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叔公,二叔公,千鋒哥乃是我輩楷模,你們不破例的話,我們這些小輩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一時間,流言四起,直氣得那醉紅顏七竅生煙,並且隨她一起出現的紅顏宗一個長輩更是滿頭的黑線。

“紅顏,到底是怎麼回事?”

紅顏宗的長老之一夜傾城相當不滿的問道。


“師叔,你誤會了,一切都是這些鄉野之人的妄言,我豈會看上他這樣的流莽?”

醉紅顏滿臉緋紅的說道。

“紅顏姐?是你嗎?”

沒等葉千鋒以及夜傾城開口,鳳鳴玉卻排開衆人欣喜的出現在了醉紅顏的面前。

“鳴玉?你怎麼在這個小村子?”

醉紅顏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鳳鳴玉說道。

“我怎麼不能在這裏啦?我可是千鋒大哥未來的媳婦,倒是姐姐你爲什麼喊千鋒哥‘流莽’?莫非你們之間有些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不成?”

醉紅顏從來都不相信鳳鳴玉的嘴裏能夠吐出象牙來,只是今日鳳鳴玉的話更是讓她難堪罷了。

“你?你說什麼?”

醉紅顏滿臉皆是不信之意,想來也是,葉千鋒一個鄉野小子,也鳳鳴玉豈會有半點交集?

“我說小辣椒,你好像很看不起我啊?莫非和你單獨呆了一個晚上的我真的很不堪不成?那你那天還那樣對我?”

葉千鋒豈是一個好相與的主,一句話直接氣得醉紅顏拔刀相向,讓鳳鳴玉一隻玉手狠狠的在他粗壯的腰桿之上來了一抓,更是讓強勢圍觀的葉家人炸開了窩。

“我殺了你!”

醉紅顏再也忍不住了,即使她 的好姐妹鳳鳴玉真的看上了葉千鋒,她也不能忍了,鏗鏘聲中,明晃晃的長劍直接刺向了滿臉得瑟之意的葉千鋒。

“紅顏住手!”

沒等葉千鋒出手,醉紅顏身旁的夜傾城依然快速的將其阻擋了下來。

“不可造次!有些事情我回去再告訴你!”

攔下義憤填膺並且很是不解的醉紅顏,那夜傾城滿臉凝重之色的說道。

“師叔,你就眼看着這個流莽毀我清白嗎?”

醉紅顏差點哭了。

“我自有主張!”夜傾城說完,對着周圍的葉家人說道,“各位,我們乃是紅顏宗的弟子,今日到偶然來到貴地,我們並沒有其他意思,不過看樣子我師侄和他有些誤會,不如大家都散了,我與他好好聊聊!”

“既然是紅顏宗的弟子那就沒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在大叔公有些神祕莫測的指揮大家,即使那些等着看好戲的愣頭青發情的小兒馬們也無奈的各回了各家。

“葉媽,你也回去吧,年輕人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

見葉媽有些不放心的意思,大叔公就安慰的說道,不過即使大叔公做出了保證,葉媽還是帶着葉依蘭一步三回頭的擔心着。

待衆人都散了之後,整個世界就只剩下了葉千鋒,鳳鳴玉以及醉紅顏和夜傾城了。

“葉千鋒是吧?你也算是個人才了,居然能夠破而後立,甚至還打破了葉家一千多年的詛咒成爲了一個五品黃武境的修者,看來你也真是有些不俗!”

夜傾城神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不敢,我葉家總得有個能撐得起門面的人吧?要不然隨便出來個小丫頭片子都能騎在咱們傲龍村的頭上了!”

雙眼盯着那憤怒不已的醉紅顏,葉千鋒得意的說道。

“說得好,真是英雄出少年,更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既然如此,不知道你敢不敢去我紅顏宗一趟?”

也不知道也夜傾城在想些什麼,就算那醉紅顏使勁的拉着其衣襟,她也面不改色,目不斜視的說道。


“好啊,我有什麼不敢的?我可早就聽說紅顏宗上下全是美女了,雖然你身邊的這位不怎麼樣,不過長輩你卻是大大的美人啊,並且我猜想你的年紀應該比我母親還要大吧!”

葉千鋒很不老實的說道,直氣得醉紅顏貝齒咬着的嘴脣都快冒血花了,而一旁的鳳鳴玉卻是捂着嘴偷樂,不過那夜傾城依然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

“那就請吧!”

夜傾城非常乾脆的說道,而葉千鋒在和家人簡單的交待了幾句之後,也就無所顧忌的被三個女子簇擁着出遠門了。

“大叔公,我哥哥不會出事吧?”

看着那四個背影,年紀雖然幼小的葉依蘭卻有些擔心的問道。

“放心吧,如果是其他人我還有些擔心,不過那紅顏宗嗎,嘿嘿…….”

在葉媽也葉依蘭不解的神情之下,那大叔公越加神祕的笑道。

兩個貌美的女子嘰嘰喳喳的在前,葉千鋒有些玩味的處於中間,夜傾城一人在後,故而三人都沒有注意到其臉上凝重的神色:

這小子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怎麼總是覺得這小子有些怪怪的?甚至還有高級妖獸的氣息?莫不是這小子是修道有成的妖獸不成?不對啊,要是他真的是高級妖獸的話,那得需要修煉多少年才能修得人身啊?不行,看來真的需要多瞭解才行,不過爲什麼這小子偏偏又惹上了紅顏那丫頭了,哎,真的是孽緣啊…….. 四個人,四副心思,一路走去那自然是非常的不協調,葉千鋒有事沒事就惹那小辣椒一陣,小辣椒自然是不甘處於下風,總是惡言相向,好在有那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的鳳鳴玉和夜傾城勸誡,到也相安無事。

“千鋒,我這樣叫你沒意見吧?”

