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地道是斜著向下的,一直走了大概幾十米,才看到一團亮光,亮光很柔和,並不刺眼。

進入之後易庭才發現,裡面是一個正正方方的石室,石室不大,在四周都安有白色的月光石,在月光石的照射下,石室中的景象看的清清楚楚。

房間設施簡單,乾乾淨淨,一套石桌,一張床,床上簡單的裝飾著一些粉色簾帳,一股淡淡的香味充斥在房間中,一看就是女兒的房間。

不過就算如此,易庭還是沒有掉以輕心,因為現在他幾乎已經確定,這個女人很可能是個妖修,而且還是化形期的!

「現在可以現身了吧!」易庭淡淡一笑,自顧自的坐在石椅上,看著那團靈力光團說道。

「呵呵,易道友可真是自信的很吶,那奴家就以真面目現身了!」女子嬌笑一聲,光華一閃,出現一個女子,一身粉色連衣裙,正是易庭見到的雲天戰身邊的那個女子,荔月枝!

易庭並沒有表示驚訝,而是依舊淡然說道:「我看道友是沒有誠意吧,說好的以真面目示人,現在怎麼又變化人形了?」

女子一聽,臉上怔了怔,接著又嬌笑道:「呵呵,易道友真是不簡單啊,還能看出奴家的本體,不過奴家現在的本體就是這樣,無法變換的!」

易庭也不想和她羅嗦,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道友,現在能談談正事了嗎,你要怎麼樣才會把雲天戰的魂魄給我?」

