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女服務員心中一突,失去了雙手的制動能力,她就只剩下了兩條腿。

也許是出於女性的本能,在這個時候,她也使出了易可柔在一個多小時之前對豹頭使出的那一招絕世武學——撩陰腿!

不過,葉沐可不是豹頭那個悲劇,那麼容易的就中招

感覺到身下腿風襲來,葉沐馬上抬腿來擋,一足尖點在女服務員的腿彎處,頓時讓女服務員感覺到一陣酥麻感從小腿直傳到大腦,整條腿在瞬間失去了知覺。

噗通……

一聲倒地聲響起,葉沐鬆開了女服務員的雙手。驟然沒了葉沐的支撐,一條腿完成使不上勁的女服務員身形一個不穩,就應聲倒在了地上。

不過很快,女服務員便開始嘗試著從地上爬起來,但是葉沐明顯不會給她機會,只手一揚,撒出四枚銀針,分別釘在女服務員的四肢之上。

噗通……

又是一聲到底聲響起,剛剛撐起上半身的女服務員再次倒在了地上。這一次,她是徹底的失去了行動能力。

無論是雙手還是雙腿,她都感覺好似不是自己了的一樣,一點都不聽使喚,唯獨脖子還能扭動,轉頭惡狠狠的盯著葉沐。

「我想,現在你應該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了吧!」葉沐居高臨下,調侃的看著女服務員說道。

勝者王,敗者寇。

女服務員自知自己今日是栽到溝里了,也懶得再和葉沐對嘴,那樣反倒是會助漲了葉沐的氣焰,所以她只是一句話不說,看了葉沐一眼后,就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你先出去吧!我想,該怎麼做,你應該知道。」

此時此刻,座位上的凌風早已從驚訝回過神來。只見他揮手屏退那個早已被這突髮狀況嚇得滿面蒼白的煮茶侍女,然後走到葉沐的身旁,低頭看著閉眼不語的女服務員。

「你是誰派來的?是不是也是來殺我的?」

對於女服務員的出現,凌風一點都不感到驚訝,只是略微一想,他就知道了這個女服務員是為他而來。

因為葉沐是今天剛回的榕城,而且也是他親自接到茶樓了,就算是有人想要對葉沐不利,也不可能會來的這麼快。

作為一個幫派的少幫主,凌風時時刻刻都有著危機意識,他知道有很多人忌憚他的身份,忌憚他老子的地位。像是這種刺殺,他長這麼大以來,已經經歷過不下十次了。

面對凌風的質問,女服務員依舊沒有答話,而是做出一副引頸就戮的模樣。她是一個殺手,作為殺手的基本原則,就是要她就算是死, 田園重生之衣代天驕

凌風知道這一點,所以見女服務員不答話后,他便放棄了詢問,葉沐見狀,插言說道:「需要逼供嗎?像是逼供什麼的,這種事情我最在行了。」

葉沐這話倒不是作假,輪到逼供的方法,有兌換系統做後盾的他,簡直可以說是想要用什麼方法,就用什麼方法。

就說葉沐已經用過的兩種物品——逼供藥丸還有生死符,哪一種不是折磨的人慾生欲死,就算是想死都難做到。

尤其是生死符,在逼供完后,還可以以此作為掌控被逼供者的手段。雖然兌換生死符所需要的兌換點多了點,但是葉沐想說:「有錢,就是任性!」

「逼供?」聽到葉沐的話,凌風淡淡搖了搖頭,「算了吧!就算是逼供了,我們也在她的口裡問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所以還是別傷神了,直接拉出去處理了就好。」

「為什麼?」葉沐疑惑道:「難道你不想在她的口中知道想要害你的人是誰嗎?」

凌風道:「我當然也想知道是哪個王八羔子想要害我。但是,一般的殺手是肯定不會知道僱主的信息的。否則,又有哪個僱主敢找殺手去殺人呢?一旦被殺手出賣,那他可就哭都沒地方哭了。

