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東北心裏狐疑??卻沒有敢把這件事說出來??加上旅店老闆??悄悄叮囑他??不要把旅店死人的事件告訴給住在這裏的客人??以免影響旅店的生意??這裏地處偏僻??死了那麼一個遠地人??沒有誰知道

再說了??小東北欠下旅店老闆房租和其他費用若干??旅店老闆出於人道主義??還得讓大東北把小東北背起在一個月黑風高夜??偷偷??埋葬在亂墳崗

接下來好幾天??大東北都沒有去車站拉客??所以纔會給鍾奎他們錯過??要不然拉他們來這裏的就是大東北??他也就可以套牢他們??順順利利做一筆來回生意

從死水灣離開後??鍾奎等人心情大好??特別是香草??一路談笑風生??嬉笑玩鬧??誌慶惦記妻子??孩子、老人

鍾奎心裏裝着冉琴??心裏準備了很多話??想對她說……

徐倩不捨卻又無奈??知道在返回a市之後??鍾奎也許不會在關心自己??心裏是空落落??五味雜陳??百感交集

小明這一次的表現不錯??他暗自告訴老爸??自己真的可以幫助師父了

香草和文根有些複雜??她明知道這次回去就要嫁給他??卻還是以一副冷然的神態面對他

當然鍾奎是一個有始有終原則性很強的男人??在離開死水灣時??自然是要平息秀秀心中那沖天怨氣??因此交代死水灣村民??每天下午三時三刻也就是秀秀的死期唸誦大悲咒??化解掉她徘徊在死水灣的怨氣

在他們離開時??李老幺執意派出牛車一路相送到相距百里之遙的一座小縣城??便於他們可以乘坐一輛小巴??提前到達轉車點的一個小站??這樣可以少走路程以免延誤回家的日期

一路上他們吃的是山民送的糯米粑粑??住的是鄉村旅館??說旅館??還不如說成是農家小院更貼切一些??去時有一定目的性和目標??回來時??身心疲憊??歸家的念想與日俱增

香草不知道是不是得了婚前恐懼症??自從離開死水灣之後??就一直悶悶不樂??沉默寡言的樣子??她亦如此??就連文根也是這樣

誌慶告訴鍾奎這是每一個即將進入婚宴殿堂人的心態

小明抱住一部鍾奎給他的風水淺談愛不釋手的看

徐倩一個人摸出那張摺疊的畫紙偷偷看??看後??秀眉擰緊??眼神複雜面色凝重??似乎有什麼難以言明的心事一般

這一天??他們又要面臨轉車的程序??在下車之後??他們分別坐上人力三輪車來到在距離臨時招呼站一附近鄉鎮集合的小旅店裏

這是一家四合院的小旅店??院子中央有一口井??井口有四塊四四方方很平整的方條石搭建??四合院裏住的除了兩口兒帶一黃毛丫頭外??其餘的均是南來北往的住客

四合院的房子??由東、西、南、北四面房子圍合起來形成的內院式住宅??連日來的舟車勞頓??在進入四合院時完全被這種潛在的古樸古風氛圍給淡沒了

香草落落寡歡進入臥室??一言不發??不停的整理她的衣物??徐倩破例沒有研究那張畫紙??推開西邊的窗戶??一抹夏日的餘暉映入眼簾??凝望着它??萌生詩意畫景……這是餘暉難捨白晝的離去??眷戀它朝朝夕夕陪伴??無奈它遲遲暮暮歸的畫面感嗎

鍾奎和誌慶沒有急着進臥室??一盆剛剛從井裏提出清亮冰涼的井水??抹掉疲乏和臭汗??愜意的坐在院兒中??主人送來一杯淡茶??他們倆就在那饒有興味的欣賞起日落??看院中微風吹動柳條??看鴿子悠閒飛過頭上這塊天空無比愜意的場面

那個時候??無論陌生人??還是彼此熟悉的人??反正是見面三分親??有住客看見新入住進來的五個人??都笑吟吟的迎上來??主動打招呼??一般都是喊老表什麼的

有一個粗粗笨笨都漢子??肩膀上搭在毛巾??手裏拿着面盆貌似要來水井邊打水洗臉吧??在看見誌慶時??主動喊道:“老表來了??”乍一聽還以爲他是誌慶的親戚呢??其實毛關係沒有

