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天魔笑道,嘿嘿,修魔之人的本事,比你們修道厲害多了,小王八蛋,跟着我修魔,絕對沒錯的,若是你想快速提升自己的修爲,我帶你去地獄魔池,讓你一念成魔!功力大增,怎麼樣?

我說成魔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我現在就想解開身上的蠱蟲,雖然我體內沒啥感覺,但那幾個蟲子在身體裏,多多少少感覺不爽。

天魔說道,那好,我們走!話音剛落,他一揮手,讓自己變成了一個瑤家大漢,然後帶着我瞬移到了村子的邊上。

隨後我倆學着當地人的樣子走進了村裏。

剛一走到村裏,我就感覺不對勁了,因爲這村子就那幾十戶人口,房屋稀少,我們站在村口直接就能看到村子的正中間,而此時村子正中間擺放了一尊石像,我看起來很面熟,但不知道是什麼,石像周圍還蹲着一羣人不知道在忙活着什麼東西。

等天魔帶着我走過去的時候,尼瑪,我驚訝的頭皮發麻!

這村子正中間的石像,竟然就是那狗神像!我明明讓狗神弄到小河了啊?已經讓它弄死在河底了,怎麼此時會出現在這裏?

那狗神像的姿勢與他臨死之前的姿勢一模一樣,都是伸開雙臂,朝着岸邊走來的姿勢,我走近了一些,眯眼細看,這石頭雕像上,還有許多細小的裂紋,我知道這是因爲燒熱之後,猛的掉進水裏,快速變涼的時候,就會龜裂!

我確定,這正是我弄死的那個狗神雕像!

那一羣狗神信徒,此時也沒人理我們,一反常態改變了他們好客的性格,此時他們圍繞在狗神雕像的旁邊,手中拿着火柴,抱着枯樹枝,將那枯樹枝都堆疊在了狗神雕像的下邊,然後點燃了枯樹枝。

頓時火焰沖天,那火焰灼燒着狗神的雕像,竟然冒出了絲絲的黑煙!

我驚訝極了,正想問問天魔這是怎麼回事,天魔卻眯眼小聲笑道,喲呵,還挺有意思啊,如果這麼燒下去的話,這石像可是會復活的。

臥槽!

如果石像再次燒紅的話,狗神竟然還會復活?這南疆巫術也特麼太神祕了吧?

天魔小聲說道,這石像當中,有一個像是靈魂,但嚴格來講,也不算是真正靈魂的東西,正是因爲有了這個東西,所以這石像只要一燒熱,一燒紅,那東西就會復活。

我可真是孤陋寡聞了,像靈魂,但卻不是真正靈魂的東西?這是什麼玩意?

我小聲說,天魔師傅啊,你快阻止他們啊,要是讓他們把這石像燒復活了,那可就麻煩了。

天魔小聲說道,怎麼麻煩了?

我說這j8玩意打不爛殺不死,只有用水才能幹掉啊,這附近根本就沒水,屆時他要幹掉咱們,咱們也不知道怎麼對付啊。

天魔嘿嘿一笑,拍了一下我的頭頂說,你個小王八蛋懂個屁,你那點修爲自然打不過他,有我在這,別說這一個石像復活,就是一百個一千個,我也照樣弄死他,別怕。

天魔這麼一說,我鬆了口氣,既然他有辦法對付,那我也就不管那麼多了,當下我一邊等候着那些村民燒石像,一邊問天魔,我說,那這石像中,到底有什麼玩意?

天魔說道,凡人有三魂七魄,狸貓有九魂二十一魄,而這石像本身,卻是沒有任何魂魄,但山石中必有山靈之氣,幾百年前,曾有人藉助山靈之氣,來轉換人體內的陽氣,讓自己的靈魂與山靈之氣中的靈精所交換,如此一來,便可不死不滅!

我趕緊說道,恩,對,我知道,我曾經還遇到過,後來用鍋底灰制服了,天魔恩了一聲,繼續說道,其實,山石無靈魂,但山峯卻是有靈魂的,不但山峯有靈魂,這世間萬物,乃至花草樹木都是有靈魂的,只不過他們的靈魂與凡人的靈魂,那是不同的,花草樹木死後,靈魂不會下到陰曹地府,而是直接落地生根,來年再次生長,有些時候,那些花草的種子,正是他們的靈魂,這就是天地循環中的自然產物!

哦!

我長長的哦了一聲,心說今天真是漲姿勢了,這種事情恐怕就連游塵師傅也不知道,祖師爺可能略知一二。

天魔繼續說道,大地山川,江河湖泊,皆有靈魂,而這石像怪異的地方,正是因爲他體內有一個古怪的靈魂,此靈魂,山不山,狗不狗,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直接搖頭道,不懂,你快說!