所以,殺手執行任務,一般都是先由所屬的殺手組織出任務,然後讓底下的殺手去完成。因此,就算是知道僱主的信息,也只有這些殺手的高層才知道。」

聽完凌風的話,葉沐默默的點了點頭,隨即,腦中靈光一閃,有了一個想法。

「既然如此,那我們為什麼不先從她的嘴裡知道她背後的殺手組織,然後再通過她背後的殺手組織,找出那個想要對你不利的僱主呢?」(未完待續) ps:上一章節的章節名忘記了,應該是「女殺手」。


由於今天的時間來不及了,五千字完不成,所以直接將四千字合在一起發上來了。

聽到葉沐的話,凌風和忠叔神情都不由一征。

葉沐說的這一點,他們以前還真沒想過。抓住殺手不問僱主反問背後勢力,恐怕也就只有葉沐會有這個想法。

「想從我的嘴裡套話,你們做夢去吧!」一直保持著沉默的女服務員這個時候突然開口。

葉沐聞聲,低頭向其看去,卻見其臉色驟然變黑,嘴角溢出一絲黑血。

「卧槽,毛線情況。」見狀,葉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連忙蹲下查看。

葉沐一臉嫌棄的伸手捏開女服務員的嘴巴,只見她的牙齒中一顆藍色的膠囊已然被咬破。

「別看了,她服毒自盡了。」凌風一臉淡然地說道:「以前幾個刺殺我的殺手被我的人抓到后,全都是服毒自殺的。」


「我擦,你丫的咋不早點告訴我,白瞎了我一個女殺手。」葉沐埋怨的看了凌風一眼,連忙一把甩開女服務員的身體,好像深怕惹上晦氣一樣。

如果凌風早告訴他女服務員會有這一招,他便可以提前防備,然後直接卸了女服務員的下巴,看她還如何咬破口中的毒膠囊。

「就算我和你說了,你也不能從她的嘴裡得到有用的信息,我又何必白費功夫。」凌風沒所謂的向葉沐攤了攤手。

「你大爺的。」葉沐很想直接開口臭罵凌風一頓,「你丫的沒有辦法從她的嘴裡套到有用的東西,那是你丫的沒本事。 婚情告急:總裁大叔我已婚 。最不濟,你哥我也可以用生死符將她控制在手裡。」

「算了算了,讓人來將這裡處理一下吧!」葉沐一臉的鬱悶,擺擺手道。

很快,兩個黑衣黑裝的大漢就拿著一個麻袋走進了包廂。將女服務員的屍體朝裡面一塞,又走了出去,動作十分的麻利,顯然這種事情以前沒少干過。

「葉哥,還有三位大嫂,我看今天就到這裡吧!今天被那女殺手壞了心情。等來日我再好好招待你們。」

眼見著屋內被玷污的東西全部被清撤下去,葉沐又坐回到位置上細細品味起差點,凌風就忍不住抽抽嘴巴。心中暗罵:你個餓死鬼,怎麼不吃死你!

事實上,凌風還是暗暗可惜他的那一盒極品大紅袍。如果葉沐再在這裡坐下去,那他今天肯定是要大出血了,所以他才會如此說道。

至於來日,這就要視情況而定了,也許這輩子,這個來日都不會到來:想要讓我凌扒皮請客,你丫抱著枕頭做夢去吧!

葉沐不知道凌風心中在想什麼,如果這個時候讓他知道凌風心中所想。那他絕對會死也要待在茶樓不走,不吃窮凌風,絕不會甘心。

最終。葉沐還是帶著三女走了,一路回到了易可柔的家裡。

剛剛將唐甜甜還有香香安頓好,葉沐的手機就響了起來。葉沐拿出一看,發現來電上的姓名有些陌生——連華。

連華,這是誰?為什麼我會存著他的號碼?

葉沐微微一愣,迅速在腦海里搜索器有關於連華的信息。隨即恍然。連華,這不是自己在明昆的時候收的那七個保鏢的老大嗎?

