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這種作弊的情況下,界戰的時間,大幅度縮水,她就複雜點殺,更是開始教給大叔,怎麼用命運之書,瑤池和伏羲都有些傻眼啦,這邊什麼情況?

夭夭樂呵呵的說:“沒事,現在書裏原本的命運被我吃掉了,現在完全用大叔的神力,操作就可以啦。如果大叔感覺不對的話,我的神像會試警的哦,到時候,額,那個倒黴孩子會喂神像的哦,這個玩意兒,是可以雙向交流的。”

一羣人點點點,就見夭夭,在書的前後都蓋樓一個雕像底座的印子,只後,整個書,都冒出信仰之力,隨後那些信仰之力直接射入到將臣脖子上的印記中。

接下來,某貓開心的卡巴就是一口,在書上咬出一對牙印。一羣殭屍點點點,這麼對法器,也是沒誰啦。夭夭指着壓印說:“大叔,看這個印子恢復啦,就那神像開心拍一拍。”

這段時間,她用將臣身邊的物件,重新做了個神像,別且兩個大大的殭屍牙,足夠後續加工的。 豪門協議:Boss的緋聞小妻 ,是她自己換掉的小貓牙,吞噬命運的能力,在貓鈴的加持下,也是沒問題的。 安排好這本書,莫夭夭就開始叫將臣大叔,沒事跟她一起寫名字玩,他們到最後,真的是寫着玩,完全是想起什麼名字,確認一下,就寫上去而已,關鍵是,看誰寫的死法好玩吧啦。

面對這麼不着調的一對,對面的入侵的外界高手錶示,很鬱悶。現在這種情況,爲什麼感覺他們就是來送菜的,做事束手束腳不說,現在各種奇葩的死法,是個什麼鬼?

現在他們已經敷衍到,被狗咬死。那啥,要是被哮天犬咬死也就算啦,問題他們,那個貨天神耶,被一隻路過的土狗,毫無修爲的小奶狗,沒長大的小奶牙,給,給,給咬死啦!

說是死於意外,都比這個值得炫耀啊!淚流滿面。負責牽制他的哮天犬,也是一副下巴掉地的表情,毫不客氣的把小奶狗撿回去,他們拖着目標,回去領賞。

最坑的是,某個小奶狗表示,人家好無辜,是他嚇唬小朋友。額,一羣仙人表示,算啦,算啦,不正常纔是正常狀態。

大叔也不是白給的,開心的些上兩個字,淹死。問題是吧,目標任務跟火德星君打,被淹死的機率,真心不大啊!他們打起來算是平手,就在休戰的時候,目標只是喝水而已,然後,貌似姿勢不對,居然被水給淹到死。

一羣人意識到,這兩個傢伙,真就是他們敢寫,自己這邊的人就真的能死啊!點點點,一羣人被折磨幾年後,果斷不跟這羣作弊的人玩啦,於是,果斷散夥,不玩啦!

看着就這麼無疾而終的界位戰,一羣仙人的表情也很誇張啊!感覺被那隻貓玩的,簡直變成開玩笑啦好不好?不過,大家還是比較喜聞樂見的。開玩笑就開玩笑吧,安全才是第一位。

既然是戰爭停止來,一羣仙人留下鎮守的,剩下的也就該回家回家,夭夭這才後知後覺的問:“大叔,不對啊,你們不是在永恆國度嗎?怎麼混到戰場上啦?”

將臣解釋:“永恆國度算是僵族回到祖地的通道而已,不能進入的,根本沒資格出現在祖地,託你的福,我和女媧還有他們,都進入到永恆國度。”

夭夭抓抓臉,一臉你在說啥的表情,況天佑補一句:“現在算是終點,有界位戰,需要徵兵我們纔有架打,生活安逸。”

某貓直接用六個字代替:吃飽睡,睡飽吃。

接下來一段時間,夭夭又搜來一套天地人三書,果斷變成命運之書,上來就是卡巴一口,吃的很開心的樣子。只是這本沒有扣印就是,並且直接把這個本新書,往自己懷裏一揣,表示打包帶走。

