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天空上沒有任何徵兆,瞬間就炸出一個巨大的黑洞,正好在賓臣所立之處,他整個人頃刻間就被吞噬了進去,所有力量完全消失。

「啊?」

眾人都是一驚,看的目瞪口呆。

韓君婷也在驚駭之下,雙鬢淌下冷汗,眼裡露出濃濃的忌憚之色。

「死、死了嗎?」

李雲霄更是眼珠子都凸了出來,雖然他察覺到了這一招的危險,但也沒想到如此兇殘,直接將人瞬殺了

惡靈也是驚恐的停下了手中板斧,駭然而望。

「砰砰砰砰」

百丈開外,天空突然接連破碎開來,化出一條長長的黑軌,賓臣的整個身體倏然飛出。

「噗」

那魁梧的絕世神體在空中滑行了數十丈,才將身體止住,口中不斷噴出血來,全身金光收斂,氣息一下衰弱下去

「咦,以你九星中階武帝之力,被我一招擊中還不死,也算是十分不俗了。」

我把末日獻給全人類 ,露出微笑,朝著賓臣走去,一步便出現在他身前。

賓臣嚇得抽了口冷氣,慌忙後退飛逃。

開什麼玩笑?剛才自己全盛都扛不住她一招,此刻重傷在身,再來一下就真的得死了。

但他無論如何後退,黎都始終在他三丈之內,面帶微笑的望著他。

「該死打不過逃也不行啊」

賓臣大怒,湧起一股蠻力來,再次提起元力,雙拳猛地轟了出去,一下就擊出數百拳,將天空打的「砰砰」的爆開

「死啊死啊死啊」

無數拳影飛襲,黎的身影依然在他身前,當卻好像水中花,鏡中月,被拳勁轟的不斷的恍惚,卻終不能及。

「怎麼回事?」

賓臣一顆心猛地沉了下去。

「嘻嘻,徒勞無功,看你也夠累的,好好地休息吧,再也不要醒來了。」

黎淡然一笑, 春棠花開 ,往賓臣的脖子上抹去。

冷汗像是江流一樣從賓臣兩頰淌下,他明明看見那匕首割來,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避不開,眼睜睜的看著等死

那種感覺別提有多煎熬,內心壓抑的無法言喻。

「砰」

匕首斬下,斬在一柄利劍之上,震出金光。

利劍的主人一襲白衣,神態淡然。

那分明的五官,像是刻畫出來的一樣,精美絕倫,即便是男子也要為之嫉妒。

黎瞳孔微縮,盯著眼前突然出現之人,凝聲道:「九星巔峰」

來人正是北辰南,他右手一抖,將那匕首震開,朝賓臣道:「你先退。」

隨後回劍而立,滿臉的慵懶之色,但眸子中依然閃過一抹光芒,盯著黎道:「九黎妖族?」

賓臣從鬼門關趟了出來,渾身哆嗦一下,忙道:「多謝」

便縱身一閃,出現在李雲霄身邊,臉色煞白的久久回不過神來。 李雲霄笑道:「不是閑這些嘍啰不夠看嗎?怎麼差點丟了小命?」


賓臣怒道:「李雲霄,我可是在幫你殺敵,你竟然還諷刺我?」

李雲霄嘿嘿一笑,道:「別生氣,我只是想告訴你,天下強者太多,越往上走,對天道越有敬畏之心,任何時候都別想著輕敵。」

賓臣一愣,冷哼一聲后便默然不語。

妖黎面色凝重,盯著北圳丨南道:「你是誰?」

北圳丨南淡然道:「九黎一族,我見過你一位先祖,非常了不起。」

「先祖?」黎輕笑一聲不語,她沉睡了三萬多年,對方說言的「先祖」多半是自己後輩。

但她哪裡知道北圳丨南更是沉睡了十萬年之久。


「既然你和我先祖有緣,那還要出手攔我嗎?」黎眨巴著眼睛笑道,她感受到了北圳丨南的不簡單,不願直接與之為敵。

「是的,就算是你先祖親至,我也要攔。李雲霄不能殺,若是你先祖在這,也會贊同我的決定。」北圳丨南淡淡說道,始終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樣。

「哼,胡言亂語,跟李雲霄果然是一丘之貉」

黎臉色一沉,冷哼道:「即使如此,多說無益,出手吧」

北圳丨南道:「你是她的後人,我不打你,只要你別對付李雲霄便可。」

「痴人」

黎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懶得跟他分辨,直接短匕在身前一橫,化出一道符印,四周無數靈氣一下湧入這印訣之中,喝斥一聲就凌空斬了過去

