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失去了民衆支持的政府什麼也不是,哪怕這個政府手中掌握了強大的武力,但這股武力也不是始終不變的。一旦這股武力也不再支持政府,那這個政府距離滅亡也就指日可待了。茶茶預感到革命軍正在逐漸取代聯盟原本在民衆心目中的地位。對於新興的勢力,民衆總是抱有好奇心想要去接觸一下。一旦當民衆意識到新興勢力比起老牌勢力要好,那拋棄老牌勢力也就成了在所難免的事情。

聯盟是老牌勢力,而革命軍則是新興勢力,茶茶很清楚繼續讓革命軍發展下去,會對聯盟的統治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尤其是革命軍這股新興勢力還擁有可以跟聯盟抗衡的武裝,連續兩次的討伐失利,雖然存在太多的巧合跟意外,但不可否認,這兩次的失利已經讓民衆對聯盟的信心產生了動搖。鄭虎子事件不過是民衆長期對聯盟不滿之後的一次爆發,並不僅僅是因爲同情鄭虎子的遭遇而已。

心裏有事,自然也就無心繼續參觀。茶茶拒絕了梅辛繼續參觀的建議,回到了革命軍爲他準備的休息場所,打算好好休息一下,然後再考慮應對革命軍的對策。

對於革命軍會利用這次和談提出什麼樣的要求,尤其是藉着這次勝利提出比上回更加過分的要求,茶茶都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反正最後這次和談也會不了了之,不管革命軍提出什麼要求都不會被聯盟接受的。茶茶之所以會來,一來是不想面對肯不願意處置黑熊,自己又要當和事佬,二來也是對革命軍有所好奇。

但當茶茶看到手下帶回來的有關革命軍的和談條件的時候,還是不由得一愣。革命軍的要求很少,只有一條,那就是要求自治。以革命軍現如今所掌握的地盤爲界,革命軍要與聯盟進行平等對話。

這是不可能的!茶茶不會同意革命軍這種裂土封疆的要求。聯盟是個整體,絕對不會允許出現這種獨立事件發生。因爲一旦同意了革命軍這個要求,偌大的聯盟內部保不齊就會涌現出無數的野心家。到那時,整個聯盟都會陷入戰火。這是茶茶不想要看到的,也是絕對不會允許出現的情況。

在第二天,當梅辛來見茶茶的時候,茶茶立刻就和談內容對梅辛提出了要見馬克西的要求。在茶茶看來,想要讓革命軍改主意,還是直接找馬克西最好。只是梅辛卻告知茶茶,關於跟聯盟的這次和談,馬克西已經全權交給了梅辛處理,而馬克西本人,則是已經離開了門斗星,前往革命軍的後勤基地進行視察。至於什麼時候回來,事涉機密,只有無可奉告了。

茶茶很生氣,但卻又沒有辦法。他不可能帶人去找馬克西,這裏是革命軍的地盤,你雖說是和談大使,可如果你要是亂來,別人也是不會給你面子的。很清楚這點的茶茶只能強自按下心中的怒氣,跟梅辛開始了交涉。

“自治這是不可能的。聯盟絕對不會答應這一條。如果這就是你們革命軍的誠意,那就沒有必要繼續談下去了。”茶茶正色對梅辛說道。

梅辛無所謂的聳聳肩答道:“那特使大人的意思是說,革命軍跟聯盟之間的第二次和談已經可以中止了嗎?”

“如果革命軍繼續堅持自治的話,我想這次和談的確可以中止了。”

可出乎茶茶預料的,梅辛不僅沒有失望,反而有些興奮的說道:“那真是太好了。我就說嘛,想要用嘴皮子讓聯盟答應我們這個要求是有點癡心妄想,可惜馬克西大人就是不信。要說我啊,還是自己親手打下來的地盤纔是最實在的。特是大人準備什麼時候離開,我這就爲你安排,省得開戰以後你走不了。”

看到梅辛轉身要去爲茶茶安排離開,茶茶有點傻眼,梅辛的反應實在是出乎茶茶的預料。不過在看到梅辛已經快要走遠的時候,茶茶回過了神來,總算是想起了自己來這裏的目的。

“等一下。”茶茶出聲喊道。

梅辛聞言轉身看着茶茶問道:“幹嘛?你不會是反悔了吧?”