只是,沒人說什麼,再弄一個法寶,正常,正常,很正常。只是夭夭有點鬱悶,她這次有要混多久,才能再次回去玩啊?貌似,那邊也有不少架要打的樣子。

記得那邊的架還沒打完呢,對啊,可以盤盤關係的說。跑去找這邊的聖人聊聊天,然後,咳咳,聽他們說,差不多之前在的位面,和這個位面似乎是平行的。

這邊位面的麻煩就是那些入侵者,而她原本的位面,是那些魔,就是位面的入侵者,需要全部幹掉,才能得到那個位面的安寧。

也就是說,出去後,她還是要繼續,跟那些魔死磕啊,唉,算啦,不能偷懶啦,爲了世界和平,她還是需要幫忙努力的說。


唉,就不知道,回去後她會變成什麼樣子,大咪、小咪那個樣子也不錯,現在這個樣子也好,純貓的樣子也能忍受。只要不變成貓頭人身的樣子,那就完美啦。

在她徹底完成新命運之書的煉製,就感覺書直接跑入到她的識海中,然後,他再次經歷昏迷後,等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回到原本的密室中。

回頭看到自己身後,九條小尾巴,身後面晃啊晃,只是鑑於身材的大小問題,她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大掃把,唉,嘆口氣,晃晃尾巴,尾巴再次變成一條,這樣舒服多啦。

左右看看,恩,喵,要怎麼出去啊喂,再次試試跟那羣盜墓賊聊聊,沒想到,一羣人真的被放出來了,夭夭咬牙切齒的說:“毛都不用留一根!”

一羣人看着自家老闆一臉我很不開心的表情,一羣傢伙知道,就算強力破壞,估計老闆也不會介意的說。對於這邊的活兒,他們表示喜歡,他們必須完美的執行完成。

一羣人還在拆墓穴,墓穴的上方就出現一個大棍子,很明顯,這邊猴哥的棒子啊,一羣盜墓賊表示,新虧跑到快啊!很快,墓地上就多了一個可以看到星星的洞,一個猴子從洞上跳下來。

卡巴卡巴眼睛,這個貓爲啥多了好幾條的尾巴?只是,這個樣子好搞笑啊!看着猴子想笑,卻不好意思笑的樣子。夭夭頓時鼓嘴,照着猴哥的尾巴就踩過去,猴哥不愧是猴哥,隨意一竄,就躲開夭夭的腳。

猴哥一摟夭夭的肩膀說:“哈哈哈,你現在的原型,好搞笑啊,哈哈哈。”

某隻貓很不客氣的衝着猴哥的肩膀就是一口,隨後淚眼汪汪,隔到牙啦,好疼好疼。猴哥揉揉肩膀,很無奈的說:“咳咳,你是忘記爺是石頭了吧。”

某貓揉着牙齒,略想哭,真的是因爲跟將臣大叔混到太久,忘記猴子是石頭變的了,畢竟,跟將臣大叔混到時候,見誰咬誰不是夢啊!誰叫她周圍都是普通的殭屍,她的牙齒還是很給力的。

可碰到猴哥,唉,牙齒還是有點軟啊,咬不動啊!看着想哭的某貓,猴哥略過這個問題,才問:“你去哪裏啦?”


夭夭晃着尾巴,得瑟的說:“長尾巴去啦,別叫我知道,誰坑我,畫個圈圈詛咒他! 好女不嫁 ,欺負小朋友。”某個藏在暗處的白衣中年人,頓時腳下一個踉蹌,我去,被小貓記恨上啦?

看着自己頭頂上,黑雲罩頂的樣子,他嘆口氣,果然這活兒不好乾,容易被記恨啊,那些貓都TM的是小心眼啊! 猴哥瞬間很同情某個被莫夭夭的恨上的傢伙,光倒黴,就夠那個哥們受的。點蠟,同情啊!反倒是那個倒黴的中年人,麻利的返回他原本的世界,希望自家老祖什麼的,能幫忙解決一下小貓的詛咒。


她之所以讓那些盜墓賊去搶劫,完全就是找不到出口,現在上面這麼一個大洞,額,不用找出口啦。很快一羣盜墓賊就跑來表示,下面發現密室。

猴哥打了個胡哨,很快一羣沒事的聖人,包括小貓的貓鈴,都跑來強力圍觀,一行盜墓賊也是很給面子,把掠奪出來的東西,都碼到地上,一羣聖人開心,選選選。

某貓不滿,你們到底是跟誰混的?一羣盜墓賊齊刷刷的看向聖人們,再齊刷刷的看向自家某貓。那些聖人怎麼能不明白,這羣傢伙是給小貓要好處呢。

看着這些東西,確實也很值錢的說,只是吧,功德什麼的對小貓而言,貌似完全是噁心人的說,那他們能用什麼換呢?