女子滿臉堆笑,坐在易庭的身邊,身體有意無意的在易庭的胳膊上摩擦,「想要他的魂魄,簡單啊,只要易道友能與奴家yi夜歡好…」

易庭立即從地上站起來,一臉虔誠道,「無量天尊,貧道乃出家人,早已不沾女色,女道友還請自重!」

女子也從地上站起來,水蛇一般的細腰在易庭的身邊扭動,「不沾女色?呵呵,易道友第一次見奴家的時候,在想什麼?難道沒有要將奴家佔有的意思嗎?」

易庭臉一紅,第一次見這女子的時候,確實想過一些男女雙修之事,「慚愧慚愧,道友還請自重!」

面對著妖艷的場面,易庭體內的邪火已經被勾引起來,說話都帶著顫音。

荔月枝繼續扭動身體誘惑易庭,還脫掉了一件外套,露出雪白的脖頸和胳膊,看的易庭邪火焚身,身體下的「小易庭」已經抬頭挺胸。

「易道友,奴家不漂亮嗎?只要道友陪奴家一晚,奴家就願意將那魂魄還給你!」

「漂……漂亮!」易庭此時雙眼迷離,一副餓狼般的樣子。

「哼哼,我就不信無法控制你!」荔月枝兩眼閃過一絲奸計得逞的光芒,隨後身體一扭,長裙已經落地。

小小石室,滿地春光,易庭看著面前近乎完美的酮體,一把將荔月枝抱起,放在床上,然後整個人都壓了上去。

荔月枝更是扭動身體,主動的迎合著易庭,春光旖旎,易庭依舊兩眼迷離,看樣子是陷得不淺,荔月枝則是兩眼清明,感覺到易庭快要到達頂峰的時候,她也開始了念動咒語。

終於,荔月枝感覺到靈力充足,一把推開身上的易庭,然後哈哈大笑,「成功了,終於成功了!」

「是嗎?成功什麼了?」忽然一個聲音冷冷的想起。

荔月枝笑聲戛然而止,看向了一邊站著的易庭,一臉的不可思議,「你……怎麼可能醒的這麼快?」

易庭光華一閃,身上就穿上了一套青衣,然後坐在凳子上,一臉的壞笑:「怎麼?yi夜歡好就應該醒不過來嗎?」

荔月枝又運功查看了一下身體,感覺到卻是靈力充滿,並沒有異樣,這才嬌笑一聲:「當然不是了,奴家是擔心易道友太累,畢竟剛才易道友勇猛異常,弄得奴家差點上了天!」

易庭依舊一副淫蕩的表情,在荔月枝的身體上肆無忌憚的掃視著,「現在可以把雲天戰的魂魄給我了嗎?」

荔月枝被易庭淫蕩的眼神看的臉紅了,立即穿上衣服,然後笑道,「當然可以了,給你吧!」說完扔給易庭一個菱形石頭,石頭透明,裡面赫然有一個人影,正是雲天戰。

「不過,你的魂魄卻要給我了!」荔月枝忽然表情一變,一臉的冰冷,只見她雙手結印,頓時牆壁四周升起一道道光柱,將易庭和自己困住。

但是易庭依舊面色不該,一邊把玩著石頭,一邊笑道:「道友真是貪心,剛才用媚術勾引我,又偷偷吸取我得靈力,現在又要我得魂魄,真是貪心的緊呢!」

荔月枝表情更加的難看,一臉的不可思議,「剛才你都是裝的?你並沒有受到我媚術控制,對不對?」

易庭抬起了頭,將手中的石頭收了起來,然後淫蕩的笑道:「不全都是裝的,剛才和道友天地交he的時候,我可是享受的很吶,我看道友也是一臉的享受,哈哈……」

荔月枝知道上當了,臉色瞬間冰寒,但是又帶有一絲的羞紅,「好,居然敢羞辱我,那是找死,現在你體內的靈力精華已經被我吸收,想要重新修鍊回來,沒有幾年的功夫是不可能的,我看你現在怎麼走出我得方寸迷魂陣!」

易庭忽然從作為上站起來,哈哈笑道:「你再試試你體內的靈力!」

荔月枝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趕緊調用靈力內視,這一看,頓時嚇得臉色蒼白,只見自己體內的金丹被一股無法控制的靈力包裹起來,現在想調用自己的靈力都難。

易庭往前走了一步,站在荔月枝的面前,壞笑道:「現在你連自己的靈力都調用不動,還怎麼和我斗?對了,你的這個方寸迷魂陣,呵呵,」說完退後一步,走在光柱跟前,伸出一根手指點在光柱上,在荔月枝震驚的目光中,陣法轟然倒塌。

荔月枝只感覺到身體一陣無力,倒在易庭的腳下。

「要殺就殺,來個痛快的!」荔月枝一臉凄苦,咬牙說道。

易庭忽然正色道:「不管是妖還是人還是物,都有修行資格,都有成仙夢想,你為妖修,修鍊不易,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何會在八級的時候就具有了人形,但再怎麼說到了這一步也不容易,念在你還沒有煉化我大哥魂魄的份上,我便放你一條生路,日後修鍊,需踏踏實實,切不可投機取巧,下次,可就沒有我這麼好的人了!」

易庭說完,就要轉身離開,背後傳來荔月枝凄苦一笑:「你雖沒殺我,今日我卻要因你而死!」

易庭腳步一怔,停了下來,重新坐在石椅上,然後說道:「怎麼又因我要死?那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荔月枝一臉的凄苦,這才說道:「我本是靈月妖狐一族,一直在深山修鍊,日子倒也快樂,有一天,在一個山洞中,我發現了一個坐化的修士,在他的面前,有一瓶丹藥,我好奇之下就吃一顆,那時候我還只是五級的小妖修,但是自從吃了那些丹藥之後,我得修鍊速度變快了,僅僅三年的時間,我就從五級到達了六級頂峰,我一高興,又吞食了剩下的所有丹藥,結果僅僅兩年的時間,我就到達了八級,而且還可以化形。」


荔月枝見易庭聽的入迷,繼續說道:「但是,好景不長,我雖然成功化形,但是魂魄卻始終跟不上,妖修修鍊根本不需要打坐,可以自動吸收吸收靈力,要是我繼續增長修為,而魂魄太弱便無法支撐控制身體,最後只能爆體而亡,無奈之下,我只能到靈氣稀薄的地方來,減緩自己的修為增長,然後再吸收魂魄,所以才會有後來的事情!」