“厄……爲了大局着想,還是先談談吧。”茶茶有些尷尬的改口說道。

梅辛藉機損道:“你們聯盟怎麼說話跟放屁一樣,沒個準譜啊,剛說不可能的,怎麼一轉眼又變卦了?”

對於梅辛的挖苦,茶茶雖然心裏有氣,卻只能在心裏安慰自己眼前的梅辛是個粗人,自己度量大,不跟這個粗人一般見識。

看着茶茶有氣難發的樣子,梅辛心裏暗暗偷笑,不過臉上還是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好吧,既然你要談,那就談好了。不過自治這個問題……”

“先擱到一邊。和談的內容不能只有這一條,關於這次戰爭後的戰俘問題,也是我們需要交涉的。”不等梅辛把話說完,茶茶搶先說道。

“唔……好吧,那就先討論戰俘問題。不過這種程度的談判還不需要我出面,就隨便派個人跟你談好了。說實話,這次的戰俘還真不是太多。”

對於梅辛的話,茶茶只當沒聽見。可當第二天晚上,茶茶看到自己派去談判的人帶回來的談判記錄的時候,不由納悶的問道:“怎麼戰俘這麼少?三十萬人回到聯盟的只有不足一萬,可革命軍這邊只有兩萬多戰俘?其他人都到哪去了?”

“這個,據跟我談判的人說,大多數聯盟軍士兵除了在戰鬥中傷亡的,許多人都選擇了加入革命軍,對於那些加入革命軍的聯盟軍士兵,自然不能算作是戰俘。”

“混賬!”茶茶怒聲罵道。

可罵歸罵,對於革命軍耍得無賴,茶茶還真沒有辦法。誰讓聯盟這次戰鬥失利了呢?誰讓聯盟現在沒有多餘的精力再來討伐革命軍呢?

“今天跟你談判的人是誰?”茶茶揉了揉眉心問道。

“對方原來也是聯盟軍的士兵,不過後來出了一些事情,便投靠了馬克西。”

“唔?對方叫什麼?”

“常在天。”

“常在天?這個名字我似乎在哪聽過?”茶茶對這個名字似乎有印象,可不管茶茶怎麼想,可就是想不起來。手下見狀也不敢多嘴,只是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

想來想去也想不起自己在哪聽到過常在天這個名字,茶茶索性不再去想,對手下說道:“明天我也會去談判會場,你今天晚上做好準備,無論如何要把被俘的那兩萬多士兵帶回聯盟。”

“那革命軍提出的條件……”

“先放一放,多談談。你就當成是在買東西殺價,去吧。”茶茶几句話打發走了手下,拿起談判記錄再次看了起來。從談判記錄裏可以看出,這個叫常在天的人對聯盟似乎有些敵意,不過想想也是,本來就是敵對的關係,有敵意很正常。

茶茶沒有多想,在研究了一會談判記錄以後便休息了,只等養足精神好在第二天會會那個常在天。

次日,當茶茶來到談判會場的時候,發現得到他通知的梅辛已經早早的坐在了談判桌前,此時正在跟今天擔任談判員的常在天說話。

雙方人員到齊,自然就是繼續開始談判。在談判的過程中,茶茶一直沒有發言,只是默默的觀察着常在天跟自己的手下脣槍舌劍的就戰俘的贖金問題展開激烈的討論。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反正就是說不到一塊去。這樣的結果自然就是沒有結果,這一天的談判就這樣結束。

釋放戰俘這個問題雙方已經達成了共識,但在贖金方面,雙方卻遲遲達不成共識。茶茶這一邊要求無條件釋放,最多支付一些被俘官兵在被俘期間所消耗的伙食費。可革命軍這邊卻堅持要大筆贖金。

談到最後,茶茶派出的代表忍不住譏諷道:“你們真是革命軍嗎?我怎麼感覺是在跟一幫綁匪談判?”

本來茶茶以爲手下的這番話會激怒梅辛一方,卻沒想到常在天卻絲毫不以爲恥,反而笑嘻嘻的答道:“沒辦法啊,咱們革命軍窮呀,雖然有你們聯盟兩次慷慨解囊,可我們需要用到錢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你們聯盟家大業大,又何必要在這點小錢上面跟我們這幫窮鬼斤斤計較呢?”

