌辰,又是一個側身,背對著那凌辰了。

「你屁股也有點翹啊。」

然而讓葉熏差點吐血的是,這凌辰在見到了她的背影之後,又是這樣說了一句話。

而在那黑木崖之外的武者,此刻都是捶胸頓足起來。

這天殺的凌辰,你他喵的偷偷看就偷偷看吧,喊出聲來幹什麼。這可是他們的夢中情人啊,原本就要被他們看光了,但是這凌辰卻是突然跳出來攪局了!

雖然他們也是不可能全都看光,但是平日里可是和葉熏話都說不上一句的啊,現在有機會能夠看到點點他們想要看的東西,自然是無比的興奮了。可是……

現在尼瑪是期待了半天,什麼都沒有見到啊。

「天殺的,小爺要和你拼了!」

在那黑木崖之上,終於是有人承受不住了,此刻大聲的嘶吼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那莫卿臉上的神色則是有些不好看了。原本他想借著這一件事讓這葉刑出醜,但是現在,卻是被這凌辰這個傢伙給攪亂了。

「該死的小畜生!」

相比於那一臉鬱悶的莫卿,葉刑則是鬆了一口氣,不過隨即嘴角又是有些抽搐了起來。

這傢伙,剛才應該是把自己的大女兒給看光了吧? 「變態,你去死!」

這個時候,葉熏終於是整理好了自己的著裝,身子一躍之下,直接是跨過了那個不大的水潭,然後站在了凌辰的面前,緊接著手臂一抖之下,剎那之間一道白色的絲帶飛出,帶著凌厲的氣勢,劈天斬浪般的朝著那凌辰轟擊了過去。

凌辰頓時翻了翻白眼,身子不斷的朝著後面退卻而去,「美女,你才是變態好伐,不是變態哪個會在這荒郊野外的脫著衣服玩?」

葉熏快哭了。自己明明只是看著這個水潭的水清澈無比,想要下去泡個澡,但是在凌辰這裡,就變成變態了?

「你偷看我洗澡還不是變態?」葉熏銀牙咬得咯咯作響,不斷的朝著那凌辰逼了過去。

「我要是想偷看你還會叫得那麼大聲?」凌辰更加無語了,這丫的有毛病啊。

葉熏神色一滯,的確是如同這凌辰所說,若是他想要偷看的話,直接是躲在一邊偷偷的看就好了,到時候自己毫無防備之下,說不定全身都有可能被這傢伙給看光了。

「反正你偷看本小姐就是不對,你一個區區奴役,竟然敢偷看我洗澡?只有將你的雙目挖出,方才能夠消除我心中之恨!」

在這葉熏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出了一把長劍,此刻握入手中,頓時散發出了一股凌厲的氣勢,揮劍之間,奔涌而出的星辰元力如同驚濤拍岸。

凌辰應付著著葉熏的攻擊,心頭頓時有些惱了起來。這女人,真的是有毛病!

「呵呵,你還以為你真的那麼高貴啊,就你那破身子,看了小爺還怕玷污了我的雙眼呢!」

凌辰在此刻也是毫不客氣的譏諷說道,手上的攻擊之勢也是變得更加的凌厲了起來,雖然還沒有發動全力,但是已經是讓那對面的葉熏有些招架不住了。

「不過也就是區區星紋境七重天而已,還真的以為自己是個天才了,說實話,你這種女人,我真的是沒有絲毫興趣!」

凌辰在冷諷了一句,在這個時候,豁然之間在其身體周圍則是浮現出了七個斗大的星海來。

星紋境七重天!

在他對面的葉熏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美眸,怎麼可能,這傢伙晉級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這才多久,就已經追上了自己?

「你說我不過是一個個區區的奴役,可惜的是,你現在就連一個奴役也是不配!」說話間,在林明的拳頭之上,一個光團驟然綻放了起來。

「星韻拳!」

1號傲妻:宮少,別硬來 一聲大喝之後,凌辰的拳頭猛地和那葉熏刺過來的長劍碰撞在了一起。

一道轟鳴聲驟然響起。

那葉熏的身體,此刻忍受不住的朝著後方退後了數步的距離方才停下,喉嚨之中一甜,也是在此刻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神色之間驚恐的看著那凌辰。

而凌辰此刻,卻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不過如此耳!」

不屑的說了一句之後,凌辰則是淡淡的朝著那葉熏走了過去。

「你想要幹什麼?!」

看著凌辰朝著自己一步一步緊逼過來,葉熏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慌張的神色。

「你說幹什麼,收刮戰利品啊。」

無語的瞥了一眼這葉熏之後,這女人還真的以為自己會她有興趣啊。從她的腰間拿下那納寶囊之後,凌辰則是頭也不回的朝著密林之中走去。

而看著凌辰漸漸的消失在了自己的視野之中,葉熏的身子在這一刻終於是忍受不住的頹然的坐了下去,只是雙眼無神的看著前方了。

自己竟然是敗給了那個廢物,那個雜役,那個變態!

