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皇子冷笑的與秦守對視,意圖從秦守的臉上看出絕望和痛楚,果不其然,他擡手便是一點,秦守頓時四肢劇痛抽搐起來,秦守慘烈的哀嚎出聲,疼的汗如雨下,一張原本清秀的臉龐都開始劇烈的震顫起來了。

隨後,砰砰砰的在大皇子聽起來無比悅耳的聲音中,秦守痛苦的倒在血泊中,四肢紛紛炸裂,分別爆裂出一篷血液,鮮血更是染紅了大皇子腳下的黑金擂臺,秦守臉上那原本自信,不屈的神色紛紛被驚恐和痛楚、絕望所取代,而下方支持秦守的滄南學院的衆人更是一個個大驚失色,心生絕望。

大皇子不知爲何,一向古井無波且沉穩的心境此時蕩起一陣陣的波紋,讓他感覺前所未有的暢快,忍不住長嘯一聲,酣暢淋漓的痛快大笑,臉上那殘忍和扭曲的笑容越發的滲人,隨後他周圍的世界開始扭曲,風雲變幻。

大皇子頭頂所籠罩的真龍之氣灑下一片又一片的光輝,金色光雨瀰漫中,讓大皇子眼前的世界模糊起來,隨後再次清晰,一股生死關頭的心悸傳來危機感,大皇子瞳孔驟然一縮,眼前哪裏還有秦守四肢斷裂,倒在血魄中慘叫的場景,只見眼前是閃爍着銀光的洗禮劍鋒。

當!

大皇子擡手夾住劍刃,分毫之差那劍刃便能刺破大皇子的眼睛。

這個時候,大皇子額頭首次露出一絲冷汗,同時心頭更是劇烈的一震,如果不是真龍之氣護體加持,及時的提示和瓦解那幻境,恐怕自己已經迷失在無限接近於現實的幻術中了,該死的,到底是什麼時候……

是之前與之對視的那一瞬間麼!?

又是那雙眼睛!太驚人了,這已經是第二次了,若非是自己有着皇氣加身,百邪辟易的話,恐怕真的中招了,於無聲無息毫無徵兆的瞬間對視就能讓自己深陷幻境,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大皇子隨後又興奮的渾身戰慄起來,臉上露出更加殘忍嗜血的笑意,貪婪的舔了舔嘴脣,這雙眼睛,真是太完美了!越發交手,他越發感覺到這雙眼睛所攜帶的可怕瞳術,無聲無息的幻術、神祕的封印術以及可怕的洞察力,等他死了,這雙眼睛,自己不惜一切代價,哪怕與海皇翻臉,也要得到手!

絕強的煉體戰技和空間魔法就算是給海皇又如何,這雙眼睛,讓大皇子看到了自己成爲十聖至尊時,絕頂戰力的捷徑,不久之後,這雙眼睛,就是我的了!

大皇子首次興奮的竟然渾身都在顫抖着。

“爆!”

大皇子再如何自信,都不敢再次與秦守目光交匯了,一旦陰溝裏翻船,恐怕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悲愴結局,大皇子龍傲天一向目中無人,但是交手中不敢與對方正視面對還是頭一次,四道祕力被大皇子引爆,並非針對秦守的四肢,而是集中到了其胸口。

砰!!

一聲來自體內的悶響,爆裂之後秦守大口噴血的倒飛而出,查克拉消耗一空的秦守無法再使用雷遁鎧甲,胸膛豁然開了一個大口,鮮血橫流,周遭的肌膚一片漆黑,甚至可以從外面看到劇烈搏動的心臟和白森森的肋骨。

“啊!!!”莉莉絲和薇薇安等女忍不住驚叫出聲,心臟抽搐似的疼,俏臉血色剎那間都被抽空了。

“現在的你,不過是強弩之末了,精力耗盡,怎麼跟我鬥?”大皇子漠然的開口。

“你卻怕了我這個強弩之末的對手,不敢直面我的雙眼了麼?”秦守胸膛開了一個血淋淋的大口,很快身下匯成一片血泊。

“你只是逞口舌之利罷了!”大皇子冷笑一聲,秦守的雷神之劍被擡手一招,握在手中,劍柄上果不其然刻有術式,心下了然,不過現在這術式已經起不到什麼作用了,當神祕的面紗被揭開之後,在絕對充足的準備之下,一切的強大祕術統統都成了雞肋,劍刃雷光森然,只要注入鬥氣,鋒利的雷刃便尖鳴出現,“不錯的劍,用來斬斷你這個主人的雙腿那是再好不過的利器了。”

“那你可以試試!”秦守面不改色的迴應。

“刷!”