天魔擡手刷我了一巴掌,小聲罵道,你個小王八蛋,老子難得有雅興教你東西,你特麼倒是先猜一下啊,草!

我無奈道,我特麼真的猜不到啊,這玩意又不是教科書的東西,也不是一加一等於幾的數學題,我哪裏會知道?

天魔嘆了口氣,然後對我說,直接告訴你吧,這石像中,乃是一個狗的靈魂,無意間吸收了一座山的靈魂,所以,就成了現在這樣了,不過也有可能是幾百年前或者幾千年前有高人,強行將狗的靈魂與山峯的靈魂結合,才造就出了這樣的東西。

我驚訝道,靈魂之間還能吸收融合?

天魔恩了一聲說道,這種事情在凡人當中太簡單了,比如我現在想要吞掉你的靈魂,僅僅是動一下手指頭那麼簡單,但山的靈魂吸收掉狗的靈魂,這個很簡單,如果狗的靈魂吸收掉山的靈魂,這個就有點難度了,若是自然融合,那可真是鬼斧神工之物了!

我哦了一聲,然後說,那這石像燒熱的話,狗神就要再次復活了,師傅你打算怎麼對付他?

天魔微微一笑說道,既然是靠火焰才能生存,那自然用寒冰或者水源就能殺死,只不過這所謂的殺死,只是暫時的讓他軀殼毀掉,他的靈魂仍然能夠附身到別的山石之上。

我說,那怎麼徹底的殺死他?

天魔笑道,這個你就不用急了,我自有辦法,等我殺掉了這隻雜交狗,我送你一件好寶貝!

我連忙問道,什麼寶貝?

天魔嘿嘿笑道,現在不告訴你,我不依不饒的說,不行,你現在就告訴我,別吊我胃口,快點說,快點說啊。

天魔指着狗神的石像說道,這玩意你曾經跟他交過手吧?我恩了一聲說道,交過手,差點被他弄死,後來我讓他引到了河邊,騙到了小河裏,才弄死他的。

天魔繼續說道,那你跟他過招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他身上有一件東西很厲害,而且還很熱?

我靠,我猛然一驚,想起了在山洞中之時,狗神曾經從嘴裏吐出來的那顆紅色珠子,那赤紅色的珠子威力很大,只要一靠近我,我感覺自己的肉體都要被融化。

而且後來狗神還將那珠子融合到了手中的骨棒上,隨後那骨棒的威力變的就更大了,閃電劈出來的時候都是紅色的,而且還帶着高溫!

我趕緊問天魔,你就是要把那顆赤紅色的珠子送給我? 天魔笑道,沒錯,那玩意乃是火精,你曾經吃過地獄九龍盤,而且還有火麒麟坐騎,收服了這火精,對你幫助很大。

我說這火精是怎麼形成的?也是在地獄岩漿裏燒出來的?

天魔一愣,說道,這火精是一種活物啊,有自主的意識!

我靠!!!

老子嚇的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那顆赤紅色的珠子竟然還是活物?我說那怎麼會是活物啊?沒手沒腿的,不可能是活物吧?

天魔小聲說道,你懂個屁,如今的火精,還只是一顆蛋,這石像本身沒有任何陽氣,也沒有任何山靈之氣,所以根本不能催化火精,不能讓它快速生長,所以火精一直都是一顆蛋!

我去,我還沒來得及從驚訝中平復心情,下一刻天魔繼續說道,你沒看到嗎?這石像想要復活都必須要用火燒,若是有山靈之氣,它早就自己復活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火精孵化出來之後是啥樣的?天魔說道,火精就是火精,那就是一團火而已,你想讓他變成什麼樣的,它就可以變成什麼樣的。

我說,變成一條小火龍圍繞着我轉呢,這樣行不?天魔點點頭恩了一聲說,完全可以。

臥槽!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以後豈不是就能更加裝逼飛了?走在大街上都有一條火龍圍繞着我轉。

我這個人沒啥愛好,就是喜歡帶人裝逼飛,有了火麒麟,然後又合成了神羽太歲,現在再弄一條火精,媽的,這簡直就是要裝逼飛到極限的節奏!恩,我喜歡!

就在此時,忽然有個狗神信徒走到我倆身邊,振聲問道,你們是誰?不是本村的吧?很面生。

我看了天魔一眼,天魔笑道,恩,是啊,隔壁村的,來你們這找個親戚。

那人看了天魔一眼,看了看天魔身上的裝飾,隨後也沒說什麼,畢竟我和天魔現在都已經完全變了一個樣子,看起來很像當地人。

我們站在原地,等的有些焦急,天魔說道,他奶奶的,這幫人真特麼蠢,燒了這麼久,完全沒有任何一絲氣色,還是讓我幫幫他們吧。

我趕緊拉住天魔說,哎哎哎,你想幹什麼?