聽完常在天的話,包括茶茶在內,聯盟這一邊的談判代表一個個被氣得面紅耳赤,可又找不出反駁的話。沒辦法,人家說的是實話啊。要是沒有聯盟兩次的討伐失利,聯盟絕對不會想現在這樣被動。

最後今天的談判不歡而散,茶茶帶着手下一臉怒色的離開了談判會場。梅辛等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這纔對常在天說道:“在天,你似乎對跟聯盟和談這件事很是不滿啊。”

“沒有,說不滿是有,但不是針對咱們革命軍內部。我是看不上聯盟派來的那些人。明明都打輸了還冒充什麼大爺範?搞得好像跟我們談判是對我們的施捨似的。”常在天搖頭答道。

梅辛聞言笑了笑,低聲對常在天說道:“放心,這場談判註定不會有任何結果。不過爲了爭取時間,我們還不能太過分,免得聯盟那些人惱羞成怒的結束和談,那樣對我們來說未必是好事。”

“你的意思是說,還要繼續拖延?”常在天皺眉問道。

“沒錯,時間拖延的越久,對我們越有利。”

“……明天換人吧,說實話,我在談判的時候總有抄起盤子砸到聯盟那些人臉上的想法。”常在天想了想後對梅辛說道。

對於常在天的要求,梅辛自然沒有異議。本來梅辛就打算讓常在天等人輪番跟茶茶所帶來的談判團談幾天,別的不爲,就是要讓這幫驕兵悍將也常常動嘴皮子的辛苦。

果然就在第二天,茶茶看到跟自己談判的人換人了。詢問原因,梅辛給出的理由是常在天不會說話,被他趕去打掃廁所了。

對於談判中途換人這種事,茶茶表示不滿,可梅辛堅持不換,茶茶也沒有辦法。只能讓自己帶來的談判團繼續就戰俘問題進行談判,而自己則在梅辛的陪同下離開了談判會場。

梅辛對於茶茶的要求也沒有拒絕,隨即繼續之前已經爲茶茶安排好的參觀行程。而茶茶並不是真的想要參觀門斗星,只是在昨晚回去以後,覺得應該跟這個梅辛好好談談,需要找一個機會。

在參觀中途休息的時候,茶茶找到了機會。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茶茶輕聲問道:“梅辛,經過這幾天的觀察,我發現你是一個說話很直接的人,不喜歡拐彎抹角。”

梅辛聞言看了茶茶一眼,答道:“有什麼話就直說,明明說我不喜歡拐彎抹角,那你拐彎抹角什麼?”

“嗯咳……”被搶白的茶茶輕咳一聲,繼續說道:“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直說了。你考慮過自己的將來嗎?”

“……你是打算招攬我?”梅辛看着茶茶問道。

埋藏在黑暗裏的藍色祕密 “呵呵……也可以這麼認爲。不過你不要認爲我是在害你。雖說留在革命軍裏你也可以出人頭地,但革命軍無論從哪方面都比不上聯盟。你如果是在聯盟,以你的能力,成就會被在革命軍要更大。”

“呵呵……謝謝誇獎,不過我暫時沒有跳槽的打算。”梅辛笑着拒絕茶茶道。可茶茶卻不會因爲梅辛的拒絕就死心,見梅辛沒有翻臉,茶茶就覺得招攬梅辛這件事有可能成功。當即便繼續說道:“不要那麼着急拒絕。梅辛你要知道,良禽擇木而棲。不可否認,革命軍到目前爲止的確取得了一些優勢,也獲得了一定的民衆支持。但你要清楚,革命軍之所以能夠取得今天的成績,這跟聯盟還沒有將革命軍視爲真正的對手有關。不瞞你說,三十萬討伐軍對你們革命軍來說很多,但對於擁兵數百萬的聯盟來說,三十萬討伐軍根本就不算什麼。聯盟這次是戰鬥失利,但經過這一次的失利,聯盟已經不會再小視革命軍。一旦聯盟認真起來,你覺得革命軍還能有多大的勝算。而民衆是喜歡趨利避害的,一旦意識到你們革命軍無法與聯盟抗衡,你覺得還會有多少民衆支持你們革命軍。”