“你好??老表??”聽着對方一口地地道道東北腔味兒??他急忙迴應道

“好??”漢子淡淡的目光瞥看了一眼??比自己還黑??其樣貌實在不怎麼樣的鐘奎一眼??懶得搭理徑直到井邊提起木桶往井口一貫??拉上絞索就自顧的洗臉

鍾奎對於這些??早就司空見慣??不足爲奇

倒是誌慶有些替他抱屈

漢子抹乾淨之後??感覺到被人注視??蹭蹭擡頭恰好給他的目光相碰??“老表是生意人??”挪開視線??低頭倒掉面盆裏面的水??彆扭的姿勢隨口問道

“老表眼高??我們不是什麼生意人??而是一羣俗不可耐??沒有見識的普通人??”一向大氣的誌慶??第一次反脣相譏道

聽到對方話裏的刺??“額??別介??出門都是兄弟??我說錯什麼??還請老表別介意纔是??”東北漢子急了??趕忙言明道

“沒什麼??你忙??”誌慶斂住笑容??沒有理會對方??而是給鍾奎閒聊起來

東北漢子討了沒趣??只好怏怏不快的離開了

黑黝黝的天空??靜謐的氛圍中??古老的四合院顯得神祕詭異??房間的窗簾沒有拉上??微弱的星光穿透窗戶??把房間照亮??鍾奎卻覺得??四合院安靜之中似乎有什麼隱晦氛圍存在??就在他想法冒出??視線瞥看到他和誌慶的牀鋪上??出現一根很細很長的髮絲 004 暗夜見詭

髮絲是誰的??香草的??還是徐倩的??問題冒出??鍾奎立馬就詢問小明

“剛纔我和你陳叔出去??有誰進來過??”

小明挪開留戀在書上的視線??搖搖頭??不解的目光看着師父說道:“沒有誰進來過??”

“奇怪??”

誌慶進屋??“有什麼好奇怪的??”

“你看……”

順着鍾奎的視線看去??兩根髮絲??“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不就是女人的頭髮嗎??”話說出口??誌慶心裏一陣噁心??暗自想這裏會不會是野 雞店什麼的??許是這間屋子住過野 雞和嫖 客??要不然怎麼來解釋這兩根細長的頭髮絲

小明見他們倆牀上有髮絲??也趕忙把自己牀上的鋪蓋拉開來看??這一看把他嚇住了??“師父??”他驚叫道

“……”奇了怪了??這是什麼狀況??不光是鍾奎感到不可思議??誌慶也覺得事情蹊蹺??他們倆決定去找店主問問

店主在看電視??店主老婆在輔導女兒寫字??進入屋裏的誌慶看見??電視熒光屏上藍幽幽的折射線??映照在一家三口的面上??看着就像鬼魁一般

“你們開燈噻??”他緊張的吞嚥一口唾沫道

‘啪嗒’清脆的電燈拉線開關聲??男主人關切的詢問道:“有什麼事嗎??”

“這是什麼??”鍾奎從指間上滑下三根細長的髮絲??遞給男主人眼前道

看着髮絲??男主人面色微微一變??還沒有出口說什麼??女主人接茬道:“這是我的頭髮??早上打理牀鋪時??不小心落下的??”

男主人在老婆說出這番話時??面色一緩??眉頭一鬆道:“就是??就是??我老婆最近太累??頭髮見天掉好多??”

誌慶在他們倆夫妻說話時??認真注意了一下女主人的頭髮??烏黑的髮絲??乾淨利落盤結在後腦勺一大團??她的頭髮應該是長髮來的

既然店主承認頭髮是她自個的??鍾奎和誌慶無話可說??這樣也就圓滿了後者心裏的一個疑問??在頭髮被女店主承認時??至少可以說明一件事??這裏不算是野 雞店??也就不存在令人唾棄的事件發生

夜深人靜的時候??一輪白晃晃的月亮??慢騰騰爬上雲頭??一襲慘白色的月光??斜刺刺的映照在因爲插銷撬起??沒有關閉嚴整的窗櫺上??在睡房裏??此起彼伏的呼嚕聲??覆蓋住窗外夜蟲子唧唧鳴叫之聲

一陣尿意??折騰得志慶在牀上翻來覆去從夢中醒來??睡眼惺忪起來??步履蹣跚走出睡房??迎面一股冷風撲來??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戰??冷風中樹影婆娑??倒影在屋牆上??乍一看??驚嚇得他汗毛一炸……以爲看見不乾淨的東西了??再次定睛一看??不由得自嘲道;尼瑪的??原來是風搖動樹影……