天魔說道,我用魔火來助他們一臂之力,讓他們快點把這狗神燒復活,然後弄死他,給你取出火精,怎麼樣?

我說,那是人家的事,你就別管了,你法力那麼強,萬一把這狗神燒成一個怪物怎麼辦?到時候打不過他們,咱們就抓瞎了。

天魔說道,無所謂,你要不着急,我也不着急,老子沒有靈魂,不死不滅,時間大把大把的。

我一聽天魔沒靈魂,心中很是驚訝,正想問他怎麼會沒有靈魂之際,忽然眼角餘光瞥見一人,那人身穿古瑤寨特色服裝,頭頂上還帶有一個古瑤寨特有的風俗帽子,上邊都是銀飾,我之所以注意到她,正是因爲她正是昨天在世紀公園,對我和小師妹下蠱之人!

天魔一見我咬牙切齒的盯着那個女人看,立馬就問我,小王八蛋,你怎麼了?

我看着那女人,但卻不敢伸手指她,因爲周圍人太多,我說師傅你看,就是那個走路扭屁股的女人,就是她對我和小溼妹下的蠱蟲!

天魔一愣,他轉動腦袋開始朝着四周看,看了一圈之後說,這裏的女人走路都扭屁股啊,臥槽,你說的是誰?

媽的,我差點栽倒地上,我說就是那個,屁股特別大的那個,諾,看到沒!

我還特意朝着那個女人努努嘴,希望天魔能夠看到是誰,天魔眯着眼睛看過去說,那幾個女人的屁股都很大啊,到底是誰啊。

我都快要瘋了,此時我忍不住大聲說道,我靠!就是..

剛說到這裏,整個村子的人瞬間被我大吼的這一聲我靠,給吸引了注意力,此時全部轉過頭,朝着我和天魔看了過來。

我小聲嘀咕道,臥槽,這次麻煩了。

天魔倒是站在原地樂呵呵的說,怕個毛,他們敢動手,我立馬殺光他們。

我說這不是殺不殺光他們的事,我們得想辦法解開蠱蟲,這纔是關鍵的啊,天魔小聲笑道,好說好說,你現在給我伸出手指一下,到底是哪個女人,咱們立馬把她抓走,先輪姦了再逼問解開蠱蟲的辦法。

我靠,我再次差點趴在地上,我心說這天魔怎麼動不動就想奸人家女人啊,有點讓人想不通啊。

婠居一品 我倆就這麼肆無忌憚的小聲交流着,那些狗神信徒們,此時慢慢的朝着我們走了過來,猛然間,我忽然看到了一個人,一個我曾經看到過,我認爲他應該死掉,但此時卻還活着的人!

那是老者十三狗徒之一,他臉上大面積被燒傷,胳膊上也纏着繃帶,兩條腿直接斷掉了,如果不是他身上穿着的祭祀服,我真的不會想到這就是十三狗徒之一。

此時四個狗神信徒擡着那人走了過來,到了我們面前的時候,纔將他放在地上,那人眯眼盯着我說,你們是什麼人?這裏不歡迎你們,趕緊離開吧。

天魔笑道,誰說的?你說不歡迎就不歡迎?你以爲你是誰啊?草。

我趕緊拉住天魔,然後笑嘻嘻的說,老表啊,那什麼,你們這爲啥不歡迎外人?還有你們燒這尊石像幹什麼啊?你是這裏的負責人嗎?

其實,最後一個問題,纔是我所關注的,因爲我很想知道那個老者究竟有沒有死去,我感覺整個狗神信徒當中,也就只有他稍微有點本事,其餘的都是戰五渣。

他說道,我就是這裏的負責人,我們正在祭祀先祖,外人勿擾,請你們速速離去。

他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不好說什麼,當下對天魔眨眨眼,示意咱們先退出去。

到了外邊的時候,天魔問我,你個小王八蛋,老子就想不明白了,你怕他個毛?

我說不是怕不怕的事啊,我心中已經想好了計劃,咱們就把那個給我下蠱的女人抓到,然後逼問她解開蠱蟲的方法,然後咱們可以立馬走人,也可以現在就等候着石像復活,然後你再送死石像,咱們得了火精再走,怎麼樣?

天魔說,行啊,只要你想玩,我就陪你一起玩,不過我可警告你個小王八蛋,你要帶着我玩,必須要玩的爽快一些!