梅辛沒有說話,沉默不語。茶茶見狀再接再厲,“你是個人才,我不希望看到像你這樣的人才因爲一個錯誤的決定而斷送原本應該屬於你的榮耀。改換門庭雖然有些不好聽,但帶來的好處卻是超出你想象的。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你來聯盟,我保你可以成爲統帥十萬雄兵的高級將領,至於以後我也會暗中照拂與你……”

“呵呵……”梅辛突然笑了,茶茶隨即住了嘴,靜靜的看着梅辛。

梅辛看着茶茶,緩緩的說道:“首先我要謝謝你對我的重視,可我依然拒絕你的招攬。這種話不要再說了,否則我會下令將你禁足,直到這次的和談結束爲止。”

“……我可以詢問一下原因嗎?”茶茶絲毫不見有任何沮喪的表情,神色平靜的問道。

“原因嘛?其實很簡單,作爲瓊斯家族的一員,必須遵循祖訓,一旦認主,終生不得背叛。所以對於你的好意,我也只能說聲很遺憾了。”梅辛聳聳肩對茶茶說道。

“瓊斯家族?那個瓊斯家族?”茶茶聽着有點耳熟,可暫時卻沒有想到在哪聽過,不由出聲問道。

“呵呵……孤陋寡聞了呀。作爲五老會的成員怎麼連被稱爲軍師家族的瓊斯家族都不知道。不過我也不怪你,畢竟瓊斯家族沉寂百年,你記不得也屬於正常。”

聽到這裏茶茶要是還不清楚梅辛所說的瓊斯家族是哪個家族那就真是白活了。只是聽到梅辛自稱是那個軍師家族的人,茶茶還是心裏一驚,瞪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梅辛,嘴上猶自不信的問道:“你真是那個軍師家族的人?”

“沒錯,如假包換。”梅辛微笑着答道。

得到答案的茶茶重新坐了座位,端起茶輕輕的抿了一口,突然問道:“先前跟我表現出一副粗魯無禮的樣子,是你有意假裝的吧?”

梅辛微笑不語,但這副樣子已經讓茶茶感到了難堪。茶茶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梅辛竟然會是瓊斯家族的人,可笑自己剛纔竟然想要招攬眼前這個人。能夠成爲軍師的人,又怎麼可能會是那種頭腦簡單之輩。

“你必須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你的所作所爲將直接影響聯盟跟革命軍之間的關係。”茶茶有些惱火的瞪着梅辛說道。

“呵呵……解釋啊,很簡單啊,我想要看看被人稱爲忠厚長者的茶茶是不是如傳聞中那樣忠厚,可惜結果令我有點失望。”梅辛笑嘻嘻的答道。

“哼!你我屬於敵對關係,我做什麼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茶茶冷哼一聲說道。對此梅辛聳聳肩,不做爭辯。

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雙方沉默了許久。還是茶茶率先打破了僵局,出聲問道:“這一次討伐軍會戰敗,是由你指揮的革命軍嗎?”

“呵呵……這要感謝馬克西大人以及全軍上下對我的信任。沒有他們的全力支持,我也無法指揮全軍。當然這也要感謝聯盟的配合,說實話,要不是你們派來的那個黑熊幫忙,我們革命軍的勝算還真是不大。如果讓鄭虎子跟我們革命軍對陣,我們革命軍的勝算不超過三成,哪怕我們在戰場之外做出了那麼多的小動作,可決定勝負的往往還是要落在戰場上。”

聽到這,茶茶也有些氣憤,不是氣憤革命軍,而是氣憤黑熊那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不過茶茶不會當着梅辛的面數落自家人,默默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耳邊就聽梅辛繼續說道:“坦白的說,對於鄭虎子的突然死亡,我們事先並沒有料到。當時由於我們的行蹤被鄭虎子發現,我們被迫決戰的時候,那時候我們並不對獲勝報太大的希望。可出乎我們意料的,就在戰鬥陷入膠着的時候,鄭虎子突然毒發身亡,由那個黑熊接管了指揮權。直到那個時候,我們還被矇在鼓裏,並不知道鄭虎子已死,但在隨後的戰鬥中,我們發現討伐軍的戰鬥風格出現了變化,不再向之前那樣讓人感到招架不住。爲了求證鄭虎子的死活,我們故意露出了一個小小的破綻,結果討伐軍無動於衷。然後我們便發出了鄭虎子已死的消息,再然後就不用我說了吧,討伐軍在黑熊那個敗家玩意的指揮下兵敗如山倒。”

