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女刺客也稍稍有了些許變化,低聲說道「好厲害的刺殺之術,看來這腳印與血漬,應該是故意留下來。」

「故意的?」

如此隱秘的線索居然是故意留下來,慕雲霆自然是大吃一驚,如此說來他也明白過來,冕南超為何會委派任務給女刺客,看來南晉方面也是出了一位刺殺高手。

一想到如此慕雲霆,不禁有些毛孔悚然,小聲問道「對方實力如何?我可是大好青年,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啊!」

顯然女刺客的心思,完全不在的慕雲霆身上,場面再一次尷尬下來,女刺客好似在思考什麼,安靜在黑夜當中,在一點一滴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現在處在南晉的大後方,誰都不知道下一刻敵人從那裡出現,當女刺客回過神來,只是看著慕雲霆輕聲說道「冷憐月!」

「什麼?」

「到時候真的遭遇不測,下了黃泉不要報錯名號!」

「你想要我告訴閻王爺,不是你殺的我?」

「正是如此!」

「你也太毒舌了吧!」

對於女刺客冷憐月,慕雲霆簡直有種無語的感覺,與這種存在交流,絕對會讓自己少活幾年。

但慕雲霆還是緊跟其中,終於他們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一處偌大的營地,無疑這裡乃是南晉後勤供應,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慕雲霆也是明白過來「看來大將冕南超是想要,斬斷南晉的後路,再來個困獸斗!」

冷憐月在輕聲巧步的靠近,在這一刻慕雲霆才真正明白,何為真正的虛無,明明就在自己眼前,若是自己沒有集中精力,卻是一點都不會發現。

「就算匕首架在脖子上,若是沒有到劃破喉嚨的那一刻,根本就不會發現!」

只是就在慕雲霆驚嘆連連的時候,冷憐月卻是放棄的潛行,收斂起所有的氣息,居然光明正大的前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單槍匹馬可是我風格啊!」

後勤營地內

擺滿無數的軍糧與兵器只是空無一人,可眼前的景象卻是讓慕雲霆大為吃驚,南晉士兵都已經是倒地不起,卻沒有半點屍橫遍野的模樣,就如同僅僅只是睡著了一樣。

「好厲害的手段!通通都是一招斃命!」

「好生了得的刺殺手法!」冷憐月也不再淡定,只是因為對方的刺殺之術,絕對不弱自己半分「不僅僅是一招斃命,而且是在對方毫無感知的情況下。」

聽冷憐月一說慕雲霆也感覺到,這些死去的南晉士兵,每一個眼神當中都沒有空洞,完全沒有半點恐懼,甚至還保持著生前的色彩。

之前慕雲霆一直以為,讓冷憐月忌憚的刺殺高手是來自南晉,可如今看來對方是為自己代勞了。

在殞命的南晉士兵當中,冷憐月也是發現了最強者,應該是整個大後方的鎮守將領。

與一眾士兵不同在這一位將領的眼神中,有了一些震驚與恐懼,這一次慕雲霆也不再鎮定,照這一位鎮守將領的血氣判斷,對方的實力與自己也是不差分毫。

「看來對方也是有實力,斬殺我的高手!」

見慕雲霆如此神態,冷憐月不免說道「都說絕世凶獸喜好鮮血,如此看來也是沒有差別,你想喝血就喝吧!」

「我說到底是誰這樣瞎傳的啊!就算我愛喝鮮血,也沒有到饑渴的地方吧!」 情況大大出乎了自己的意料,看眼前情況慕雲霆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顯然眼前這一幕對女刺客顯然很有衝擊力,對方可是一位足可同自己匹敵的對手。

冷憐月還在沉思當中,淡漠眼神里總是有著,讓人看不清的顏色,甚至讓慕雲霆都無法揣摩。

南晉大後方已經是如此模樣,慕雲霆也在思索要如何應對,然而就在此時一個突然,自己感受到背後一股涼意。

「這是?」

心神一震

慕雲霆也是清楚那背後的涼意,完全乃是一股淡淡的殺意,若不是精神集中,根本就不能感受到分毫。

慕雲霆也驚嘆道「如是厲害的隱匿術,也難怪南晉如此之多的士兵,多在頃刻之間死於非命。」

面對這種情況慕雲霆也是提高警覺,只要一個不留神自己也會成為,這裡的一具屍骸。

冰涼的殺意

只是在一瞬間浮現開來,之後的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慕雲霆卻是認定,那隱匿在黑暗當中的刺殺者,肯定並未離去,他還在等待最佳的攻擊時機。

運氣行在周身防止一切突襲,慕雲霆如此行徑,女刺客也是如此,對方的手段絕對不輸給自己。

慕雲霆有些尷尬問題「這該不會是你的對手,找上門來與你一較高下的吧!」

「難道不是你的仇家,找上門來?」

被冷憐月一說慕雲霆也是無語,自己在北辰星上可沒有多少仇家,就算是報復也不會是這個是時候吧!

冷憐月又道「我們還是保持一定的距離好了!」

「真夠無情無義的!」

慕雲霆脫口而出的那一刻,再一次感受到冰冷殺意,再一次浮現出來,與之前相比這一次多少倒是顯得有些故意,無疑這絕對是在挑釁自己。

「既然你想要刺殺我?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如何!」

如墜落冰窟當中的感覺,四周空氣都被封閉,窒息的感覺撲面而來。

雖不見敵手可慕雲霆,在一刻完全感受,那無限逼近死亡的感覺是這等的可怕。

「不過如此!」

一聲冷哼慕雲霆將勁力不斷涌動開來,如化成一座銅牆鐵壁。只是就算這樣的萬無一失,冷憐月臉上還是殘留著一絲不安。

迅雷不及間

慕雲霆真切的感受到,一把冰冷的匕首從背後刺來,當自己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又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怒!勃然大怒!

