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夫人摸索著臉龐,似乎在獨自欣賞自己的驚人美貌。

「叮鈴鈴——!」

桌子發出震動,一聲尖銳的電話鈴聲陡然在屋內響起。

這個電話鈴聲打斷了想要出手的羅森,也好像驚擾了阿契娜的愉悅心情。

她皺了皺眉頭,伸手抬起話筒。

「母神米蘭達大人?」夫人語氣里滿是疑惑。

「狼人守衛被人殺死了?!」

阿契娜臉色明顯一驚,然後卻露出幾分暗喜和埋怨。

「那群低賤的廢物,我早知道會這樣。您將狼人交給海森伯格那個傻子,他根本不值得信賴。」

「是,我明白,我絕對不會讓您失望。」

咔嚓!

夫人將話筒扣回金屬座機上,看起來心情不錯。

她站起身子,帶著濃濃倫敦腔的聲音回蕩在這間奢華卧室中;「海森伯格,你個蠢貨。」

接著又轉身,沖著門外大聲喊道;「卡珊德拉,馬上來我這裡。」

夫人一邊喊著,一邊往門口挪步,好像要準備出去。

局勢現在非常清楚,不管什麼母神米蘭達還是八尺夫人阿契娜,它們肯定都不是什麼好人,甚至都不是人。

靜觀到這兒,眼看對方要溜走了,羅森也不在躲藏,猛地拉開窗帘,身體掠出。

他下意識抄起手中蒼蠅拍,重重拍向對方身體。

「啪——!」

一聲清脆爆響。

羅森抬頭看去,發現因為體格差距,他這一拍子不小心拍在了對方屁股上。

話說,這一幕好像也有點熟悉。

不待他仔細回想,八尺夫人阿契娜就已經猛地轉身,用充滿怒火的眼神冷冷盯著他,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你個低賤的渣滓,居然敢偷偷溜進我的城堡。還用你的臟手觸碰我,真是狗膽包天!」

我不是,我沒有,誰用手觸碰你了?

羅森聽到這赤裸裸的污衊,臉色頓時一黑,感覺自己的名聲遭到了玷污。

思索間,頭頂上方一陣陰風襲來,他側身一閃,旁邊的掛衣架咔嚓一聲斷成了好幾截。

放眼看去,八尺夫人阿契娜手上長出來了一對灰色鋒利長爪,從手指延伸出二十多厘米。

「你逃不掉的,我會將你做成大餐,好好吃了你!」阿契娜咆哮著,再次朝羅森猛地撲來。

她的身形很大,一舉一動中蘊含著宛如巨熊一般的力量。

只是羅森速度更快,力量也更大。

他又一次偏頭躲過迎面而來的利爪后,左手握拳,猛地揮出。

伴隨著沉悶巨響,八尺夫人像是沙袋一樣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寬大梨木硬床上,將其砸的粉碎。

阿契娜徹底憤怒了!

這種屈辱和挫敗,自從被母神米蘭達賜福以後,她已經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體驗過。

「你這該死的….」

她怒吼著,翻身而起,只是怨恨的話音未落,就看見一隻大腳猛然壓下,將自己抬起的身子再次按了回去。

那個男人的一隻腳踩在她的後背,如同一座小山,沉重無比,蘊含著將軀體死死固定的偉力。

「安靜!」羅森皺起眉頭、

伴隨著一聲冷喝,他手中的蒼蠅拍再次揮動。

「啪——!」

「我雖然平常輕易不打女人,但是可惜誰讓你不是人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房間內,鞭炮齊鳴。

蒼蠅拍子在羅森手中,幾乎變成了一道殘影。

要不是眼前這個八尺夫人有充當實驗標本的價值,哪怕是蒼蠅拍,經過血肉改造在他手中都能發揮出堪比炸彈的威力。

別說讓對方感到疼痛了,就是讓對方重傷也輕而易舉。

阿契娜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人踩在腳下,一個跑到自己城堡里的陌生人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恐怖力量。

為什麼?

他到底是誰?

屈辱!憤怒!怨恨!

她用力掙扎著,情緒劇烈波動下,龐大身體居然開始出現了異變。

羅森感覺自己腳底傳來一股巨力,宛如地龍翻身。

一團銀灰色,類似毛髮樣的增生組織在阿契娜身上飛速變大,改變著原本的血肉軀體。

「這是什麼?」

他迅速抬腳,後退幾步,不待對方變異完成,揮手就甩出一根黑紅色鞭刺,催動生物能量,使其不斷生長延長。

黑紅鞭刺宛如鎖鏈,自發穿梭,眨眼間就將半人半野獸狀的八尺夫人捆的牢牢實實。

「吼——!」

變異的阿契娜發出野獸一般的咆哮,如同失去了理智,眼中儘是暴戾。 不過相較於器靈這般『看淡』命運似的心境,劍九的心情就有些不美妙了。

簡而言之,就是沒沒玩成,不爽!!