一羣聖人商量了商量,果斷拿出一堆的奇怪東西,叫夭夭自己挑,某貓表示,這些是什麼鬼?實在看不下去的女媧,果斷擔負起搜刮寶物的工作。


這樣一羣人就不好換太次的東西,基本能保證物品的保值。夭夭只是揮揮爪子,衝着女媧姐姐表示:都丟給我家貓娘就好,換一部份給藏劍閣的人。

至於他們怎麼商量,那就不關她的事情啦,反正這些東西,她要來也沒什麼大用,真臨時有用,去哪裏刮不行,不給刮,她就搶唄,就一句,畫個圈圈詛咒你。

一羣人交割完畢,他們就再次前往下面,新找到的密室,一羣聖人坐鎮,那些盜墓賊更加有信心啦,放到是某隻貓,開心的一腳把猴哥踹了進去,衆人就聽到,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過來片刻纔是一生哐。

夭夭開心的說:“到底了,怎麼可以下去啦,猴哥應該把路都給踏平啦!”

一羣聖人點點點,下面傳來猴哥的咆哮聲音:“誰踢老子!”

夭夭很誠懇的應到:“喵,本喵踹的。”猴哥點點點,秒慫。踹進踹吧,這個貓沒辦法處理啊!等一羣人下去,就看到猴哥一臉嫌棄的看着周圍的石頭。

沒辦法,他本就是石頭妖,看到周圍沒靈智的石頭,自然是一臉嫌棄,反倒是那些聖人,看到這些石頭,眼睛都是閃閃亮的樣子,夭夭則是挑了幾顆空間的時候,直接弄成石粉,塗在將臣大叔的神像上。

很快她發現,這個神像,居然可以穿物品啦!終於有馬小玲的符紙,可以用啦,哇哈哈。清理完這裏,等她再次出去的時候,發現這個靈魔小世界,已經被一羣聖人都玩壞了的感覺。

居然整個空間都是一副有裂縫的樣子,夭夭摸着下巴說:“話說,誰手下有靈魔?拿出一個玩玩唄。”

對於小貓的要求,那些聖人表示這個小要求,必須滿足。很快,夭夭的面前就多了一排的靈魔,她豪爽的用起馬家的降魔陣法,一條龍放出去,她分分鐘開心啦。

馬小玲家的驅魔龍族的招式,還是很靠譜的,一羣魔分分鐘變成了渣渣。並且龍的身上,下一刻就是大量的功德,某龍頓時好開心,終於碰到正常的待遇啦。

夭夭果斷跟自家大叔商量:“大叔批點龍過來玩,話說,我們這邊的龍,能不能一樣的用啊!”

馬小玲很淡定的發出如果把龍給規範話,隨後,龍族在一羣聖人的虎視眈眈之下,果斷放出一羣龍族小崽子,在聖人的磨合下,很開這個技術就批量翻版出來,接下來,這些魔就真心倒黴了,被一羣人,四處放龍。

龍族很開心,他們的功德簡直是翻着跟頭往上漲,他們也開心的選擇,幫忙,必須幫忙。龍族的人也不傻,自然是跟着聖人這邊,開心的玩,讓他們自己單挑,那他們不太可能的。


夭夭也把茅山的道法給一羣聖人研究,一羣聖人再次整合一下,然後發佈給大家,重新學,佛門的人,直接就用轉化版的馬家功法。

一羣人看這個小世界沒什麼練手的惡魔,大家直接轉到旁邊的一個,小世界。這裏依舊是傳送門進入,一羣人毫不客氣直接放一波龍下去,夭夭和貓鈴坦蕩蕩的去找這個世界的晶石。

這裏的魔族,大約全部都是影族的各種分支,按說,這樣的世界,對這個世界的人來說,應該是最危險的世界纔對,可現在,面對一羣躍躍欲試想使用新招式的衆人,一羣影魔只能表示,額,這個展開不對吧?

不過,不管對不對,一羣人表示打的很開心。夭夭和貓鈴,輕車熟路的找到這裏的水晶,兩人再次咔嚓,咔嚓的,開心嚼起來。

只是,哀怨啊,連這麼解釋的東西都咬的開,爲啥就是咬不動猴哥呢?哀怨啊!某隻猴子打了一個哆嗦,總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落在自己頭上。

擡頭看看天,額,翻手拿出一給鏡子看看,烏雲罩頂,看來,某隻貓還是想咬他的樣子。嘆口氣,琢磨琢磨自己的胳膊腿,到底拿啥給小貓咬咬,開心一下。

看來半天,悲劇的發現一個尷尬的問題,目測小貓能咬的動的部位,貌似不適合小貓咬啊,他絕對相信如果叫小丫頭咬,先不說自己疼不疼,估計女媧姐姐就是第一個抽他的啊!好尷尬。

他本就是力量成聖,這個肉身自然是很強大的,真不是想咬就咬的動的,他也很無奈好吧。越想越鬱悶的某隻猴子,把不滿全都發泄到附近的影魔身,他一個猴王,啥時候受到這樣的氣。

而被他們欺負的影魔,也是很鬱悶的好吧,他們在魔族,都是數一數二的強悍,可到這幫人手裏,爲啥有種使不出手腳的感覺?