銀光一閃,大皇子手持雷神之劍,一揮便要斬斷秦守的雙腿。

咻咻咻!

但是劍刃接觸到秦守的身前,卻無論如何都斬不下去了,一層稀薄但是無比堅韌的流沙擋住了劍刃,大皇子瞳孔一縮,隨後閃身離開,原地一雙巨大的金黃色的流沙手掌狠狠的握緊,啪嗒一聲碎裂成漫天金色的砂雨。

“那是什麼東西?竟然是砂?”

大皇子眯起眼睛,眼看着秦守被一層砂雲托起。

在秦守的身側,大量的金色沙子不斷的壘砌出現,隨後一隻高達七十多丈的龐大身軀出現,渾身都是沙子匯聚而成的怪物,黑色的紋路遍佈,象徵着風神的來臨,那漆黑的眼眶中銅錢模樣的眼睛則是閃爍着一絲暴虐和嗜血。

“好龐大的能量感應!”玄冥老祖金石夷忍不住開口讚道。

“那是……他的契約魔獸麼?!這氣息已經有聖域的層次了!而且……爲什麼從未見過這樣的魔獸?!”

“想不到還有這樣的後手!”

“大皇子的底牌還沒有動用,秦守的聖域契約魔獸出現,這應該就是他的底牌了吧!”有聖域高手驚歎,“兩人的戰鬥竟然只是剛剛開始而已,底牌都沒有揭開,難道說,之前的戰鬥只是熱身麼?!”

“砂漠·叛奴!”

七八隻三丈高大的金色流沙大手對大皇子圍追堵截,但是這種層次的攻擊對大皇子毫無效果,紛紛被其斬裂,但是守鶴的沙子噁心在於一切的體術攻擊好像都會被削弱至無效化的程度,任由怎麼劈砍,流沙剛剛分成兩半,隨後便重新匯聚,大皇子冷哼一聲,與秦守拉開了一大段距離,遙遙相望。(

今天是**節,像梨子這種單身狗就在這裏辛勤的碼字啊,估計看我書的書友們都在禁止早戀但是偏偏偷偷早戀的黃金時期,不管你們有木有女票,梨子都要說一句,快點兒給我投票~~雖然說咱是單身,但是不能讓那些秀恩愛的小瞧了不是,讓他們看看梨子一夜七次郎的威力,第七更,等着!!!!!!!) 他是組織的大腦,是名為『將』之人。

他像組織里的其他人一樣,擁有屬於自己的代號。

不幸的是,他的代號被名為『將』的光環掩蓋了,幾乎沒有人知道他的代號。就連跟著他最久的萬夫長—光影,也不清楚他的代號是什麼。

他是組織中最為神秘的存在,也是組織最後的撒手鐧。

幸運的是,目前沒有需要他出手解決的糾紛。

他也是個閑不住的人,他總是熱衷於探尋這個世界上存在的危險。

正因如此,他才發現了一個不得了的秘密。

經過一周的分析之後,他得出了結論,那就是這個世界遇到了比異類更嚴重的威脅。

不過,雖然他得出了結論,但他還不能夠確認這個結論的可靠性,因為當前已知的資料實在是太少了。

而要想搞清楚這一切,他就必須花費大量時間。

當然了,他也可以選擇更簡單的方法去搞清楚這一切,他可以動用自己能支配的資源,讓手下的夫長們去調查這一系列事件的真相。

可他並不想那樣做,他並不想讓太多人知道這場危機,更何況還是沒有確認的危機。

他也知道,僅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去調查,必然會引起不必要的懷疑,他需要幫手,他需要一個值得信賴的人,而他也在第一時間想到了光影。

之後的事情就不用說了,他叫來光影,和光影說了自己的計劃。

在和光影安排好一切之後,他就離開了,他暫時離開了組織,去探尋這個事件的真相。

組織里的其他人都因為他和光影的指令而忙著清除異類,他們誰都沒發現,組織的大腦已經離開了。

至於賢者集團那邊,由於之前組織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威懾,賢者們也變得安分了許多,他們同樣沒有注意到『將』已然離開。就連那個以智慧聞名的大賢者,也被『將』的障眼法欺騙了。

他在離開組織后,先前往了自己第一次目睹那種事件的現場,一座偏僻到叫不上名字的小城。

可這次,他並沒在之前的現場目睹到相同的事件。他在查看了一番后,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同一地點發生相同事件的概率實在是太低了,我本不該抱著僥倖心理來到這裡。