輕拍腦門。葉沐搖頭苦笑,沒想到自己的記性竟然這麼差。將人家收入麾下之後,還把人家給忘記了。

連忙接通電話,清咳兩聲掩飾心中的尷尬,葉沐道:「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老闆,你給我們的刑天戰決,我和小七已經將它修鍊到頂端了,所以我想找你要後續的功法。」連華的聲音有些忐忑,似乎有些害怕葉沐會拒絕他。

「什麼?你們已經把刑天戰決的第一部分練完了!」聽到連華的話,葉沐心中不由一震。

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些吧!就算有洗髓丹的幫助,也不至於這麼恐怖吧!

葉沐本來是準備給連華他們三個月的時間的,可是誰知,他們竟然只用了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就將刑天戰決的第一部分修鍊完成。

聽到葉沐的話里並沒有不高興的語氣,連華的心情稍松,說道:「是的,我們吃了老闆給了你的丹藥后,修鍊的進步很快。其中我和小七,在今天早上達到了武士後期,而其餘幾個兄弟,也都已經突破到了武士初期。」

聞言,葉沐心中頓時欣喜,沒想到自己只是一時興起收的幾個手下,竟然都有這麼高的修鍊天賦。這其中雖然少不了洗髓丹的功勞,但是更多的還是因為他們資質好的原因。

壓抑下心中的高興,葉沐向著連華問道:「你們現在在哪裡?」

連華回答道:「我們都在租住的房子里,現在小七還有小五正在保護夏雪小姐,所以不再在里。」

「好,那你們在家裡等我,我很快就去找你們。」

「好的老闆。」

和連華的通話結束之後,葉沐便和易可柔簡單交待了幾句,然後就在香香還有唐甜甜不舍的目光中離開了。

…………

為了方便保護易可柔,所以連華他們租住的房子,和葉家還有易家離得並不很遠,在同一棟樓里,不過不是一層。

葉家還有夏家在六樓,而連華他們在五樓,葉沐走進電梯,正好看到自家老媽從電梯里走出來。

看到葉沐,林玉茹神情明顯一愣,然後一臉沒好氣的模樣,走上前來,一把揪住葉沐的耳朵:「臭小子,你還捨得回來?」

葉沐顯然也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碰到自家老媽,耳朵被揪住,頓時裝出一副痛苦的樣子:「哎喲。親愛的老媽,快點鬆手,要掉了,耳朵要掉了。」

事實上,林玉茹手上根本就沒用多少力氣。雖然她心知葉沐在裝模作樣。但是聽到葉沐的叫痛聲,她還是馬上心疼的將葉沐的耳朵鬆開,不過臉上表情依舊不好看。

「哼,這次就饒了你。如果還有下次,我保准不打死你。」

「不會了,下次絕對不會了。我發誓!」聽到林玉茹的話,葉沐嘿嘿賤笑著,上前摟住林玉茹的一條胳膊,一臉諂媚道:「老媽,你怎麼會在家裡。今天不去公司嗎?」

說起這個,林玉茹就是一臉的埋怨:「還不是你爸,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老是丟三落四的。這不,你老娘我是回來給他拿文件的。」

聽到林玉茹如此說,葉沐這個時候才注意到林玉茹的右手拿著一個黃-色的袋子,笑道:「可能是老年痴獃了吧!……哎喲,老媽你幹嘛打我。」

葉沐話剛說完。腦門就重重挨了林玉茹一記腦崩。只聽林玉茹一臉沒好氣的道:「打的就是你這熊孩子,有你這麼說你爸的嗎?」

「好了好了,你快點上去吧!你爸還在等著文件開會呢!」林玉茹將葉沐推進電梯。剛想走,又回頭一句,「記得去看看我的好兒媳婦兒,她這兩天想你可想的緊。」

林玉茹這話,明顯是在調侃葉沐,不過葉沐一點也不在意。臉上也沒有一點不自然:「老媽放心,您的兒媳婦是絕對跑不了的。」

電梯門緩緩關上。就在其即將完成閉合的時候,裡面飛出一個小瓶子。正好落在了林玉茹的手裡。

葉沐的聲音在林玉茹的耳邊響起:「老媽,這個拿去給老爸,是給老爸治療老年痴獃用的,叫他不要謝我……恩,裡面也有你的份兒。」

「這孩子。」聞言,林玉茹不由搖頭一笑。拿著瓶子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出什麼所以然來。