聽到這裡,易庭也是感嘆,但是腦海中卻響起了祖老怪的聲音,「靈月妖狐,天生擅長媚術和隱匿術法,對你會有大用,收為己用!」

易庭想了想說道:「你能得到那丹藥也算是你的機緣,不然妖修要想修成人形,必須在九級以上,我想九級妖修在這世界很少。你雖然資質不錯,但是要想靠自己修成人形,沒有千年,恐怕難啊!」

荔月枝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易庭,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易庭又先開口了,「你我也算有緣,這樣吧,我們談一筆交易如何?」

荔月枝此時面色緩和了許多,到現在易庭都沒有傷害過她,還聽她講話,對易庭的好感增添了不少,輕聲問道:「什麼交易?」 「你現在魂魄太弱,不過我可以幫助你將魂魄養起來,但是你要答應,侍我為主,將來我若得道,必然送你一場大造化。」易庭毫不遲疑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荔月枝想了想,好像極為不情願的樣子,畢竟如果答應,就成為了易庭的奴隸。

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對我好一點?是不是要經常與人家做剛才那種羞羞的事情?可是如果不答應,我遲早要爆體而亡,怎麼辦?荔月枝在心裡不斷的盤算著利弊。

易庭見她不斷的盤算,也不打擾,而是閉目養神起來。

「好,我答應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過了一會,荔月枝好像做好了決定一樣,朝著易庭說道。

易庭點了點頭,「你先說說!」

「我答應侍你為主,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不能強迫我做一些我不喜歡的事情,要對我好一點。」荔月枝嬌羞的說道。

易庭哈哈大笑,真是一個單純的姑娘,正了正神色,說道:「這點你儘管放心,只要是真心待我易庭的人,我易庭也真心待之!」

「好,那我答應你!」荔月枝歡快的說道。

易庭也是開心,哈哈笑道:「嗯。現在我要在你的身上種下禁神術,禁神術並不會影響你身體的任何功能,只不過是你有了反叛我得意願我便會察覺,而且我要殺你,也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做到,不過我要是身死道消,禁神術也會同時失效,到時候你還是自由的!」

見荔月枝點了點頭,易庭便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放在荔月枝的額頭上,按照祖老怪教的禁神術,在荔月枝的靈台中種下了自己的神識種子。

這個過程很快就完成了,不過荔月枝卻是一臉的擔憂,「主人,為什麼我現在還是無法調動靈力?你留在我身體的靈力要怎麼才能拿回去?」

易庭手摸著下巴,嘿嘿笑道:「怎麼進去的就怎麼拿回去!」

荔月枝一聽,頓時羞紅了臉,用蚊子都聽不到的聲音說道:「那就請主人拿……拿回去吧!」

雖然荔月枝是個妖修,但是幻化成人之後就和正常的女人一樣,所以易庭也不會有任何的心裡壓力,但是現在並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最佳時間,外面有魏正元和東陵等待,雲家有雲天戰等著,易庭的事情還多著呢。

「日後再說吧,我先將靈力放在你的紫府中,並不會影響你調用靈力,現在我們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辦!」易庭說完,捏了一個法決,荔月枝就感覺到自己的金丹又能隨意調用靈力,立即從地上站起來。