‘嗚嗚……’風??夾雜着一種酷似嗚咽之聲??侵入誌慶的渾身毛孔裏??他聳聳肩??極力做出很鎮定的樣子??繼續向前走去??‘嗚嗚……’這種讓他幾乎屏住呼吸的聲音??再次傳來??他不由得啞然止步??很想看清楚??或者聽明白是怎麼回事

聲音很有渲染感觸??他安靜佇立在屋外??感受到這疏離於人類的氣息??同時也感受到令人心碎的悲涼??視線挪動??捕捉到風鬼祟的痕跡??繼續延伸擴展……一抹孤寂的背影??映入他的眼簾

在這半夜三更的時候??驀然看見一縷纖細的背影……不??應該說是一個女人??很孤單的樣子??坐在院壩中央那口水井邊沿在梳頭??你害怕嗎

誌慶見此情景??心突然猛烈跳動一下??胸口嗔得慌……卻也顧不得細看??趕緊的一溜小跑去了院子角落處的茅廁

待他入廁返回時??那個女人貌似回屋裏了??反正水井邊已經沒有人??在這種詭異的氛圍裏??是人都會心生膽怯和恐懼的心理??誌慶也不例外??在瞥一眼水井邊時??渾身毛毛的感覺??腳步那是蹭蹭的碎步跑??就在他快要閃進屋裏時??那一抹纖細的身影再次映入眼簾

誌慶親眼目睹那一抹身影進了他們旁邊的睡房??旁邊的睡房??不就是徐倩和香草兩人住下的嗎??難道剛纔那個女人是徐倩??關聯到小姨子的問題??他不能淡定了??得鼓起勇氣去看看明白

走到她們倆的房門口??卻發現房門緊閉??裏面黑洞洞的……手指扣住門縫??試探性的輕輕一推??推不動??這房門分明就是從裏面鎖住的??如果外面的人要進去??就得搞出動靜來??可是至始至終他都沒有聽見關門和開門的聲音

奇了怪了??誌慶沒有驚動香草??鬱悶的退回屬於他們三人的房間門口??不放心的再次回頭看向她們倆的房間??牆體上倒影下??妖異舞動中??一彎佝僂??貌似人的影子??毫無預兆進入視線……

孃的??活見鬼了??他使勁揉揉眼睛再次定睛看時??那裏有什麼人影??原本就是樹影來的??樹影交叉重疊的影子??錯覺看成是人影了

定定神?? 契約男友要翻身 不想去看??也不想去想??決定回房裏繼續找周公聊天去??動身走幾步??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令他忍俊不止扭頭就那麼隨意的一瞥

這一瞥??差點沒有把他嚇尿

之前看見的那一抹滲人的人影??就像具備生命力一般居然跟樹影在瞬間分離開來??人影慢吞吞的走着??走着~成爲個體……

‘咕嘟??’汗毛倒豎??來不及跑的誌慶?? 萌寵嬌妻不要逃 可以在靜寂中聽到由於緊張??喉嚨急速吞嚥唾沫的咕嘟聲??那一縷纖細的身影??一閃好像進了徐倩她們斜對面的屋裏

尼瑪??他哪敢繼續逗留在原地??還不趕緊進屋更待何時

進屋反手‘砰??’超大分倍關門的響聲??驚醒了小明??也驚動了鍾奎

一個條件反射的翻爬起來

一個還迷迷糊糊不想睜開眼睛

啪嗒??暗黑之中不知道是小明還是鍾奎按開了電燈

“陳叔??”小明擡眼看向??滿臉異常神態的誌慶??不明原委的樣子??詫異道:“陳叔??你沒事吧??”

慚愧??自己被嚇得如此狼狽??還被一個毛孩子關心??誌慶努力剋制心裏的驚秫感??僵直的笑道:“沒事兒??剛纔看見一隻黑貓??嚇我一跳??”

“哦??”小明答應着??慵懶的閉上眼睛??繼續睡覺

鍾奎一直沒有吭聲??他還在回味剛纔夢境裏的情景??在小明重新倒下睡覺時??纔打在哈欠看着誌慶說道:“什麼時間了??”