我說師傅放心,咱們當然是怎麼爽快怎麼來了,那什麼,你能不能隱身?

我話音剛落,天魔瞬間消失不見,我大叫一聲我靠,牛逼!然後繼續說,師傅,你現在進他們村子,抓出來一個壯漢,然後想辦法讓我附到他身上,而你就隱身跟在我旁邊,怎麼樣?

天魔說道,可以,這個簡單,話音剛落,天魔就沒了聲,我知道他已經瞬移進古瑤寨了。

下一刻,我面前黑光一閃,忽然出現了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約莫有三十歲左右,天魔按住我的頭,強行讓我按進了他的身子裏,這一瞬間,我似乎控制住了這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

天魔顯出身形對我說,我已經讓你倆的肉體和靈魂強行融爲一體,等辦完了事,我再給你們分開。

我說好,你再次隱身,咱們進去,嘿嘿,這一次我告訴你怎麼玩,保證讓你爽到飛起!

冥河傳承 天魔哈哈笑道,好期待啊,你個小王八蛋歪點子最多,他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一看地面,心說不行,因爲天魔雖然隱身了,但地面上還是出現了兩個人的腳印,我說你能漂浮起來嗎?

話音剛落,土地上天魔的腳印瞬間消失不見,只剩下了我一個人的腳印。

我說,走,帶你爽一把去! 這一次我和天魔再次大搖大擺的走進古瑤寨狗神信徒的領地,天魔隱身漂浮在我的四周,而我則是擁有着狗神信徒的肉體,我心說果然是天魔跟着我才能做到如此神通啊。

要是我自己來的話,恐怕我還得偷偷摸摸的打探消息,看來以後去什麼地方都得帶上這傢伙,絕逼爽炸天的節奏。

進了寨子,我左右四看,仔細的尋找那個下蠱的女人,此時完全找不到她的蹤跡,相比她應該是回家了。

就在我繼續尋找的時候,忽然有一個黝黑的小孩跑過來,拉住我的大腿說了一句話,尼瑪,我頓時愣住了,我心說這貨要幹什麼?

第一爵婚:深夜溺寵 我說,你是誰啊?跟我用漢語說話。

醫神嫡女:盛世寵妃傾天下 那小孩一愣,頓時用着不太流利的漢語說,爸爸,媽媽喊你回家吃飯。

臥槽他大爺的,竟然是我兒子?當然,肯定不是我本人的兒子,而是我現在所借用肉體的這個人的兒子,我支支吾吾的說,呃,兒子啊,你先回家吃飯吧,那什麼,你爹我還有事情要辦,去吧。

說完,我還摸了一下這個人的衣服兜,掏出了兩毛錢遞給他說,去,買糖吃吧。

那小孩一愣,但還是快速接了錢,高高興興的跑遠了。

天魔哈哈大笑道,好玩,真好玩,當了人家便宜的親爹了,哈哈哈,不行,我也得試試。

我趕緊說,哎哎哎,你別鬧了,你就隱身在我旁邊就好,你要想玩,等我問出了怎麼解開蠱蟲,到時候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沒人管你,行不?

天魔說,好啊,到時候我要當一回他們的親爺爺,哈哈哈。

當下我繼續尋找着那個給我下蠱的女人,臥槽他嗎的,我發誓一定要找到她!可我轉變了整個村子,也沒找到那個女人,可能是回家吃飯。

而且在我尋找之際,還有很多當地的狗神信徒用他們的方言給我打招呼,我日啊,我一個字都聽不懂,我唯有微微一笑,來與他們迴應。

又過了一會,我還在尋找給我下蠱之人時,忽然從我身後跑來一個女人,約莫三十歲左右,胸大臀翹,而且皮膚也略微白皙,典型的豐滿少婦,就是長得不怎麼漂亮,可能是山裏人不化妝的緣故吧。

眼看她氣沖沖的來到我的旁邊,我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的一瞬間,她上來二話不說揪住我的耳朵,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痛罵,不過具體罵的什麼,我也沒聽懂,尼瑪啊,當時我都懵了,我心說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女人是誰?

她擰着我的耳朵,拉着我一邊走,一邊嘟囔,路邊的行人都在看笑話,有的還對我打招呼,我聽不懂他們的話,只能強裝微笑。

等到了這女人的家裏之時,我看到了剛纔跑過來喊我爸爸的那個孩子,臥槽,敢情是這個人的老婆?