夜傾城逮住了一個機會帶着慈眉善眼問道。

“前輩說笑了,想我葉千鋒不過一個鄉野小子,能夠得到棲鳳國唯一宗派紅顏宗長老的親暱,我豈會有半點意見?”

葉千鋒笑道,不過心中卻總覺得面前那雖然年紀已經六七十,卻依然如同三十來歲少婦一般貌美的夜傾城有些奇怪:

她到底搞什麼鬼?莫非我還真值得她去加害?又或者她一個老太婆對我還有想法?

“我想你也應該知道,其實我們紅顏宗說起來和你們傲龍村葉家也算是有着歷史悠久的淵源……”

沒等夜傾城說完,那葉千鋒卻驚訝道。

“前輩此話何意?我怎麼從來不知道我們葉家也你們紅顏宗還有什麼瓜葛?”

“你不知道,你不是葉家唯一的修者嗎?怎麼會不知道?並且還是一千多年來誕生的唯一一個修者!”

夜傾城有些懷疑的態度。

“前輩,不是我葉千鋒矯情,我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啊!”說道這裏葉千鋒停頓了一下,一副恍然大悟一般的說道,“我就說嘛,爲什麼大叔公放心讓我跟你走,看樣子他應該知道點什麼!那懇請前輩告之一二吧!”


“既然你們家的長輩沒有提及那些陳年舊事,我也就不方便說了,不過我保證此次你跟隨我回去絕對有生命的保障,甚至還有一個天大的機緣等着你!”

夜傾城的話不光讓葉千鋒雙眼發光,更是吸引了鳳鳴玉的興致,想她父親不知道多少次前往紅顏宗只爲求得一個紅顏宗弟子爲妻,卻是每次都被轟出了山門,故而她真想知道到底紅顏宗看上了葉千鋒什麼。

“師叔,你什麼意思?莫非你還真以爲草堆裏還有鳳凰出生不成?”

醉紅顏滿臉皆是不滿,更是怒氣沖天的瞪着那得意的葉千鋒。

“哎,有些事情等你師傅親自告訴你吧,不過千鋒這孩子真的不錯,以後你可能不能老是流莽流莽的叫人家了!那一晚的事情,無非只是一個誤會而已,雖然千鋒最後一個人逃走了,可是你也不是沒事嗎?”

夜傾城越是這樣說,越是讓某人得意某人生氣了。

“嘿嘿,話說小辣椒,不是我不講義氣,你堂堂紅顏宗掌門的親傳弟子,手裏豈會沒有點兇猛的底牌,故而那晚上我纔會不辭而別,大不了爲兄現在給你道個歉就是了!”

葉千鋒有些恬不知恥的笑道。

“千鋒哥,你可不能丟下我不管哦!”

鳳鳴玉肉麻兮兮的搖着葉千鋒的手臂撒着嬌說道。

“我,我能丟下你嗎?我倒是想,可是我能做到嗎?”

望了那一眼滿眼皆是狡黠之色的郡主大人,葉千鋒苦笑着說道,卻讓一旁的醉紅顏樂開了花。

“哼,你個流莽,終於有人能夠收拾你了,加油鳴玉,一定幫姐姐好好出口惡氣!”

醉紅顏就差點拍巴巴掌了。

“好了,別鬧了,我有正事要問千鋒,你們都走前面去!”

夜傾城阻止了三個青春無限的活力無限的年親人繼續鬧下去。

“前輩不知道想要問我什麼?”

在夜傾城面前,葉千鋒倒是有些老實了。

“千鋒,爲什麼我從你的身上感受到了高級妖獸的氣息?莫不是你得到了一顆高級妖獸的魂玉不成?”

夜傾城非常直接的問道。

“沒有啊,高級魂玉不是相當難求嗎?或許你感受到的是它吧!”

葉千鋒先是茫然,繼而在老人家傻愣之下露出了後背。

“什麼?成年的高級妖獸銀水蟒的獸魂被你煉化了?”

看着如同一條銀龍一般盤旋在葉千鋒後背之上的銀水蟒紋身,夜傾城差點石化了。

“哇,好帥啊!”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煉化了一頭成年的妖獸魂?”

兩個年輕女子,一人愛不釋手的撫摸着葉千鋒後背之上那如同紋身一般栩栩如生的銀水蟒,另一人卻是一副打死也不敢相信的表情。

“沒什麼不可能,我不是說了嗎,哥就是一個傳說!”

在鳳鳴玉抗議的目光之下,葉千鋒收了神通,放下衣服之後淡然的說道,不過心中卻有些後悔了:感情煉化高級獸魂還是一件有些不可思議的事情啊,看來以後要小心點了。

“快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

夜傾城的激動讓葉千鋒非常的疑惑。

“很簡單啊,雖然過程痛苦了一些,不過卻也簡單,說起來也是湊巧,那一晚不是我跳水嗎,結果發現一條垂死的銀水蟒, 繼而將其魂魄煉化了!”

葉千鋒自然不會說出黑痞的存在,故而很朦朧的說道。

“這樣啊!”

夜傾城豈會不知道葉千鋒故意如此,故而雖然很想知道細節,卻也不再追問。

“哼,還是男人,你也太小氣了吧?我怎麼就沒有那樣好的運氣?”

醉紅顏自然不會善罷甘休的鄙視道。

“嘿嘿,這還用說嗎,那是你人品有問題!”

葉千鋒真的就是一個流莽。

“你!”

醉紅顏再次差點暴走了。

“好了,別鬧了,既然千鋒有如此機遇,我也正好有一事相求,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我們紅顏宗一個忙?”


夜傾城居然非常嚴肅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