這一站起來才發現自己沒有穿衣服,趕緊轉過身去,易庭呵呵一笑,神識一動,將床上那套淡黃色的長裙遞給荔月枝。

穿好衣服之後,易庭忽然想到了什麼,對身後的荔月枝說道:「那個,你現在還不適合以人形出現,你變換成本體,隨我待在靈獸袋中吧!」

「是,主人!」荔月枝答應一聲,就變成了一直通體金黃的小狐狸,圓溜溜的大眼睛,煞是可愛。

易庭靈獸袋祭出,荔月枝就化為了一道黃光鑽了進去,易庭這才邁著步子走了出去。

由於在荔月枝的靈台中種下了禁神術,所以荔月枝和易庭交談可以直接通過神識,並不需要出聲。


「你以後不要稱呼我為主人,因為我並沒有把你當奴隸,你就叫我公子吧!」易庭邊走邊和荔月枝說話。

荔月枝答應了一聲,易庭又說道:「還有,你以後不要叫荔月枝了,很難聽,你以後就叫月兒吧,這個名字才可愛!」

月兒歡呼一聲,「謝謝公子!」

正在他們說話間,易庭已經出來山洞,神識放出,立刻就找到了魏正元和東陵的位置,青遁術施展,幾個呼吸就到了二人面前。

二人見易庭出現,臉上擔憂一掃而過,趕緊問道:「怎麼樣?找到魂魄了嗎?那個死三八呢?」

月兒在易庭的靈獸袋中,當然能聽到外面的對話,當即不滿的說道:「誰是三八了,臭女人,我們的靈月妖族才不是三八!」

易庭趕緊用神識安慰了幾句,月兒這才安分下來。

「找到了,走,我們先回去救人!」易庭說完,當先駕著法器的飛遁而去,魏正元和東陵也駕著法器跟上。

雲家,雲天戰的房間中,此時又一次聚集了很多的人,包括雲風行,都看著床邊,為雲天戰檢查身體的易庭。


雲風行看了一會開口說道:「易庭啊,你真的找到了戰兒的魂魄?我收到你的傳音符之後,立即就趕了回來!」

易庭點了點頭,笑道:「風行伯伯,你就放心吧,雲大哥沒事,他的魂魄已經被我找到了,待會我就設置陣法,將魂魄移送到雲大哥的身體中!」

雲風行點了點頭,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看著易庭,不由得感嘆,戰兒還真是幸運,有易庭這樣的貴人,難得啊,難得!

易庭在檢查了雲天戰的身體之後,發現並沒有任何的問題,於是就開始著手布置陣法,為雲天戰移魂!

當然這個陣法也是祖老怪交給易庭的,以易庭現在對陣法的造詣,祖老怪只說了一遍,易庭便能夠知曉其中原理。

雲家的人見易庭忙上忙下,對易庭的好感大增,暗地裡都為易庭豎起了大拇指。

移魂儀式定在了晚上,易庭已經吩咐了,只要留下雲風行一人就行了,其餘的都回去修鍊去,不要來看熱鬧,也不要來打擾。

入夜,涼風習習,在雲家後院的一個空地中間,一個青年男子盤腿而坐,雙手結印,不斷的變化手訣,一道道綠色的光點從他的雙手射出,光點很快就飛出,但是沒飛多久,就被一道突然出現的光柱擋下。

接著無數的綠點飛出,不停的被光柱擋下,不一會就看見,在青年男子的周圍有無數的光柱,光柱有粗有細,長短不一,似乎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陣法。

青年男子正是易庭,而他身邊的這個陣法正是聚魂大陣,此時已經全面啟動。

忽然,青年男子飛起半空,朗聲說道:「風行伯伯,可以開始了!」

而在另外的一個院子中,飛起一個老者,老者身邊還有一個男子,不過這個男子平躺著,一臉的安詳,正是已經丟失魂魄的雲天戰。

雲風行篇幅在半空中,用神識控制著雲天戰的身體,將他慢慢的放到了陣法的中心位置,一直都是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放好之後,雲風行朝著易庭抱了抱拳,笑道:「易庭,戰兒就交給你了!」