這裡已經沒有一點有價值的線索了,我應該儘快去別的地方看看,不能在此就留。」

將這麼說著,他最後環顧了一下四周,決心離開這裡,區別的地方尋找線索。

他這一路上很順利,幾乎沒有人懷疑過他的身份。沒有人會想到,這樣一個看似普通的男人竟然是那位遊走在生死邊緣的『將』。

他本想直接出城前往下一處目擊點,但他卻發現,自己攜帶的儲備糧食已經所剩無幾了。

作為『將』,他可以用常人想象不到的極限方式生存下去。

可是,他現在不能作為『將』,他想要搞清楚這一切,就必須先隱藏起自己的身份。

正因如此,他在離開組織時,才沒有帶組織里的任何東西,只是簡單地帶了些日用品和衣物。

「看來我需要補充一下補給然後普通的吃頓飯呢。」

將自語著,他無奈的笑了笑。

「上次像這樣悠閑的時候,已經是多久之前了呢?」

將吐槽著自己,他在補充完儲備糧食之後,去附近的餐館簡單吃了一些。

商海爭鋒 可將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在餐館里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準確的說,他遇到了兩名少女。

將憑藉著多年和異類對抗的經驗,他立刻就認出,其中的一名少女正是異類。

『居然還有異類躲在城市裡,這真的令人感到驚訝。

不過,這個異類之所以能躲在這裡,大概是由於那傢伙的幫助。』

將這麼想著,他把目光轉向了另一名少女。

『她原來是人類,那她究竟是抱著怎樣一種心態接受了和她不一樣的異類?

還是說,她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夥伴是異類?』

將這麼猜測著,他冷靜的觀察著她們兩個人,並沒有做出任何過激的舉動。

『最近不也有一個名叫輝的小子和一個異類走到一起了嗎?看來那兩個少女的情況應該和他們類似。

那麼,我要動手嗎?我可不能放著異類不管。』

也難怪將會在這時想起輝等人,畢竟早在不久前,他還安排夫長們去集中清除輝等人。

當然了,作為將,他不能放任異類在自己眼皮下活動,他很清楚異類有多危險。

可是,他現在卻不敢下手,生怕暴露自己的身份。

『這裡實在是太偏了,以至於組織沒再這裡設立分支機構。不然的話,這座城市裡絕對不可能出現異類。』

將在權衡了一番后,最終還是決定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不出手。

雖然將決定不出手了,但他並不打算就此放過那兩人,他打算上前和她們聊聊,了解一下她們兩人的情況。

於是,他就先點了三杯紅茶,然後坐在了她們身邊。

兩名少女對於這位陌生人的到來顯得很警惕,她們見將坐在了她們身邊,於是就牽著手站起身來,想要離開這裡。

「別走啊,兩位,我有話想對你們說。」

當然了,將叫住了她們,然後也沒賣關子,徑直表明了自己的目的。

「閑話就不多說了,我能感覺出來,你不是人類。」

將看向了那位異類少女,他猜測著她的能力。

很明顯,將的話把兩名少女嚇了一跳,她們以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不要緊張,我並不是追殺你們的人。我之所以能分辨出她不是人類,是因為我年輕的時候和他們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交道。」

將這麼說著,他示意兩位少女不必緊張,並用看似合理的解釋讓她們兩人放下心來。

將很老道,他在和少女們攀談了一番后,知曉了所有自己想知道的情況。

他知道了異類少女的能力,也知道了她們兩人在一起的原因。

之後,將也沒有糾纏她們兩人,而是先行離開了。

『人類和異類真的沒有辦法共存嗎?』

在離開那兩個少女之後,將產生了這樣一個疑問。 “哈哈哈……本大爺終於重見天日了!!真想破壞啊! 我可能是個假王爺 無論如何都想大幹一場啊!”守鶴的聲音興奮的叫囂起來,咆哮連連,它本身就是風屬性的尾獸,一吼之下,氣浪翻滾不休,聲音響徹整個皇宮。

一番宣泄的咆哮之後,守鶴這纔將銅錢樣的眼眸注視到秦守的身上,悶聲道:“你就是本大爺現任的人柱力麼?竟然有宇智波一族的寫輪眼……真是了不起的傢伙。”

“廢話少說……”秦守虛弱的喘息着,毫不猶豫的命令道,“把你的查克拉給我,我要回復體力。”