一條條神龍,爲啥比平時強大了這麼多?以前貌似沒這麼強大的樣子,現在這麼感覺似乎哪裏不對的樣子? 影魔由於天賦的原因,說是以一當百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是前幾年,他們也毫不懷疑自己的天賦,不過,額,現在是什麼鬼啊!

他們被一羣仙人,像攆雞一樣攆,到底是什麼鬼啊?只是,他們蒙B也沒有用,事實證明,馬家降魔功,那是相當,相當的給力,加上茅山術的威力,對付這羣傢伙,那是相當開心加愉快啊!

這次進攻的這些人,都是大能級別的,學啥那就是一個字,快。使用這樣的技能,只需要幾天而已,至於那些純打手龍,呵呵,已經有三隻,比較戰鬥狂的龍,都已經進入準聖啦。

一羣仙人很傻眼這是什麼鬼?貓鈴表示,淡定,淡定就好。至於夭夭,一臉的問號,問號,你們在興奮什麼?卡吧,卡吧,還是這個水晶有嚼頭。

看着某隻舒展着尾巴,磨牙的某隻,貓鈴也有些汗,感覺自己也有被卡吧掉的危險是什麼鬼?貓鈴更是發現,這些被倒手過的水晶,已經有不少的力量缺失,也就是說,這個貓已經能吸收界位的力量。

夭夭自己到是沒發覺這種情況,就是覺得,啃水晶的感覺,是越來越爽。貓鈴也趕緊搶,不然就吃不到啦。兩人強的很開心,只是沒過多久,貓鈴就發現,還好,還好,這個貓能吃到,並不多。

貓鈴把自己的發現反饋給夭夭,夭夭摸着下巴想想,很淡定的回答:“是不是因爲我有神力的緣故?之前,我跟將臣大叔哪裏,蹭了不少的神力呢。”

貓鈴點點點,默默的同情那個世界的將臣,這是被咬了多少口啊?夭夭淡定的掏出神像,開心的表示,有需要,隨時蹭。貓鈴也是無語啦,這樣也成?

倒是夭夭,不想啃水晶就,就直接幾尾巴,把水晶抽爛,然後開始,跟紅包羣,搜刮零食。毫不客氣的弄一把包的小魚乾,魚片,肉脯之類的,一邊開心的吃,一邊看着貓鈴磕水晶。

她懶得吃,也就出去看一羣人打架,至於那些作死的影魔,呵呵,她身爲平行世界的殭屍王家的貓,連馬小玲都要跟她客客氣氣的。至於那些影魔,隨便咔嚓就好。

那些影魔也不傻,看到這邊這是貓,渾身冒着金光,他們來得瑟都懶的得瑟,就當沒看到這隻貓。夭夭很鬱悶,夭夭不開心啦,爲毛沒人找她打架的說。

很快,所有影魔也不開心啦,因爲他們發現,原本應該是黑漆漆的世界,居然傳來一句:“聖光與你同在。”夭夭歪頭看看,天空居然出現一隻天使。

所有人有些蒙圈,這是鳥人是什麼情況?夭夭一臉詫異的問:“那啥?你咋過來玩啦?”

某隻天使順着聲音往下一看,直接就墜機一樣,大頭朝下的掉到地上,猴哥湊上來,拎着叫吧某個鳥人拔出來,丟到小貓的身邊問:“丫頭,你認識?”

夭夭摸着下巴說:“我不認識,不過他鐵定認識我。他們家所有的老大,都被我弄死一遍啦,他們欺負我家大叔。”說完,就晃晃手裏的神像。

猴哥秒懂,在一羣人的圍觀下,就看到某隻鳥人,刷的一下,就給跪了,張嘴就是:“貓神大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請您原諒我。”

夭夭一臉的問號,問號,這種鳥受到什麼刺激啦?她弱弱的問:“咳咳,額,你他們被誰丟過來的?別說,這裏的話,你們還是可以玩一陣子的。”

鳥人很無奈的說:“我是被屍王丟到一個神像裏,然後就出現在這邊啦,我看四下略黑,就放了一些聖光。”