如果他一開始就用全力的話,自己根本就沒有多少反抗的機會吧。

想到這個有些殘酷般的事實,葉熏的那嬌艷欲滴的紅唇在此刻忍不住死死的咬在了一起。俏臉之上的神色連連變幻,身子在這一刻僵硬的就像是被閃電劈中了一般,麻木的幾乎是沒有了任何感覺。

這種感覺的出現,使得這葉熏的腦海之中,驟然之間像是成為了一團漿糊一樣,怎麼都理不清了。

那個被自己一直都瞧不起的奴役,真的是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在這葉熏的心頭,一下子升起了無盡的苦澀。

而在那黑木崖之外,所有見到這一幕的人都是有些沉寂下來。

葉熏的落敗,自然是想象之中的事情。畢竟……在他們看來,凌辰可是有著成為這驍龍城第一人的資格。

因為,他可是將那嗜血狀態下的莫元慶給擊敗了啊。

只不過,他們也是想到了更多的東西。

在這之前,這葉熏和這凌辰還是有著婚約的存在,只不過因為這葉熏自己的驕狂,所以才使得兩人反目成仇。

現在見到當初自己看不起的廢柴,一下子成為了比自己還要強大的強者,心中的那種苦澀滋味,恐怕是沒有人能夠理解得了吧。

「哎……」

葉刑在此刻也是重重的一嘆,自己當初也是看走眼了啊。

在過了半柱香的時間之後,見到那葉熏仍舊是一副獃滯的樣子頹然坐在地上,兩名莫家長老則是對視了一眼,緊接著便是再次施法,將其他地方的畫面調轉了出來。

事實上,所有的人都是明白,這一次獵鷹大會基本上是沒有什麼看頭了。不過,由於這獵鷹大會需要進行三天的時間,而且在三天之後還要分出排名的,所以在這個時候,並沒有人說出可以讓這獵鷹大會結束的話來。

不過讓尹雲天有些詫異的是,雖然見到這凌辰大發神威將莫元慶和葉熏擊敗了,但是在那一邊的韓家家主韓池的臉上,雖然也是有些驚訝,但是在他的臉上,似乎都還是有些自信的樣子。

這傢伙,莫非還有著什麼憑仗?

「韓家主,我看你似乎是對你們韓家的弟子有些自信滿滿啊,莫非是你們韓家,有著什麼底氣不成?」

就在這尹雲天的話語說出口之後,另外三個家族的家主都是將目光朝著那韓池看了過去。

明顯的,今天的獵鷹大會,恐怕就是這尹家拿第一了。畢竟凌辰那傢伙可是收刮到了不少的好東西。

但是現在從這韓池的臉上來看,似乎是並沒有認輸的樣子,想到這平日里最為低調的韓池,眾人的心中不由得紛紛疑惑起來。這韓家,莫非還真的是有著什麼憑仗不成?

「哈哈,各位家主到時候拭目以待便是。」

面對眾人的疑惑,這韓池則是打了一個哈哈說道。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從那玄光鏡之上,忽然又是閃現出了一個畫面。

片刻后,從這一個畫面之中則是走出了一道身穿藍綠色的衣服的一個娃娃臉的青年。而在這名青年的胸口之間,則是綉著一個「韓」字,顯然就是韓家的弟子了。

這名青年看起來十分的鎮定從容,在這密林之中行走間,並非像是其他人一般小心翼翼,身子則是不斷的朝著前方急掠而去。

沒過多久,在這名青年的前方,赫然是出現了一面巨石。

這一塊巨石有著十多丈之高,寬約七八丈,此刻在見到這一塊巨石之後,這名韓家弟子頓時雙眼微亮,然後重重的拍了兩下手。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從這一塊巨石之後,又是走出了三個身穿韓家服飾的弟子來了。

這剛剛走出來的三名韓家弟子,兩名星紋境五重天的巔峰水準,剩下的一名則是星紋境六重天。

星紋境六重天的那名韓家弟子,身穿紫色長袍,面相看上去有些憨厚,不過其雙眼之間,卻是隱隱的會露出一種陰鷙之色,這兩種矛盾的結合,使得他的這一張臉,看上去有著一種怪異的感覺。

而另外的兩名星紋境五重天巔峰的韓家弟子,一個看上去身寬體胖,臉上肥肉堆砌起來,幾乎是將眼睛眯成了一條縫。而另外一名則是顯得瘦小精幹,不過在其臉上則是滿臉的麻子,看上去竟是有些兇狠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