“等着!”守鶴顯然相當不滿意秦守的說話態度,但是礙於系統的設定,不可以忤逆和背叛,悶聲不滿的迴應一句,然後乖乖的給秦守傳來尾獸查克拉,秦守感受着龐大的查克拉供應,忍不住舒爽的輕哼出聲。

在火影的世界中,尾獸查克拉和仙術查克拉是恢復傷勢、恢復體能最佳的兩種查克拉,鳴人和佐助第一次終結之谷戰鬥的時候,鳴人便是借用了九尾的尾獸查克拉復原了被穿透的肺葉和胸膛的血洞,完好如初!秦守也體會到了這種福利,新生的肌膚和皮肉在不斷的蠕動着,一絲絲白煙升騰,秦守的體力一絲絲的迅速恢復着。

所有受損的傷勢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恢復至完好,而力竭的身體重新煥發了力量,彷彿重新充能的高效率戰鬥機器一樣,眼中煥發出奪目的光彩,秦守的戰鬥力恢復到了頂點!

“竟然恢復如初了!”皇祖和海皇兩人不由得蹙眉,同時更加震驚秦守所層出不窮的底牌,這契約的魔獸到底是什麼來歷,它竟然有這麼匪夷所思的恢復能力,就是不知道戰鬥力會剽悍到什麼程度,總之,大皇子龍傲天如果不交出自己的底牌的話,恐怕……真的會落敗!!

守鶴的一系列攻擊手段在大皇子面前所受的限制相當的大,真龍之氣加持的身軀無視砂時雨、砂手裏劍等手段,甚至砂縛柩等手段都無法奈何的了大皇子,那麼只能來狠的了!

“流砂瀑流!”

守鶴身上覆蓋的層層流沙飛速的披散開,一層層的沙浪就彷彿是海浪一樣的翻涌,擂臺被十聖級別的結界封印,而且無從地面吸取沙子,只能就地取材讓守鶴瓦解部分身軀化作一片小型的沙漠,大皇子驚疑不定的浮在半空,隨後數只砂之手從各個死角向他抓來,大皇子冷哼一聲,鬥氣翻涌,將所有的手掌統統都擊碎。

但是忽然,他卻發現自己處於一片陰影之中,整片沙漠的沙子統統都席捲至百丈高空,遮蔽了日光,將大皇子裏三層外三層的包裹起來,深深的埋入其中。

“砂瀑層大葬!”

既然無法把他埋入地底,那麼就直接把砂層疊高,大皇子被流沙埋入黑金擂臺頂面,而砂層足足高百丈,蘊含的恐怖壓力恐怕真龍之氣加持的身軀再強悍,也禁受不住這樣的可怕壓力,恐怕分分鐘就會肢體破碎,體無完膚!

“轟轟轟!”

百丈高的砂層劇烈的震顫起來,彷彿下方關押的巨魔掙脫了地獄的枷鎖,咆哮着即將重獲新生!

“封印他!”秦守喝道。

“不用你提醒本大爺也知道!”守鶴低聲一吼,隨手所有的砂層迅速的堆砌,不一會兒,百丈高的金字塔棱角分明的出現,隨後一層層咒印紋路開始蔓延,金字塔變得無比凝實,厚重,看一眼就感覺越發的堅不可摧!

“這是本大爺的砂體和咒印紋案,具有絕對強的封印力量,看你怎麼出來,哈哈哈……”守鶴興奮的咆哮連連,大聲嘶叫。

咒印的封印力量越來越強盛,就在咒印紋案即將完成的時候,一股滔天的聖潔而威勢恐怖的力量陡然逆衝而上,浩蕩且無可匹敵,神性的力量在涌動,一道白光直衝天際,皇祖那金色的十聖至尊的防禦結界被衝開一道口子,確切的說,那白光完全無視這結界,不相沖突,也不相融合。

守鶴的封印金字塔徹底被沖毀,百丈高大的虛影出現在天地間。

聖潔、浩蕩、威勢無雙!

彷彿主宰世間一切生殺大權的帝王復甦了!

那可怕的威勢讓終生都顫抖不已,但凡是被可怕的餘浪衝擊到的人紛紛跪倒在地,渾身劇烈顫抖不已,無從抵抗!

被波及的那些修爲地下的王公貴族們、皇宮侍衛們紛紛跪倒在地,彷彿一雙無形的大手在壓着他們不敢擡頭,那舉世無雙的威勢沛然能御,至高無上,彷彿真正的天子降臨。

“這是該死的信仰力凝聚的身軀!”秦守瞳孔驟然一縮。

“這……竟然是神我身!神道的領域,此子竟然……竟然在養神胎!”冰神殿的副殿主和紅衣大主教加百列同時驟然變色,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色彩,彷彿在看一個怪物一般的看着那沐浴聖光的大皇子!

