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冬天的穿個小褲衩在霧霾中跑步,這和作死有多大的區別。

見這些老人的養生誤區太多,陳逸實在看不下去了,就直接在藥房的大廳教大家練太極。

太極看重的不光是動作,關鍵是心態,遇事兒能不急不躁,四兩撥千斤。

而且在動作方面,陳逸在傳統太極的基礎上,融入了五禽戲的元素,能更加全面的訓練全身的協調性。那些老頭兒老太太,只練了幾天,就容光煥發,說話都長了好幾個調門兒。

回到酒店,陳逸和林楊聊天的時候,說起了和張守義比試的事情,當他說開出了一個可以治療漸凍人和帕金森病症的藥方時,沈遠的眼睛立馬放光。

“藥方呢?”沈遠一臉激動的問道。

“在薛神醫那兒。”

陳逸不明白沈遠激動什麼,他又沒有得得這兩種病。

“陳逸,你是不是傻啊,這麼貴重的東西,你怎麼直接放在別人的手中。”

沈遠一臉着急的說道。

“不就一個藥方嗎,有什麼貴重的。”

陳逸一臉疑惑的說道。

“要不說,你們只能窮一輩子呢,一點兒賺錢的意識都沒有,你知道到目前爲止,世界上還沒有治療漸凍人和帕金森的有效方案,而得這兩種病的人有多少,你們知道嗎?”

陳逸和林楊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

沈遠深吸一口氣,大聲的說:“不完全統計,僅僅是我國,帕金森病人數量保守估計在400萬以上,漸凍人數量大概在四十萬左右,如果放在全世界,兩樣病人的數量加起來,至少在兩千萬以上。”

陳逸聽沈遠這麼說,內心突然有點兒小驕傲,畢竟他剛給這個龐大的人羣帶來了希望之光。

見陳逸的表情,沈遠就知道他沒有明白自己表達的重點,於是他很有耐心的接着說。

“我們就算是兩千萬,如果我們將這個藥方申請專利,用我們這個藥方的人,每個人每年收一百塊錢,不過分吧,這可是相當於給了他們第二次生命啊,算算,得多少錢。”

陳逸和林楊一臉震驚的看着沈遠,沈遠還以爲這兩個被巨大的數字給嚇傻了,他一臉得意的說。

“20億啊,咱們啥也不敢,每年就有20億的進賬,別說不夜天,什麼東西我們買不到?”

WWW ⊕тт kǎn ⊕co

“沈遠,你還是人嗎,居然想着用這個去賺錢,如果都像你這麼想的話,發明漢字的人,如果申請專利,我們現在是不是每說一句話,都得給他錢?”

陳逸沒好氣的問道,雖然他現在很缺錢,但這種錢他是絕對不能賺的。

“陳逸,你怎麼這麼死腦筋呢,那個時候不是還沒有專利意識嘛,現在是什麼時代了,商業社會,還不得一切向錢看齊啊。” 道不同不相爲謀,陳逸搖了搖頭,不再搭理沈遠,沈遠氣得捶胸頓足的,這麼好的發財機會,居然讓陳逸這個傢伙白白的葬送了,如果不是他現在行動不便的話,他一定要想辦法將這個藥方搞到手。

藥方到手,天下我有。

陳逸一天掙幾千塊錢,正常情況下,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但想到價格必然會高到離譜的不夜天,陳逸知道這麼賺錢肯定是不行的。

在沒找到新的賺錢的辦法之前,他能夠做的就是節省開支,第一步,當然就是將住酒店換成租房。

當時剛來潛龍市的時候,沒想着要打持久戰,所以他豪氣的住下了還算高檔的酒店。

現在他每天掙的錢和他的房費差不多,這樣下去肯定是攢不了錢的,所以去外面租住,刻不容緩。

陳逸將熟睡的皮皮交給林楊照看,然後自己出去找房子,他出酒店沒多遠,就趕緊背後有人在跟蹤他,而且對方身上的殺氣特別重。

陳逸本來可以輕鬆將對方甩掉,但他擔心被自己甩掉之後,這個人去酒店找林楊和皮皮的麻煩,所以他裝作沒有發現對方,慢慢的走到等待拆遷的危房區。


這些房子特別的破舊,早已經沒有人居住了,牆面上到處都寫着血紅的拆字,這可是財富的象徵。

陳逸見四下無人,而那個跟蹤者還在慢慢的向他靠近。

“跟了我這麼遠,也累了,出來聊聊吧。”