誌慶走到牀邊??撩起被褥??上牀躺下??“應該是子時吧??”多此一舉的擡起手腕??看看已經停了好幾天的手錶??苦笑道 005 善意謊言

“哦你們剛纔在說什麼”鍾奎這時稍微清醒了些想起剛纔小明和誌慶在說什麼話

“嗨嗨沒什麼起來方便出門就看見一隻大黑貓嚇了一跳”

“哦那睡吧”鍾奎說着話把身子往下一縮以舒適的姿勢躺下不想再說什麼

小明和鍾奎不一會就睡着了

苦逼的誌慶卻怎麼也無法入睡他在不間斷的折騰這吱嘎吱嘎發出破響的木牀腦海裏是揮之不去的纖細身影

這件事要不要告訴鍾奎他反覆不停的捫心自問也不知道翻騰了多久意識模糊中一聲聲哀怨的哭聲在風的協助下頑固遞送進耳膜誌慶心思一動急忙尋覓哭聲來源處

在院子中央那一口水井邊一個女人嗚嗚咽咽不停的啼哭

“大姐……”他很想說;這半夜三更的你不睡覺在這裏啼哭鬧得大家都不得安寧可是見女人一副悽苦的樣子他沒好意思說出口

女人沒有理睬誌慶的喊聲繼續掩面哭泣……弱不禁風的身子骨看着讓人心生憐憫

“大姐有什麼難處需要我幫忙嗎”

“……”女人停住肩胛抽動聲音也停住好像在沉思又好像在猶疑不決的在考慮要不要給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說話

急死人誌慶很着急再次問道:“大姐有什麼難事需要幫忙的”

他的再次問話好像激怒了女人的耐心女人蹭的立起身也不擡頭看他就徑直的碎步離開

真是怪人誌慶對於女人的無理和無視很是氣憤攪擾了別人的瞌睡還這麼矯情的樣子這種女人真的是沒有公德心

懶得管只要她不在繼續哭泣就沒事這樣一想他就預備往屋裏走這麼稍微一動驀然從夢境中醒來睜開眼睛時視線所看見的是暗幽、詭異的環境這是因爲月光折射越過窗櫺進到屋裏的緣故

從夢中醒來的誌慶再無睡意只能閉眼養神細細回味着夢境中見到的怪異情景這個女人是誰她爲什麼選擇入自己的夢

鄉村的凌晨很熱鬧是那種質樸迴歸自然的熱鬧有鳥叫聲有雞、鴨、鵝、相互媲美的叫聲還有雞公車在機耕道上滾動發出的吱呀聲

旅店在一條通往兩座小縣城的路邊南邊小縣城距離這裏還好遠給鍾奎他們走的路線是南轅北轍北邊小縣城纔是他們必經之路

旅店就像是沙漠中的‘新龍門客棧’機耕道上南來北往的人流量多了去在旅店旁邊開了幾家小食店機耕道就是橫穿小食店和旅店中間位置一邊通往南邊縣城一邊通往北邊縣城

旅店早起的客人還是那位東北漢子他是這裏的常客也是在小鎮上幹苦力活的職業是蹬三輪車的車伕

基於這裏地處偏僻各種交通也不便利這裏的班車稀少一天可能來得到兩趟東北漢子很想包攬下運送鍾奎他們去縣城的生意就想方設法靠近他們

因爲第一次的接觸誌慶對於此人沒有好感

東北漢子一大早起來笑嘻嘻的招呼他

他冷漠的敷衍着一杯水一口牙膏把嘴巴塞得滿滿的無暇顧及對方的招呼只能是點點頭來應對

見對方很冷漠的樣子東北漢子覺得自己的熱臉貼了冷屁股撇撇嘴撒丫子就走

誌慶見他要走不知道怎麼就想喊住他聊幾句可能是因爲昨晚的情況吧他想在此人身上打聽打聽那個女人的下落

在沒有查清楚事情真僞前志慶不想驚動其他人只有在這位東北漢子口裏打探纔不會鬧笑話因爲東北漢子個性率直不卑不亢也不會三八什麼的

他含一口的漱口水沒有在口裏呆上幾秒鐘急忙吐掉出口喊住對方;“老表要上班”

東北漢子停住腳步回頭傻笑道:“嗨嗨那不是上班是賣臭汗”

“哦你拉一趟賺多少錢”