“你們是怎麼知道鄭虎子是在戰鬥陷入膠着的時候陣亡的?”茶茶不解的問道。

“戰事結束以後,鄭虎子的親兵鄭武帶着鄭虎子臨終前要他轉交給我的兵書找到了革命軍,鄭虎子毒發身亡的時候,鄭武就在鄭虎子的身邊。所以對於鄭虎子的情況,我們在戰事結束以後已經都清楚了。”

“我可以見見他嗎?”

“何必呢?你們害的鄭家那麼慘,難道你還指望鄭武會代表鄭家原諒你們嗎?不過說實在的,你們把鄭虎子的後人都弄到哪去了?”

“厄……爲了保護他們的完全,我們暫時將他們安置在一個不爲人知的地方。”茶茶想了想後答道。

對於茶茶的回答,梅辛嗤之以鼻,不屑的說道:“快拉倒吧你,說這話你不覺得臉紅嗎?算了,我也不是打算跟你討要鄭虎子的後人,我只是想要告訴你,鄭武現在已經是革命軍的一員,你們要是還有一點良知的話,麻煩你們不要阻止鄭家最後一點振興的希望。”

“……那個毒殺鄭虎子的醫生你們打算怎麼處理?”茶茶轉移話題的問道。

“他現在是污點證人,吃得好,喝得好。你也不用指望可以找到他,我們把他藏在了一個你們決定找不到的地方。”梅辛笑嘻嘻的答道。

雙方把話說開了以後,反而比之前那種相互提防的時候要輕鬆了許多。茶茶又跟梅辛聊了一會,便隨着梅辛回到了住所。至於這次和談,茶茶沒有說什麼,梅辛同樣也沒有提。二人都清楚這次和談最後的結果,只不過雙方又都有必須進行和談的理由,彼此心照不宣罷了。

……

和談還在繼續,雖然茶茶跟梅辛不再關注和談的具體內容,但外界對於這次雙方和談卻十分關注。每隔一段時間,雙方和談的結果就會公佈出來,讓不知內情的人以爲和平距離他們又接近了一步。只有那些知道內情的才明白,當雙方和談停止的時候,也就是革命軍跟聯盟再次交鋒的時候。

這次和談最輕鬆的莫過於茶茶,甩手掌櫃乾得很徹底。一開始還要每天看看談判記錄,但等到戰俘問題被解決了以後,茶茶就不再管談判了。整日裏跟着梅辛東走西逛,爲了掩人耳目,茶茶接受了梅辛的建議,每次出門都是喬裝改扮,然後又派出一個體型跟自己相似的人出現在談判現場。

憑心而論,梅辛是個很不錯的交談對象。茶茶這段時間跟梅辛相處的很愉快,兩個人喬裝改扮一番之後就在門斗星的大街小巷閒逛,吃點美食,看看美女,茶茶感到這段時間自己過得很輕鬆。

但美好的時光總是那麼短暫,和談終究到了結束的尾聲。在和談結束的當天,茶茶跟梅辛這兩位和談代表正裝出席,在無數閃光燈的照射下,雙方互相握手,就談妥的和談條件簽字使這次和談內容生效。

雖然二人都知道這份和談保持不了多久,但在衆人的注視下,還是帶着一臉的微笑握手錶示從此革命軍與聯盟和平共處,井水不犯河水。

和平到來了嗎?

答案是不可能的。

天無二日這句話已經告訴了所有人,聯盟不會允許一個獨立的政權出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可笑有些人卻癡心妄想的認爲和平已經到來。

在離開門斗星的時候,梅辛親自去送茶茶離開。

“保重,我先前對你的承諾,依然有效。”茶茶握着梅辛的手低聲說道。

梅辛笑容不變的低聲答道:“首先我要告訴你,你的這手離間計玩得很爛。其次我還是要告訴你,與其在這裏陷害我,你還是擔心一下自己回去以後會遇到的麻煩吧。”

“我能有什麼麻煩?”茶茶沒有否認梅辛的指責,不解的問道。

“嘿嘿……我能讓人在聯盟內散佈有關鄭虎子的謠言,難道就不能散佈你的?”