夭夭開心的舉起神像,大聲的說:“大叔,大叔,多丟一個鳥人過來玩。”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衝着周圍吼:“所有人,收集鳥人啦,叫他們集合!喵。”

一羣聖人表示很蒙圈,不過,很快,就發現,天上真的開始掉鳥人,一羣聖人出手,把那些鳥人很淡定的堆裏一堆,就算走丟到幾個,也被開心的扔了回來。

夭夭站在一羣鳥人前面,一羣鳥人果斷唉,他們很清楚,眼前這隻貓,那脾氣絕對是開心就好,他們家那些大人,可全部都是被這是貓不開心,給玩爆的。

夭夭很淡定的問:“那個影魔過來,給他們看。”很快,猴哥就給夭夭遞上一隻影魔,她指着影魔說:“讓你們的聖光,鋪滿這裏好啦,這是玩意兒,處理。”

一羣小天使,看着對面的惡魔,只能認命的開始撒光,此時聊天羣上,夭夭卻淡定的分佈公告:“這羣傢伙,用完就做研究吧,他們不是什麼好東西,在平行世界裏,他們跟那些惡魔是一樣的玩意兒。”

羣裏基本是大神,有了這個說明,他們就知道該怎麼處理啦,很快,一羣大神就做好後續準備。

天上繼續掉天使,足足構成百人團後,夭夭才衝着大叔雕像說:“夠數啦!”

天上不再掉下天使,先掉下來的傢伙們,開始給後掉下來的人教導他們,需要做什麼。一羣天使看看某貓,秒慫,幹,必須認真幹活。因爲所有的人都知道,這隻貓,除去屍王,重來不跟誰講理的好吧。

上了手,一羣天使開心的發現,這羣魔,很適合他們的說。影魔最怕的就是光系的法術,而那羣天使,呵呵,全身都是閃閃亮的光,簡直是完克。

倒是等他們處理完這裏,女媧更是加了一把火,輕鬆把這是小世界,變成可供生存的世界。叫一羣天使有些傻眼的是,夭夭直接把自己那般命運之術拿出來,叫一羣聖人研究一下,居然還真就分出天地人三本書。

隨後的事情,夭夭就果斷甩鍋出去,什麼編書的問題,那就是天庭玉帝頭疼的事情啦。至於移民這種活兒,更是跟她沒啥關係,她依舊是那個精神,你們不給我找麻煩就好,剩下的,跟我關係不大。

這麼一大片的世界,一羣聖人自然是不會輕易放過,當然那些天使則被帶着,一路跟着遠征。 看着周圍全都是聖人,一堆天使果斷表示,他們是負責打燈的,他們絕對聽話。影魔界面清理完成,他們就果斷選擇轉戰下一個界面。

夭夭也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些所謂的魔界,有的是相互連接的,有的卻只能呵呵啦,面積的大小,更是看運氣的成分比較多。

大的世界,比地球的面積都要大好幾倍,有小的,那也就一個城市大,也是有的。這次進入的心地方,除去黑一些,小一些,貌似也沒什麼問題,似乎連生靈都沒有的樣子。

天使們很有自覺性的,不管有事沒事,把黑暗的天空賦予光明,這就是他們的工作。只是他們這波光一丟,滿屏的慘叫啊!

一羣人全部一臉的問號,問號,什麼情況啊親?一羣天使很開心的撒啊撒,撒啊撒,反正他們看到,在叫的是黑色的不明物體,本着黑色就是可以滅殺的原則,一羣天使手下,完全沒有一點含糊。

一旁圍觀的衆人,很詫異的在研究,這到底是個啥?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一羣人發現,這是小世界的東西,幾乎是等於心魔的狀態。只是,這羣所謂的幻魔,跟心魔是劃等號的,只是,這種傢伙,夭夭表示,無壓力啊!

於是,一羣人眼巴巴的看着,某貓帶着自己的鈴鐺,樂呵呵的瞎轉悠,然後兩人旁若無人的卡吧卡吧,嚼着水晶,順便表示,吃的很開心的說。

一羣人傻眼的看着,某隻不太靠譜的貓,一羣天使撒完光,也就頓到一旁圍觀,至於周圍那些心魔,只能說呵呵,看着某隻一邊啃水晶,一邊那心魔當佐料的某貓,一羣人只能翻白眼,這是貓就是來作弊的吧?絕對是來作弊的。

現在,連那些幻魔都感覺,這是貓是來作弊的,絕對是來作弊的。他們可以幻魔啊,被人這麼欺負,還真是第一次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