陳逸看着一面斷牆的缺口,大聲說道。


過了足足有三分鐘,一個蒙着面的黑衣人緩緩從缺口處走了出來。

“爲什麼要跟蹤我。”

陳逸看着蒙面人,笑着問道。

蒙面人沒有說話,只是快步朝陳逸走過來,而且越走越快,在距離陳逸二十步的時候,突然加速,身子向閃電一樣射向陳逸。

同時陳逸看見他身上寒光一閃,手裏多了一把鋒利的匕首。

陳逸愣了一下,他自信在潛龍市沒有樹立任何敵人,爲什麼這個人一上來就想要他的命。

陳逸趕緊一個閃身,躲過蒙麪人的致命一擊,蒙面人一擊落空,腳在陳逸身後的牆面上一蹬,身子再一次衝向陳逸。

因爲不明白對方的身份,陳逸並沒想向對方下狠手,但對方的攻擊卻不留一絲餘地,陳逸心頭的怒火就被點燃了。

在身形交錯的時候,陳逸直接一掌砍向蒙面人持刀的手腕,叮噹一聲,匕首應聲落地,蒙面人痛苦的**了一聲,然後緊緊的抓住被陳逸砍傷的手腕。

“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對我下如此的狠手。”

陳逸緩步朝蒙面人走去,蒙面人吃虧之後,明白他根本不是陳逸的對手,所以他不停的向後退。

退到斷牆處,就已經沒有後路可退了,隨着陳逸一步步逼近,蒙面人也變得越來越緊張,甚至連身子都在輕微的顫動。

“說,到底是誰讓你來的。”

陳逸突然大聲喝問道。

蒙面人冷哼一聲,突然縱身而起,雙腳以極快的速度踢向陳逸的面門。

陳逸冷哼一聲,一把抓住蒙面的腳踝,然後用太極推手,蒙面人的身體被他當成麪糰一樣輕輕的揉搓。

在陳逸揉搓的過程中,不停的傳來蒙面人身上傳來咔咔的聲音,並不是骨頭斷裂,而是骨頭在關節處的摩擦。

陳逸當然可以將這個蒙面人的骨頭全部揉碎,但在不清楚對方身份的情況下,陳逸並不想做這種殘忍的事情。

在感覺將對方的戾氣搓沒了之後,陳逸雙手往前面輕輕一送,蒙面人的身子就好像皮球一樣,滾了出去,在距離陳逸十步之遙的地方,停了下來。

“怎麼,還要嘴硬嗎?”

陳逸用充滿威脅的語氣說道,剛纔他已經向對方展現出了他的絕對實力,他相信他現在的威脅在蒙面人面前力度是很大的。

蒙面人半跪在地上,好像在做着十分強烈的思想鬥爭。

陳逸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盯着他,陳逸知道,這個時候,無形的壓力是最有效的,他在等待蒙面人徹底的奔潰。

蒙面人顫顫巍巍的將手伸進了懷裏,陳逸微微一笑,看來這個人只是一個殺手,他應該是掏僱主給他寫的信。

但很明顯,是陳逸想多了,蒙面人突然一揚手,一個巨大的煙花在空中綻放,而他的另一隻手也沒有閒着,朝陳逸扔出一個***。

煙花在空中形成一個面目猙獰的鬼臉,即便是陳逸,也從那張鬼臉中感覺到一絲絲的寒意。

看來這個蒙面人應該是屬於某個特殊的組織,而這個綻放出鬼臉的煙花,極有可能是向同伴求援。

一想到對方是一個組織,陳逸就開始擔心在他離開之後,那些人會不會對林楊他們不利,越想越害怕,所以他不再搭理蒙面人,直接飛奔着回到酒店。

看林楊正在輕輕的拍着皮皮的身子,哄他入睡,陳逸這才長舒一口氣。

“林楊,這個酒店咱們不能住了。”

陳逸看着林楊,小聲說道。

“知道,你這麼快就找到房子了嗎?”