“我跟鄭虎子是不同的。”

“是啊,你位高權重,不怕被人懷疑。可你不要忘了,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說實話,你身邊的那幾個小夥伴,實在是比豬強不到哪去。”

“哼!”茶茶不想聽梅辛繼續詆譭自己的小夥伴,冷哼一聲之後轉身走進了星艦。

等到星艦起飛以後,常在天湊過來問道:“梅辛,你剛纔跟那個茶茶說了什麼?怎麼說了那麼久,而且你跟他握手的時間有點長啊,你不會是有了什麼特殊的愛好吧?”說着常在天稍微退後了一點。

“我呸!少那麼齷齪,我只是在提醒那傢伙,回去以後小心冷箭而已。”梅辛聞言沒好氣的答道。

對於臨行前梅辛所說的話,茶茶一開始並沒有往心裏去。可在回到自己的艙室以後,茶茶卻是越想越覺得不安。梅辛最後一句話說得對,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五老會裏的其他幾個人,尤其是鷹吉跟法斯對黑熊落井下石的行爲,實在是讓茶茶沒有信心。

“大人,前方出現羅琳大將的艦隊。”就在茶茶考慮回去如何向肯彙報這次任務經過的時候,通訊器響起了艦長的聲音。

“唔?她來這裏做什麼?問清楚她們出動的原因。”茶茶略微一想,吩咐道。

“明白。”

……

“大人,據羅琳大將稱,她是率軍前來接應您的。”

茶茶聞言一笑,說道:“呵呵……真是多此一舉。我知道了,馬上就會過去。”

……

等當面見到了羅琳以後,茶茶很敏銳的察覺到了羅琳的神色有些不對,不過當着衆人的麪茶茶沒有立刻詢問,帶着羅琳回到自己的艙室之後,不等茶茶詢問,羅琳立刻低聲對茶茶說道:“茶茶大人,我剛剛收到了一則消息,是關於機械皇帝的。”

一聽機械皇帝四個字,茶茶頓時心裏一驚,立刻問道:“什麼消息?”

“據我派出去追捕吳夢的人回報說,他們在追捕吳夢的時候無意中發現在黑鳳山發現了機械皇帝的行蹤,並且與機械皇帝的軍隊進行了交火。”

“黑鳳山?你確定?”茶茶連忙問道。

羅琳點頭答道:“確定,我的手下不會騙我,而且他們藉助一名超能力者的幫助,捕獲了一名機械人軍團中的將領級機械人,目前已經隨同報信的人迴歸本隊。”

茶茶沉吟了片刻,對羅琳說道:“這件事暫時不要聲張,等我們回去以後再說。”

“可是大人,據回來報告的人說,機械皇帝的手上已經擁有了數十個機械軍團,而且機械皇帝正在進行一個被稱爲代言人計劃的計劃。”羅琳聞言急道。

“代言人計劃?那是什麼東西?知道具體內容嗎?”茶茶不解的問道。

“據回報的人說,通過審問那個被俘的機械將領,代言人計劃就是機械皇帝通過招攬人類中的一部分人類爲機械帝國做事。而且聽說已經有一批人成爲了機械皇帝在人類世界的代言人。”

“唔?”聽到這裏,茶茶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機械皇帝已經改變了對人類的策略,代言人計劃,這是打算利用人類來控制人類,從而達到他統治人類世界的目的嗎?如果是這樣,那這個代言人計劃就必須得到重視。

“你跟我說實話,你會遇到我,是爲了來接應我嗎?”茶茶看着羅琳問道。

羅琳聞言答道:“屬下不敢欺瞞大人,其實屬下是想要去黑鳳山察看一下,遇到大人只是碰巧。”

對於羅琳的擅自動兵,茶茶並沒有生氣,只是對羅琳說道:“我不追究你這次擅自動兵的行爲。只是這一次的黑鳳山之行,要算上我一個。”