一擊之下她並未停手,而是腳下步伐一踩,直接身上湧起白光,右手猛地擊在腰間小鼓上。

「嘭」

一隻巨鼓在身前化形出來,傳出兇狠的震蕩之聲,像是千軍萬馬集結,聲勢驚人。

「嘭」

又是一下擊出,天空震蕩。大鼓上湧起黑氣,化作三隻兇猛妖獸,猙獰的撲了出來,皆是通體漆黑,頭生雙角。

北圳丨南面色依舊淡然,長劍在身前化出劍符,元力不斷灌入其中,急劇壓縮起來。

「化劍」

一聲輕斥,那道劍符倏然裂開,崩成無數細小碎刃,像是月牙一般橫空斬去

「砰」

那道匕首之刃倏然被擊的破碎,月牙穿透而出,瞬間斬在三隻妖獸化形身上,將其斷成兩截。

黎臉色一變,露出驚容,右手飛速掐訣,拍在鼓面上。

「砰」

一擊之下無數迴音響起,整個天空上都是一片殺伐之氣,化出各種形態,群魔亂舞。

北圳丨南眉頭一皺,左手掐訣,輕喝道:「萬世御劍」

右手持劍在身前畫圈,頓時湧起無數拳頭大小的劍球,發出「嗡嗡」之聲。

仔細凝望過去,竟是大量的屍蠡震翅而飛,那雙翅中不斷激·射出的罡風化作無數利刃旋轉。

「八棱照影,定神為劍」

北圳丨南劍勢一起,所有屍蠡盡數發出凌冽劍光,「咻咻咻」的斬了上去

一下漫天都是無數劍痕,那千軍萬馬之勢瞬間崩散。

一股反噬之力從大鼓中震了出來,黎渾身一顫,一口鮮血湧入喉嚨,但還是堅強的忍住,吞咽了下去。

「鬼王出」

她猛地咬破手指,直接凌空畫出血符,猛地拍在戰鼓上。

「轟隆」

這一道鼓聲與之前的截然不同,像是電閃雷鳴,好像整個虛空都為之震碎。

大片的屍蠡劍光在鼓聲之下紛紛湮滅,剩下的也盡數飛了回去,退入長劍之內。

劍身上流水寒光消散不見,變得普通至極。

北圳丨南收起劍來,瀟洒的站著,似乎無意再戰。他只想阻住黎殺李雲霄,本身對黎並無惡意。

戰鼓上的音波還在不斷激蕩,久不能停,音波的中心突然湧起綠色符文,在長空上盪開。

「什麼?那是……」李雲霄一驚,露出駭然之色。

妖族之中也有許多威力驚人的神通,即便是他也不敢小覷,眼前黎施展出來的這招便有些莫名其妙,但從那些綠符內湧出的氣息,卻是強大的駭人。

北圳丨南眉頭一皺,悠悠道:「召喚鬼王?」

黎渾身一顫,露出震驚的神色,隨後臉色陰沉起來,哼道:「我倒是忘了,你認識我們九黎一族某代的族長,識得這鬼王神通也不足為奇。那你也應該明白此招的厲害,現在停手還來得及。」

北圳丨南道:「全盛的鬼王我殺過一隻,不知你能召出他的幾分力量?」

「殺過一隻?哈哈哈,大言不慚」

黎嗤笑道:「完整的鬼王之力,即便是神境強者也不敢擋其鋒芒啊果然是妄人,我一點也沒說錯。」

「嘭」

她再次舉手拍下,戰鼓中激·射出一道音波,猛地盪開,上空那些符文盡數按照規律排開。

一縷幽幽綠光從那音波內緩緩出現,慢慢化成一隻巨大的骷髏頭。

「咯咯咯咯」

骷髏的牙齒猛地上下顫抖,發出聲音,竟是大笑了起來,怪聲叫道:「是誰召出了本王?」

黎臉色有些蒼白,道:「是我,九黎一族之主,替我殺了眼前這人。」

「桀桀桀桀此人可是九星巔峰強者,長得也帥,想要殺他,給我的好處可不能少啊」那骷髏怪笑起來。

黎陰沉著臉孔,喝道:「放心我什麼時候虧待過你」她凌空一抓,一隻蜥蜴似的活物就被抓在手中,滿身金色鱗甲,不斷的掙扎,眼中露出哀求之色,顯然靈智極高。

「哼」黎冷冷哼了一聲,毫不吝惜的就朝空中扔了上去。

「九階龍蜥,還是王族品質」

那骷髏眼中「騰」的一聲冒出綠火來,越燒越旺。

龍蜥一脫身,立即「咻」的一聲化作金光,就要破空而去。

「桀桀桀桀,真是個小調皮」

骷髏大笑起來,張口就吐出一道光芒,像是舌頭般將那龍蜥捲住,直接吃進嘴巴里,不斷「咯吱咯吱」的咀嚼起來。

那磨牙聲聽得所有人都是一陣膽寒,胃裡翻滾不停。


「不錯,這龍蜥很好。我會儘力幫你將眼前之人殺死,但施展出來的力量不能超過你給我的祭品。」

骷髏將龍蜥吃掉后,露出滿意之色。

黎道:「這個自然,此人就交給你了」

「桀桀桀桀,沒問題」

骷髏怪笑起來,猛地沖了過去,張大嘴巴就朝北圳丨南咬去。

北圳丨南白衣飄飄,淡然道:「真是死性不改,我也給你一些祭品,隨便吃吧。」

他單手一翻,頓時一團綠氣浮現,手指凌空畫印,凝成一隻巨大的綠蜘蛛,兇猛的朝骷髏撲了過去。

「嗯?」那大骷髏愣了一下,隨後眼中的綠火「騰」的一下竄了起來,燒的老高,將他整個頭都燒在裡面,驚恐的失聲道:「毒、毒、這是綠毒啊」

「轟」

大蜘蛛猛地撲下,那骷髏四周的綠光驟然一縮,盡數回到眼瞳內,縮成綠豆大小一點。

「砰」

空間一震,那骷髏直接破空,消失在原地,讓那大蜘蛛撲了個空。

隨後不遠處,骷髏再次浮現出來,滿是驚恐,張口就噴出一口精血來,其中還有金光點點,朝黎射了過去,道:「祭品我還沒消化,還給你,不要召我出來了」

「砰」

再次一道破空聲,那骷髏頓時在原地消失無形,徹底沒了蹤影。

黎:「……」

眾人:「……」

李雲霄抹了下臉上的冷汗,訕訕道:「那鬼王到底是什麼東西?」

北圳丨南一揮手,大蜘蛛化作綠色之氣回到手中,直接收入了體內,道:「剛才那應該只是鬼兵而已,真正的鬼王,哪怕只有部分力量降臨,也絕不可能這樣貪生怕死。」

黎滿臉的冷汗,怔怔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北圳丨南道:「你們走吧,我是不會讓你們傷害李雲霄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