林楊輕聲問道。

“其實不光是房錢的問題,我們被人盯上了,對方應該是一個比較特殊的組織,而且他們應該知道我們入住的酒店,我們必須尋找一個更加隱蔽的地方。”

“啊,我們到潛龍市的時間並不長,怎麼會被人盯上呢,不會是東子西他們吧。”

林楊說道東子西的時候,回頭看了沈遠一眼,如果是東子西的話,沈遠的嫌疑是最大的。

“喂,你們可別冤枉人啊,我現在這個狀態,走路都費勁兒,怎麼可能還和東子西有勾結呢?”

沈遠趕緊大聲的表態,以示清白。

“你的意思是,如果你走路方便,就要去和他勾結,是嗎?”

林楊一下子抓住沈遠話裏的漏洞,大聲質問道。

“林楊,你這不是胡扯嗎,咱們兩個可是一直呆在一起的,我如果有問題,你也脫不了干係。”

沈遠用耍無賴的口氣說道。

“你們不用說了,這個人不是東子西的人,他們應該是潛龍市當地的組織。” 東子西走的是法術路線,且他的法術充滿了邪心,陳逸和這個人交過手,他用的明顯是武技。

陳逸知道這些人大概已經知道他住的位置了,先前因爲擔心皮皮和林楊的安全,所以他跑回來的時候並沒有繞圈子,而是直接回的酒店。


只要有人跟蹤,他們的住處必然就暴露了,所以在入睡前,他在房間的附近加了好幾層預警的屏障,一旦有人靠近,他就會立即被喚醒。

果然,睡夢中的陳逸很快就被自己的屏障喚醒,他感覺到有幾個武力不俗的人正在慢慢的向他靠近,而且氣息很弱,一看就是潛行的高手。

如果不是事先設置屏障的話,陳逸有可能就稀裏糊塗交待在這裏了。

陳逸看了一眼身邊的皮皮,睡得十分的香甜,他害怕打鬥起來會影響到皮皮的安全,所以考慮再三,他在皮皮身上加上一個高能量的屏障之後,估計驚慌失措從酒店裏面跑出去。

在確定偷襲者緊隨其後之後,陳逸就往潛龍山的方向跑,來到山腳,對方窮追不捨,陳逸和對方拉開一段距離之後,用了一個隱身符,藏在一顆大樹上。

接着月色,陳逸看見一個身穿黑袍的人,出現在他剛剛離開的空地上,黑袍人大概是感覺不到陳逸的氣息了,就判斷出陳逸應該藏起來了,所以他的動作比較緩慢,且謹慎。

“不要藏了吧,你跑不掉的。”

黑袍人突然低聲說道,同時一步一步的向陳逸藏身的那棵大樹靠近。

陳逸暗暗後悔剛纔失算了,正常情況下,這棵大樹的確是最佳的藏身之所,但陳逸有隱身符,是不需要用樹葉來遮擋自己的身子的。

所以最好的做法他應該是直接站在黑袍人想象不到的空地上,只是因爲剛纔情況緊急,陳逸想都沒有,直接就上樹了。

見黑袍人一步步向大樹逼近,陳逸輕腳輕手的從樹下滑下來,正當他想遠離大樹的時候,黑袍人突然猛的轉身,和他來了個面對面。

“看不見自己,看不見自己。”

陳逸屏住呼吸,將自己的氣息降到了最低。

突然,黑袍人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他猛的一擡手,一巴掌對着陳逸的胸脯拍了過來。

見自己身形暴露,陳逸也就不再掩飾了,直接和他動起了手,雙方都沒想到對方的實力會如此強大,所以兩個人居然進入了膠着狀態。

陳逸很想快點兒將這個傢伙拿下,但這傢伙皮糙肉厚,且身法敏捷,幾次致命的攻擊,都被他化解了。

就在陳逸打算使用最後的絕招,將黑袍人一舉拿下時,突然兩個黑影落在他們的身邊,隨後二話不說,直接加入戰鬥,對陳逸進行圍攻。

讓陳逸吃驚的是,這兩個人黑衣人的武功也很不錯,三對一,陳逸雖然有些吃力,但還算能夠應付,他相信只要抓住他們配合中的破綻,就可以將他們各個擊破。

但是很快,又有幾個黑衣人跑了過來,也加入了戰鬥,而且黑衣人之間的配合反而因爲人數增加變得更加默契了。

他們好像是一套完整的陣法,陳逸慢慢的就有點兒吃不消了,而對方確越戰越勇。

這麼僵持下去,陳逸會被他們活活的累死,所以他決定鋌而走險,故意賣了一個破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