“這個……好吧,但大人要保證聽從我的指揮。”羅琳原本想要拒絕,但見茶茶態度堅決,只能妥協的說道。

“沒問題,我只是去看看,不會影響你的。”茶茶微笑着對羅琳保證道。 黑鳳山

緊趕慢趕的來到了這裏的茶茶跟羅琳並沒有見到那名俘虜了機械皇帝手下將領的超能力者。在黑鳳山,他們只遇到了在這裏已經等候了三天的柳輕眉等人。

從柳輕眉等人的口中,茶茶跟羅琳知道了那位超能力者以及他的同伴早在三天前就離開了,至於去向卻是不明的。對於那名超能力者,羅琳並不陌生。可正是因爲不陌生,才讓羅琳感到了一絲不安和懊悔。可以想見,即便韓宇不會對她羅琳有什麼報復,但想要找他幫忙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有柳輕眉跟石天寶這兩個幌子在,可誰知道那個韓宇在成爲超能力者後的脾氣秉性變了沒有,萬一翻臉不認人,誰又能對他怎麼樣?

超能力者,是被五老會列爲必須拉攏的對象,哪怕不能讓其爲自己效力,也不能與其交惡。不過茶茶在得知韓宇這名超能力者的年紀只是剛剛二十出頭的時候,茶茶的第一反應就是不信,可見柳輕眉等人一個個信誓旦旦,再加上羅琳在一旁佐證,也由不得茶茶不信。

不足三十歲的超能力者,不知道這個消息如果散佈出去,會讓多少年過半百的能力者鬱悶的想死。還真是人比人得死哦。

“你們爲什麼都留在這裏?難道跟我們聯絡需要這麼多人嗎?你們應該留下一些人跟着那個韓宇。”茶茶有些不滿的對柳輕眉抱怨道。

柳輕眉聞言解釋道:“大人,我們原本也想要跟着幫忙的,可韓宇說他不喜歡跟聯盟的人攪合在一起,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拒絕了我們跟隨的建議。”

“不喜歡跟聯盟的人在一起?你們跟那個韓宇很熟嗎?”

“厄……是挺熟的,小時候韓宇總是去森林裏修行,他留在家的妹妹就是由我們負責照顧,所以我們跟韓宇的關係還算不錯。”

“你們跟他是青梅竹馬?”

“是的。我們小時候都是生活在龍角星。”柳輕眉點頭答道。

“唔……”茶茶點了點頭,看向羅琳說道:“羅琳,麻煩你件事可以嗎?”

“請大人吩咐。”羅琳趕忙答道。

茶茶笑着說道:“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我希望你可以同意讓我把柳輕眉跟石天寶這兩個人調到我手下做事,不知道你舍不捨得割愛?”

話說得很客氣,羅琳也知道好歹,更何況柳輕眉跟石天寶能夠被茶茶看中,這也是一件好事,羅琳當即點頭答應道:“大人能夠看上柳輕眉跟石天寶,那是他們兩個的福氣,我怎麼可能會去阻止。柳輕眉、石天寶,到了茶茶大人的手下好好做事,不要給我丟臉。”

“厄……這個……茶茶大人,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夠拒絕?”柳輕眉跟石天寶對望了一眼,石天寶上前一步說道。

不識擡舉!能夠被五老會的茶茶相中,那就意味着日後可以平步青雲,不比待在聯盟軍中當一名隊長要強得多?

茶茶不動聲色,也不見有絲毫生氣的樣子,聞言問道:“有理由嗎?”

“我們跟韓宇有個約定要去執行,如果跟在你的身邊做事,可能就沒有時間去完成這個約定了。”柳輕眉輕聲解釋道。

“這樣啊,既然已經跟別人有了約定,那自然是要遵守約定的。這樣吧,我給你們一段時間,等你們完成了跟韓宇的約定以後再來我身邊效力也不遲。”

話說到這份上,柳輕眉跟石天寶不能再拒絕了。這要是再拒絕,那就真是不識擡舉了。柳輕眉跟石天寶對視一眼,躬身對茶茶行禮道:“多謝大人寬容。”

“呵呵……既然你們同意,那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你們先去休息一下,等回頭跟我說說有關那個韓宇的事情。說實話,我對那個韓宇的經歷,還真是很好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