「既然如此想要和我玩,那就放馬過來吧!」

撼五方動六界,天地之間雷電馳騁,如見黑雲低沉轟隆之下,史前凶獸不斷咆哮著。

慕雲霆在以自身之力,鼓動周遭世界的變化,讓刺殺者無處可躲。

黑影不斷閃動,神速如驚鴻一現,快如慕雲霆也無法捕捉半分。那散發著亡者氣息的匕首,浮現在自己眼前,就在慕雲霆想要防禦時候,匕首已經出現在後頸之上。

「喝!」

低聲一句刺殺者的匕首,如同扎進了剛石當中,一旁觀戰的冷憐月也是驚訝連連,怎麼都沒有想到,對方的肉身居然強悍到這種地步。

暗殺刺客驚道「在這樣的攻擊下,居然完全沒有半點的損傷!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肉身體質!」

「這一次輪到我了吧!」

與冷憐月一樣刺殺者,又是錯愕又是震驚,轉瞬中慕雲霆的鐵拳,已經是轟然而至。只是在慕雲霆眼前僅僅只是看見,黑霧從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見。

快!詭異無常的快!

刺殺者的遊戲!

獵物與狩獵者的身份,在瞬間都會轉化過來,第一次的刺殺失敗,顯然也是刺激了刺殺者的興趣,黑影不斷閃動著,每一次揮動而來的匕首,都是更加的鋒利起來。


「有意思!」

慕雲霆集中精力在同,未曾蒙面的刺殺者比斗著,只是幾個回合下來之後,那冰涼的殺意氣息再一次消失不見。

鎮定!淡然!

心靜如水的等待著,慕雲霆在捕捉著空氣當中的每一分波動,這一次他要先發制人,瞬息萬變當中利爪驟然探出。

「看你還不死!」

或許冷憐月還沒有反應過來,慕雲霆就已經出手,只是這一次註定是一個失策的行為。慕雲霆並沒有捕獲刺殺者,空氣當中的波動,徹頭徹尾都是一個假象而已。

「糟糕!」

後方失守消失已久的殺意再一次浮現出來,比之前更加冰冷的匕首更是鋒利無比,這一次就算慕雲霆想要聚氣強化肉身,也已經是來不及。

「錚!」

沒有流血更沒有傷痛,眼前只見匕首之間碰撞出來的火花,在光電時刻冷憐月出手,雙手各持一把陰森的匕首。

「影閃!」

與刺殺者一樣的武學如殘缺的影像,不斷的出現不斷的消失,唯一可見的就是刺眼的火花,在天空當中不斷的綻放開來,美輪美奐里殺機四伏。

處於觀戰中的慕雲霆也是暗暗心驚,完全沒有想到幾乎沒有任何存在的女刺客,既然會是此等模樣「看來北辰星上,可怕年輕翹楚,還是多得很呀!」

雙方你來我往交鋒越發的激烈,狠辣如毒蛇,快比閃電,稍有不慎就是流血殞命。

冷憐月還是一如既往的鎮定,氣息平和眼神專註,雙手來回匕首如天輪,勾勒著死亡的圓舞曲,讓所有人都在含笑中邁入無間地獄。

「度厄齊步!」

映入慕雲霆眼帘的乃是冷憐月曼妙的身姿,只是眼前一切都是如此詭異,眼前所見與真實產生了分歧,認不出真實與虛假。

慕雲霆心中震駭起來「若是我面對如此神通,恐怕也是免不了一場纏鬥!」

「玩夠了嗎?」


終於看清眼前的模樣,冷憐月一把匕首已經在刺殺者的脖子上,再近一分就要流血當場,而蒙面的刺殺者絲毫沒有半點緊張彷彿很是悠哉。


「能夠被無息匕首架在脖子上,這種機會還真是難得!」

刺殺者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冷憐月卻是收起匕首,這讓慕雲霆感覺更加奇怪,又聽冷憐月道「這一次你來又有什麼目的?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的參合!」

刺殺者對於冷憐月所言乃至態度,都沒有半點的在意,摘下面罩朝慕雲霆走來。

慕雲霆也是一驚並沒有想到,擁有如此冰冷殺意氣息,居然是一位陽光少年,眼神中流露著一股無邪氣質。

「這反差也太大了吧!」

「在下元晨!初次相見你一定被我帥氣,給深深的震驚到了吧!」

慕雲霆顯然很是無語根本沒有想到,摘下面罩的元晨,完全沒有半點刺客的模樣,心中也是腹謗起來「要論帥氣,你還比不上我了!」

「小月,是我的師妹!」

「沒想到同門的差別也這麼大啊!」

元晨靠了過來完全是自來熟,同慕雲霆勾肩搭背,小聲說道「其實我師妹還是不錯的,不過想追的話,還是要多多努力啊!不過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我絕對會拔刀相助的!」

慕雲霆汗顏不止完全沒有想到,元晨居然還是八卦刺客。


而冷憐月則對這一位師兄沒有多少好感,直接開口問道「這裡都是你的傑作,還有沿途的關卡?」

「沒錯,只是為了讓我與師妹,還有未來的師妹夫,有個安靜的地方談話!」

慕雲霆翻白眼道「能不能不要搭上我啊!」

元晨收斂了神色開始正經說道「這一次兩國交戰的目的,想必你也清楚,聯盟並不希望你過早參與其中!當然聯盟也不會阻止你的行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