“看去的方向定價我一般都是象徵性的收費不會亂收的”東北漢子見對方主動詢問價格不由得眼睛一亮急忙表示道

“哦”誌慶抹一把嘴角的牙膏泡沫又道:“這裏住的客人多嗎是不是你送來的”

“嗨嗨有一部分是”

三言兩語下誌慶明白一件事旅店老闆和這位漢子一定有什麼默契的協議存在想到他們下車時車門前堵住好幾輛人力三輪車大聲叫嚷生意的情景

人力三輪車車伕和旅店老闆相互爲了各自的利益勾搭達成一種默契的協議這種現狀比比皆是車伕可以給旅店源源不斷送來住客他就可以免費住在旅店裏或者是送來一位客人就從中抽成

誌慶理性的推測果然是準確無誤

東北漢子和旅店的確是有協議的在誌慶問出那位女人時他拒絕回答並且即刻就找藉口離開了

鍾奎和小明到井邊漱口誌慶還在看東北漢子進屋的背影相互點點頭眼神複雜且有些無奈的樣子

香草和徐倩也來了

睡單間的文根也過來笑嘻嘻的給大舅子打招呼順道獻殷勤的給未來媳婦兒擠上一隻牙膏遞上

“昨晚好睡”鍾奎掃視他們一眼問道

“唔不怎麼樣牀鋪好像有跳蚤”香草不滿道

徐倩嘴角一勾苦笑一下點點頭道:“嗯我也覺得”

“女孩子的皮薄鮮嫩好吃所以跳蚤光顧你們我們沒有感覺一覺呼呼睡到天亮”文根不適時宜的嘚瑟道

“……”香草瞪眼

小明竊笑

鍾奎想起一件事急忙看向誌慶“陳叔昨晚你沒事吧”

誌慶微微一怔支吾道:“沒什麼事就是看見一隻黑貓”

“黑貓”文根詫異接着嘟噥道:“我沒有看見黑貓卻看見一根細長的頭髮”

“對我們牀上也有”香草急忙補充道

“爲什麼是一根”鍾奎奇怪道

“誰知道呢或許是你的夢中情人掉的吧”文根調侃道 006 心術

誌慶神態凝重??沒有和他們搭訕??顧自拿起漱口杯離開了

鍾奎凝望着他遠去的背影??狐疑他是不是看見黑貓??這裏有黑貓嗎??那位進屋的東北漢子??可能是看見有倆女孩在這裏??在誌慶離開後??他徑自走了出來

“嗨??你們好??”聲如洪鐘??身體健碩得像一頭犍牛的東北漢子??一下子吸引了小明的眼球??要是自己以後也長大像他這麼偉岸??那該多好

“你好??”答覆的是文根

鍾奎何等自然??你不理睬我??我豈能主動理睬你??丫的??看勞資不帥氣??勞資看你就是一頭牛

香草和徐倩對他矜持一笑??沒有說話??就預備離開

“你是這裏的常客??”文根比起鍾奎和誌慶來??跟娘們似的??丫的??三八了

“是的??”

聽說對方是這裏的常客??香草來了興趣??逮住話題就問道:“這裏的班車??來的時間段??多少時間一趟??”

東北漢子等的就是她這一問??心裏一樂??忙不失迭的答覆道:“要說班車??那就不妙了??一般是中午10點一趟??下午三點一趟??其餘時間沒有??”

“怎麼這樣??”香草鬱悶

“要是你們樂意坐我的三輪車??我可以給你們優惠??”

“額??這件事得問我們的老大??”香草敷衍道

“你們老大是誰??”東北漢子問話時??腦海浮現出誌慶的身影??只有他最適合做他們這些人的老大

“我哥……”香草急着想離開??懶得多說話??吐出兩字就走入

“喲喂??你哥是誰啊??”東北漢子見美女離開??有些不捨道

見這丫的??色眯眯的盯着自己的媳婦兒??“奶奶的熊??她是我媳婦兒??不許老看??她哥是誰你都不知道??你白活了??”文根氣不打一處來道

“……”東北漢子被文根??憑空飛來的醋意??搶白一頓??氣得脖子上一根筋突突的跳??但是爲了要想攬這一票生意??他還得忍耐??還得裝孫子??誰叫自己就是幹這苦逼勞作的呢?? 詭夫大人太兇狠 “她哥是誰??我真不知道??求教??”

文根說出鍾奎就是剛纔那個女孩的哥哥時??惹得東北漢子好一陣大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