打開一看,頓時一陣馨香撲鼻,雖然還是不懂是什麼東西,但她可以確定,這一定是一個好東西。

「502?應該就是這了。」站在一扇房門前,葉沐看了看門牌號,準備抬手敲門。

不過,就在他的手即將觸到門鈴的時候,房門卻正好在這時從裡面推開了。

「老闆,你來了。」一個黑黑的腦袋突然從裡面冒出來,毫無徵兆的站在葉沐的面前。

葉沐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抬手揮出一掌,不過馬上,他就反應過來,只是這個時候,他想要收手已經是來不及了,只能盡量減少手上的力度。

啪……

葉沐一掌打在開門之人的身上,頓時就讓他體會到了什麼叫做雲里霧裡的感覺。

砰……

噼里啪啦……

隨之,一道巨大的落地聲在屋內傳了出來,而且其中還包含著幾道玻璃破碎聲,很明顯是撞到了什麼東西。

「小三,怎麼回事?」

「小三,你沒事吧!」

「不好,敵襲!」

「兄弟們,快抄傢伙。」

「……」

屋內,一陣雞飛狗跳,見自家兄弟明明是去開門,卻突然被人打的倒飛回來,所有人的臉色都馬上變了起來。


磨刀霍霍,刀劍齊備,連華當先拿著一柄三棱軍刺,沖向門口,他的身後,剩餘的三人緊跟其後。

見狀,小三來不及從地上爬起來,連忙開口阻止道:「老大不要,不是敵襲,是,是老闆來了!」

「什麼?」聽到小三的話,正保持著前沖姿勢的連華動作猛地一頓,後面跟著的三人沒有反應過來,一下子就撞上了他。

咚咚咚咚……

頓時,人仰馬翻,連華等人,倒了一地。

這個時候,葉沐從門外走了進來。剛一進門,就看到自己跟著躺了一地的人,而且手中全都拿著武器。

「額,你們這是幹啥?」葉沐不解的問道。

「老,老闆,你來了啊!」連華臉色訕訕,連忙從地上爬起來,其餘三人,也跟他一樣動作,「老闆好!」

葉沐點頭示意了一下,然後一臉的好奇問道:「先告訴我,你們剛剛那是在幹嘛?」

「額……」見葉沐揪住這個問題不放,連華一臉的尷尬,只好將自己以為是敵襲的烏龍給說了出來。

聽到他的話,葉沐先是一陣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然後一臉歉意的看向那個被自己打了的小三,走過去。

這個時候,小三還在揉著被葉沐打的有些氣悶的胸部,見葉沐向自己走來,連忙躬身道:「老闆好。」

葉沐擺擺手,示意他在一旁的椅子坐下,然後一手身上,在他的身上釋放了一個治癒術。

白色的亮光陡然出現,讓房中的連華等人驚異不已。

等到白光隱沒入小三的體內的時候,小三頓時感到自己身體里有一陣熱流湧起。頃刻間,被葉沐意外打出的傷勢,便完成痊癒了。

「老,老闆,我,我好了!」小三活動了下身體,臉上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恩。」看到小三這幅樣子,葉沐笑著拍拍小三的肩膀,一臉歉意地說道:「那個,剛剛對不起啊!你突然就把門打開,嚇了我一跳,所以我下意識的就攻擊出手了。」

葉沐的道歉,讓小三有些受寵若驚:「呵呵,沒事的老闆,反正我現在已經沒事了。」

經過了一個小小的插曲之後,葉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周圍連華五人環繞。恰在此時,負責去保護夏雪的小五和小七也回來了。

「正好,人齊了,你們都報報你們這段時間的修鍊成果吧!」葉沐看著眾人說道,臉上頗有些興奮,畢竟這些人,可都是未來掌控在他手裡的勢力。

豪門小老婆:首席大人饒了我 。」連華率先說道。

老二:「我是武士初期巔峰,差一步就能突破打破武士中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