易庭呵呵輕笑:「風行伯伯就放心吧,我會儘力的!只是待會可能會有附近的一些妖物來搶奪魂魄,你鎮守在陣法外面,其餘的就交給小易我了。」

雲風行點了點頭,「放心吧,有我在,絕對不會有人能踏入這個院子半步!」說完瞬間消失。

易庭這才放下心來,重新落了下來,開始移魂。

其實易庭剛才說的並非是虛言,而是經過的月兒所說,會有同樣的一隻靈月妖狐出現,搶奪魂魄,正是上次雲天戰遇到和月兒打架的那個老者。

月兒混入雲家的注意也是這個狐狸出的注意,不過這個狐狸並不是化形期的,那個老者是他奪舍而來。

先不說這些,易庭知道,有雲風行在一切都是可以的。所以他也是放心的開始移魂。

月兒給易庭的那個菱形的透明石頭名字叫做封魂石,可以用來存放靈魂一類的東西,也算是一件珍寶了,拿出封魂石,裡面的雲天戰靜靜的站著。

易庭微微一笑,讓封魂石扔出,然後用神識控制,放在了陣法的中間位置,漂浮在雲天戰的額頭眉心上空。

文娛崛起 ,催動陣法,頓時一道道綠色光柱飛向了封魂石,封魂石上面頓時綠光耀眼,詭異異常。

突然,封魂石開始旋轉,一道道細小的絲線從封魂石的下方射出,正好射入了雲天戰的額頭眉心處,頓時雲天戰的臉都變綠了。

可以看見,封魂石中的雲天戰慢慢變成了綠線,隨著其餘綠線開始下落,進入雲天戰的頭顱中。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陰風刮過,易庭神識立即放出,但是什麼都沒有感應到。

忽然,易庭的腦海中響起了月兒的聲音,「公子小心,我那同族的妖修隱匿術不在我之下,瞞過外面的那個劫嬰境修士還是可以的!」

易庭一怔,立即運轉靈力到雙眼,至陽靈目瞬間打開,掃視四周。果然,易庭看到一團靈力光團正在靠近聚魂大陣周圍。

易庭大怒,心中想到,真是找死,敢來我這裡搶魂魄,哼,正好,你的魂魄也能留下了。


易庭顯示裝作沒發現的樣子,而身體內,紫電飄渺劍已經蠢蠢欲動了。

眼看那個光團就要靠近雲天戰頭頂的封魂石了,易庭忽然動了。

青遁術瞬間施展,下一刻人就出現在了那個光團身邊,而紫電飄渺劍也同時催動。

那個光團一驚,只是「啊」的一聲,就被紫電飄渺劍轟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易庭冷哼一聲,神識一掃,將屍體包裹起來,然後快速的結了幾個手印,過了一會,在老者的腦袋中飄出幾個綠點,這些綠點正是老者的魂魄,不過魂魄卻已經損失了很多,只有一點了,易庭無奈的笑了笑,「本來是想給月兒的,但是已經不完全了,也罷,直接給雲大哥吧!」

想到這裡,易庭神識一動,又一次將老者的魂魄化成了絲線,融入了雲天戰的魂魄中。

只見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又是三個時辰后,雲天戰的移魂儀式已經進行完畢了。

雲風行從空中飛了過來,有些不解的說道:「奇怪,怎麼沒有人來搶?」

易庭呵呵笑道:「有啊,這不是嗎?」說完指了指地上的屍體! 雲風行看了一眼地上的老者屍體,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哎,是老夫失誤,有人進入還渾然不知!」

易庭笑了笑,淡然說道:「沒關係,他就是擄走雲大哥魂魄的那個妖修,現在被我殺死,就連他的魂魄也被我送給了雲大哥,相信雲大哥醒來以後的神識定然不弱!」

雲風行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之色,隨後沒有再說什麼,神識一卷,將地上的雲天戰捲起,然後回房間去了。

易庭將地上的屍體燒掉,然後也跟著雲風行飛過了院牆,第二天,雲天戰就醒了過來,這讓雲家的人徹底的放下了心。


不過雲天戰醒來之後以前所有的事情他都不記得了,只記得自己昏了過去。不過很快雲天戰就發現了自己的神識便的強大了,非常的強大,易庭也覺得開心,這件事完美的解決了。

雲風行更是帶著雲家的人要好好的感謝易庭,易庭笑著回絕了,「我和雲大哥乃是生死之交,這是我應該做的,又怎麼能要什麼感謝之類的!」

雲風行也是豪爽之人,當即笑道:「好,這也算是伯伯欠你的一個人情,日後需要我雲家的地方,小易你可不要客氣啊!」

易庭嘿嘿笑道:「我還真有一件事需要風行伯伯你幫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