“他是想與神尊匹敵麼?”加百列頓時感覺一陣心悸的可怕,大皇子龍傲天,實在是太可怕了!

竟然用舉國的國運和皇氣加身,真真正正的如那冰神殿的至高神尊一樣,開始運用信仰力來化爲力量,探索神道領域,但是,神尊早已是十聖至尊,大皇子龍傲天還未進入聖域,竟然已經養成了神胎,具備了神我身,將來大成之後,化作無雙的戰力分身,那麼就有絕強的潛能可以趕超神尊那個不可能超越的神話!

冰神殿也好、皇族也好,都在追尋信仰力,廣博教義,吸納信徒,他們堅信,神道的領域,便是終生念力的匯聚所在,藉由此,甚至可以因此而成神!

冰神殿的教義是信奉冰神,永生永世侍奉神明。

而帝國的交易則是,立永不衰敗的國運,皇道永昌。

信仰力的諸多妙用無窮無盡,甚至可以化作絕強的戰力!

大皇子龍傲天的身影浮現了,丰神俊朗,體格修長,目光如炬,暗夜閃電一般的掃過,他的靈臺浮現星冕,虛幻的星冕下方,如瀑的銀色長髮無風自動,三十六枚銀環此時飄舞起來,一個個閃爍着星點,彷彿點綴在星冕上的星空圖錄一般,散發着皎潔且神祕的色彩。

“這三十六隻九階魔獸,都是聖域魔獸的後代,臨近聖域的最強戰力,被我一一擊殺,煉化爲神胎的一部分,化作最精純的信仰力生生世世供奉於我,待我進入聖域,便可一飛沖天,同時進階聖域,十聖之下,絕無對手!”大皇子冷冷的開口了。

那銀髮上的三十六枚銀環,細細的看去,赫然便是一枚枚瑩白的精緻打磨出來的半月形的獸牙!

每一隻,都是半隻腳踏入聖域層次,具備極強血脈和潛能的準聖域魔獸!

但是卻被大皇子一一擊殺,徹底煉化,並且化作神胎的一部分!

大皇子龍傲天的最後一句話,讓在場的所有聖域高手都感覺心頭毛骨悚然,一股寒氣直接滲透到天靈蓋,具備神胎已經是舉一國國運而做出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氣魄手段了,大皇子竟然目光深遠,野心勃勃到了這種讓人駭然變色的程度!

難怪他一隻壓抑自己的修爲,遲遲不肯進入聖域。

不是不能進入,而是條件不足!

他是期待着三十六枚準聖獸的信仰力分身可以同時步入聖域,那是什麼概念?一個人,就具備了三十七倍於聖域高手的絕強戰力!那麼同階中的聖域高手,甚至成名已久的聖域名宿們,誰還能是他的對手?!

有朝一日,他進入了十聖至尊的層次,與那三十六隻聖獸共同蛻變,那麼此中領域,誰還是他的對手?!

想想都讓在場的所有人毛骨悚然!

但是相對的,難度也非常的大,想要做到這一點,再天才的人窮盡一生也未必能辦到這一點,但是有着真龍之氣的存在,有着國運的加身,再加上神胎雛形的具備,那麼他未必做不到!

如果百年後,千年後,有一天大皇子真的能功成圓滿,那麼便是舉世無雙!

第一天驕大皇子龍傲天,這個稱謂,名副其實!

三十六點星光點綴在神我身的靈臺,彷彿衆星拱月一般朝聖,神我身並不成熟,而是激發了神胎的潛能短暫再現人間的神祕手段,雖然擁有極爲可怕的戰鬥力,但是卻不可以久存,一旦有所損傷,很可能造成永遠無法補救的慘烈後果,爲此代價也是極爲驚人的!

冰神殿的副殿主和紅衣大主教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而相反的,皇祖和海皇兩人卻早已知情,這也是他們勝券在握的根本來源!期待大皇子能成長起來,那麼就可以徹底取代皇祖的地位,一脈出兩位十聖至尊,這是古來罕見的例子!

大皇子之所以目中無人,皇祖之所以敢方言蔑視一切,都是有着自負的底蘊!

單純憑藉這神我身,大皇子遍擁有毫髮無傷擊殺聖域高手的資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