媽的,這麼兇?而且看樣子,似乎她是拉着我回家吃飯。

而我擡頭四看,他家裏也很乾淨,只不過還沒幹淨到那種一塵不染的地步,我心說可能她家不養蠱吧。

天魔隱身在一邊,嘿嘿的小聲笑道,我小聲對他說,笑個屁,我只是怕計劃拆穿,所以才吃飯的。

忽然間我心裏傳來一陣話語,那正是天魔對我說的,他哈哈笑道,真是太好玩了,不行不行,一會我也得試試,我在心裏說你想試,現在就出去試個夠,一會可得回來見我,切記!

天魔笑道,恩,行行行,說完,便沒有了蹤影。

天魔出去了,我和那孩子還有那少婦坐在一個小方桌前吃着飯菜,我只吃了兩口就吃不下了,因爲我真的不怎麼餓,而且這飯菜的味道也不好。

等吃完了飯,這少婦對那小孩子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話,那小孩子就跑到了隔壁的房間,看樣子是打算睡覺了。

而這女人則是拉住我的手,不由分說的讓我往牀上拉,到了牀上,她就開始脫衣服,尼瑪,不一會露出兩條雪白的大腿,隨後分開,然後按住我的頭就往她的褲襠裏塞。

你大爺的,敢情這貨經常讓她老公給弄口活?

臥槽,這方面的第一次,我怎麼說也得給婷婷或者璐璐啊,怎麼能給她?麻痹的,絕壁不行啊。

她見我一甩頭,然後坐直了身子,二話不說上來就是一巴掌!

啪!

尼瑪,這一巴掌甩過來,我都差點被打懵了,我心說我附身的這個男的,怎麼就他媽的這麼窩囊啊!在家裏被老婆給欺負成這樣?真是太丟臉了!

我反手過去,啪!更響亮的甩出了一巴掌,那少婦顯然也被打蒙了,或許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老公一直都是很窩囊,從來沒有這樣的膽子,見她愣住了,我掄圓了膀子,左手抓住她的衣領,右手左右開弓,噼裏啪啦的甩了她十幾個大嘴巴子!

臥槽他奶奶個小胸毛的,誰敢打我臉?媽的就是陰陽天魔都沒敢打過我臉,你一個小娘們敢打老子的臉?

我用漢語說道,媽的,以前老子忍你讓你,那是老子愛你尊敬你,不代表老子怕你,你懂嗎?

她茫然的點點頭,啪!我又甩了一巴掌說道,大聲告訴我,你懂不懂!

她說了一句當地方言,同時又點了點頭,意思應該是我懂。

啪!

我再次反甩了一巴掌說道,大聲用漢語告訴我!懂不懂!

她都快被我打哭了,此時眼角含着淚說,懂,我懂。

我指着她說道,媽的,現在給我洗澡去,洗乾淨了今晚給老子跪舔!她趕緊下牀,去院子裏打了兩盆清水,然後端着水盆走進了屋裏,而我則是趁機離開了她家,臨走的時候還說道,媽的,給我搓洗乾淨了,記得晚上給老子跪舔!

她唯唯諾諾的點頭,可能真的是被我打怕了。

我走出她家,心裏嘿嘿笑道,媽的真過癮,調教別人的老婆簡直就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茫然間,我又想起了那句名言,老婆,還是別人的好!

陰陽天魔這貨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玩了,我發現這個魔頭跟我印象中的魔頭不太一樣,不是那種動不動就吃人,動不動就吞噬靈魂,而是非常喜歡玩,這貨就是喜歡玩,各種玩,反正就是玩不膩。

我走出了這個男人的家裏,隨後走在大街上,然後四處尋找那個給我下蠱的女人,天色漸漸的晚了,村子正中間的狗神石像,還在被衆人用大火繼續灼燒,只是一直燒到現在,也沒見狗神有復活的跡象。

但那十三狗徒之一的倖存者,此時就坐在狗神石像的四周,指揮着村民加把勁,快點燒。

畢竟他曾經是老者的徒弟,老者死了,其餘的十三狗徒估計也都死光了,只有他倖存了下來,不過還是身受重傷,即便這樣,他現在也是整個村子裏威望最高的人。

就在此時,我眯眼盯着那些不停的往火堆中仍樹枝的狗神信徒們,忽然看到了那個給我下蠱的女人也在其中。

我左右四看,心想到底該用什麼辦法才能讓她騙到一邊?只要騙到一邊之後,我有迷惑鈴在手,自然能讓她說出怎麼解開蠱蟲。

此時我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那什麼,你來,我跟你說點事。

她一愣,用當地方言對我說了一句話,我沒聽懂,我笑着說,你說漢語吧,最近我在學漢語,你看我漢語說的多流利啊,是不是。

她愣了好久,然後用着啃啃巴巴的漢語說,你找我幹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