柳神看到劍九那有些不盡興的神情,也是搖搖頭,有些無奈一笑,隨口打趣道:

「都多大的人了,還跟孩子似的,這麼貪玩兒」

而面對着自家道侶的如此調侃,劍九也不惱,反而立馬出言反駁道:

「什麼叫多大的人了,這話說的我可就不高興了昂,明明我才十八歲哎,聖人說的好,男人至死是少年,我還是個少年嘞,你看我這張小臉,嫩不?」

「噗——」

劍九這番絲毫不要碧蓮的言論,頓時就將柳神逗樂了,笑的花枝招展,格外開懷,甚至引人注目。

嗯,這句話說的有點問題,畢竟除了劍九以外都沒有人能夠看見柳神,不過因此倒是讓劍九大飽眼福了。

「你呀,還十八歲?還少年??怎滴,你這一歲是一紀元吶還是一百萬年??」

「還聖人說的好,我怎麼沒有聽過這句聖人言?你給我好好解釋解釋出處,讓我也長長見識?」

面對着自家道侶的調笑,劍九連神色都沒有變化一絲,神情自然至極,着實彰顯了其仙王級別的防禦力,普通攻擊根本不破防的那種。

「先有造化後有天,我身仍在造化前,生來只有十八歲,一個混沌是一年」,劍九輕吟道,聲音清揚,但其中的話語卻是那樣的『人前顯聖』。

嗯,讀書人的事兒怎麼能叫裝逼呢,那叫人前顯聖!!

「至於說聖人言嘛,那還不簡單,我一個堂堂的仙古王者,如何當不得一個聖人之稱」

「額……,我竟然無言以對?」

面對劍九如此厚顏無恥之言,柳神到底是道行有些淺薄了,不比他那堪稱絕世的臉皮,有些無話可說。

不過相較於柳神的無言,一旁感嘆躲過一劫的天碑器靈則是徹底驚呆了,被劍九與柳神的交談鎮住了,震得七葷八素的。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還一個混沌是一年,你咋不上天呢!

不過等聽到劍九那句「我一個堂堂的仙古王者,如何當不得一個聖人之稱」時,再也平息不了了,不禁出言問道:

「仙古王者?是仙中王者嗎?」

聲音之中的驚疑不定差點表現在了臉上,嗯,要是它有臉的話!

「那是自然」

劍九也不隱瞞,雖然不想道出自己的真名,但是告訴它一個身份還是可以的,畢竟以後就是一家人的,慢慢的自己就會知道了。

「嘶……,小的見過仙王大人,得見聖顏,真是榮幸至極!」

那器靈的聲音都有些輕輕顫抖了,沒想到自己面前的兩位竟有如此來頭,簡直是驚天啊,不過還好還好,因為這以後就是它的大腿了!!

「行了行了,走吧」

劍九擺擺手,那原本高度足有三千丈的天碑迎風而小,同時,璀璨神光衝天而起,一朵又一朵的道花綻放在蒼穹,交相輝映,瑞彩萬條,璀璨到讓人感到無盡神威。

當然,這些異象盡數被劍九遮掩了下來,否則不知道要惹出多大的震動。

「你怎麼回事?!動靜小些活不了了是不是,我看你這又想被收拾了是吧!」

「不敢不敢,怎麼可能,老大饒命啊,我只是因為許久沒有動過了,對於自身掌控有些生疏,再讓我適應適應,馬上就好」

說話間,只見那足足有三千丈高的道碑此時已經化作了不過巴掌大小,落到了劍九的手心之中,看起來晶瑩剔透的,像是一塊漢白玉磚似的,極為喜人。

「嘖,賣相倒是不錯,能不能再小點」

「嗯,我盡量」,那器靈瓮聲瓮氣的回答道。

緊接着,那玉磚大小的天碑繼續縮小,不過這次變得是厚度,更薄了一些,此時的形象更像是一枚玉牌。

「不錯不錯,來,姐姐幫我繫上吧」

劍九將手中這位玉牌遞到柳神手中,要她親手給自己寄到腰間。

「你呀……」

雖然柳神給了劍九一個好看的白眼,但是她並沒有拒絕,而是伸手接了過來,親手環在劍九腰間為其繫上。

人養玉,玉映人,當真絕配。

嗯,這是建立在劍九不開說話的前提下的。

「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啊」,劍九打量一番自身形象,不由得自誇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